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这样突破病业魔难的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五日】几年前,我地有一同修从黑窝中正念闯出,但回家后,在病业魔难中走了。我虽然不认识这位同修,但是一想起她的离世,心里就很难过。听说又有同修处在病业魔难中,所以想谈谈自己在这方面的体会和做法。

我在修炼前,从头到脚有多种病,所以在这些年的修炼中,经历多次病业关,不管哪一种病魔来的时候,我的第一念就是:我肯定没有病,如果是师父给我消业,我就承受;如果不是我绝不承认。然后,我该干什么干什么。不仅仅是大法弟子必须做的三件事,还有家务事、家务活,我都照做不误。师父说“真修的人没有病”[1],我就没有病;师父说消业,我就消业;师父说“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2],我就不承认。我是师父弟子,就听师父的。

零七年春天,我的心跳的很厉害,带动的胳膊、手脚抖动。读法的时候要双手捧着书,不然的话抖动看不了,用常人眼睛看就是严重的心脏病,我坚信自己绝对没有心脏病,它爱跳不跳,我就是啥都能行。这个不正确状态一直持续着,大约快两个月了。有一天,我从街里往家走,走到铁路旁要横穿铁路时,心跳的特别厉害,喘气也费劲了,腿也软了,感觉不行了。我心想,我就是没病,是师父给我消业,我就承受;不是师父的安排我绝对不承认,我就是能走。等我到家的时候一切症状全消失了。正如师父所说的物极必反,这是时间最长的一次。

大约三年前,一天下午我炼第四套功法时,感觉下身一粘一粘的,炼完之后,我用手纸一擦摸到一块长长的息肉,再看手纸变成鲜红色,马桶的水都是红色的血滴,我知道是常人的痔疮。但是我一点也不动心,我没有痔疮。第二天什么都没了,长长的息肉不翼而飞。

我知道同修都坚信师、坚信法,只是在具体做法上有误区,有的人一难受了,就去休息了,家务活也不干了,甚至等着家人伺候,这就象常人养病,这就是邪恶钻空子的地方,这就是走不过来的一个原因。其实大家都知道不是病,都发正念解体它、向内找不承认它,可是行为上承认了。所以不管多难受,一定要该干什么干什么,千万别等着别人伺候。

再有一个就是,不管以前有过什么病,现在是大法弟子了,就不要有怕这怕那的想法:什么怕凉、怕热;什么不能吃啊、什么难受不能吃饭了,这些观念也得去。

二零一零年正月初三,我家屋里开始進水,原因是附近邻居家的自来水管漏了,我的房子低洼進水了,三、四寸深,自来水公司来人挨家挨户排查,没有找到漏点,他们说可能不是自来水的原因(因为外面的冰雪也在融化),我就只好在水里泡着。东北的正月天气还寒冷,屋中都结冰,却无法取暖。邻居好心的说,你去租房吧,在水中泡着非得风湿不可;我笑着告诉他:我不会的,我是真修的。一直到端午节的前一天,自来水停水了,我家屋里的水也下去了,我因此确定是自来水,又去自来水公司找经理,派来的人找到了漏点,才把问题解决。接着就赶上了连绵阴雨天,一直到中秋节,我才结束这种水中生活。

在这样的环境下,该做的事我什么都不落,站在水里也是天天炼功,我不仅没得任何病,而且气色越来越好。当然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

我就不多说了,只希望同修都能堂堂正正做大法弟子,都能神圣起来,都能跟随师父圆满。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大法义解》〈为长春法轮大法辅导员解法 〉
[2]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