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上半年江西省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概况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西综合报道)二零一三年,在中共发动迫害法轮功运动的第十四年,江西省法轮功学员仍然受到中共的残酷迫害。因中共极力封锁迫害消息,在明慧网上报道的迫害案例仅是实际发生案例的一部份。本文中的数字是根据明慧网发表案例所做的不完全统计。

一、概况

据明慧网信息,经粗略统计,二零一三上半年,江西省法轮功学员遭绑架、非法关押、非法判刑、甚至被迫害致死等各种迫害,共计三十六人。其中一人被迫害致死,四人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三年上半年江西省各地区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一览表

序号地区市县姓名性别年龄遭迫害时间遭迫害情况迫害的责任者
1南昌地区南昌市舒明52岁2月4日被非法关押看守所西湖公安分局
2 付金凤51岁6月1日被绑架华东交大派出所
3 刘泓波47岁4月9日被绑架南昌市安全局
4 舒娟64岁5月23日被非法拘留15天南昌县塔城乡派出所
5 熊友兰40多岁5月23日被非法拘留15天南昌县塔城乡派出所
6 熊某64岁5月31日被绑架南昌市京山派出所
7 南昌县熊遂凡 4月25日被绑架南昌县麻丘乡派出所
8 进贤县邹六美63岁2月1日被非法庭审进贤县法院
9 万菊花69岁2月1日被非法庭审进贤县法院
10 万桃英50多岁4月30日被非法关押看守所进贤县国保大队
11抚州地区崇仁县王高香59岁6月10日被非法判刑三年崇仁县法院
12 黎川县张详茂 年初被非法庭审深圳市罗湖区国保大队队队
13九江地区九江

九江市

黎桂花60多岁1月12日被绑架九江市火车站派出所
14 张琳虹 1月18日被绑架九江市浔阳公安分局
15 来有福 3月12日被绑架九江市浔阳公安分局五处
16 单木芝70岁2月25日被迫害致死九江市刘家塘派出所
17 何春花60多岁2010年正月十二日失踪九江市公安局
18 黄引娣 5月6日被绑架九江市公安局
19 德兴市徐水金 4月15日被非法拘留15天德兴市610
20 储琪华 4月15日被非法拘留15天德兴市610
21 都昌县曹达章 6月5日被非法拘留15天都昌县国保大队
22 胡火英62岁2月4日被关押省女子监狱都昌县法院
23 殷育才82岁2012年下半年至今被停发养老金都昌县血防站
24 彭泽县梁丽 1月25日被绑架广东佛山市桂城派出所
25 修水县肖 静40岁3月16日被非法关押看守所浙江省义乌市国安局
26宜春地区万载县郭云成60多岁5月10日被非法拘留15天万载县高村乡派出所
27 欧阳美香50多岁5月10日被非法拘留15天万载县高村乡派出所
28 陈招兰50岁5月10日被非法拘留15天万载县高村乡派出所
30 彭小玲54岁5月10日被非法拘留15天万载县高村乡派出所
31 新余市邹兆奎 4月3日被绑架新余市北湖派出所
33 靖安县丁卫荣51岁2月1日被非法拘留靖安县110
34萍乡市莲花县刘金明 5月9日被非法判刑二年莲花县法院
35 荣爱梅 5月9日被非法判刑三年莲花县法院
36 颜清华 5月9日被非法判刑二年莲花县法院

以上仅为突破中共网络封锁以及在法轮功学员遭受严重迫害的情况下揭露出来的部份迫害信息,实际被迫害数字还不止以上这些。

二、迫害致死案例

九江市七十岁的老人单木芝被恶警踢打致死

单木芝
单木芝

单木芝,女,七十岁,江西九江市华声电器厂(当地习惯叫“826”)的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五日晚,单木芝在九江技术中专附近(离她家不远处),贴法轮功真相粘贴时,被不明真相者诬告。刘家塘派出所、庐山区公安分局分别来了车绑架单木芝,过程中有人看到单木芝倒地。第二天清晨家属才被警察告知说是“心脏病突发”,在送她去医院的途中死亡,就直接拉到贺家山火葬场。

第二天一大早,目击者看到一群警察将贺家山火葬场围住,到下午,换成了特警。特警把住贺家山路口,严密盘查每一个进山的人。单木芝的儿女直到第二天清晨才知道母亲已去世,看到母亲遗体时,发现母亲肝脏部位表皮有一块明显的青紫痕。家属质疑警察掩盖了殴打真相,有人亲眼看见恶警一脚将单木芝踢倒,警察却以种种说辞推脱责任。

三、典型的迫害案例

1、女护士遭“精神病迫害”十年

九江市第五医院优秀护士江小英(江晓英),因拒绝放弃法轮大法“真善忍”信仰,遭受中共的“精神病迫害”,至今已长达十年之久。江小英的女儿好不容易接母亲回家过年,年后,第五医院又强迫家属将江小英送回医院,继续当作精神病迫害。

江小英原籍江西都昌县,曾经是都昌县医院优秀护士,一九九七年调入江西省九江市第五医院(精神病专科医院)工作。她于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匪浅。然而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江小英遭到骇人听闻的迫害,她先后多次被关押到拘留所、劳教所、监狱、洗脑班迫害,期间遭到中共恶警、恶徒以精神药物的迫害,至今已十年。

二零零四年,江小英被非法关押在九江市马家垅劳教所期间,遭恶警指使的吸毒犯掐得浑身青一块、紫一块,皮肉被掐破,乳房被掐得皮开肉绽,血水把衣服和破烂的 皮肉粘在一起,揭都揭不开。吸毒犯说她是假昏迷,用针刺她的手指。恶徒还用开水烫她,整整一瓶开水浇在身上,被褥全部淋湿,事后还不允许其晾晒,要她躺在湿被褥上。江小英被毒犯打得浑身是伤,卧床不起,骨瘦如柴,生活不能自理。恶警又以治病为由,指使吸毒犯晚上趁她熟睡时向她注射不明针剂。江小英在马家垅被摧残得精神失常。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非法劳教期满后,劳教所又勾结第五医院不法当权者,将江小英拘押在该院精神病科进行肉体和精神迫害,不法医务人员用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强行对她进行灌药、打针。据悉,恶徒捆绑她的四肢,灌不明药物,唆使病人对她进行攻击。江小英多次要求无罪释放,该院保卫科人员柯某威胁 说:“再吵又把你送劳教。”

2、进贤县公检法构陷老人 威胁家人解聘律师

江西进贤县法院二零一三年二月一日以持有法轮功真相资料为由,对两位老年妇女万菊花、邹六美进行非法庭审。两位律师在为她们作无罪辩护时指出:以信仰定罪违反宪法,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两位法轮功学员。可是进贤县检察院及检察官张代平却置法律于不顾,迟迟不肯放人,企图重新造假构陷,威胁家人解聘律师。

万菊花,女,今年六十八岁,普通农民;邹六美,女,今年六十二岁,李渡镇毛刷厂退休工人。两人于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四日被进贤县国保大队、李渡派出所警察 绑架,非法关押在进贤县看守所已半年之久,期间遭到非法审讯、逼供。在法庭上,两人看上去都身体虚弱,说话声音也很弱。两位法轮功学员在陈述时都指出,自 己修炼法轮功,身体健康、做好人没错,告诉他人诚念“法轮大法好”就能度过灾难,也没有错。

庭审时律师们当场进行无罪辩护指出:1. 起诉书指控事实前后矛盾、事实不清;2. 一些反映事实的言辞证据间存在矛盾;3. 相关证据违法取证,重要证据不合法。律师还指出:本案适用法律错误,不足以认定当事人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律师驳斥:邪教组织在哪里? 组织架构如何?被告人(老太太)在其中的地位如何?造成了怎样的后果?对此质问,法官和公诉人无言以对。律师接着阐明:信仰和言论不应该成为处罚被告人的 事实依据,对于法轮功的问题应当回归到法律轨道内解决。对信仰“真善忍”普世价值群体的迫害,是践踏宪法的行为,应该予以纠正。正义律师们以所学的法律知 识和对法轮功的深入了解,有理有据的几句话就让公诉人和法官无话可说。

3、南昌市血站职工付金凤屡遭迫害

付金凤
付金凤

付金凤,女,生于1962年,南昌市血站职工。1997年修炼法轮功以后,身心受益良多。她按照“真善忍”的原则善待他人、认真做事,得到了家人及单位员工的普遍称赞。从2013年1月至今,付金凤所在单位每月只发给她950元的基本生活费。6月20日中午,付金凤在单位食堂向血站站长陈火玲陈述要求补发工资的理由时,竟被冷血霸道的陈火玲在众目睽睽之下,挥动手臂狠命抽打耳光。

2013年6月1日,付金凤在华东交通大学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学生诬告而被非法绑架到华东交通大学派出所,两小时后回到了家中。

自九九年七月江氏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以来,付金凤坚定信仰、不畏艰难,十四年来坚持向被谎言蒙骗的民众讲述着法轮功的真相。她曾经数次遭受绑架关押迫害、近五年的牢狱苦难和折磨、至今仍在遭受的经济迫害,使付金凤身心受到创伤、家人遭受痛苦、家庭被迫分离,生活陷入困境,只能寄宿在父母家。

1999年11月,付金凤第一次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派出所,遭恶警施用“苏秦背剑”酷刑折磨长达40多分钟(每10分钟还要抖动一次手铐),造成两臂剧烈疼痛,两大拇指一个月以后才有知觉。2000年7月,第二次进京上访。两次均被非法关押在南昌市二七北路的第三看守所,每次均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左右。在看守所,付金凤拒绝背监规和穿囚服,由于炼功两次被戴脚镣,第一次15天,第二次 7天。

2000年9月付金凤因散发真相资料,被绑架,12月被转致第二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在那里,恶人办强制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付金凤和其他学员一起高喊“还我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大法弟子无罪”!被强制戴连着手铐的脚镣3天,整个身体只能坐着、根本无法站直。付金凤没有屈服,后被非法劳教1年半。在省女子劳教所,恶警操纵邪悟的人多次去转化她,都被她正念抵制;又用选择大法还是选择家庭、工作来逼迫她放弃信仰。到劳教期满还达不到目的,就非法延期关押三个多月才释放。

2003年9月,迫害法轮功的首恶之一罗干蹿到南昌“视察”之后,“610”在省警校办了一个所谓的“科学健身班”(实质是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强制 “洗脑班”)。付金凤被四五个恶人强行抬手抬脚绑架至“健身班”,恶徒播放一些诬蔑大法、诬蔑大法师父的录像及言语,妄想动摇付金凤的正信。付金凤坚持学法炼功、坚定自己的信仰。她向有关人员讲述天安门自焚真相,并正念走脱。最后这个荒唐的“健身班”被解体掉了。后来,遭到工作单位上的经济迫害,每月上班只发300元的生活费(直到2004年7月才恢复正常)。

2004年9月,豫章派出所恶警在付金凤上班时又一次绑架她,仅仅因为在她随身携带的包中搜出几张法轮大法的“护身符”,就将她强制送到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半。在劳教所,付金凤不配合邪恶,拒绝奴工劳动,拒绝点名。恶警大队长洪创华、中队长陈文七十二天不准她洗漱、每天只能喝一杯水。见没能使付金凤屈服,恶警就加重对她的迫害。2007年正月初八上午恶警对她施以酷刑,逼她走军训,她拒绝并呼喊“法正乾坤 邪恶全灭”。洪创华紧紧抓住她的头发往墙上撞击头部数次,前额当即被撞起了肿块。恶警大队长吕秀英则当胸推她一掌,使她踉跄倒退几米。然后又把她吊铐在窗户的铁栏杆上,并用脏毛巾堵住她的嘴不让她呼喊。当晚9点多钟,她被关禁闭室挂“大铐”,整整迫害了七天。被非法延期5个月,2007年8月付金凤才被释放回家。

2012年12月27日下午,在省、市“610”的淫威操控下,南昌市血站副书记钱献将正在上班的付金凤叫到办公室,要她在“转化”书上签名。付金凤拒绝签字,钱献就威胁说:“(你)不签字,明天就别上班。你搞得我们‘综治奖’都得不到(‘综治奖’每个员工有3000元),天天挨批评。”接着血站的副站长万仁英又带着其他员工来劝付金凤签字,亦威胁说:“你不签,就把办公室钥匙交出来,把自己的东西拿走,明天别来上班。”付金凤被逼把钥匙放在办公桌上,到下班时,见单位领导没有把钥匙收走,就于第二天照常上班。上午,钱献又打电话叫付金凤去办公室签字,遭到拒绝后,钱献与血站站长陈火玲纠集了七、八个本单位员工,强行非法暴力按住付金凤的手指,在她们事先准备好的所谓“转化”书上按手印。付金凤一边不停地挣扎抗议,一边严正的对作恶者们说:“你们违法强逼,我是不承认的,今年10月30日国际上成立了清算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国际组织,现在正在收集迫害法轮功的证据。”

4.九江市的黎桂花老人多次遭非法绑架、勒索、酷刑摧残

黎桂花,女,60多岁,九江市法轮功学员。2013年1月12日,在火车站向大学生讲真相时,遭九江市火车站派出所恶警的绑架,被非法关押在九江市虞家河拘留所。1月23日回到家中。

因为坚持自己的信仰,自从99年7月20日以来,黎桂花老人遭受了常人无法想象的迫害,多次被“610”、公安恶徒绑架、勒索、非法关押、非法劳教。

2000年被绑架到九江市八里湖拘留所非法关押半个月,抵制迫害、绝食九天。2001年7月份被非法绑架到庐山看守所关押1个月。2001年12月,黎桂花去北京上访,九江市水上派出所恶警从天津把她劫持到九江市十里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七天后,2002年元月又把她送到九江市马家垅劳教所迫害一年多,受到各种酷刑的折磨。

2003年10月,黎桂花给九江市劳教所政委钟嘉福讲真相,被其诬陷,再次被送往马家垅劳教所迫害。2004年她刚从马家垅劳教所保外就医回家不久,身体尚未康复,于10月26日在九江市西二路向世人讲清大法真相时,被一恶老头举报,遭开发区国保大队绑架,当天下午即被非法送进马家垅劳教所。劳教所恶警强迫她做奴工,黎桂花老人身体非常虚弱,三个月粒米未进,身体出现危险状况,恶警不想担当责任,才将她无罪释放。

2006年10月13日下午,黎桂花老人在当地向一群大学生讲述法轮功无辜受迫害的真相时,遭恶人构陷,被庐山南路派出所恶警蔡涛率人绑架。在十里看守所被非法关押20多天后,又被送往江西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在劳教所里,这位六十多岁的老人饱受折磨,恶警大队长吕秀英唆使吸毒犯朝她身上浇冷水、吐痰等;故意把她推倒在地;有一次还勒紧她的衣领,让她出不了气,差一点就窒息昏死过去。

2008年3月份,黎桂花老人从劳教所回家才三天,恶警蔡涛与居委会人员又上门骚扰,逼问楼上楼下的真相资料是不是她散发的。在老人的正念抵制下,恶警和其他人才无语而退。

2009年11月29日,黎桂花老人在买菜回家途中被绑架,再次被劫持到江西省女子劳教所。在那所人间地狱、在整整三年的时间里,她每日都遭受着惨无人道的迫害。因拒穿囚服,被恶警大队长洪创华指使吸毒者王小映强行扒掉她的所有外衣,四个多月的时间只准穿裤头,胸罩。因坚持炼功,被戴铐站夜四个多月。为逼迫她放弃信仰,劳教所的恶警们用尽了各种卑鄙、残忍的下流手段:把她的头发剪成秃头,唆使吸毒犯往她嘴里塞大便,用钢针满身刺、尖嘴钳满身扎,咬掉手指一块肉,毒打吊铐,铁钳拔指甲,关小号等,恶警陈瑛还直接用脚踢她。

此外,2009年11月,九江市浔阳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欲敲诈黎桂花老人家属十万元,在她家人经济非常困难的情况下,还勒索了5000元。

黎桂花老人在十四年中遭受的种种非人迫害,使她身心俱损、家无宁日、家境十分贫寒。

四、恶人恶行、恶报案例

1.南昌县雄溪村小学校长宗菊水遭报摔断颈椎骨

宗菊水,男,59岁,江西省南昌县小兰工业园区雄溪村雄溪小学校长。一九九九年以前,曾随学校其他老师学过法轮功,知道法轮功是什么,也了解法轮功的有关真相。中共邪党开始迫害后,他把法轮功的书籍全部交出。

同村有一个坚修的法轮功学员,也是一名老师,在家办了补习班,他给来补习的学生讲有关法轮功的真相。宗菊水知道后,利用自己是校长的职务之便,召集全校老师开会。在会上,宗菊水要求每一个老师通知所在班级的学生,不许到修炼法轮功老师办的补习班补课;且恶意诋毁、诽谤大法。法轮功学员本着真、善、忍的善心,曾多次给宗菊水讲真相、劝善,他就是不听。

后来,他在学校平地上摔了一跤,当场摔断了颈椎骨,手脚也不能动。这是他一味追随中共邪党,不听大法真相,诬蔑法轮功,昧着良心迫害法轮功学员得到的报应。

2.余江县政法委、公安、“610”不法人员行恶,殃及家人遭恶报

在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十四年中,江西鹰潭市余江县政法委、公安、610的不法人员,为了个人私利,泯灭良知的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然而“善恶必报”是天理,从1999至现在,该县无论直接或间接参与了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官员都遭到不同程度的恶报,并且殃及家人。

前任政法委书记吴炳生,在1999年江氏流氓集团对法轮大法学员疯狂迫害的高压下,追随邪党参与这场对善良民众的迫害,充当了邪党的替罪羊,其恶行祸害了家人。2000年下半年的一天,他儿子吃过午饭出去玩耍,阴差阳错的被一名歹徒误杀身亡,年仅16岁。

现任政法委书记万景文,在任职期间,为了个人私利执行江氏邪恶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政策。泯灭良知,善恶不分一意孤行,利用手中的权力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绑架迫害,种下了害人害己的恶果,祸及自己的儿子。2010年8月份,他儿子大学毕业,准备回家考公务员。一天下午老天突降大风雨,儿子骑电动车与一辆装满稻谷的货车相撞,经抢救无效身亡。

原公安局局长曾学葵,自1999年以来,亲手将本县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关进看守所、非法劳教、非法罚款并收缴法轮功书籍。县生资公司女职工周晓玲,被曾学葵非法劳教以后,在省女子劳教所被恶警野蛮插管灌食。橡胶皮管插在食道三十多天后被拔出都已发霉,导致口腔鼻孔大量出血,奄奄一息才被送回家中,后于2002年离世。2001年4月15日早晨,公安对还在睡梦中的中童镇云塘村的无辜村民进行疯狂扫射,突施血腥镇压。在这次事件中,因打死打伤运塘村民,曾学葵被上级部门罢免了公安局局长职务。妻子又得癌症死亡。

原610头目张善良,极力配合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妄图捞取钱财。全县每个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勒索罚款,被强制交纳所谓的“保释金”五千元、甚至还有一万多元的。给法轮功学员及家人造成了极大的伤害。法轮功学员不断的给他讲真相劝善,张善良却不听不信一意孤行参与迫害。他的恶行同样祸及家人,其妻突然得白血病,光治疗费用就需四、五十万元。后经国内外法轮功学员不断给他打电话讲真相,使他渐渐明白、良心复苏。有一次,他到法轮功学员家看到带有大法护身符的真相传单,不仅没有迫害该法轮功学员,还赶紧抢着要了一份回家看。后来,他妻子的身体得到了康复。

现任610头目毛小炳,原是公安部门下属的一名普通警察。其妻子是宣传部的干部,并有一定的活动能力,她利用关系把丈夫毛小炳调到610当负责人,妄想升官发财。上任后,毛小炳积极追随中共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绑架余江县二中教师、法轮功学员倪思才,后非法将其劳教三年,使其失去工作和人身自由,给倪思才及家人造成了巨大的伤害。毛小炳在权力和利益的诱惑下,人心变坏,被当作邪党利用的工具,参与迫害佛法修炼人,最终逃不出恶报的悲惨下场,在他调任610不到半年时,他的妻子一次出差在东乡县路段意外车祸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