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陷囹圄九年 哈尔滨武丽君女士再遭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五日九点,一位两鬓斑白、气度安然的女士在两个警察架着下,一步一步挪入哈尔滨呼兰区法院二楼法庭,她双手被铐、脚戴脚镣,步履艰难。她是武丽君,因修炼法轮功而被绑架。此时的她面带祥和,眼神格外沉静。法庭上,她坦然表示:我没有罪!

呼兰检察院公诉科科长金广志,以公诉人的身份用刺耳的声音宣读所谓“罪状”。对此,武丽君的辩护律师指出,这其实是一起非常典型的属于迫害信仰自由的案件。公诉人出示的所谓证据,即使属实,也仅能证明武丽君有传播法轮功宣传资料的行为,而与本案强加的罪名 “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毫无关联性。况且公诉人所指控的事情,属于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当事人武丽君应该无罪释放。律师的辩护有理有力,法庭人员及旁听席上的人都静静听着。

武丽君因为修炼法轮功,十四年来,遭到邪党残酷迫害,她曾三次被绑架,曾被邪党法院非法判刑、身陷囹圄九年。让我们看一看她的经历:

奇功治怪病

武丽君是一个不幸又幸运的人,她曾经的生命进程中,不幸与幸运交替着:幼年失去母亲,姑母把她接到身边,可不久姑母也去世了,好容易长大结婚有了自己的家,丈夫憨厚疼人,她把婆母当作母亲,婆媳和睦,虽然夫妻都是工人,过日子不容易,可家庭幸福;一九八一年生下了一个胖儿子,孩子聪明漂亮,可武丽君却因难产,循环受阻,一条腿肿大,得了医学难症“橡皮腿”。从此,走上了一条痛苦无望的求医路。

武丽君问过西医、也访过中医,都没有良方,腿肿的如同大象腿,流水,身上一阵冷,一阵热,难受的无法形容,严重就要截肢。上有老,下有小的一家人布满了愁云。武丽君咬着牙寻找生路,听人说气功治病,她也跟着这个那个练气功,可一直不见好转。当时单位不少人都炼法轮功,在医务室里工作,她耳闻目睹一些老病号成了红光满面的健康人。一九九七年四月,武丽君也开始炼法轮功,一试,惊喜地发现,腿消肿了,行动自由了。从此武丽君风雨无误地到炼功点上炼功,每天精神抖擞象换了个人。

哈尔滨市是全国重工业基地,武丽君家在的区就叫动力区,有三家大型国有企业,她所在的企业是哈尔滨市轴承厂,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前,这三家大企业都有不少炼法轮功的人。按真善忍做好人,以前,单位的东西,大家都往家拿,真是单位有啥,家里有啥,现在武丽君不拿了,拿回家的工具呀、纸呀、笔呀都送回了厂。不止武丽君,炼法轮功的都这样,工作兢兢业业,早来晚走,让干什么活就干什么活, 不挑肥拣瘦;有点好处利益,以前争,现在让;病好了,医药费也给单位省了。单位领导高兴啊,有一家厂就开过全厂大会,领导号召大家炼法轮功。

被非法劳教、被迫离婚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了一场迫害法轮功的运动,从单位、家庭各方施压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媒体喉舌恶毒造谣诋毁法轮功,警察开始抓人。

二零零零年一月,武丽君依法进京上访,还没走到上访办,就被警察认出、劫持到北京看守所。那里挤满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学员。为了不连累所在地官员、单位和亲人,许多法轮功的不报姓名、地址,武丽君亲眼看到北京警察丑恶面目:狰狞残暴,往死里打人,使用各种酷刑折磨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修炼人。什么开飞机看破报纸、什么各种站姿罚站。姿势不对了,警察就连踢带打,男女都那样。武丽君因为炼功被强行戴上手铐,警察故意把手铐勒到肉里去了。当时手肿的象个大馒头。晚上只能睡在冰凉的板铺上。二十多天后,武丽君被送回哈尔滨,直接关进市第二拘留所,又见识了家乡警察的暴力:文弱的武丽君拒绝背监规,一姓韩的女恶警对她又踹又打,还给她戴上最大的脚铐,韩恶警狂笑说:“谁看见我打你了?”在其恐怖的笑声中,他举起铁钥匙板照武丽君额头狠狠的砸下来……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棒电击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棒电击

武丽君被非法劳教一年。关进臭名昭著的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在这里,由于强制酷刑“转化”,发生过十五位法轮功学员以死抗争的事件。武丽君和所有法轮功学员一样,因为坚持信仰,因为学法炼功,受到各种酷刑对待:绑在暖气管上,脚尖沾地;上大挂;电棍电,在酷刑折磨下有十几位法轮功学员在万家劳教所丧生。在长时间不让睡觉,数度吊昏的情况下,法轮功学员精神受到巨大创伤,有的甚至精神失常。一位在万家劳教所呆过的法轮功学员曾说过这样的话:喝带泥沙的白菜汤不算苦;吃发霉的窝头不算苦;一天干活十几个小时不算苦;被辱骂拳打脚踢不算苦;最苦的就是长时间上大挂后,违心签字说不炼了。背叛自己心中最敬仰的师父,背叛心中最神圣的大法,那种痛心疾首下,然后警察给你放《红岩》,羞辱嘲笑你。这种摧毁意志的精神折磨达到了人类痛苦的极致。

“上大挂”酷刑
“上大挂”酷刑

那一年,武丽君的儿子就要高中毕业了,中共人员说家中亲人有学法轮功的、被非法劳教不“转化”的、不准考大学、参军。为了孩子,六月份,武丽君的丈夫在儿子高考前夕到万家劳教所,在铁门之内,这对曾经恩爱的夫妻签字离婚,武丽君把家中所有的都给了丈夫和儿子。

遭刑讯逼供、诬判九年

一无所有的武丽君出狱后,一件令全国人意外的事情发生了。中央电视台播出法轮功天安门自焚案。

作为法轮功学员,武丽君深深知道,作为佛家修炼法门,法轮功绝对不允许杀生。她是家庭主妇,做饭都不杀鸡、杀鱼,更不能杀人和自杀,这都是法轮大法师父明确讲过的。这些自称法轮功学员的人,到底是什么人?谁让他们自焚?果然,不久,关于自焚是中共一手导演的“伪火”的内幕被揭露出来。

可是大多数中国人不是烧伤科医生,也难以相信中共流氓到这种程度,一场被刻意挑动的仇恨劫持了大部份人,这些人不假思索的站到了法轮佛法及修炼者的对立面,一些人更是肆无忌惮的参与迫害。

为了澄清事实,避免众生对佛法犯罪,法轮功学员开始讲真相,制作散发法轮功真相的材料。武丽君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六日,因发真相资料,被绑架到动力分局。动力分局专管抓捕法轮功的警察是杨守义。他带着几个彪形男警把武丽君锁在铁椅上,戴背铐,拳打脚踢,扇嘴巴子。姓肖的警察用塑料袋捂武丽君的头,进行窒息性折磨,反复追查资料来源和接触的人。刑讯逼口供致使武丽君昏死过去。当她再度醒来,恶警们还叫嚣着追问,武丽君斩钉截铁告诉他们:打死都不会说的。

酷刑演示:背铐
酷刑演示:背铐

第二天,武丽君被关入看守所,当时看守所关满法轮功学员,一个二、三十米的房间,一铺大炕拥挤着七十多人,限制用水,厕所就在头顶,臭气熏天。白天码坐,晚上蜷着腿象码鸡翅似的立着睡。卫生极差,虱子爬的到处都是。阴暗肮脏的环境使这里流行疥疮,身上长一种脓包,钻心的痒痛,一向干净整洁的武丽君也无法幸免。

武丽君后被邪党法院非法判刑九年,被劫持到黑龙江女子监狱。

九年囹圄折磨 亲人难相认

一到黑龙江女监,狱警就将武丽君关进小号。小号是只有几米的小黑屋,阴森森的见不到一丝阳光,在哈尔滨零下几十度的严冬酷寒天气,小号有时被拆去暖气,每天两顿凉玉米面稀粥,有的还被扒去棉衣坐铁椅子,或手脚锁在地上铁环上。这里关的大部份是法轮功学员,主要是因为不肯“转化”遭受着残酷的折磨。小号内经常传出高音喇叭声。这噪音的背后在掩盖着罪恶,那是警察或包夹正在犯罪。

中共酷刑示意图:锁地环
中共酷刑示意图:锁地环

故事中魔鬼用人间的好处换取人的灵魂,现实中,中共恶党就真把一些人变成了迫害好人的罪犯和恶鬼。 恶党把法轮功“转化率”跟警察的奖金、表彰、提职,跟犯人的得分、减刑一旦挂钩,迫害的残酷举世震惊。黑龙江省女监和所有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监狱、劳教所一样,有一整套迫害套路,和诸多正常人无法想象的经济、肉体、精神迫害“招数”,目的只有一个: 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一入监,先“集训”,搜身、剪发、穿囚服、背监规,训话,让无罪之人精神屈从罪犯的身份,然后,先来“文的”: 强迫看或读诬蔑法轮功的录像,广播,书面材料,灌输洗脑理论,如果还不“转化”,那“武的”就上场了,各种罚站、罚跑、罚坐,警棍、电棍,吊铐、背铐、关小号、锁铁椅子、锁地环,打耳光、拳打脚踢、头撞墙,胶带封口鼻,夏天曝晒,冬天冷冻,他们甚至把当年日寇毒害中国人的研究成果用在自己同胞身上,饭里下毒,打致病毒药……人世间的任何一种东西都会被利用来作为折磨修炼者的刑罚,天气、亲情、水、睡觉、吃饭……到各大队后法轮功属于“严管”,有专门犯人“包夹”法轮功学员,控制她们的自由,监视并记录他们的一举一动。一轮又一轮的“转化”攻坚,一轮又一轮的残害。黑龙江女子监狱迫害致死数十名法轮功学员,致残多人。

九年之后,武丽君出狱时,两鬓染雪,亲姐姐都不敢认她了。

第三次被绑架

中共经常诬蔑法轮功学员不管家庭,事实又是怎么样的?武丽君出狱回家后,就开始伺候年迈的父母,当时父亲已经卧床,武丽君精心照料一年半,送走了老人。又照顾继母半年。虽然丈夫已另有家庭,可武丽君仍然探望、照料已经八十多岁的婆母,象当年一样亲热的喊妈,老人病重,经常不睡多少觉,武丽君床前身边随叫随到,儿子叹服说:不管我奶奶怎么折腾,只有我妈能做到毫无怨言。

武丽君的儿子已由当年的少年长成了英俊的小伙子,非常懂事、孝顺,妈妈在狱中,他自己在海外上学、打工,比同龄人多吃了许多苦。武丽君遗憾多年没有给儿子母爱,儿子要结婚成家,自己也拿不出任何贵重和值钱的东西。儿子却和她想的不一样,妈妈回来了,不想妈妈给自己这个那个,只是希望妈妈平安,“别出事”。孩子真是怕了。可就在儿子去海南拍婚纱照之时,还真“出事”了。

二零一三年初,黑龙江省政法委、“610”,利用手机短信、出租车字幕向市民宣传诬蔑法轮功言论,鼓励市民举报法轮功。十几年来,法轮功学员用自己的言行使大部份世人明白了法轮功学员是好人,知道天安门自焚是假的,也耳闻目睹了一些中共迫害内幕,早已不相信中共的媒体宣传,大部份警察不再参与迫害,甚至保护大法弟子,世人对大法弟子竖起大拇指,在黑龙江省秦月明被佳木斯监狱迫害致死后,三天就有超过一万素不相识的人签名支持家属讨还公道。当然,也还有相信中共谣言的个别人,把法轮功学员当成“阶级敌人”,武丽君就恰恰遇到了一个。

四月十八日,武丽君在呼兰区利民开发区赠送世人神韵光盘,被一人恶意举报,她再次被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哈尔滨第二看守所,安的罪名是涉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五月十四日,武丽君被哈尔滨呼兰区检察院批捕。八月十五日,武丽君又被押走了。此时距她的儿子的婚礼还有十八天。

十四年前,武丽君依法上访第一次被绑架,十四年后,武丽君第三次被绑架,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一直在继续。

一个叫人向善、使人身体健康,受到不同文化、国家欢迎的法轮功,在唯恐人民觉醒的中共眼里为什么变了样?一个艺术演出竟能使法律不能实施,这牵强附会的借口,多象想吃羊的狼先生。到底谁在破坏法律实施?把本该维持社会公正的警察、检察官、法官沦为某个政治组织的奴仆?把无辜善良的民众当成肆意迫害的对象?中共迫害的绝不仅仅是法轮功学员,从历史上地主、资本家、知识分子、爱国学生,到今天的上访群众、少数民族、维权律师、良心学者,乃至为它卖命的诸多党徒,它迫害的是整个中国民众,它才是中国人真正的敌人。

祝愿武丽君早日归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