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劳教所里反迫害、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日】我由于忽视学法,人心多,招致邪恶的迫害,二零一一年八月被中共恶徒绑架,先被非法关在看守所一个月,后被非法劳教一年。

在看守所期间,我不穿号衣,不背监规,坚持炼功,同时绝食反迫害。有一次,我正在打坐,看守所所长过来大声喊叫,不许我炼功,我没理他,继续打坐,他窜到我跟前,看看我,转身气哼哼的走了。还有一次,我正在炼动功,一狱警冲过来大叫,不让炼功,我还是没理他,照样炼功,恶警看了看我,也气哼哼的走了。从此,看守所的警察再也没阻止我炼功。

师尊时时看护着不争气的弟子!有一天早晨,我在看守所里炼功,师父给我灌顶,从头灌到脚,我当时就泪流满面,心里充满了对师父的感恩。

在看守所的一个月里,我一直在绝食反迫害,共绝食二十八天,恶警几次要给我灌食,都被我制止。师父给我演化出了心脏病状态,可弟子不悟,不知是师父演化的状态,当警察问我是否能走时,我一下从床上蹦下来,证明自己身体好,结果恶警没有放我走。但是看到我的情况,犯人都非常佩服大法弟子,当时,有一个犯人和我掰手腕,膀大腰圆的小伙子,竟掰不过我这个绝食二十多天的五十多岁的人!大法的威力与超常震惊了看守所里所有犯人,有十二名犯人做了三退,我为这些生命选择了美好未来而欣慰!

后来我被非法劳教一年,被劫持到本地劳教所。该劳教所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臭名昭著,已经迫害致死好几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那里的大法弟子,常常遭到狱警和犯人的电击和殴打,大法弟子被打昏、打伤的事时有发生,大法弟子还被强迫做奴工。我想师尊讲过:“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1]我坚持不做奴工,这一点决不能妥协。狱警看管不了我,就怂恿牢头迫害我。该牢头经常打大法弟子,很邪恶。

一次牢头分派我干活,我就是没动,牢头冲到我面前大叫:“你怎么不干活?”我说:“大法弟子没犯罪,不是犯人,就是不应该干活!”牢头冲上来就要打我,我严厉的对他大声说:“你干什么?你想打我?你打试试?”在我威严的目光下,牢头乖乖的回身走了。从此再也没人叫我干活。

可其他大法弟子还是得干奴工活。我就和同修切磋,我们不能被奴役,大法弟子都是最好的人,不能被强迫干活。牢头看谁不干活就打谁。一次,有个同修因不干活又遭牢头殴打,我立即上前正念制止,警告牢头不要迫害大法弟子。我找到狱警控告殴打大法弟子的犯人,必须给大法弟子赔礼道歉。当晚,牢头就给被打的大法弟子道了歉。从此以后,直到我离开劳教所之前,再也没有发生殴打大法弟子事件。大法弟子也不参加奴工劳动了。

为了能让我在劳教所里学到法,外面的同修想尽了方法,给我送進来了电子书,这个电子书珍贵无比!我常常在半夜里给劳教所里的同修抄写师父的经文,为了保护这本电子书,明白真相的犯人每次在狱警搜查时,都帮我藏好电子书,从而保证了劳教所里的这几位大法弟子有师父的经文看。在劳教所里大法弟子形成了一个整体,每天学法炼功、发正念,不参加奴工劳役。

在劳教所里,常有同修被狱警、邪悟者叫去洗脑,为此我很着急。有一次,狱警将我带到楼下,我一看有几个邪悟者正在等我,邪悟者刚开口说话,我就叫他们闭嘴,一直到最后,邪悟者也没讲出一句话,我就是不给他们机会,最后狱警和邪悟者只好作罢。师父说:“大家都更清楚了,我们学的是正法,我们修炼的真、善、忍没有错,而且越来越看清了恶人在这场迫害中所使用的一切办法都是造谣、诬陷,集邪恶之大全,没有一样是真的,都是手段。” [2]

大法弟子的责任就是救度众生,师父说:“我告诉大家,除了你个人的修炼之外,当前最大的事情就是讲清真相,因为它在直接的普度着众生,它直接的在挽救着未来的人,同时它体现出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伟大──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你们还在救度着众生。” [3]

我在劳教所里共转了四个大队,无论在哪里我都慈悲善待犯人,关心他们,还救了两条人命(自杀的犯人)。救度有缘人,三件事做的挺顺利。而且,每个人都是自愿用真名退出的,同时我让每个人记住九字吉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每个人都点头说记住了,每人都亲口说出这几个字,我觉得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无论走到哪里,都应该把大法的美好带到哪里,都给众生带去光明与希望!在劳教所的一年里,我给劳教所里的一百多人都做了三退。

我知道和同修相比,我还差的很远,但我有决心抓住这万古机缘,随师回家,走好最后这段路,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层次有限,有不足之处敬请指正!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2]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3]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