常人中的好人不等于修炼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五日】一九九四年七月,《法轮功》这本书在办公室里传看,一天,传到我,我有幸读了《法轮功》,然后,就在我手里留下了,因为看完一遍后,还想再看第二遍,第三遍……直到师父的《转法轮》出版。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已走入大法修炼。一开始也不懂修炼,对神佛的概念很模糊,只觉的修炼做个好人很快乐,做个高尚的人才有意义。

随着不断的学法和实修,心性不断提高,渐渐明确了修炼的目地,人心不断的修去,但总觉的去不干净。遇事第一念经常是人念。师父在经文《走向圆满》中说:“带着执著而学法不是真修。但可以在修炼中渐渐认识自己的根本执著,去掉它,从而达到修炼人的标准。那么什么是根本的执著哪?人在世间养成了许多观念,以至被观念带动着,追求着向往的东西。”[1]

我的根本执著是什么呢?回想修炼初期,师父大法书里面最吸引我的是做好人的道理。做好人,这就是我的根本执著。我发现很多过不去的关和过不好的关,都是这个根本执著在起作用。例如,零一年三月,我被绑架到邪恶的洗脑班,里面没人打我,也没人骂我,警察和邪悟者都很伪善,他们说我是最后一个没被“转化”的,所以洗脑班还不解散,他们回不了家,日夜陪着我,他们家里老人孩子没人照顾。好象是我影响了他们的正常生活。感觉跟他们说不明白,告诉他们“转化”是邪恶的,他们也不听,一群人天天磨我,对邪悟者的言行不可思议,正念不足,心里很烦很无奈,我没坚持住,妥协了。

在迫害的初期,因为法理不清,“做好人”的心被邪恶钻了空子,造成损失。后来,在零三年秋天,片警领着六一零的人又来找我,威胁我不要再炼功。临走时,我送他们下楼,出于礼貌,和他们道别,刚要说“再见”二字时,感觉不对,再见?再允许他们继续骚扰大法弟子吗?我大声对他们说:“不再见!”他们听了都愣愣看着我,我解释说,你们再来骚扰我炼功,我不欢迎。你们不干涉我炼功,我们可以做朋友。他们都不说话,灰溜溜的走了,再也没来。

当我放下做人所谓的“文明礼貌”,说出“不再见”三个字时,感觉从头顶射出一股强大的能量,把迫害发生以来,另外空间对我虎视眈眈的邪恶因素一扫而光,把怕心也一扫而光。我深刻体会到,当我们真正放下执著的时候,师父就给我们摆平一切啊。

我前后“炒”掉两位私企老板,都是因为看不惯他们太自私和苛刻,欺负员工。我自己做好人,也要求常人做好人,这怎么行呢?

当今社会世风日下,道德败坏,常人都在随波逐流。他们是我们大法弟子讲真相要救度的众生,我怎么能把自己混同于常人呢?忘记了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使命了呢?

我的根本执著的根是什么呢?是保护自己的名利情不受伤害,是私心。这个根本执著是我从幼年起形成的观念造成的,爱面子,不与人争辩,做了好事后,爱听表扬,虚荣心。

当我心里为什么事过不去的时候,发现都是根本执著在作怪,都是没放下的私心在作怪。找到它,去掉它,就觉的神清气爽,心生喜悦。

师父要求我们在修炼中做个好人,达到更高境界中的好人,无私无我的大法徒,绝不是常人中的好人。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徒,肩负救度众生使命,要做好三件事,多救人,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兑现史前的誓约。

一点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走向圆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