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救了我女儿、救了我一家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二日】去年一天女儿突然和我说:“妈妈我好像得了暴食症。”我问她什么叫暴食症,她说就是一下能吃很多东西,比如一个女孩一天要吃三十几斤的食物,而且吃完就得吐,吐完再吃,就这样反反复复,但是吐起来是相当费劲的,因为嗓子已经被抠的不敏感了,需要喝很多的水(六~八瓶矿泉水)每次喝完浑身直打寒战,然后用手催吐还需要一个小时才能吐干净。有时实在吐不出来,也要把食道抠破吐几口血才安心。

女儿的脸蜡黄,头发干枯开叉,象被火燎过一样(虽然头发很短),一米六十八的身高,体重只有八十几斤,还嫌自己胖。其实得了这种病就是心理变态,这还不算,最后自残,晚上十二点以后用铅笔扎、划、咬胳膊,打自己嘴巴子,而且几乎整夜失眠。女儿明白时问我:“妈妈我能不能得精神病啊?”

刚开始我没太担心,信心还挺足的说:“其实就是背后有一个灵体,是那个东西在起作用。没事,只要你信师信法,多看书,自然就清除了”。就这样陪女儿看书学法发正念,好了很多。

可是有一天看到女儿在看常人的杂志,而且从那天起就不看大法书了,劝也不听,还说一些不敬的话,我明白是那书背后的因素在干扰,就发正念铲除,但当时我的头很疼,干扰很大,最后把那些常人书都销毁了,可是从此由于女儿不看书,病情加重了,被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的,变得脾气也很暴躁。

我丈夫看到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变成这样,心情一下子跌落谷底,对我说女儿是他的心头肉,孩子如今这样,他都不想活了,体重一下子掉了十多斤。有一天,我想上网查一查,看看这个病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查还好,一查彻底崩溃了,说得了这种病的人低自尊,今天说不吃了,到了明天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就这样在自责内疚中彻底失去信心,有一部份人走了极端,自杀了。不想这么没有尊严的活着,折磨自己与家人。我看完当时就哭了,完全忘了自己是一个修炼人。丈夫一看我这样,就彻底没了章程,变得焦躁起来,埋怨女儿减肥导致今天这样,女儿也觉得很委屈,父女吵成一团,我根本控制不了那个局面,女儿大声哭喊:“你不用逼我了,我也活不了几天了”,说着一头向墙撞去。我急得大喊:“师父啊,救救我们吧。”丈夫听了后生气的一转头走了,可是没走几步又回来了,而且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把女儿抱在怀里说:“你打爸两下出出气,爸不该那样说你。”女儿渐渐恢复了平静,从此丈夫在女儿面前都小心翼翼,生怕惹女儿不高兴,从此也没了欢笑,每个人脸上笼上一层阴云。

慈悲的师父并没有忘记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去年四月十九日,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和女儿去外地一同修家,说明了情况,同修们无私的帮助,从法理上切磋,发正念,女儿开始根本没有信心,认为是心理疾病不好治,同修说:“大法直指人心,就是去心中不好的东西。”

同修慈悲的话语打开了女儿的心结,从此女儿有了笑脸,女儿一日三餐一切恢复正常,七月份大学毕业,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英语翻译)。

通过这件事,我认识到修炼是严肃的,任何一颗心都不能留存,也使我看到了与同修的差距,到关键时刻正念不足,认为女儿被控制不能配合等,向外求向外看,不知修自身、向内找提高。

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救了我的女儿,救了我们一家,同时也提醒像我一样的同修,千万不能糊涂,旧势力想利用女儿达到一箭双雕毁了我们,要是没有慈悲伟大的师父,没有大法,我的家会是什么样,女儿会是什么样,真不敢想象。

我会努力做好,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修好自己多救世人,以报师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