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夫去世后发生的奇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十六日】我的一位远房姐夫,家住在四百米左右高的山上,他患有哮喘病,长期折磨着他。姐夫相信神,从没入过邪党的党团队组织。他经营药材挣了几十万元,但生活的很累、很苦。

二零零五年十月,我回家乡参加侄儿的婚礼,姐夫全家也来了,那年他六十八岁。我把住这难得的相遇机会,单独给他讲了大法真相,并给他一张真相传单让他细致了解法轮功真相。姐夫反复看了传单后反问:怎么区分谁真信、谁假信法轮功呢?我告诉姐夫:法轮功学员是修佛的,有神管着,谁真信、谁假信,神在天上看的清楚的很,要什么全看自己的心了,谁也骗不了神的。

我一再叮咛他相信大法真相,诚念、多念“法轮大法好”肯定有福报。他听了我这些话后,只说了一个 “好” 字,然而把真相传单仔细折好,揣入衣包内。

时间一晃到了二零零八年八月,我又回家乡看望经历512汶川大地震的弟弟。恰巧大姐也来了。我问:姐夫怎么没来?大姐说:他已经走了,我就是来问你,他走的咋那样神呢?我问是怎么个神奇?大姐立即就把姐夫走的情况从头到尾详细的讲述了一遍:

姐夫家的房屋在512文川大地震中基本完好无损,姐夫是在地震后的那年六月份走的。走之前的两天,姐夫对大姐说,他要把屋内的东西收拾好后出远门去。大姐问他到什么地方,有多远,哪天走等,他都不说;大姐要帮他收拾房间和东西,他也不准,无奈大姐只好在房门口守着他收拾,以为他是被地震吓着了,累着了,想一人出去放松一下呢。姐夫一再叮咛大姐,他走后不要乱动他的东西,特别是桌子抽屉内的东西更不能动。问为什么?他也不说。大姐守着他时,还听到他在与什么人说话,说:你要给我选好时间,给我安排好再来接我去。一会又说让他好等。大姐觉奇怪,就问他跟谁说话?姐夫说:你不要管,不给你说。

姐夫收拾完东西的那天午后,说自己有点累,要睡一会,叫大姐离开,不要打扰他。大姐信以为真就离开了他的屋。到下午大姐再去看他睡醒没时,不禁惊得目瞪口呆:睡在床上的姐夫,不再是老态龙钟的黄黑皮肤老头儿了,而是一个大小孩,全身老年斑褪的干干净净,皮肤变的白里透红,细嫩极了,像婴儿的皮肤一样,比活着的任何人都好看!大姐回过神来,喊了他几声,不见回音。这时他全身是温热的,只是摸不到脉搏。

大姐急忙去喊儿子们来看咋回事,儿子们也觉太奇了,大家一齐喊他,没有回音,摸他也没动一下身子,全家人才一致认为人已经去世了。按照农村的规矩,遗体要停放三天,冷定了就必须下葬。于是大家开始作各方面准备。可是到了第三天,参加送葬的亲朋好友都来了,准备见最后一面时,看到姐夫的尸体仍和三天前一模一样,体温仍是热的。

亲朋好友看到这奇妙景象都称太奇了,没人能说得出原因来。大家都说只有等到体温下降后才能下葬。六月天本来就热,怎么降温呢!大家出主意,在尸体四周放满电风扇对着猛吹。但吹了两天,一点效果也没有,身体仍是热的。家人同时还先后请算卦的、道士、和尚、天主教堂的教士等人来看,他们看后都说太神奇了,他们也从没听说过和看到过这么神奇的事,他们也提不出好办法帮忙,都说由家人想办法酌情处理才对。

家人又想到用水份多的梨子降温,到山上摘了很多梨子,放在尸体四面八方盖的很厚,以为总有一点效果,可是八天后一看,体温仍一丝不降,姐夫的遗体仍象一个活着的大小孩睡在那,无数的人来看过、甚至反复来观察过,人人都深感神奇、百思不得其解,同时又羡慕的不得了。

这期间大姐想起了姐夫反复说的不许动他东西的要求,就带着儿子到姐夫屋去找是什么神丹妙药让他死后返老还童的。找来找去,什么药都没找到,只姐夫的桌子抽屉内找到一张对折很平展的法轮功真相传单,就是我二零零五年送他的那张。一家人看了传单后,知道要人退党团队保命、念“法轮大法好”得福报的。但仍然对姐夫死后返老还童的现象不得其解。

我听完大姐叙述,我悟到姐夫去世时表现出来的一系列神奇现象,正好证实“明真相得福报的”的大法法理。我对大姐说:姐夫近三年都坚定相信大法真相,那么爱惜保护大法真相传单,心中肯定在努力念“法轮大法好”,所以得福报了。大姐说:通过这次神奇,我们都相信法轮功好了。

请看到这篇真实神奇故事的有缘人,希望你们放弃中共灌输的无神论谎言和对法轮功的仇视,深入了解和相信法轮功,你们定会有美好的人生和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