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癌症病人的心声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十八日】我能活到今天,是慈悲的师尊给了我新的生命。我是九五年八月有幸得法的弟子,在师尊的慈悲呵护和大法佛光的沐浴下,我的人生发生了根本的改变。

我是一名中学教师,今年六十多岁。九四年七月我被医院查出得了舌癌,并做了切除术(切除了整舌的三分之一),讲不出话。医生告诉家人说我活不长久,儿女们难过而又焦急万分,到处找医院给我做化疗。从此我离开了讲台,那时我真是很难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不知自己能活多久,整天泪流满面,情绪跌到了低谷。

正当我到了绝望时,女儿从外地找到一信息,听人说炼法轮功可治绝症,于是我就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在好友的帮助下顺利的请到了一本《转法轮》,我利用生命的最后时机如饥似渴的看书,明白了书中的很多法理,身体觉得非常舒服,心胸开朗了,讲话也清楚了。接着,我就学功,一周后,我能独立炼五套功法,身体一天比一天好。

老伴和儿女们看到我学法后身体的变化,都感谢师父的佛恩,相信大法好。老伴也得法修炼了。十多年来,我这个癌症病人从未搞过化疗、放疗,没吃过一分钱药。

有一天,学校校长到我家对我说:“某老师,你是癌症病人,你写一报告到教育局,可领到一些福利费。”我说:“我不要,给其他病人吧!我学了大法病好了,不需要补助费。”校长说:“你思想境界真高!”

事后,有人说我傻,给你钱不要。我说:“修大法的人不为私利,做真善忍好人。师父给了我新的生命,还要福利费干啥!”

九九年七.二零后,中共邪党疯狂迫害法轮功,连我这个得了癌症的也没放过,学校大会小会、个别谈话,逼迫我写不修炼的保证,我说:“我的癌症是大法治好的,要我不炼做不到;你们要我放弃生命,我坚决拒绝。”二零零一年初(正值过年之际),中共不法人员把我骗到市洗脑班“转化”,那时我和被劫持在洗脑班的同修学法、炼功、切磋,邪党恶徒强迫我们写保证书,我们不听、不写、不做,抵制迫害。恶警见不成,就不让我们回家过年,年后才让我们回家。

我采取了多种形式讲真相,利用有利的机会去救度有缘人,无论在农村、城市、大街小巷,我都去做。十多年来的修炼路上,出现的神奇事不少。

前几年的一天,我从一高楼出来。经过一个正在建造的楼房的脚手架下路过,楼上的人把一只水泥桶从三楼平顶上扔下,“砰'的一声正好砸在我头上,又掉在地上。当我回过神来,楼上的人一声尖叫。当时,在场的人吓呆了,都说差点出了人命。我头上沾满了水泥,马上回家洗头,发现头一点不痛、也没起包,毫发无损。师父又保护了我。

我九五年修炼大法以来,按照大法的标准“真善忍”做超常的好人,从没進过医院、没吃过药,身体恢复得很好,能正常上班。医院负责人看到我的信后,感到很惊讶:“得了癌症,判了死刑的人能活到今天,那真是奇观呀!法轮功真是神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