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乡安装新唐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七日】我的家乡在农村,兄弟姐妹众多,这些年来,经过不断的讲真相,大部份都明真相三退了,可是在邪党党文化这个大染缸中,他们当中一些人,仍然时而明白,时而糊涂;时而支持,时而反对。深感邪党对民众毒害之深,救人的艰难!

丈夫在老家的一个屯子承包了一片地,雇了几个长工。丈夫虽然知道大法好,但邪党的残酷迫害,使他担心我的安全。所以表现还是不支持,并且不认同“三退”。基于以上原因,我决定借看父母之机回家乡安装新唐人电视接收器(大锅)。于是联系技术同修,准备就绪。

开始我打算安装三个:大哥跟父亲住,给父亲安一个,大哥也可以看;给住县城的二姐安一个,他们俩是属于还想了解(真相)还经常犯糊涂的人。给丈夫“农庄”安一个。技术同修说,一箱锅是六个,要就是一箱。这倒提醒了我:开车回去一次,四五百公里,何不多带一些给老乡安装呢!过去想都没敢想。因为这么多年,每次回去也尽量找机会和乡亲讲真相,发资料,但多数人怕心很重,效果不是很好。现在敢想了,我决定带两箱回去。

技术同修凭借以往的经验,建议我先跟家人沟通好,再回去安装。可我想:他那是给同修安,这是给常人安,也有另外空间的干扰,常人顾虑重重,今天同意了,可能明天又反悔了,我决定回去现沟通,同意就马上安,不给邪恶捣乱的机会。

因技术同修有事,把回去的时间定在6月18日。这之前有二十几天的时间在家里。总是感到有一种无形的压力,担心家人拒绝,脑子象放电影一样,一遍又一遍的出现和家人商量沟通的场面,静不下心。我就多发正念,多学法,排除一切杂念和干扰,就坚定“要安成”这一念。

这期间,和公公长期没过去的心性关,过去了。之前,我老用自己的观念衡量公公,这看不惯,那看不上,加之他又找个后老伴儿,住我的新房子(因自己是修炼人,才把新房给他住)。可这个后老伴儿不会干家务,新房让他们住的不象样子,心里很难受,每每想起,就怨恨公公,怪他没正事儿,给儿女添乱。带着这样不纯净的心,怎么能做好救度众生的事呢?我要求自己:必须放下!

那天学法,法中讲“在这个世俗中全靠你自己走正,在这个复杂的环境中怎么样能从常人中走出来。常人所追求的,常人想得到的,常人所做的、所说的、所行的,对你来讲,那都是要修下去的。因为还要在常人中修到圆满,所以就得做到有而无心、做而不执著。”[1]“我们这一法门不避开常人社会去修炼,不避开、不逃脱矛盾;在常人这个复杂的环境中,你是清醒的,明明白白的在利益问题上吃亏,被别人窃取利益的时候,你不跟别人一样去争去斗;在各种心性的干扰中,你在吃亏”[2]。是的,大法弟子在常人中修炼,和常人一样什么都拥有,但这是大法的修炼形式,什么都有但却不象常人一样去执着、去享受,只是给你提高和证实法的环境。因为这一切最终都是要舍尽的,只不过对在家弟子来说是渐去的执着,最终都是梦幻泡影!因此,能做到坦然的吃亏,不管是心性上的、还是利益上的,是修炼人应该达到的境界!无执无求,象“真傻”的傻子一样,是高境界的体现。

法理上明白了,心性提高了,溶于法中的幸福感,有种超然物外的感觉!个人的得失一切都是无所谓的,做好就是了,这才是必须的。公公喜欢来我家陪孙子,回老家前一天,我给公公打电话,让他提前一天来,我给他们做了好吃的,公公来了很高兴,我也很开心,原来善待他人才是最快乐的!

回乡之前,跟身边两个同修沟通好,请她们帮发正念。 6月18日,我和技术同修大勇(化名)、小丽(化名)上路了。途中,我们進行了交流:坚定正念,排除干扰,要把带去的锅都安上。

下午,顺利到达家乡。我跟家人介绍:大勇他们要跟我去丈夫那里游玩儿,大哥他们很热情。我在厨房做饭,大勇跟大哥唠嗑的时候,随意的查看电视,大哥说锅坏了,看不了,大勇说我那儿正好有锅,给你安一个,大哥很高兴,饭前就把锅安上了,双星。告诉他们哪个频道是“新唐人”,很自然就接受了。

晚上,本想给大勇他们找个旅店住下,可是这儿没有旅店。正巧,隔壁三姐夫没在家,跟三姐一说,欣然同意。俩同修跟三姐交流的挺好,第二天一早,给她也安了一个,我本意没想给三姐安,认为她文化低,看不懂,其实不然,再说孩子们若回来,还可以看呀,我那外甥多顽固呀!

隔壁邻居老杨,比较有头脑,祖上是地主,想必对邪党有一定认识。我去了,跟他说:这个锅很好,能收到国外中文台,看到国内看不到的一些内幕。他表现出了兴趣,说想看台湾台,我告诉他能看到台湾。但是跟我讲价,想到为了救人,只收了一点钱(后同修与我交流,应收成本费,这样对他们会更好)。正好老杨家坐着一个老乡小陈,调试过程中他看到了,也表现出了兴趣。这样,第二天,大勇和小丽给三姐、老杨和小陈各安了一个锅(老杨有锅,安一个单星),他们都很自然的接受了“新唐人”。他们安装时,我借推广之机到老乡家发神韵,讲真相。

从小一块儿长大的一个姐妹,以前给她讲过真相,办了三退。听说我回来安锅,正巧她家大锅坏了,要了一个,对“新唐人”也没有异议。

前院儿有一户也想安锅,因为双星就剩一个了,准备给丈夫,就没给他们安,很遗憾!农村人为了省钱,不愿意安装有线,因此,适合安装双星锅。

第三天中午,我们到了家乡的县城,二姐住在这里,但是二姐白天在儿子家看孙子,晚上才回住处。来之前,我联系了在县城的三姐的女儿——外甥女,她婆婆修炼。外甥女明真相,很支持婆婆安装,但她公公有顾虑,经外甥女劝导,同意了。等给他们安装完,调试出新唐人的时候,老人很感兴趣,很开心!

晚上,我们在饭馆简单吃点饭,就去了二姐家。俩同修在楼下发正念,我独自上楼,见到二姐,简短交流:有两个朋友,安锅的,能收到国外中文台,很好看,还不收安装费,我看你们小区有不少锅,你同意,我马上叫他们上来,二十分钟就好了。我感觉自己的语气毋庸置疑,二姐马上点头了。这样,很顺利的给二姐安装上了,她要单星,保留有线,也很好调试,一个遥控器就解决了。看着新唐人的节目,二姐很自然,没有任何异议,也许内心很震撼哪!还要给钱,我没要。

第四天上午,我们一行到了丈夫那里。去之前我想过了,要想让丈夫同意安锅,不太可能。我打算先支走他,但不知能否成功,我有些压力。我跟他说,大勇和小丽是来玩儿的、参观的,丈夫不认识他们,有些警惕,也有些敌意(有男同修),大勇感受到了压力。我心里则盘算着:怎样和丈夫分开。刚到那儿,丈夫就拉着我们去看庄稼,结果路不好走,没去成,只好返回他住处,等地里拖拉机过来拉我们。我心想:有机会了。到他住处一看,没电视,他租了两处房子,电视在后院儿,给工人看呢。我们过去一看,脏兮兮的,屋里住俩工人,我有些泄气,大勇本就有压力,这会儿更犹豫。小丽说:“你们这不是有分别心吗,谁看救谁呀!再说,别人也会来看。”我一听,很惭愧,正念出来了,事不宜迟,马上坚定一念“安!”

我们统一了认识:谁也不提安锅的事,吃完饭我和小丽去看庄稼,大勇留下安锅。丈夫要到县里吃饭,我说:“就在这吃吧,我想吃农村饭”,正好拖拉机到中午才回来,吃过饭,我悄悄把车钥匙给了大勇,我和小丽上了拖拉机,车上人较多,丈夫也没注意大勇,或者没想注意。当我们在地里转了两个小时,回来了,大勇早就把锅安上了,他说那个工人大哥很高兴,正好他们的锅也坏了。后来,我找机会告诉这里干活的俩个熟人,让他们去看新唐人,丈夫知道了,也没说什么。

还剩四个锅,邻县有认识的同修,他们需要,给他们送去了。这样,此次家乡之行,如有神助,三人组合天衣无缝,顺利的安了八个锅。当然还有很多遗憾:家乡人还是惧怕邪党,很多人还是不敢安装。自己心性有很多不足:若同修不在法上,就着急,指责、埋怨,容量小,不包容。有看来能安装的结果没安上。过程中深切体会:保持正念是关键。当人心泛起,正念不足就会有干扰,就看能否以法为大。是把要做的事、把救人放在首位,还是在意个人的感受和认识。也见证了师尊讲的“在讲真相中、在证实法中、在你们做的事情中发生难度的时候,调整调整自己,用正念来思考问题,可能会相当管用。”[3]

在写这篇文章的过程中,感觉自己的心性升华了,法理更清晰了,原来写文章的过程真的是提高的过程!

感谢伟大师尊的慈悲呵护!感谢几位同修的正念配合!不足之处,恳请同修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2]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