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知丈夫有外遇后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十六日】二零一零年四月的一天,偶然发现丈夫在外面有出轨行为,经过质问,他认为瞒不过去了,就如实坦白有外遇了,而且已有几年了。这对我来说简直晴空霹雳:一向老实厚道的他怎么能有这种事!

刚开始我还不忘自己是个修炼人,想这一定有我的问题,有我的责任,希望他和盘托出,理性处理好。可是当他说出我心里只有大法没有他,因心里不平衡又恰遇有人投怀送抱,就顺势与人好上了,而且常常利用我参加家里的集体学法的时间出去约会,还说是我造成的。我那个心就受不了了,觉得我这么信任他,他还这样伤害我,把我的美好愿望都击碎了。

真是象师父说的:“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 [1]那时由爱生恨,怨恨心、妒嫉心撕裂着我,我想离婚,但明白大法弟子不能离婚,真是每时每刻心都在煎熬着,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痛彻心肺,什么叫剜心透骨,真象天塌了一样,感到我所有的努力付出都白费了,什么都没有意义了,心灰意冷,消沉的什么都不干了,不学法,不炼功,更没有做资料、讲真相,认为自己修来修去修成这样了,还修什么呢?简直修不下去了。

迷蒙痛苦了一段时间后,我问自己:为什么对我这么不公?我哪里做错了?我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被这样带动?为什么如此在乎?连自己最珍视的大法都不要了?我当初不顾一切的到北京护法是不是真心的?我是在假修?在骗自己?我愕然。与同修交流后,同修鼓励我多学法,向内找,恢复正常的生活、工作、修炼。

师父讲法中说:“我们遇到任何事情都能够在我们自己这方面衡量一下,我说这个人真了不起,在圆满的这条路上就没有任何障碍能挡住你。我们往往碰到任何事情的时候都是在向外看,你为什么这样对我?心里头有一种不公的感觉,不去想自己,这就是所有生命的一个最大的、致命的障碍。” [2]

我冷静下来后想到:我当初得到大法时的喜悦没有忘,我不能放弃修炼,而修炼中没有偶然的事,是应该好好的向内找自己,看看问题到底出在哪里?我以前很喜欢看言情小说,很钦慕那种夫妻琴瑟和谐、美满幸福的婚姻生活,从小就憧憬着能有一个如意的郎君相伴,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后来我很顺利的考上了大学,毕业前与现在的丈夫谈恋爱,工作后不久结婚生子,一切都很顺畅。丈夫英俊潇洒又能干,对我百般呵护、关心体贴,儿子聪明伶俐,总之各方面都比较满意。但是,由于我自小体质较弱,虽没有什么大的毛病,但很容易疲劳,有时下班回家后往床铺一躺,什么事都不想干,丈夫饭菜备好了叫我半天还不动,他就来气了,说些不好听的话。每每这时,我就感到一种潜在的危机,觉的自己身体不好,丈夫会嫌弃,现在就这样,以后老了不更糟吗?所以常常担心以后的家庭生活会不如意。为了保证能过幸福的生活,我寻思着如何改善健康状况。寻寻觅觅中,我遇上了大法,从此走上了修炼的路。后来才明白,我当初走入修炼的根本执著是为了保证能过上幸福的家庭生活。

修炼后,我明白了人生的意义,更令人高兴的是不知不觉中,我发现没了劳累的感觉,干了很多家务活还能精力充沛,一扫昔日的柔弱,真是无病一身轻。看着健康活泼的我,丈夫很高兴,很支持我修炼。

但是由于我学法不多,不能从理性上认识法,以为自己找到了人生的真谛,找到了幸福的法宝,比别人活得明白自在,很多该做的事都当成了要去的执著心不干了。比如认为应该放下对吃的执著,饭菜能简单就尽量简单化,常要家人将就着一点剩菜配饭了事,搞的家人很有意见,这是走极端,只考虑自己不考虑别人;认为与未修炼的家人没有共同语言,话不投机,要么交流的少,要么争论不休,显示心、争斗心、自以为是、高人一等的心暴露无遗却不自知;认为有时间应该多看书炼功,基本不看专业书,认为那是小儿科不值得花时间,在家只顾忙自己的事,也不愿与家人外出活动、参加同学或朋友的聚会等,如果家人表示反对,就一概视为“魔”的干扰,变得特立独行了。很多人都说我炼功后不合群了,我却认为自己比别人明白,能放下执著。另外,心里想着:“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3],尽管家人不理解,但他们一定是受益的,只要能保证家庭的幸福,家人终究会理解的,还会感谢我的付出。于是就自以为是、我行我素了。我经过学法,并与同修交流,也知道这样做是走极端 ,不合常理,应该改正。但实际上我老是反反复复,时好时差,因为总有一念:我在为这个家在付出。在我修炼一年多后,铺天盖地的迫害开始了,经过一段时间的内心波动,我坚定了修炼的决心,最后决定与同修一起去北京护法。但是当时是带着对家的留恋,对丈夫的不舍、含泪去的,证实法的心不纯,所以到北京后一直想着回家。后被非法劳教并走了一段弯路。对于我的不辞而别進京,丈夫非常生气,认为我不顾他、不顾这个家,说我自私无情。可我知道自己一直对他的情很重,对这个家很看重,真是越用情人家越说你无情。当我从新走回修炼时,丈夫百般阻挠,看我决意已定,就只准我在家学法炼功,不让我接触同修。后来,经过我不断的给他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讲邪党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讲我身上发生的神奇事,讲同修们的善良、无私的境界,他也看到来我家的那些同修个个都很好,不是电视中宣传的那样,逐渐的改变了对大法的态度,对同修的态度,开始看真相资料,并办了三退,有时能跟我一起学法、炼功、看师父讲法录像(只是经常看着看着就睡过去了,是邪恶不让他得法),有时还陪我出去发真相资料,出差时也会主动带上真相资料去发放。后来我家成立了学法点,同修们认为我家的环境好,都喜欢来。正当我沉浸在平静的生活与修炼中,每天做着三件事时,突然来个当头一棒,这一棒真该把我敲醒来。

回顾这几年来,我似乎也在忙忙碌碌,但是干事多实修少,没能跟上正法進程。虽然三件事也在做,但比较松懈,多流于形式,很多时候不能静心学法、学法不入心,象完成任务一样。学法没跟上,正念不足人心多,整天忙来忙去却哪个也没干好,学法时想着做资料,炼功时想着学法,做资料时漏了发正念。炼功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发正念常不能集中精力,不知不觉中浪费了很多时间。被干事心带动着,把干事当成了修炼,而没有真正实修自己。有许多该去的人心一直没有去,妒嫉心、欢喜心、显示心、色欲心、怨恨心、好奇心、怕心、求名的心、证实自我、维护自我的心等等,一直拖泥带水的,入门时的想法始终没有改变,享受着人中的既得利益,追求家庭的和美幸福,执著自我所想所要的,真是一边抓着人一边抓着神,拉丈夫学法是想让他更好的理解支持我,另一方面担心他受社会不良风气影响出去花心,而一旦明白了相关法理就能约束他。这全是为私的念头,也是一种有求。

修炼中知道要放下对丈夫的情,放下色欲心,就想方设法尽量避免过夫妻生活,渐渐的他的要求也少了,我还暗暗高兴是自己念正把他给抑制住了。其实我放下的是形式,心并没有真正放下,不时还沉浸在往日夫妻生活的所谓美好回忆中,我的这种强为又把他向外推了一把。所以他的出轨确实有我很大的责任。

这两年多来,人心不时的翻腾,一段时间放淡了过一段又被加强了,过的很苦很累,就是在写这篇交流稿时,回首那段经历时依然感到不舒服,足见还要继续深挖自己的人心。其实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生生世世轮回中,不知哪世自己欠下过什么债,而且夫妻缘份就这一世,人中的东西再放不下,什么能带走呢?因为自己做不好让人造了业,那不是在干坏事吗?其实所有的人心都源自于私,源于后天形成的那个自我、源于后天的观念。

师父说:“我还要告诉你们,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为大法的永世不变着想啊!” [4]我理解应该从根本上改变为我为私的观念,放下自我,才能同化大法,才能有机会跟师父回家。

我深知自己离师父的要求、离大法的要求还差的很远很远,时刻提醒自己,抓紧时间,精進实修,尽快赶上正法進程,做一个真正实修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以上一定有许多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经文:《新加坡法会讲法》
[3]李洪志师父经文:《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4]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