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监狱——真正的“人间地狱”(一)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二日】

序言
第一部份 惨绝人寰的肉体迫害
第二部份 扭曲人性的精神摧残
第三部份 厚颜无耻的经济盘剥
结束语:吉林监狱——真正的“人间地狱”

序言

监狱,本应该是监管触犯法律、给社会造成损害的犯罪人员之所。然而吉林省第二监狱(简称吉林监狱)却先后秘密非法关押、迫害了一百多位因修炼法轮大法而身心健康、道德高尚的好人。

他们都是秉承着“真、善、忍”道德标准做好人的人,其中有专家、教授、医护人员、大学生、商人、政府官员、军人,也有很多质朴、纯厚的农民。他们因淡泊名利、不争不斗、处处事事为他人着想而广受民众赞誉。从迫害开始至今,据不完全统计,已知十四年来,这里已有刘成军、魏修山、张建华、梁振兴等二十名法轮功学员被酷刑迫害致死;另有几十人被迫害致伤、致残、精神失常;目前仍有五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这个魔窟中遭受着凌辱与迫害。

在长达十多年之久的迫害中,吉林监狱实际上已蜕变成了中共残酷迫害修炼者、虐杀好人的魔窟。正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元凶叫嚣的:“在吉林监狱,让你活六天,你不到五天就完了。”恶警王元春、李永生扬言:“不怕你死,你死,监狱也就搭一个塑料袋,打个正常死亡报告”。

下面就让我们看看发生在这个“人间地狱”——吉林监狱里的一幕幕真实的、骇人听闻的血案。

第一部份 惨绝人寰的肉体迫害

吉林监狱外景是鲜花锦簇,树木成荫,楼台亭阁,人们哪里知道这里是中共政权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间地狱”。

吉林监狱恶警们惯用的伎俩是利用减刑、加分为诱饵,唆使犯人凶残毒打法轮功学员。他们使用卑鄙的流氓手段妄图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 的信仰,施以种种酷刑进行精神和肉体摧残,有时恶警们也亲自动手。六监区监区长魏向辉明确指使犯人说:“对法轮功人员决不能手软”;犯人们打死打残都不用负法律责任还能减期。

一、被迫害致死

据不完全统计迄今为止在吉林监狱被酷刑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有二十人,下面我们分两个方面讲述一些案例。

(一)在非法关押期间被酷刑致死的部份案例

1.刘成军遭反复毒打、抻床、老虎凳、皮带抽、野蛮灌食等酷刑,被折磨致死。

法轮功学员刘成军

刘成军,男,三十二岁,农安县人。在国营企业上班,后考入长春市粮食职工中专,学习财会专业。九五年秋刘成军开始学炼法轮功。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吉林省法轮功学员为了揭露江氏集团制造的“天安门自焚”等弥天大谎、救度世人,在长春市、松原市两地有线电视网络的八个频道成功的插播了《法轮大法洪传世界》、《是自焚还是骗局》等电视片,播放时间长达四、五十分钟,使很多民众知道了法轮功被诬陷和迫害的真相,在中国大陆及海外引起巨大震动。

独裁者江泽民对此极度恐慌,歇斯底里地下达“杀无赦”密令。随后吉林恶警绑架了五千多名法轮功学员。在大抓捕中,至少七人被打死,十五人被非法重判二十年徒刑。

刘成军是真相插播的主要参与者,恶人疯狂追捕他。由公安部督办、吉林省公安厅厅长指挥,长春市公安局、松原市公安局等联合组成一群恶警,于三月二十三日晚,动用二十余辆警车包围了前郭县深井子乡七棵树村山后屯,其中七辆包围了刘成军藏身的姨父柳长发家。恶警将刘成军藏身的窝棚包围,纵火点燃,刘成军的手被烧伤,不得不从窝棚后面跑出。在众目睽睽之下,恶警用碗口粗的大棒对他暴打,当时恶警大叫:“开枪,朝头上打,打死了不要紧!”一个叫李伯武的松原恶警拔枪朝刘成军的腿上连开两枪将他腿打残。刘成军被绑架回长春后,遭受老虎凳等多种酷刑折磨,腹膜被撕裂,导致小肠疝气,并曾被绑在固定床上五十多天。二零零二年十月份,刘成军被非法重判十九年,被劫持到吉林监狱一大队。

当时的监狱长李强,副监狱长刘长江,当天在他们的授意下,六名重刑犯(李刚、郭树铁、贾玉彪、刘X海等人)对刘成军进行了残酷的迫害。

这些罪犯将刘成军拖到水房,用很厚的床板猛击刘成军,他的臀部被打得肿得很高很高,血渗透了短裤,连短裤都脱不下来了,木板被打折了几根。罪犯贾玉彪还用刘成军的腰带抽打他的脸、眼睛,把腰带上的一个大纽扣都打碎了,当时刘成军眼睛充血。

打完后,让刘成军坐在用来压行李的方木板的木把上。木把是很窄(大约三、四公分宽)的小木条,肿得很高很高的臀部坐在这么窄的木条上,滋味可想而知。当时目击者(刑事犯)佩服的说,“刘成军真是一条硬汉,被打时一声不吭。”

在吉林监狱里,因为坚持信仰、不放弃修炼,刘成军遭受了血腥的酷刑折磨。每天一大早,约四、五点钟,别人还没起床,就叫刘成军起来坐板,六个犯人把他拉到铺下,按着他,把木板立起来狠命的打他后背、腰眼、臀部。后面的肉都被打开了,嘴里还骂着:“你怎么不叫,你××的装有刚。”刘成军浑身冒汗,疼得死去活来。他们打累了,找了一块木板,把板子立了起来,强迫刘成军坐在上面,他们从后面踢他的后腰,刘成军臀部血肉模糊,鲜血把内衣内裤都浸透了。血和衣服粘在了一起。如此折磨,目的是迫使刘成军写与法轮功决裂的所谓“四书”。

为了闯出牢狱的非法关押,抵制黑牢里的野蛮迫害,二零零三年十月下旬,刘成军和吉林监狱内被关押的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一起绝食抗议,几个恶鬼一样的家伙一人举起一块木板就打,把木板都打折了(是床木板都是三至五公分厚,落叶松木板非常硬),把刘成军打得几天起不了床。

刘成军在小号内继续绝食反迫害,后被拉到狱内医院里强行灌食,其间五大队狱警张建华央求刘成军说:刘成军,你不绝食了,就送你回监室。

绝食十天,滴水未进,刘成军已被迫害得脱相,吐字说话已经很困难,生命随时处于危险之中,医院下了病危通知。然而警方蓄意阻隔亲人相见,家属接到刘成军病危入院的消息赶到吉林市中心医院时,发现刘成军已奄奄一息,浑身伤痕累累,精神恍惚。但刘成军仍被“六一零办公室”强行转往吉林省公安医院、医大一院、医大三院。公安医院医生确诊刘成军为尿毒症,也下了病危通知。吉林监狱被迫于十一月四日为刘成军办理了保外就医的手续,但吉林监狱和农安县六一零办公室互相推诿、草菅人命,拖延不予救治。

其父母到三院时,刘成军已高烧三十九度多,腋下、头下都枕着冰块,整个后背全是紫色瘀血,完全处于昏迷状态,瞳孔放大,由氧气维持生命。随后其他亲属到医大一院后,楼上楼下找人也没找到。当其余亲属赶到三院时,刘成军已停止了呼吸。时间是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凌晨四点。经受了一年九个月残酷的牢狱折磨后,刘成军这位硬汉子在长春吉林大学中日联谊医院离开了人世。他嘴张着,仿佛想说什么,眼睛也没闭上。

当天,吉林监狱纠集大批警察,不顾家属反对,未经尸检,于中午十一点强行将遗体火化。有目击者发现刘成军的鼻孔、耳朵、大腿等处有血液流出。

刘成军在遭受严酷迫害中依然总是想着别人,他开始绝食时,就将自己狱内超市的购物卡给了其他法轮功学员,嘱咐将卡上的所有现金约几百元钱都买营养品,分给那些被押小号和需要补充营养的法轮功学员们。

在已绝食多日后的一天,他看到一位法轮功学员的衣服破了,他拿起针为同修一边缝补,一边为大家唱了一首歌曲《祝福》。这首歌是在看守所里被关押人员编的词曲教他的。他的歌声很动听,很感人,表达出了他鼓励同修走好证实法之路的心情,当时周围的几位法轮功学员听着都流泪了。

他用自己的生命写下了“法轮大法好”这五个伟大的字。

吉林“3·05”电视插播真相的创举震惊了海内外,许多正义人士对此给予了高度评价。中国法轮功学员为了让更多的世人明白法轮功在国内被江氏集团栽赃陷害、血腥迫害的事实真相,冒着危险一次又一次地站了出来,甚至在江氏一伙的恐怖迫害下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中新网二零零二年四月一日的图片显示,备受摧残的刘成军显然已无力保持自然坐姿。此照片为一贯粉饰江氏集团暴行的中新网所公开发表,不难想象刘成军被摧残的实际情况一定更加严重。

2.张健华,大年三十被毒打,又被上“固定床”折磨,大年初一惨死多时无人发现。

二零零三年末农历腊月二十九日,在吉林监狱内,榆树市法轮功学员张健华因拒绝体罚式的“入监班学习”而绝食,被送入严管,固定在床上“抻着”,身体悬空。这种“抻”刑极其痛苦,心碎肝裂般的疼痛。恶警又对其灌食,进行迫害。

大年三十,由于他抵制恶人的无理要求,恶警指使犯人用被子蒙上毒打,后又被押到“严管队”迫害,不长时间胸部、腹部都肿胀起来,恶警视若无睹,又把他放在“固定床”上折磨。被施以酷刑后,身体极度虚弱的他又被犯人郭育民、丁绍松等抓其衣襟在铺板上颠,以他的痛苦呻吟取乐,奄奄一息后,几个犯人才将他用棉被兜着送往狱内医院,但是无人照看。第二天(二零零四年大年初一)下午三点,值班犯人才想起去看他,张健华早已去世多时,身体僵硬。吉林监狱从上到下编造谎言,掩盖迫害的事实真相,欺蒙家属和不知情的刑事犯人。事后狱方并未追究任何人责任,不了了之。吉林监狱的凶恶、残暴、草菅人命,由此可见一斑。

3.六十四岁的老人张玉科曾被吉林监狱关小号,戴背铐、死刑犯脚镣,被犯人日夜轮流骑在脖子上十多天,去世前大量吐血。


法轮功学员张玉科

张玉科是公主岭怀德镇拉拉屯村的法轮功学员,原中国水利水电第一工程局(简称中水一局)财务处副处长、总会计师,担任过国家级重大工程项目的财务部长。修炼法轮大法使得张一家三口身心获益:刚刚大学毕业的儿子小伟,突然患上了脊椎炎,随后下肢肌肉出现萎缩,双侧股骨头坏死,瘫痪在床;本来多病的妻子于凤云在打击下精神异常。一家陷入了绝望。一九九六年八月,一家三口开始学炼法轮功,妻子精神正常了,其它病症也消失了;接着奇迹又在儿子小伟身上发生了,萎缩的肌肉长出来了,从扶着起来,掺着慢走,到自己能走。法轮功使这一家恢复了生机。

然而恶党江氏集团发动对法轮功迫害以来,张玉科一家人均遭迫害。

张玉科在吉林监狱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崇高信仰,曾被狱警关小号,加戴背铐脚铐五十三天,睡觉都不解开。还曾遭受残酷的抻床、灌食、打骂等迫害;恶警还给他戴上死刑犯的重镣,锁在铁栏杆上二十多天;更加骇人听闻的是,对于这样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让犯人日夜轮流骑在脖子上十多天;曾将张玉科打致休克,送医抢救时,恶警还把张玉科的四肢固定在床上,日夜值班看守。还曾被多次灌食导致出血,留下了后遗症。

二零一零年六月,监狱有文件规定,六十岁以上的在押人员刑期过三分之二的可办假释。张玉科既不是刑事犯又无触犯法律,监狱却因其不写“四书”拒绝放人。六十四岁的老人绝食、绝水,要求无条件释放,第六天被狱警关小号强行灌食加戴背铐脚铐六天。

一个月后,也就是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五日上午,老人突然抽搐,晕倒在床,抬到医院已不治,于当日被迫害致死。临去世时还大量吐血。

4.曹洪彦曾被吉林监狱迫害致双腿浮肿,脸部肌肉痉挛、抽搐不止。被迫害致死。

曹洪彦,四十六岁,职业:摄影,家住吉林市昌邑区河湾子镇二委一组。自邪党迫害法轮功后,曹洪彦和家人因上访为大法说公道话多次遭到恶警、恶徒的绑架、洗脑迫害,家里留下未成年的孩子。

二零零二年,曹洪彦下班时被长春市杨家崴子派出所恶警绑架,非法判刑八年,关押在吉林监狱。在吉林监狱,曹洪彦曾绝食抗议迫害,被恶警关小号、上抻床等酷刑迫害。二零零四年十月左右,曹洪彦曾被吉林监狱警察送到吉林铁路中心医院抢救,那次当家人赶到医院时,看见曹洪彦双腿浮肿,脸部肌肉痉挛、抽搐不止。在这种情况下,监狱依然不同意保外就医。稍有好转又押回监狱继续迫害。

二零零七年十月八日曹洪彦又在吉林监狱被迫害得不省人事后,被送到吉林铁路医院。当家人赶到医院时,看到曹洪彦正在被输氧、输液,曹洪彦的身体一动不动,左眼闭着,右眼半睁,眼皮一动不动,嘴张着,十月九日早五点五十分,曹洪彦去世。家人在给曹洪彦换衣服时,曹洪彦嘴角部位流出血,擦完还出,腿根部位有一大块紫黑瘀痕,右胸部位有一个一角硬币大小圆印。曹洪彦的家属追问死因,警察说是脑出血,家属问医生,医生则说:我们可没说是脑出血,也没有做脑部检查。十月九日,曹洪彦的遗体被匆匆火化。

5.王启波曾被吉林监狱犯人用扁担抽打,长期坐板,上抻床等酷刑折磨。被迫害致死。


法轮功学员王启波

王启波,四十七岁,吉林省农安县杨树林乡信用社信贷员,妻子孙士英是小学教师。二人原本家庭矛盾突出,经常吵架。孙士英患胃溃疡、十二指肠溃疡等疾病,久治无效。修炼后,他们时时以“真、善、忍”为准则,使家庭日益和睦,病症不治自愈,整个家庭沐浴在一片祥和、温馨的气氛之中。

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三日,杨树林派出所新所长王平领着前郭县公安局吴局长和两个持枪的恶警到王家将王启波强行带到前郭县拘留所非法关押迫害,年底,将王秘密非法判刑七年,送往吉林监狱。

因为王启波不放弃修炼,在吉林监狱受尽了凌辱,遭受各种折磨。每天二十四小时有人看守,坐板十四小时左右,强迫“转化”。犯人把床铺板抽出来,叫王启波的臀部卡在两边的铺板,两腿伸直,再往上压重物、木板等,有时把木板立起来坐,坐不住就遭拳打脚踢。恶警指使蛟河的犯人雁(音)某某用扁担抽打王启波的胳膊和腰部,还被送入教育科严管队迫害两个多月,在严管期间,王启波遭受了坐板、抻床、拳脚相加等多种酷刑迫害。

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八凌晨,家属突然接到监狱六监区队长刘振玉打来的电话,说王启波突发脑病,在吉林市第二中心医院急救。家属五点多钟赶到时,见王启波瞳孔放大,口腔、牙齿、鼻孔都有血,内衣有血点,舌头短硬,已奄奄一息了。二十八日上午九点五十左右王启波死亡,年仅四十七岁。二十九日,吉林监狱将王启波的遗体强行火化。

6.魏修山被关进吉林监狱不久就被迫害致死。

魏修山,三十岁左右,吉林桦甸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3.05”长春有线电视插播法轮功真相后,邪恶十分恐惧,在“宁可错抓一千不得使一人漏网”的疯狂大抓捕中,法轮功学员魏修山被绑架,被非法判刑后劫持到吉林监狱七监区迫害。

魏修山在吉林监狱七监区遭受了和刘成军、梁振兴、雷明、孙长军等法轮功学员同样的迫害,被严酷迫害致病危。

7.法轮功学员杨光,在被迫害瘫痪后,被吉林监狱关在冬冷夏热、终年不见阳光的“裸体区”,受尽凌辱与折磨,终致死亡。


法轮功学员杨光

杨光,男,生于一九五六年七月十八日,长春法轮功学员。吉林省公路设计院总工程师,曾任吉林省交通科学研究所所长。修炼法轮功前,患严重的失眠症,为摆脱失眠的折磨,杨光用尽了各种治疗方法,可是,连美国最先进的药物也不起作用。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发生前不久杨光喜得大法,身心很快获得健康。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长春法轮功学员成功插播长春有线电视网,向人们播放了法轮大法真相视频。邪恶疯狂抓捕,杨光在长春就被打折右腿,后导致股骨头坏死,被非法判十五年重刑,于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八日,被劫持到吉林监狱,入狱时杨光已经瘫痪,生活不能自理,当时是被恶警们抬进吉林监狱的。

杨光被关押在吉林监狱老残监区的“裸体区”,下身常年被禁止穿裤子,赤身裸体。由于下身瘫痪,为了大小便方便,犯人给他“特制”了一个类似残疾人用的轮椅一样的简易小车。每当杨光大小便时,犯人就推着这个特制小车,把他送到厕所里自己方便,就没人管了。因车的四周围都是木板,杨光的手根本够不着臀部,所以每次大便后,也不能擦。杨光和监狱的精神病犯人、被打残的刑事犯人、生活失去自理能力的犯人,被关在冬冷夏热、终年不见阳光的“裸体区”内,睡觉的地方不足六十厘米,伙食极差。洗澡时,被扔到水房,用水管子猛冲全身,用带钉子的拖布擦身,还美其名曰“美容洗澡”。

对于杨光这样的残疾人,狱警还常常对他使尽各种酷刑折磨手段,妄图逼迫他放弃信仰。没能得逞后,吉林省“六一零”又恶毒的胁迫杨光的妻子张静媛与其离婚。杨光坦然面对,他说:“我的选择没有错,我的心永远给大法。”后来,虽已离婚,张静媛还经常来探视杨光。见此计不成,恶人们又生一毒计。当时的吉林监狱教育科科长谭富华,带领一班人马拿着摄像机,来到杨光母亲家,诱骗年近九十的杨母和其他家人,给他们录像,让家人在镜头前劝杨光“转化”。看到多年未见的老母,孝子杨光心如刀割。但中共邪党人员这些骗人的伎俩仍未改变一个大法修炼者对真理的坚定追求。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杨光身体状况恶化,家人要求保外就医,吉林监狱不放人,将他转到长春铁北监狱。在长春铁北监狱中心医院后面的简易房里,杨光没有得到治疗,他骨瘦如柴,全身已近瘫痪。不法人员还强迫家属每月交纳一千一百多元的高昂“床费”,这对于没有任何经济来源的家庭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二零零五年六月,杨光被转回吉林监狱,恶警一直将他视为重点迫害的目标,在他身体状况极度恶化的情况下,继续加重迫害他,欲置杨光于死地。杨光在妄图“转化”他的人面前,用尽全身力气大声喊“我信仰真、善、忍没有错!”八月八日左右,吉林监狱在杨光被迫害得奄奄一息的情况下,把他送到吉林监狱内部指定医院,不许家人见面。

二零零六年,杨光已全身瘫痪,患结核性胸膜炎,全身器官衰竭,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但吉林监狱仍不肯放人。

二零零八年八月,杨光再度生命垂危,骨瘦如柴的身体突然出现全身浮肿,不能进食。吉林监狱不但不放人,反而将杨光转到吉林铁路医院继续迫害。在受尽了常人无法承受与想象的多年残酷的肉体迫害及精神凌辱之后,杨光于八月二十五日被迫害离世,年仅五十六岁。中共恶党人员为了掩盖其犯罪事实,在没有家人同意的情况下,强行将杨光的遗体火化。

8.法轮功学员崔维东被迫害致死。

崔维东,吉林省集安市人,五十岁。二零零三年九月,崔维东在吉林监狱因为写“严正声明”,声明自己在被迫害下违心写的保证作废,即被送到所谓的“严管队”,迫害近四个月时,看他身体不行了才把他送到监狱医院抢救,诊断为“结核性脑膜炎”和“胸膜炎腹水”等疾病,监狱让他办“保外就医”,但却要求他写“保证书”,遭到崔伟东拒绝。直到二零零四年八月才从监狱医院回到监区,不到一个月病情恶化,于二零零四年九月十日去世。

9.法轮功学员徐佰仪被吉林监狱关押时迫害致死,五十五岁,详情待查。

10. 张景重被关押在吉林监狱一年半后离世

张景重,男,五十三岁,吉林松原乾安县千字井法轮功学员。因不放弃修炼于二零零九年被警察抓捕,非法判刑十年,二零零九年六月十六日送往吉林监狱十一区关押,二零一一年一月十六日在长春警察医院离世,具体情况不详。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