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不好的念头招来的麻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九日】我今年四十二岁,家住哈尔滨市附近的农村,我是二零零四年走進大法修炼的。下面是我修炼中的两个例子,它们让我从中悟道,炼功人说话都是有能量的,有功存在,话一出口,另外空间的生命就会上来,思想符合哪个空间的生命,哪个空间的生命就钻空子来干扰,麻烦、难就会上来,执着什么都不行,但只要好好认真学法,什么关、难都会迎刃而解。

开始修炼时,我通过与当地两位同修在一起不断学法、切磋、交流,努力按照法中要求改变自己,和同修共同配合做讲真相,救度众生的事。随着正法進程一步步的往前推進,这些年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们的帮助和鼓励下,还有明慧网上各地同修的交流文章的促進下,使我在修炼过程中越来越成熟了,能有幸成为大法弟子,我觉得我是世间最幸福的生命。

在不断的学法修心过程中,有心性过的好的,也有过的慢的。

记得在二零零八年,我和当地同修配合,两人一组以卖货的形式挨家挨户讲真相劝三退,每次出去后,回来在一起切磋,找不足,吸取同修一些好的经验,时间一长,不知不觉产生了欢喜心、显示心,认为讲真相做的得心应手,认为自己多能耐,证实自己的心等都出来了,自己还觉察不到,同修给我指出这些心,我吓一跳,赶紧向内找自己,把这些不好的人心去掉、清除、解体,不让它再生。

学法后,和同修切磋夫妻和男女关系方面的事,同修说每个人都谈谈,检查一下,看看在这方面都放没放下。我那时还觉得自己在情的问题上把握的挺好,就说:“我放下了,他不在家,我也不想(丈夫经常在工地干活),愿咋咋地,我不要了,谁愿意要谁要。”象开玩笑似的无意间的一句话,结果给自己招来了一个大麻烦。

于是丈夫在外地干活,把一个女的领回家,还介绍给我认识,说是朋友,他们表面上姐弟相称,可他们的一举一动那种亲密的样子,让我不得不怀疑,我越是起心,他们越在我面前表演,趁我回娘家时,她去我家,使我很苦恼,搞的焦头烂额,不知咋办。我对他们的事不给好脸色,甚至要跟丈夫离婚,完全用人心对待,觉得丈夫和别人好,而且都领回家来了,对我不公平,而且让我没面子,抬不起头,学法学不進去,发正念也不入心,整天陷在痛苦中不能自拔。

同修知道后,帮我从法上提高,向内找,同修说:“咱多学法,提高上来,别被情带动,情是三界内的魔,遇到这样的事都不是偶然的,是自己哪颗不好的心招来的,如果自己没有这样的心,也不会碰到这样的事,是自己的业力促成的,也是背后的因素操纵,钻你人心的空子,才招来的麻烦,别上魔的当,如果是别人家男的和别的女的好,你动不动心?”同修一番话使我恍然大悟,是啊,找找自己,想起曾经说过的话,是自己说丈夫愿咋咋地,不要了,谁愿意要谁要的话,虽然是不经意的一句话,可修炼人说话是有能量的,念头一动就产生了,另外空间的魔就钻空子。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你心里想它,是不是执著心?那么这种执著心怎么去?这不是人为的增了一难?产生的这执著心不得再多吃苦才能去的吗?每一关、每一难都存在修上去或掉下来的问题。本来就难,还人为的增加这难,怎么过呢?你可能因此就要遇到难、麻烦。”

我想我的这关这都是自己肮脏的念头招来的。于是,我改变对他们的态度,善意的跟她讲“真、善、忍”,讲大法真相,把她当作我的朋友对待,她明白真相后,对我说:“你不要有别的想法,我们俩没什么的,你千万别多心,我们只是在一起工作,一般朋友而已,你以后和他去我家串门。”同时,我的言行也让她感到了我的善和宽容。

二零零九年,我和俩个同修去了她们村,离我们这很远,早上坐车去,我们三人分三伙,挨家挨户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我给她打电话告诉我来了,她看到我之后,我和她说明来意,她高兴的领着我挨家走,到中午她回家给我们做饭,我们三人把整个村子走完,效果非常好,村民们还说让我们经常去,多给他们讲讲,其中有一个村民大声说:“看看人家说的,真是那么回事,这才是真、善、忍呢。”吃过午饭,想回来,因为路远没有末班车,只好给家里同修打电话来接我们,在回来的路上,同修说:“这真是万事怨缘皆得善解,这个村的人真有福哇。”为他们能明白真相而得救感到高兴。

这都是师父的洪大慈悲和大法的威力。从中我悟到善因结善果,善待别人就是善待自己,师父在《洪吟二》中说:“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也许是我的心性提高了,这方面的执着心没了,丈夫和她也不来往了,也不打电话了,就象从来没发生过此事一样。

还有一件事,二零零九年我家盖房子,忙了将近两个月,一整天下来,张罗的很操心,可再忙也坚持去学法小组,早晨去炼功,晚上去学法,在这期间,我来月经两个月没断,开始丈夫问我来事还没走哪,我说:“不没了,老有了。”因为同时也在修色欲心,结果,连续两个月流血不断,自己心里也有些不稳,和常人亲属说,她们劝我去医院检查,老这样不行,容易得子宫瘤,说谁谁就是这种情况,一检查得子宫瘤做手术了。我听后心想,不能吧,我是修大法的,从修炼后半片药也没吃过,以前所有的疾病修大法后都不翼而飞了,没事,有师父管,不会得病的,都是假相。


可虽然这样想心里还是不太稳。到同修那说起此事,同修说:“那医院大夫拍片还说我没股骨头呢,那我这腿不也好好的吗?都正常吗?对了,要不哪天再到医院拍个片子,学法都这些年了,看看现在大夫咋说。”我说:“行,明天咱俩就去拍片,反正只是检查一下,拍个片也不打针吃药,也不治病,看看到底咋回事。”我话音未落,同修接着说:“不行,如果真去拍片,拍出假相来说你长瘤了,你心里造成负担,你还咋修哇,压力大了,能静下心来修炼吗?一天光寻思你的病了,再说了你不治病拍它干啥,你去拍片你不就是求了吗?那说不定可就真是病了,到时你咋办?哎,一到关键时候就不知自己是干啥的了。”

听了同修的一席话,我恍然大悟,全明白了,马上打消了去医院的念头。

回家的路上,一边走一边想:“我是修炼人,没有病,我是师父的弟子,一切都由师父安排说了算,有人心有执着,从法中归正自己,不允许邪恶迫害,这都是假相,我不承认。”师父讲:“朝闻道,夕可死。”[1]别说修大法不能没命,就是真的命没了,我也不在乎,怕什么,何况只是个假相,明天就好了,不可能老这样,当我发自内心这样真念一动,自己身体也随着一震,就象什么东西掉了一样,第二天,身体完全正常,一切假相全部消失,从此再没出现类似情况。

写到此,我无法用语言表达师父的救度之恩,只有在今后努力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才不辜负师父所望。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溶于法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