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六一零”强制洗脑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中共江氏集团为了迫害法轮功,专门设了一个 “六一零办公室”,简称“六一零”,它是相当于文革时的“文革领导小组”的整人机构,类似于纳粹 “盖世太保”的恐怖组织,直接听命于中央政法委。它不干别的,专门负责执行中共对法轮功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它从中央到地方无所不在,只要与迫害法轮大法有关的事情,公检法及各级官员都要听它的,十几年来为迫害不择手段,犯下滔天罪行。

十几年来,“六一零”非法组织挥霍无数国家资源和百姓的血汗钱,在全国各地成立很多所谓“法制学校”或“法制培训基地”,用于给法轮大法信仰者们强制洗脑,所以“法制学校”又被称为洗脑班。这些洗脑班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比中共的监狱还黑还狠,所以又叫黑监狱。那里具足各种刑具,聚集最邪恶的流氓打手,还有背叛师门的犹大,他们的所谓“工作”就是想方设法给那些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洗去他们心中的信念,让他们放弃法轮大法。

在法轮功学员的坚决抵制下与海内外各界人士的谴责声浪中,黑龙江最邪恶的五常洗脑班和伊春洗脑班已相继解体,可是青龙山洗脑班和大庆“七二一洗脑班”等黑窝依然在行恶。目前物资供应公司车队的葛爱国,钻井二公司机关的张林鹰等还在大庆“七二一洗脑班”被迫害;电力集团的石晶,采油十厂的郭树岩等还在青龙山洗脑班被强制洗脑。大庆石油公司和市政府“六一零”还在预谋迫害下属各二级单位的法轮功学员,强制下发名额、摊派指标。还在预谋劫持即将冤狱期满的法轮功学员去洗脑班。请海内外善良正义的人士关注。

下面就是大庆各单位如何在“六一零”指使下,威胁迫害本单位法轮大法信仰者,让他们放弃信仰,和如何将他们绑架到各地黑监狱,给他们强制洗脑的。

一、非法处罚,剥夺修炼做好人的权利

自从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大庆石油公司“六一零”和大庆市政府“六一零”积极主动的执行中共“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群体灭绝政策,胁迫各级单位领导和“六一零”成员共同犯罪,对不愿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采取恐吓、停发工资、停止晋级、下岗、拘留、劳教、判刑等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

大庆石化公司化工二厂硫胺车间职工韩云华,一个在生活中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厂技术能手、先进个人,受到领导和同事的好评的优秀职工,就是因为她不放弃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权利,大庆石化公司化工二厂的领导们在石油公司“六一零”授意下,竟作出这样荒唐的决定,声称“因韩云华不放弃信仰法轮功,所以我们经过职工代表的研究一致通过,对她进行以下的处理决定:开除厂级,留厂察看两年,如还不放弃信仰就正式开除。这期间只给生活费800元”。

大庆头台油田职工杨建庆,是一个修大法浪子回头的典范,尽管他一个人干几个人的工作,还是因拒绝写不炼功保证,被扣发百分之十工资奖金几年之久,直到现在,奖金和手机费还是全厂最低的。

建设集团安装公司运输大队的司机曹景栋,修炼法轮大法后,改掉了喝酒、赌博、打架,脾气暴躁等恶习,对人和气,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任劳任怨,从来不给领导出难题,不私下卖油,不干私活,领导经常表扬:要都象曹景栋这样,咱们公司不会亏损……可是九九年以后,因为不放弃信仰,他曾被安装公司“六一零”主任朱遵仁非法拘禁、绑架到洗脑班、非法罚款、非法扣押十几万买断工龄钱多年,被非法劳教多次;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

二、欺骗和胁迫单位领导和家人绑架法轮功学员去洗脑班

1、向单位领导欺骗和施压

法轮功学员在单位工作一般都很出色,不计个人得失,不贪不占,任劳任怨。一些有良知和明白真相的单位领导都不想把法轮功学员送洗脑班。对不愿迫害本单位法轮功学员的一些领导,“六一零”以处罚单位领导和扣发全公司百分之十的奖金相威胁,胁迫一些单位领导参与迫害。“六一零”惯用的手法是:欺骗单位领导,说:“学习一段时间就回来,那里(洗脑班)吃的好,条件好,什么四菜一汤,住宾馆哪……”,还要骗单位出钱给洗脑班作转化费用,每月一万,每送一个要二至三万元,还有更多的。

二零一三年八月五日,葛爱国的家人要求单位书记李凤鸣不要把葛爱国送洗脑班,告诉他洗脑班怎么邪恶。李凤鸣却说:“我也没办法,不送我的饭碗就没了。”还说,那里就是“学习班”,条件怎么好,不可能有酷刑,不信你(指葛爱国母亲)去陪着看着等;从监狱被直接劫持到青龙山洗脑班的刘淑芬单位书记张良军说:我们也不想管,没办法,上边(石油公司“六一零”)压力太大。

2、欺骗家人,让家人配合送洗脑班

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七日,法轮功学员赵长江的妻子在赵长江单位领导的威胁与欺骗下,被迫配合他们把赵长江劫持进五常洗脑班。

二零一三年八月二日,钻井二公司机关张林鹰的丈夫和单位书记从看守所将张林鹰直接送到大庆“七二一洗脑班”,还高兴地说:“就学习几天,啥时候想看就去看”,可是,两三天后单位书记和张林鹰家人去洗脑班看人时,却被拒绝接见。

三、强行绑架,非法拘禁,强制洗脑

在各种手段用尽而不能达到其“转化”目的的情况下,“六一零”采取更恶毒的手段,强行绑架,强制洗脑。不仅在大庆本地办洗脑班,还与省内最邪恶的五常洗脑班、伊春洗脑班、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等相互勾结,交流迫害经验,实施精神和肉体的摧残。孩子妈妈,古稀老人,照顾病人的,都可以随意绑架。

(一)强行绑架

1、欺骗绑架

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五日,七十四岁的甄秀琴老人被大庆职业学院工会通知去单位退多发的遗属费,她下午去后再没回来。单位说把人送到 “法制教育学校”了,具体不告诉送哪儿了,还说知道也不能告诉。后来查到甄秀琴老人被非法关押在“七二一洗脑班”。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二日,大庆市太康县胡吉吐莫镇中心小学副校长姚继祥,以签责任状为由, 将法轮功学员,私立幼儿园园长周宏波骗到胡吉吐莫镇中心学校,后被劫持到大庆市老邪党校洗脑班(“七二一洗脑班”的前身)。

二零一一年四月十日上午,大庆让胡路区井下作业分公司宣传部主任王成、维稳办主任马耀强、副主任刘杰伙同下属综合配液站的书记范义、小队队长杨晓峰等数人,以去前线(通河)上班的欺骗手段,开两辆车将法轮功学员王奎强行劫持到五常洗脑班迫害。

被欺骗绑架的还有:大庆采油十厂准备大队职工黄维超、大庆市龙凤区卧里屯法轮功学员丛丽霞等

2、工作期间被绑架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六日上午,大庆电力集团供电公司龙南工区职工石晶,在工作期间被石油公司“六一零”头子刘希平、电力集团“六一零”马新国、电力集团供电公司“六一零”人员张大伟和单位书记杨秀玲绑架到青龙山洗脑班迫害。尽管石晶家有生活不能自理的老母亲需要照顾,也没能幸免。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六日上午,原大庆射孔弹厂分厂二车间技术工程师李业权正在上班,被大庆油田装备制造集团保卫科、邪党书记阚德平、射孔弹厂“六一零”主任郑东升等人强行绑架到五常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零年六月八日早八点半,大庆天然气总公司保卫科人员伙同长青一小区警察将刚刚下夜班,还没回家的张鲲劫持到五常洗脑班。

在工作期间被绑架的还有大庆油田供水公司职工崔洪艳、头胎油田的杨建庆、银浪库的铁志杰、大庆石油管理局物资装备公司公共事业服务中心的法轮功学员李桂香、大庆油田公司测试技术服务分公司一大队职工王淑华等。

3、冤狱期满直接劫持到洗脑班

有的法轮功学员身陷囹圄多年,在监狱劳教所私设的洗脑班遭受各种酷刑都没有转化。大庆“六一零”恶徒仍不死心,规定冤狱期满没有转化的必须由他们办出狱手续,“六一零”和狱方要签什么“帮教协议”,才能出狱。“六一零”便借此机会,勾结劳教所和监狱恶人,抢在家人前面,将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偷偷劫持到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一日,是大庆法轮功学员刘淑芬十一年冤狱期满的日子。当日零点,石油公司“六一零”头子刘希平、鸿运商贸有限责任公司副经理张华等六人,趁夜深人静,偷偷将刘淑芬从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劫持到黑龙江省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非法关押,强制洗脑。得知消息,望眼欲穿的七十六岁孤寡母亲悲痛欲绝。

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三日清晨,安装公司保卫科长朱遵仁和大庆石油公司“六一零”主任刘希平合谋,将非法劳教即将到期的曹景栋秘密转送到伊春洗脑班继续非法关押。并胁迫曹景栋原单位拿三万元钱给洗脑班。两个月后,曹景栋回到家中,却发现,他被非法劳教期间工资卡中攒下的下岗生活补贴被扣掉两万元。

从冤狱直接劫持到洗脑班的还有:十年冤狱的大庆第三采油厂法轮功学员张兴业,冤狱期满当天零时被劫持;大庆市太康县烟筒屯镇的冯喜奎,非法劳教期满的头一天夜里被劫持。

4、直接到法轮功学员家里绑架

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八日中午,大庆市人民医院善良女护士、法轮功学员刘莹,在绥化母亲家被大庆市开发区政法委、“六一零”、她所在单位保干等,劫持到伊春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五日下午,大庆市大同区政法委书记刘某、采油七厂派出所人员伙同大庆市政法委、“六一零”、恶警闯入住在大同区老山头乡丁家围子的法轮功学员陈义芬家,强行绑架陈义芬(家中就她一人在家)到大庆党校洗脑班迫害。二十六日中午恶警又到陈义芬家非法抄家。

在家里被绑架的还有乙烯法轮功学员崔洪霞,大庆法轮功学员李冬菊等。

5、路上行走被绑架

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三日,大庆采油一厂工技大队退休职工李俊英开车出去办事,被采油一厂稳定办人员绑架后强行劫持到五常洗脑班迫害,私家轿车也被扣留。

二零一二年八月三十日中午,大庆采油九厂法轮功学员张淑云刚下交通车,就被六、七个不明身份的恶人绑架,并被劫持到大庆“七二一洗脑班”迫害。

在路上行走被绑架到洗脑班的还有:大庆泰康的周宏波和妻子王福娟、乙烯法轮功学员刘凤林、揣杰夫妇等。其中周宏波是第二次被劫持到洗脑班,他抵制迫害,拒不转化,最后被劫持到绥化劳教所迫害。

6、从看守所到洗脑班,再不转化就送劳教迫害

有的法轮功学员因讲真相或被非法跟踪监控,被绑架到看守所,因恶警拼凑假证据不足,又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的有:

大庆市泰康县付成华,大庆东湖商业银行职工郑玉洁、大庆景园中学教师周晓红,钻井二公司机关法轮功学员张林鹰,物资供应公司车队法轮功学员葛爱国等。其中付成华不转化,被送进哈尔滨女子戒毒所迫害,张林鹰和葛爱国还在洗脑班遭受迫害。

(二)强制转化的手段

1、非法限制人身自由

法轮功学员一旦被绑架到洗脑班,就被剥夺了人身自由,一举一动都被监控和控制。以大庆“七二一洗脑班”为例:他们将法轮功学员单独关押在一个房间,限制人身自由。每天由3—4个犹大包夹、陪住、陪吃、上厕所、洗漱等一切活动不离左右,二十四小时进行监视,就连睡觉的床都是在房间的最里边,周围住着犹大、包夹,室内监控2—3个探头。刚一去时,晚上不许关灯,躺下时头要向外,不许蒙头睡觉、坐着不许盘腿等。不转化就不许家人接见和打电话。

2、强行灌输谎言和歪理邪说

在洗脑班,法轮功学员被逼看中共喉舌编造的各种诋毁法轮大法的录像、电视、光碟等,犹大(曾学过法轮功,由于不按法轮功的要求修心性,而片面、偏激理解,或断章取义的胡乱解释法轮功创始人的讲法的乱法者,最终背叛师父,出卖和迫害同门的卑鄙小人)们象苍蝇一样,每天从早到晚,轮番上阵,死皮赖脸的围着法轮功学员,灌输他们自己乱悟的歪理邪说,颠倒是非黑白。目的是搅乱法轮功学员的心智。

3、毒打与酷刑

真正法轮功学员绝不会被谎言和歪理邪说所迷惑,这时暴力便登场了。当法轮功学员被酷刑折磨身体承受到极限时,恶徒趁机拿来事先准备好的三书((保证书、悔过书、决裂书)),逼迫签字。

二零一一年六月,井下作业公司的王奎被欺骗绑架到五常洗脑班后,洗脑班付彦春等恶徒将他反铐在暖气管子上(这是五常洗脑班惯用的酷刑)三昼夜,蹲不下,站不起,原本健康的王奎被解开刑具后就变成了半(边)身不遂;二零一一年八月被绑架到五常洗脑班的大庆射孔弹厂分厂二车间技术工程师李业权,也被上这种酷刑,手铐卡进骨头,第二天被发现解下手铐,李业权当场昏死过去。

酷刑演示:铐在暖气管上
酷刑演示:铐在暖气管上

大庆市龙凤区卧里屯法轮功学员丛丽霞,在“七二一洗脑班”被犹大们用大号缝衣针扎腋窝,被大庆市“六一零”的路程、费玉田,李洪涛等人员施加过“背铐”、“苏秦背剑”等酷刑迫害,把她的两个手臂一只从肩上硬拉向背后,另一只从肋下硬拉向背后,然后用布条把两臂和双手绑住了几个小时,两臂被拉的极痛,以致造成现在双臂都不能抬过头。

酷刑演示:背铐
酷刑演示:背铐

大庆采油九厂法轮功学员张淑云,在大庆“七二一洗脑班”被铁人分局警察用脚踩着身上,“六一零”的路程、费玉田、李洪涛等人毒打她,把她打倒在地、被打的爬不起来,躺在水泥地上呻吟。“六一零”的费玉田、李洪涛等毒打张淑云一宿,她躺在地上、泡在尿水里喊了一夜。第二天,犹大周和珍说:“张淑云是猪附体,你看哼哼的象猪叫。”于是“六一零”副主任孔琦指使周和珍、陈杰,叫来了包夹宁秀霞和犹大刘红英,由周和珍、陈杰等人按着张淑云,包夹宁秀霞和犹大刘红英往她腋下扎针,扎的她大叫。周和珍嫌针太小了,又换了一个大号针,继续扎张淑云,张淑云被扎的腋窝肿的老高,小便失禁、尿裤子了。整个脸和浑身被打得青紫,浑身湿淋淋的散发着一股尿臭味。

大庆人民医院优秀护士刘莹,在伊春洗脑班遭受近四个月的毒打,直到她正念逃出虎口。

4、剥夺睡眠和下药

有的法轮功学员在洗脑班白天被强迫看邪恶录像,到晚上洗脑班不法人员不让其睡觉,把法轮功学员弄得疲惫不堪,昏昏沉沉,理智不清的时候,把着手在三书上签字。当学员清醒过来时,把签了字的三书拿出来威胁,然后再进一步强化洗脑。这是黑龙江省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惯用的酷刑。据说从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直接劫持到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的刘淑芬,在青龙山洗脑班被强制不让睡觉和罚站。

二零一三年六月下旬,采油十厂法轮功学员马丽丽,在大庆“七二一洗脑班”被迫害的住进医院,无论吃什么都吐,医院检查,查出血液中有治精神病的药物成份。六月二十八日,马丽丽被家人接回家。

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五日,大庆市龙凤区卧里屯法轮功学员刘凤林被绑架到“齐齐哈尔洗脑班”被迫害的血压高。“齐齐哈尔洗脑班”主任王敏让人给他煮绿豆水掺入不明药物给他喝。一个月后,刘凤林被转到大庆“七二一洗脑班”。在大庆“七二一洗脑班”犹大、盛树森(青龙山洗脑班头目)不分白天黑夜的找他谈话。孔琦、周和珍等人用恶语讽刺、挖苦他,在精神上迫害他。周和珍、姜占海、陈梅、陈杰等邪悟人员(犹大)发表邪悟言论,每天逼迫看诽谤大法的光碟。

5、恐吓威胁

为了迫使法轮功学员“转化”,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用以增加对法轮功学员的压力,摧垮他们意志,恐吓威胁是恶徒们的又一毒招。

大庆市龙凤区卧里屯法轮功学员丛丽霞,被绑架到大庆“七二一洗脑班”后,拒绝写“三书”,“六一零”的路程、费玉田一人拽着她的一个胳膊,并抓住她的右手写“三书”,丛丽霞不配合,路程和费玉田就使劲扇她耳光、掐她身上,连踢带踹;杨丽拿来大法师父的两张法像,对丛丽霞说:“你不写三书,我就乱画你师父!”丛丽霞就从杨丽的手中抢法像,路程和费玉田就打她,孔琦从她身后使劲踢丛丽霞的双腿,当时她就被踹跪下了,过了很久她才勉强站起来,两条腿肚子留下了很深的黑紫色鞋印。

乙烯法轮功学员揣杰刚被绑架到大庆“七二一洗脑班”时,恶徒就把法轮功师父的法像扔在地上让她踩过去,揣杰当时就哭了。费玉田、李洪涛按着揣杰的手,让她写所谓的“三书”,要求必须写20-50份;以后每天至少2份。

青龙山洗脑班主任房跃春,经常手拿着法轮功师父的法像和一根针,对学员说:“你写不写三书?如果不写我就用针扎你师父。”房跃春经常指挥恶人们把法轮功学员用手铐铐在两个床上,站不起来又蹲不下,长时间蹲铐。又拿多张李洪志师父的法像放在的受害学员左右前后,甚至在受害人的臀部底下放上师父的法像,如果受害人坚持不住就会坐上。法轮功学员都十分尊重自己的师父,在酷刑折磨中身体承受达到极限时,也不愿做出对师父不敬的行为。只好违心的写了三书。中共邪党之徒道德良知底线全无,竟无耻的利用极邪恶手段来“转化”法轮功学员。

“六一零”和洗脑班恶徒对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经常用“不转化就劳教或判刑”相威胁;对有工作的法轮功学员以不“转化”开除公职相威胁;对有子女的法轮功学员以不让子女上学相威胁;用酷刑恐吓威胁:不“转化”就上电刑,上大刑;对女法轮功学员用流氓手段威胁恐吓。青龙山洗脑班主任盛树森,对被绑架的法轮功女学员经常掐脸、掐大腿,动手动脚;并用淫秽下流的语言经常威胁说:“如不放弃信仰就扒光衣服,找几个老光棍强奸你等等

6、强制洗脑 逼人作恶

一旦有人在高压下违心写了所谓不炼功的“保证书”,洗脑班恶徒就会得寸进尺,步步紧逼,接下来就逼签“认罪、认错书”、“悔过书”和“决裂书”等,最后还要写“感悟”及“自述书”等,妄图彻底洗脑。

恶徒们安排了一系列所谓“作业”:每天看中共喉舌编造的诬蔑法轮功的谎言录像,看后要写读后感,如果写的文章不符合“转化”的标准(不认同那些谎言或还说法轮功好,就是没达到标准),恶人就从新做“转化”,和刚进来的人一起再重新洗脑;如果有人被迫“转化”了,还得去“转化”新来的人。如果不去做、去说,就是假转化,就会遭到进一步的迫害。时时有人监视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每天抄写三书(“决裂书”“悔过书”、“保证书”)早晚两遍,逼迫喝酒、吃葱、姜、蒜等,甚至逼迫杀生(活鸡、活鱼等);上交大法书、真相资料等,说出做过的事,交代上线下线(即出卖同修)等。凡是修炼人不能做的,他们都让去做,否则就是假转化,就要遭到进一步的迫害。

二零一零年六月八日被绑架到五常洗脑班的天然气公司器材站的经警张鲲,在五常洗脑班遭受了整整一个月灭绝人性的迫害,最终承受不住威逼恐吓和酷刑折磨,被迫写下了不炼功的三书。本来就痛苦万分的张鲲,还被进一步逼迫说出上线和下线,也就是让他陷害同修,张鲲不想再做伤天害理的事,万般无奈之下,吞下了钉子和手表,(请法轮功学员在任何屈辱困苦的情况下,都要和平理性的反迫害,不要采取类似过激的方式)以示抗议。五常洗脑班恶徒怕出人命,不得已才放了人,同时威胁不许对别人说,否则就……

大庆天然气公司机修厂职工赵长江,人很仁义,心灵手巧;炼法轮功按真、善、忍标准做人,更是不贪不占,真诚善良,宽容忍让。因为他不写放弃法轮大法的保证,曾被单位非法扣发工资几年之久,尽管照常上班一分钱不给,仍然尽职尽责的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二零一零年,赵长江在五常洗脑班被强制转化后,在那里就被安排转化别人,回家后又多次被“六一零”“邀请”去五常、青龙山洗脑班转化别的法轮功学员,转化一个八十元,成了被邪恶利用的工具,被本公司的人嘲讽为“叛徒”。

法轮功学员在洗脑班被强制洗脑一般要一至三个月,达到他们认为的标准之后才放人。放人之前,“六一零”人员让学员上交家里的大法书等或直接到学员家里抄家,抢走学员用于学法炼功的大法书、炼功磁带、电子书等,企图断绝法轮功学员修炼的后路。被绑架到大庆“七二一洗脑班”的一些学员大多被抄了家。

后记

以上只是近几年大庆石油公司“六一零”和大庆市政府“六一零”非法强制洗脑的大概情况。

需要指出的是,被“六一零”绑架和强制转化的学员,都是在法轮功中深深受益的,或久治不愈的重病痊愈,或浪子回头,或贪官变清廉等等,都亲身体会到法轮大法的超常与美好。

七十四岁的甄秀琴老人,没修炼前身体多病,有家族遗传高血压病症,心脑血管病也很严重,每年冬天都要发病一次,打针,卧床数日;还有风湿病,发病时腿不敢用力,严重时自己下楼都很吃力。一九九一年老伴去世后,心情一直很压抑,觉得自己一个人很自卑,内心很脆弱,孩子们跟她说话都小心翼翼地,生怕惹她不开心,气着她。甄秀琴老人修炼法轮功后,身上的病很快都好了,人也开朗了,简直就象换了一个人一样,从此子女们不再为老人的身体担忧,一切都很放心了。甄秀琴老人常说:我如果不炼法轮功,即使现在活着,也不知被病折磨成啥样了:不是病歪歪的,就是瘫在床上,我现在修炼法轮功身体这么好,我不能忘恩负义,我要告诉政府法轮功究竟是怎么回事,让所有的人都知道法轮大法好。

没修炼前天老大、地老二,打媳妇,摔东西、打领导、摔电视,叫亲人伤透了心的杨建庆,修炼法轮大法后,戒掉了烟酒,再也不打骂妻子、砸东西了,带来的是家庭和睦,工作关系融洽,领导满意放心。他母亲经常讲:“法轮功好!没有法轮功就没有我儿子的今天。

这样的例子真是太多太多,法轮功学员个个都深有体会。可是,邪党“六一零”恐怖组织,却非要强制他们悔过,决裂,甚至揭批。其实就是让人昧着良心说假话,违背做人的道德良知。几乎每个被残酷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都出现精神颓废,意志消沉,心情烦乱,甚至神智恍惚的现象。可见他们的身心受到多么巨大的伤害。

是谁使“六一零”人员变成残害善良的刽子手?是谁让洗脑班人员变得心狠手辣,人性全无?是谁把一些单位的领导变成雇凶伤人的帮凶、罪犯?下面几个恶人的话足以说明了:

青龙山洗脑班主任盛树森、现主任房跃春,对讲真相讲法律的法轮功学员威胁说:“共产党叫我干的,到哪里你也告不了。”房跃春还咆哮说:“这里是共产党的天下,对法轮功就是不讲理。”房跃春不听真相还恶狠狠说:“我们就是干这个的。”原五常洗脑班首恶付彦春自己说:“我是牲口,不是人”,他公开叫嚣:“我这里就是流氓集团!”侮辱谩骂法轮功学员时,语言粗鲁、卑鄙下流,酷刑折磨手段极其残忍嚣张。付彦春常说:“我就是恶人榜上的恶人”“打死能咋的?”“我不怕遭恶报”。大庆油田安装公司“六一零”主任朱遵仁叫嚣: “我就代表共产党,愿上哪告上哪告……”大庆石油公司“六一零”头子刘希平在回复法轮功学员的劝善短信中说:“坚定的跟着共产党,消灭神佛鬼怪……”

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公检法司人员得绝症、灾祸意外身亡的事件与日俱增。贵州省平塘县国家级地质公园巨石凸显“中国共产党亡”天书已昭示天下。如今天象渐显,政法委高官恶报频发。追查国际组织已针对大庆“六一零”和洗脑班发出通告,所有参与迫害的人都在追查之中,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都要被缉拿归案,接受审判。

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血腥事实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世界上从未有过的邪恶曝光后举世震惊,解体中共,公审江氏流氓集团和迫害法轮功的邪恶之徒已成必然趋势,中共高层也哀叹今年和明年是中共生死存亡的时刻。大量中共高官把巨额资金移往海外,子女亲属移民国外,随时做好逃跑的准备。

在此奉劝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员,审时度势,良知苏醒,立即停止迫害,无条件释放法轮功学员,争取立功赎罪,不要做中共的替罪羊和陪葬品。

参与迫害的责任单位和主要责任人:

黑龙江省大庆石油管理局机关稳定工作协调服务中心:
地址:黑龙江省大庆市让胡路区龙南 邮编163453 区号0459
主要责任人: 刘希平 “六一零”头子 办5973166 宅5988028 手机13936772469 liuxp@cnpc.com.cn
谢 伟 “六一零”副主任 办5988571 宅5106399 手机13089068000 xiew@cnpc.com.cn
刘建军 “六一零”科 长 办 5993351 宅6854538 手机13936732459
付 伟 “六一零”副科长 办5982575 宅5763068 手机13936772723
山 松 “六一零”副科长 办5973791 宅5988606 手机13208489066
赵环宇   办5981051 宅6155353 手机13936704799

大庆市政法委“六一零”
大庆市政法委“六一零”兼任“七二一洗脑班”职务及相关人员名单:
主 任:李恩成 56岁 4608717(办)4604899(宅)13159995797 13359998586
副主任:孔 琦,女, 52岁,曾任大庆市机关一小校长,手机13504657979办6186615
副主任:费玉田,51岁,手机13359579079(九九年七二零在龙凤区政法委“六一零”截法轮功学员进京)
副主任:杨 丽,女,30多岁,家住东湖 13394668062 13936755079
副主任:路 程,“六一零”(律师)三十多岁
副主任:李洪涛,32岁
副主任:付立功,40多岁
副主任:王明华,50多岁

大庆“七二一洗脑班”:
地址:大庆市萨尔图区王家围子楼区(旧称“七二一”)团结小区北侧的一幢楼房内(多年前曾是团结小学校的教学楼,后多年一直闲置)邮政编码163255 电话区号0459
犹大头目周和珍,女,60岁,13804594831、13644519136
犹大陈杰,女,61岁,18345425561
姜占海,周和珍的丈夫,家住五常市拉林镇八二三三厂家属区
犹大王淑珍,女,60岁,家住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学府路
王玲华,女,45岁,家住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
侯某某,女,60岁,家住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和后找的老头在大庆洗脑班做饭
刘红英,女,47岁,家住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农村
包夹:
宁秀霞18845908991 卧里屯居住
侯国梅13836951072卧里屯居住
王宇、韩帅,22-24岁无业(卧里屯街道王军的亲戚)、徐凯(侯国梅的儿子)
徐守德,黑龙江大庆市政法委书记,大庆党校洗脑班(“七二一洗脑班”前身)校长。大庆肇源县人,手机13804640302、宅0459-6983069 肇源住宅0459-8218198;
姓郑的所谓“学习班(洗脑班)老师”的电话:5397802,5399379
李坤13394651207
付彦春,原五常洗脑班,“六一零”主任,现大庆“七二一洗脑班”名誉校长。13936017177
黑龙江省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
通信地址: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建三江 区号:0454 邮编:156300
李 涛:农垦总局政法委书记55198318(办)82762777(宅)(李涛原在伊春市政法委工作)
王晓春:建三江政法委书记,2010年上任。0454-5791223办 13352545555
刘 博:建三江政法委副书记 0454-5790507办 0454-5723687宅5710669 13512600001
盛树森:五十七岁,青龙山洗脑班头目,原青龙山农场副书记,大庆“七二一洗脑班”也有盛树森的房间)13054364958。
房跃春:五十六岁,青龙山洗脑班主任,青龙山农场公安局副局长、“六一零”13846125557
陶华:女,四十七岁,原青龙山幼儿园园长13555430238
房秀梅:女,四十四岁,原是家庭妇女13734535052
青龙山洗脑班协警:周景峰13634654646,金言鹏15145444141,18245429966。
顾松海,原伊春洗脑班头目,手机13804536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