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陈淑兰一家的遭遇看中共的邪恶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七日】明慧网报道,北京市昌平区法轮功学员陈淑兰女士又被中共诬判四年徒刑,并在被昌平法院法警提押过程中被迫害致重伤,胸椎、腰椎三处压缩性骨折,整日卧床,医院只有每天早上有人巡视一下,其余时间都无人护理,她大小便都在床上,只能独自完成。警察至今不许律师会见,拒绝家属看望。读此消息,很为陈淑兰女士担忧。

陈淑兰
陈淑兰

陈淑兰是河北省怀来县北辛堡乡蚕房营村法轮功学员陈运川的女儿,她的父母、大弟、二弟和小妹全家六口都修炼法轮大法。二零零二年九月十六日陈淑兰在北京昌平区被恶警绑架。被转到北京公安局七处,后被非法判刑七年半。她出狱仅两年多,就又被绑架、非法判刑。

悲:全家只剩下陈淑兰一人

陈运川一家全家福,父亲陈运川、母亲王连荣和四个儿女陈淑兰、陈爱忠、陈爱立、陈洪平。
陈运川一家全家福,父亲陈运川、母亲王连荣和四个儿女陈淑兰、陈爱忠、陈爱立、陈洪平。

据明慧网报导,怀来县北辛堡乡蚕房营村法轮功学员陈运川一家,是张家口地区被中共邪党迫害得最残酷最为严重的案例之一。陈运川老人和老伴王连荣曾多次被绑架、关押,并被强制洗脑、判刑,遭受酷刑折磨,已被迫害致死。两个儿子(陈爱忠、陈爱立)、小女儿(陈洪平)也先后被迫害致死。大女儿陈淑兰被非法判刑七年半,出狱后又被绑架。陈运川一家六口累计被迫害的人次:被迫害致死五人,被非法判刑三人,被非法劳教两人,被强制洗脑五人,被非法关押三十九人次,被绑架四十八人次,流离失所三人,累计遭受各种类型迫害达105人次。被中共邪党部门抢劫、敲诈勒索现金30150元,被窃26500元,总计56650元。

目前,全家六口只剩下大女儿陈淑兰还活在人世,最近又被非法诬判四年徒刑。陈运川一家人的悲惨遭遇,是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见证。他们一家所饱受中共邪党残酷迫害的遭遇引起联合国人权专员的特别关注。

据明慧网二零零四年四月八日报导,国际教育发展组织于二零零四年四月一日在联合国人权大会上向大会主席及各成员国申诉了陈爱忠一家的悲惨遭遇,并呼吁联合国成立中国问题专案小组,由联合国指定一个特别人权监察员专门办理中国案例。人权律师凯伦·派克在发言中指出:“中国政府拒不理会联合国的调查,最明显的就是陈爱忠一家的案例。尽管 ‘非法致死特别专员’阿丝玛·杰行尔和‘任意拘捕特别工作组’联合对陈爱忠一家遭受的迫害发出紧急申诉给中国政府,可是陈家还是有几个家庭成员被中共迫害致死。其中之一是陈洪平女士,她经受了一年半之久的酷刑折磨,最后于二零零三年三月五日死去。因为牵扯中国的案件数量远远超过联合国机制的负荷,联合国应派出一个特别专员专门办理中国案例。在中国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占了政治犯和被酷刑折磨的人数的非常大的一部份,任何一个制止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决议都是特别必要的。”

惨:一家五人被迫害致死经历

下面先简要叙述一下陈淑兰一家被中共血腥迫害的经历: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二零零一年元月,陈家全家六口再一次到北京上访。大弟陈爱忠在北京海淀看守所和河北怀来看守所被恶警用警棍抽、电棍击、扇耳光、拳打脚踢、不许睡觉等种种酷刑之后,双手双脚全部残废。九月二十日,陈爱忠被非法劳教三年,秘密送往唐山荷花坑劳教所第六大队。在六大队里恶警又用各种酷刑企图强行逼迫他放弃信仰自由的权利。为此遭恶警王玉林、犯人刘仲华等人的轮番毒打、用电棍电击、用绳子捆绑,陈爱忠为抗议这种残酷的迫害而绝食。在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日,绝食的第九天,也就是灌食的第三天下午三点三十分,又一次对陈爱忠进行野蛮的强行灌食。灌食当中,陈爱忠心脏骤然停止跳动,没有脉搏、瞳孔扩散。陈爱忠就这样被残酷迫害死了,年仅三十三岁,当时有许多恶警在场。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二零零一年六月九日,小妹陈洪平和大姐陈淑兰在怀来县东花园火车站讲真相时,被东花园派出所恶警绑架。 她们分别被反铐在“老虎凳”上,下午六点左右,陈洪平双手脱铐,扔下铐子就跑,被九个恶警追上抓回,双手反铐,用绳子绑着胳膊吊在门头上,有恶警还不断地抖动铐子,腿被派出所的恶警打断。陈洪平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陈淑兰也跟着喊。不一会儿,陈洪平被吊昏死了过去。 晚上十一点,陈家姐妹被送往怀来看守所。妹妹陈洪平的手都肿起来了,全身都是伤,头上还有一把头发被拽掉了,露出白白的头皮,口吐鲜血。 六月十一日上午,已经被迫害得腿被打断、满身是伤的陈洪平,仍然被劫持到河北高阳劳教所。在河北高阳劳教所中,陈洪平被毫无人性的恶警和犯人们继续毒打、威逼、恐吓,整日被几十人昼夜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轮番洗脑。经历了一年半的精神煎熬与病痛的折磨,她已是生命垂危、骨瘦如柴,体重由原来110多斤降到50多斤。二零零二年元月二十九日,高阳劳教所看其已经危在旦夕,才将其送到当地医院,医院不敢留。劳教所怕她死在里面,推卸责任,连衣服都没来的及给陈洪平穿,就派一警察匆匆连夜送回家。 陈洪平被送回到家中后,一直高烧不退,咳嗽不止,目光呆滞,心力衰竭,脸上现出的红圈时隐时现,一直不能进食。二零零三年三月五日,陈洪平在她二哥的怀里永远的闭上了双眼,弥留之际仍不忘一再叮嘱家人要坚持自己的信仰。一位年仅三十二岁年轻貌美的生命就这样被中共及江氏流氓集团迫害致死了。

二弟陈爱立,从二零零一年一月一日随同全家人到北京为法轮功上访后,先后被非法关押在海淀看守所、怀来看守所、涿鹿监狱、张家口洗脑班等地,受尽了非人的酷刑迫害。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五日,在流离失所四个月后离开了人世。母亲王连荣说:“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五日晚上,有两个陌生人用车把我儿子陈爱立的遗体送了回来,当时我就懵了,我无法接受这种残酷的现实啊!”陈爱立被迫害死了,当时年仅三十五岁。究竟是怎么死的,至今还是个谜。

二零零一年的元旦,父亲陈运川到北京去上访、证实大法被绑架后,一直拒绝说出姓名、住址,被恶警连续四天关在北京某派出所楼房地下三层的一个密闭的地下室内,面积仅二平米的水泥间,没有窗户,铁门紧闭,没有光线,不能通风,仅靠门缝有点空气,室内缺氧令人窒息。老人喘不上气来。一月四日人快不行了,才将其转送北京海淀区看守所。在海淀区看守所,恶警继续对他迫害,几次迫害未达到目的,便气急败坏的指使犯人将老人的衣服全部剥光,数九寒天,令其站在地上用排风扇往屋里吹冷气达两个多小时。老人已是绝食第五天,身体极度虚弱,顿时被冻得浑身颤抖,哆嗦不已,一下子栽倒在地上。三个犯人将老人拽起来一起拳打脚踢,打了足有半个小时,打完之后又强迫他吃饭,不吃就以酷刑威逼并同时利诱。后被当地恶警认出,于二零零一年元月九日陈运川与大儿子陈爱忠二儿子陈爱立一起被送回当地怀来县看守所里,又被非法关押七个月之久。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七日被怀来县法院非法判刑两年,八月二十七日陈运川被送石家庄北郊四监狱三监区关押。

至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五日,陈运川与王连荣老人四个儿女,已被迫害致死三人,大女儿被关押在监狱遭受迫害,外孙女不知下落。二零零五年一月份为避免再次被绑架,王连荣和老伴陈运川也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活。一年半以来,俩位老人颠沛流离、辗转他乡五处,经历了许许多多的辛酸苦辣。

二零零六年八月四日上午十一时,经历了长达七年魔难的王连荣,在异地他乡,停止了微弱的呼吸,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五岁。 六十八岁的陈运川老人已疲倦至极,面容清瘦和满头白发,孤独一人守候在老伴跟前。下午,天空突然阴云密布,飘起了蒙蒙细雨,天地苍生为老人一家的苦难遭遇而悲泣……

二零零九年二月十八日明慧网报导,从陈运川的同乡那里得到了一个不幸的消息:陈运川老人已于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一日下午六点多在110国道(位于怀来县狼山乡三营村的地方)被车压死,肇事者驾车逃逸。据一位知情者称,老人的身体几乎全被压碎,无法辨认。是他生前的一位朋友从他穿的衣服才辨认出来。老人所遇车祸是属于正常交通肇事还是另有隐情,目前还是悬案。 陈淑兰出狱后曾经到怀来殡仪馆去要父亲的骨灰盒,但殡仪馆借口没交保管费而处理掉了。

结语:陈淑兰一家的悲惨遭遇印证中共的邪恶与残暴

通过陈淑兰一家的悲惨遭遇,我们可以看到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罪恶残酷到什么程度,也知道了它们为什么要这么残酷迫害法轮功。

像陈淑兰一家这样的悲惨遭遇,在中国大陆还有很多很多。法轮功信仰“真善忍”,中共奉行的是“假恶暴”。在世界上有这么多人信仰“真善忍”理念,而且把法轮功洪传到了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这是中共最妒嫉的,也是最不能容忍的。为什么不能对中共抱有任何幻想,不能对中共的当权者抱有任何幻想,就是这个道理。因为中共是迫害人类的共产邪灵,是十足的邪恶党、流氓党、无赖党,是世界上最坏的邪恶政权,维护它的就不可能会好,这也是肯定的。

通过陈淑兰一家的悲惨遭遇,可以使我们更加清晰的认识到什么是正,什么是邪;什么是善,什么是恶;什么是好,什么是坏。更加清醒的认识到中共的邪恶流氓本性,不再被它所蒙蔽、欺骗和迷惑,不再对它抱有任何幻想。只有解体灭亡它,迫害才会停止,世界才会安宁。

也希望国际社会关注陈淑兰女士的悲惨遭遇,并呼吁国际社会及其相关组织和法轮功学员们发起营救陈淑兰女士的行动。使陈淑兰女士早日脱离险境,回家与女儿团聚。让陈淑兰一家的悲惨遭遇不再重演!还所有还在被中共非法关押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应有的自由与尊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