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生命中的荣耀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七日】我是一名二零一零年底得法的新学员,大学毕业不久。在人生最迷茫的时刻,我能够与大法结缘,搭上正法时期的末班车,这是什么语言也无法形容的幸运。我想借此文与新学员一起互勉,同时感谢师尊的慈悲救度。

厌倦读书 逃避现实去从军

同父辈那一代人一样,我们八十后这一代人从小就被灌输了满脑子的中共的意识形态:它宣扬“无神论”,把我们中华民族五千年承传下来的博大精深的儒释道文化诋毁为封建迷信;宣扬唯物论和荒谬的進化论,使我从小就接受了“适者生存,逆者淘汰”的斗争哲学。在这种潜移默化的洗脑下,我们很多人从小就没有信仰,不相信因果轮回,失去精神力量的源泉;在僵化的应试教育中,我们这些学生又在竞争中被培养成一架争分的机器,很多学生的心灵受到极大的伤害。待到艰辛的跨進了高校的大门后,很多人在大学生活中愈发感到茫然,每天都是在看电影或玩游戏中挥霍自己的青春时光,读圣贤之书竟变成了一件令人厌倦和痛苦的事。“大学生活就象一片落叶,看似飞舞,实在堕落”,这句话成了很多人的深切体会。

虽然我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一个较为理想的大学,但同很多人一样,读书生活令我感到特别厌恶,身处在优雅的校园环境中,内心深处却感到漫无着落,只有莫名的痛苦与困惑。就在这不知所措中,我选择了一种逃避读书生活的方式——休学去当了两年兵。

当兵为我提供了一个从新审视自己读书生活的空间,另一方面,在鱼龙混杂的军营中,训练的枯燥疲惫,人与人相处的自私冷漠,人性的贪婪荒淫,以及整个大环境的虚假腐化,令我产生了一个更深刻的困惑: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这个社会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我不想随波逐流,也不知道为什么恪守自己的认知竟变得与所有一切均格格不入?带着想真正为自己读书的信念和某种解除自己这种困惑的冲动,我又从新回到大学读书和生活。

缘结大法,人生无惑

复学后,我不再单纯只是为了考试而读书了,每天都把更多的学习时间放在对课外书籍的阅读中,我内心渴望着从中找到一些自己想要的答案。读书解开了我的一些心结,使我的内心获得了平和。大三那年我学会了“翻墙”,看了揭露共产党本质的《九评共产党》,了解到了很多中共大半个世纪以来充满谎言和暴政的历史。看了自焚伪案,才知道,那是江泽民为了挑动群众斗群众,让全国人民仇恨法轮功并使其对法轮功的迫害合法化而一手策划的丑剧。不过当时我也仅是知道法轮功是一个教导人们追求“真、善、忍”的团体而已,并没有更深入地去了解,每次翻墙去看新闻的时候总是擦身而过。

大学阶段我虽然如饥似渴的看了很多人文社科类的书籍(包括文学、哲学、社会学、心理学、人类学、传播学等书籍),思想上受到启蒙,但“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将到哪里去?”这样一个人生终极意义上的问题,没有一本书能给我一个确切的答案!即将离开“象牙塔”的生活走向社会,我仍茫然不知所措,我不知道如何在物欲横流的社会里如何使自己获得真实的存在。

就在此时,在网上遇到了一个法轮功学员,是一名得法不久的大学生。她告诉我刘伯温的预言中的一个人现在真的出现了。带着好奇,我下载了《转法轮》和师尊在各地讲法。师尊在书中用浅白的现代语言,讲述了宇宙、时空、人体的奥秘,大的历史演变以及佛道文化等包罗万象的知识和博大精深的法理,同许多同修一样,我从中明白了自己“在人生当中许许多多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问题”[1]。自己人生中一切的一切,完全变得豁然开朗,我不再有困惑,心中的疑问逐个被彻底解开。我哭了,因为自己的幸运而哭了……。

明白了人生的真谛就是返本归真,于是,我义无反顾地走進了大法修炼的行列。

旧疾痊愈,见证神奇

得法后,我自学了五套功法,盘腿打坐从开始只能坚持十五分钟很快能够坚持一个小时。临近毕业时,我找到了一份工作,搬出了学校,每天工作回来,看书学法炼功,沐浴在神圣的法光之中,大法不仅解除了我人生的种种困惑,也治愈了我多年的旧疾。

从初中开始,我一直患过敏性鼻炎,每当换季、天冷或闻到异味的时候,就喷嚏连连,打完后,要不就是鼻涕象水一样往下流,要不就是鼻孔被塞得呼吸不畅,无论我怎么锻炼身体、吃什么药都无法根治。看似无关生死的过敏性鼻炎,却折磨了我十多年!修炼后,过敏性鼻炎很快就消失了,现在无论天气怎样变化,鼻子再也不敏感了。

由于在部队时经常要负重长跑,两年下来,落下了腰病,退伍后,每当坐在电脑前,坐不了一会腰就麻痹酸痛起来,在部队曾看到一些战友腰肌劳损酸痛难忍的症状,想到自己年纪轻轻的,若也变成那个样子,那真的是很可悲的事。可自从修炼后,腰病也自然好了,现在在电脑前坐多久腰都没啥事。

修炼不久,我有幸看到了预言中说到的三千年一开的优昙婆罗花——圣洁的花朵开在我们学生宿舍的衣架上和钢管上。我班两个已经了解了真相的同学见证了这个神奇,后来通过对大法更深入的了解,在明白了人生的真谛后也走進了大法修炼中。现在,他们在做好本职的工作的同时,在修炼中不断的勇猛精進着。其中有一位同学因为发真相资料被邪党所抓,后来正念正行闯出了魔窟。

传播真相,助师正法

在大法中受益的我,深感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之重,我努力的做好师父要我们做好的三件事。在修好自己的同时,我开始了向世人讲真相劝三退。从身边的同学、亲朋好友开始讲,慢慢的扩展到遇到的每一个有缘人。

有一次,一位战友路过来看望我,我赶紧抓住机会打开电脑,给他讲解大法洪传和遭受迫害的真相。他很认同大法,爽快的答应了三退。

一次十月初长假回家,我决定给几个好友讲真相。我约了他们到我家来烧烤。刚开始总是难以启齿,不知道一下子面对那么多人该从何说起,也担心他们知道我修炼之后用异样的眼光看待我。这其实是很强烈的怕心和私心,没有真的信师信法,没能做到坦坦荡荡的。在烧烤中途,男生们突然决定下楼去打麻将,剩下了几个女生在楼顶。机会来了,我就打开笔记本电脑,她们边看真相视频我边给她们讲解,这使得她们明白了很多,并对大法产生了认同。等到晚些时候,女生们都回家了,剩下几个男生,我也同他们讲了真相。这些都为后来的劝三退做了铺垫,现在,他们都已经做了三退,其中有三个退了邪党。

一次,一个学弟的表妹来我所在的城市治疗腰病。那位学弟腾出了自己的宿舍给她住,晚上打电话问能否到我这边来寄宿一晚。我当然同意,明白这是一个讲真相的机会。但是我的顾虑心还很重,想了很多可行的办法,越想感觉越难。可是,当正念出来的时候,发觉也如师尊所讲的“难行能行”[1]:我先给他看神韵,告诉他这些至纯至善至美的舞蹈表演,演绎的都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他非常高兴的欣赏着,并感谢我能和他分享这些东西。顺着这个话题,我给他讲大法遭遇迫害的真相,他非常认同,觉得中国人没有信仰,不相信善恶有报而相信共产党无神论的那一套是很可怕的。当我劝他三退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退了。后来,他还主动到我这边来了解更多的真相。虽然他无缘在正法时期走入大法中来,但是很肯定大法,最近听说他找到了一份待遇更加好的工作,我想这是他三退后,大法给予他的福报吧。

那时我学法还不很深,回想起自己讲真相的这段经历,总感觉冥冥之中真的有神在相助一样。师尊的新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发表之后,我才明白这一切师尊都已经做好了铺垫,只是师尊把树立威德的机会留给了我们,我们只需带着正念去讲就行了。

那位学弟的表妹在第一次过来看病的时候,我错失了一次机会,再来时,我想她一定是师尊安排的有缘人,于是我主动到那位学弟的宿舍,给她讲真相,她退出了共青团。我告诉她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会得福报,并衷心祝愿她早日康复。

我还在上班的路上、搭地铁、搭公车或打出租车时劝退过一些有缘人。每当看到路上来来往往的人,他们当中还有那么多没有了解真相和三退,感觉自己做得远远不够,不能主动地去给遇到的每一个人讲真相,是因为自己还有没放下的私心,特别是较为强烈的怕心、显示心、干事心和名利心等。我在学好法向内查找,修去自己的各种执著心的同时,也常看同修所写的修炼心得交流文章,学习老学员的讲真相的经验,全面提高自己,把讲真相救人的事做的更好、更多。

结语

在末法乱世的今天,能够身处这片净土之中,时时刻刻以“真善忍”为指导原则,做好自己的工作,善待身边的每一个人,无论走在大街上,或身处同龄人之间,感觉自己是最幸运的人。

幸与正法相遇,与师父结缘,是生命中的无上荣耀!弟子再次感谢师尊的慈悲救度!弟子一定更加精進,学好法、做好三件事,让更多的人明白真相,走向美好的未来!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