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 我走回来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日】这万年不遇的宇宙大法,我耽误了十五年的时间才走回来,我深深悔恨自己为什么深陷于红尘之中无法自拔,为什么一次又一次的错失机缘。当我慢慢从尘世梦幻中醒悟过来,渐渐看透人世间的名利情仇时,那个从我内心深处发出的“我要修炼”的坚定一念便再也不可能动摇了。每当提及师父,泪水都会模糊我的双眼,我知道师父为弟子操碎了心,我知道师父比我们自己更珍惜我们啊。

一、法缘一线牵

一九九六年十月,舅舅给我们送来宝书《转法轮》。那时,我上小学五年级,我看过一遍之后就觉得书上写的都是真的,师父讲的我都相信。爸爸看过一遍之后就再也没有放下过,坚定的走上了修炼之路。

在得法的初期,爸爸经常带着我参加集体学法炼功。但渐渐的,随着我小学升初中,初中升高中,我每天忙碌在学业和考试之中,法越学越少,最后彻底不学了。高中毕业,我远离父母到异地上大学,迷在这个大染缸中不可自拔。当穿着奇装异服、染着一头黄发、涂着浓妆艳抹的我回到家后,爸爸便借各种机会启迪我的正念,并时不时的给我放大法的真相光盘,当我看到影碟中字幕上的一段话:“在临别前他们互相叮咛,当正法开始大法洪传,如有谁还迷在人中,一定要叫醒他,告诉他回家的路。”(《永恒的故事》)我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我主动向爸爸请来大法书看了起来。可是好景不长,我回到学校后又继续堕落下去。毕业后我考取了另一所学校的研究生,正当我憧憬着未来的美好,享受着所谓的幸福时,我却不知道此时我的人生出现了转折。

我大学毕业回到家后,才得知父亲在我毕业答辩期间被恶警绑架判了三年牢狱,我们家也被洗劫一空,妈妈怕影响我学业,迟迟没有告诉我真相。这突如其来的打击使我一蹶不振,之后我发现只有学法才能让我忘了痛苦,便抱着有求之心把师父的各地讲法都看了一遍,早上起来偶尔炼炼动功,晚上等室友都睡了有时再炼半小时静功。

三年后,我毕业了,爸爸也回到了家。我和常人谈起了恋爱,每天吃喝玩乐又不学法了。当男孩的父母得知我爸爸被迫害的情况后,他们坚决反对他儿子跟我继续交往,我们坚持了一年也没能改变他父母的想法,最后他提出了分手。

我哭着埋怨爸爸给我的生活造成了负担,影响了我的前程。爸爸却义正词严的说他修炼法轮功没有错,错的是共产党,是共产党让众多的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听了爸爸的话,我开始冷静的思考:到底是谁错了,人生的意义是什么,为什么要修炼。

我发现原来人是那么的渺小,人追求的所谓幸福原来是那么的不堪一击,人所得到的物质利益原来是那么的短暂易失,而人那无休止而不满足的欲望却又总是给人带来痛苦。

当我渐渐看破红尘中的是是非非,对俗世间的万事万物没了留恋,我动了想从常人这个层次中跳出去的念头。

这一次我深深的知道,那个从我心底深处发出的“我要修炼”的坚定正念再也不可能动摇了。谢谢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又给了我一次走回来的机会。

二、师父不愿丢下我

同修阿姨偶然间得知我失恋了,便说要介绍一个大法弟子给我认识。去年十月的一天晚上,她通知我和那个男孩去参加一个小型法会。当晚去了很多同修,同修们坚如磐石的正念、慈悲祥和的心态、勇猛精進的修炼状态深深的触动了我,我几度被感动的落泪。最后我在法会上也发了言,谈了我走回来的整个过程。

当天晚上回到家已经是半夜十二点多了,我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脸上流露出发自内心的微笑,我感受到一种暖洋洋的归属感,从来没有过的那么一种幸福感,因为我知道,我得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东西。

那次法会并没有使我和那个男孩走到一起,但却成了我走回来的转折点。法会过后没几天,同修阿姨又给我介绍了一个大法弟子,让我在他们周末集体学法时去认识一下,所以一开始我便抱着这个想法走進了学法小组。

这个学法小组是由年轻的大法弟子组成的,我第一次参加便有一种回到家的感觉,每一个同修都象是我久违的亲人,我很快溶入到小组中。学法小组给我的帮助之大是我在未参加之前始料不及的,同修们比学比修,互帮互助,我能感受到自己象坐着火箭一样快速的突破着层次。就在不知不觉中,我发现自己修去了色欲心,没有了当初寻求男女之情的想法了。从那以后,我知道自己这次是真正的走回到大法中来了。

回想起自己走回来的整个过程,师父真的是一次又一次的在给弟子机会,师父真的是不愿落下我们任何一个弟子啊!师父说过:“每个人我都想度。只要他学了法了,我都想度他,我不想扔下他们。”[1]

三、学法炼功向内找

从去年十月我决心要从新修炼的那一刻起,我便开始在修炼的这条路上勇猛精進了。每天晨炼完后,我便与爸爸学师父的各地讲法;中午,我利用午休时间背《转法轮》;晚上,我们全家一起集体学法。我从不放过平时的点滴时间,上下班的时候,我带着耳机听法会的交流文章;工作不忙的时候,我就看《明慧周刊》和明慧交流文章;吃饭的时候,我们全家一起听明慧广播电台的传统文化节目。那时我每天只睡三个多小时,其余的时间都在看法,有时看到半夜一点还不想放下,我时时刻刻都被法包围着,师父每天都给我展现新的法理并给我指出目前该去的执著心。只要我看法,师父就在提高着我的层次。

学法是很幸福的,可是一提到炼功我便有些发怵了。因为这次从新走回来我发现自己的盘腿退步了。小时候双盘不费吹灰之力的我现在发正念十五分钟腿都麻,别人发完正念散下腿就走了,我还要缓十分钟才能下地。学法时别人都一动不动的长时间盘腿,我却疼的坐不下去。可就是这样,以前从来没听完炼功音乐的我却要求自己每次静功都要炼完一个小时,我想自己虽然走回来晚,可修炼的标准却不会对我降低,如果我连师父最基本的炼功要求都达不到的话,我还怎么敢说自己是师父的弟子呢。一开始的时候盘十分钟腿就开始疼,疼我也不拿下来,就让自己疼完剩下的五十分钟后才把腿拿下来,经常是疼的龇牙咧嘴,东倒西歪,有时疼的眼泪都会不争气的流下来。我知道我只是疼了一点点,更多的业力都是师父帮我承受了,师父不知道比我疼多少!

刚开始我五点起床晨炼,坚持了一个月之后,我发现以前爱睡懒觉的我现在也能很轻松的五点起床炼功了。

正当我为自己的一点点小進步沾沾自喜时,一次,我们学法小组的一个同修无意间谈到早晨三点五十集体炼功能量场特别强。师父在《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中讲过:“为什么我们大家在集体炼功场能量就很大?因为你们所有的场、这么好的场沟通在一起,就進步很快,大家觉的很舒服。”[2]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借同修的口点化我,我不能仅仅满足现状,我也该参加集体晨炼了。师父还说:“告诉大家,看录像、集体学法、集体炼功和我们今天所开的这样的法会,这是我给你们留下来的大法修炼的唯一形式。”[2]

我要听师父的话,于是我跟师父说:师父,我也要三点五十起床炼功。就这样在师父的加持下,第一天早上我三点半就醒了,醒来以后一点也不困,炼动功时感觉身体好象不存在了,手被气机带动着轻飘飘的;炼静功时好象腿也不是很疼了,全身暖融融的很舒服,我头一次感到炼功是如此的美妙。从那之后,哪怕前天晚上睡的再晚,我都雷打不动准时起床参加三点五十的集体炼功。一次,一同修遇到问题解不开过来找我们交流,她走后已经是半夜两点多了,我躺在床上算了算,只能睡一个多小时了,我告诉自己:炼功是最好的休息,睡觉不是,就当是午休吧,躺一会就起来。现在我的体内已经形成了三点多起床的机制,一到点什么都不想,就很自觉的开始炼功了。

师父说:“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3]我就大事小事都不放过,时时刻刻总在想这件事暴露出了我的什么心,那件事又反应出了我的什么不好的观念。开始时我总是在一件事没做好过后才发现自己没达到炼功人的标准,我向内找出导致我不正确行为的执著心后,下定决心以后不能再犯了。可是第二天我发现遇到类似的事情时我又忘了自己是个炼功人了。我痛恨自己怎么这么不长记性、这么不争气,于是我就想了个办法,我把自己发现的执著心立马记到手机上,有时间就拿出来看,就是出于这么一个动机我却发现自己受益其中。我每天都会留出一定的时间审视自己,有时一件不起眼的小事我写着写着就发现了自己隐藏的巨大执著,这样使得我很少错失师父给我安排的提高自己的机会。当我看到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征文的通知后,我就把自己每天记录的修炼感悟、修炼心得归纳总结了一下,很快便理清了思路、列好了提纲,着手开始写起来。

四、无私无我才能打动妈妈

在爸爸被迫害期间,我和妈妈依靠大法的力量走了过来。可爸爸回家后,我不学了,妈妈也不学了。这次我又从新走回来,我知道了大法的珍贵,知道了机缘的难得,我决心叫醒妈妈,也让她走回来。

妈妈看到我这次是真的要决心走上修炼之路了,便打着担心我的口号百般阻拦。她半夜進到我的房间藏我的闹钟,不让我早起晨练;她把大法书都收起来,不让我们用书集体学法;她把我包里的神韵光盘偷偷拿走,不让我出去讲真相救人;她还要让爸爸回老家待几天,说没有爸爸的“鼓动”我坚持不了几天。我知道这是旧势力利用妈妈对我進行的干扰,我就默默对着操控妈妈的邪恶生命发正念,心想我不但不承认你的安排,反过来我还要让妈妈得法。

之后我便针对妈妈的情况在吃饭的时候放《九评共产党》、《解体党文化》和传统文化等录音,试图清除妈妈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并启发她的善念,她由一开始坚决不听到让我们小声播放到最后自己能主动去听了。之后师父又安排了很多同修来家里解开她的心锁。同时师父还鼓励她,给她显神奇,她也通过背《洪吟三》感受到了师父在帮她净化身体。她渐渐的由抵触大法变得又积极开始学法了。

就当我们全家沐浴在师尊的佛恩浩荡中共同精進时,妈妈的修炼之路又一次出现了波澜。一次,她要去外地参加同学聚会,去之前我们还鼓励她给她的老同学讲真相,她也带了一些真相光盘在身上,可一个星期回来后,她却受了同学的影响看起了佛教中的东西和乱七八糟的现代气功书,从此又脱离了大法。

我为妈妈感到很痛心,我知道这个事情不是偶然的,这里面肯定有我要修去的东西,我便静下心来向内找,为什么我那么执著的想让妈妈学大法呢?我发现原来我认为妈妈学大法后就不会阻止我们学法炼功讲真相了,也许还可以在我家建立学法点或约别的同修来家里交流。以前一直没觉得这种想法有什么不对,反而觉得自己是为了修炼、为了大法啊。可这回我却突然意识到了自己这颗为私的心。

我想让妈妈学大法不是为了让她受益,而是为了不影响自己的修炼。思考的角度总是怕自己的利益受到损失,而不是把自己完全放下,一心一意全为了别人。我没做到站在对方的角度去考虑问题,所以我说出的话没有善的力量,相反,对方还不爱听。

我修去了这颗为私的心后,妈妈又走回到大法中来了。

五、我走出来了

去年刚走回来时,我通过看师父的讲法,深知大法弟子的责任重大和救度众生的形势紧迫。但是一想到自己虚度的这十五年的光阴,自己早已被远远的落在了正法進程之后,便深深怀疑自己是否有这个能力讲真相救众生。师父这时鼓励我,“不要小看自己,每个大法弟子,你只要修了这部法,你就应该去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4]

之后,师父便安排了学法小组的同修带我走出去,溶在大法弟子慈悲祥和的救人之场中,我完全没了怕心,还常常被同修们的正念正行和大善之心所感动,同修们不为常人冷漠的表情、刻薄的言语所动,甚至有些有缘人已经走了很远了,同修们仍追过去递上真相光盘并留下慈悲的笑容。我也走了出去,荣幸的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我们周末上午集体学法,下午两人一组上街头发神韵、破网软件、《九评共产党》等真相光盘,刚开始要的人很少,我们发的也不多,渐渐的人越要越多,我们发的也越来越多了。

一次,我们出门时每个人都背了满满一书包的真相光盘,不一会就发完了,大家很高兴的沿原路返回时,却惊讶的发现满地都是我们发过的光盘,有的光盘甚至被人恶意折坏了。我们心痛的捡起一张又一张,把它们一一擦干净收好。

在回去的路上,我苦苦冥想,为什么众生都不要我们的光盘,我们本是去救人的,可很多众生却因为我们而对大法犯了罪。我们不但没有救了人,反而毁了众生啊。我们发的每一张光盘都渗透着制作同修的艰辛、采购同修的汗水和资料同修的辛苦,同修们节衣缩食、利用自己的休息时间为众生制作了这些真相光盘,而我们却抱着做事心象发小传单小广告一样完成任务、贪数量的在做。从那之后,我们归正了自己的行为,摆正了救人的态度,几乎没再发生扔资料的现象了。

夏天到了,晚上出去乘凉的人多了起来,我与小组的另一个同修晚上学完法后便出来发资料,有的有缘人看到我们给别人发光盘后很着急的问我们发什么呢,我们给她一张《九评共产党》,她很高兴的收下了;有的有缘人刚开始不要,后来听明白后又找我们多要了几张。发完资料一般都晚上十点、十一点了,师父鼓励我们,回到家后状态特别好,一点不困,不象之前总觉得晚上时间很漫长很困,我悟到这是师父在点我早就应该出来讲真相了。

二零一二年的五月十三日是法轮大法洪传二十周年纪念日,也是师尊六十一华诞,在这个普天同庆的大好日子里,我多想让世人都来恭祝师尊生日快乐啊!五月十二日,我们小组来到某旅游景点,开始往山上挂庆祝小标签,五颜六色的小标签在风中摇曳着,美极了;我们在树上高高的挂上大法条幅,我们刚挂好,就有游客过去合影留念。当天晚上我们准备在市区的马路两旁贴不干胶,我们来到相约地点,不经意的往远处一望,发现早有同修出来贴过了,我们备受鼓舞。

五月十三日早起去学法小组的路上,我买了一把香蕉想供养师父,我把钱递给卖香蕉的大叔后大大方方的说:“大叔,今天是我们师尊六十一华诞,您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会得福报,祝您幸福平安!”大叔一愣,然后露出爽快的笑容。

下午,我们挨门挨户给小店送真相资料,我都告诉对方今天是师尊的生日并让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

六、面对面向世人发送神韵光盘

发神韵光盘也是一个修炼的过程,刚开始发神韵时我讲的很少,有些人就因为不了解神韵而表现出没兴趣要或要的很勉强,我通过借鉴明慧网中同修介绍神韵的经验,总结了一套推广神韵的解说词,并根据对方的年龄特点、兴趣爱好,有侧重、有选择的说,这样收到的效果很好。当遇到有缘人,我首先大大方方的递上神韵晚会,用“缓、慢、圆”的声音向对方娓娓道来:“你好,免费送给你一张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神韵有三个艺术团,在全世界的一百多个城市巡回演出,每年演出三百多场,在国外看一场演出要上百美元,很昂贵的。现在因为中国大陆看不到,所以目前在中国大陆是免费发放的。神韵晚会主要以歌舞的形式来展现中国的传统文化。好多人看完之后都跟我们反馈说象到了仙境一样,所有压力和烦恼都烟消云散了,感到非常舒服非常美妙,有些人甚至连疾病都消失了。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因为纯善纯美的音乐是有能量的,有益于身心健康。这么好的晚会你一定要和你的亲朋好友一起分享,让他们也都受益。”这时,对方听完之后一般都能感受到神韵的美好,并露出喜悦的笑容,表示回去就看。

我们发神韵的时候,偶尔会有人问起是否是法轮功,刚开始我们都采取回避策略,只说这里面弘扬的是中华五千年的传统文化,可随着问的人越来越多,我也开始思索这个问题,我们发光盘的目地不只是发出去就完事了,当世人看到光盘里面的内容后他会想起发给他光盘的这个大法弟子的所言所行,当我们胆胆突突的塞给对方光盘时,当我们矢口否认里面有大法的内容时,对方就会认为我们的言行并不是光明正大的,似乎在偷偷摸摸的搞什么地下活动。

一次,我给两名中年男子神韵光盘,一名男子接过后在认真的听我讲解,而另一名男子则看也不看,过了一会他打断我说,我看过,这是法轮功。接过光盘的这名男子便再三询问我是否是法轮功,就在这当口上,我不知是从哪里来的勇气,斩钉截铁的说:“对,这台晚会你能看到的所有的编排、演员和台前幕后的工作人员全部都是大法弟子,只有大法弟子才能演绎出如此纯善纯美的歌舞。”我说完后,看过光盘的那名男子则笑着说:“是,我觉得晚会挺不错的。”而刚准备退还我光盘的这名男子又把光盘收好,自言自语的说:“哦,那我回去看看。”

一次,小组的一名同修给马路上很多人发神韵,其中有一人拿到光盘后反复询问是否是法轮功,正当她犹豫怎么回答时,此人却说:“不是法轮功的我不看。”

随着神韵光盘的普及,越来越多的人知道是大法弟子在发神韵。有的人拿到光盘后疑惑的问我们:“我看马路上发这个的都是老太太。你们这么年轻怎么也炼法轮功?”“你们这么明目张胆的发,就不怕警察来抓你们?”我们一般都会义正词严的回答他们:“法轮功洪扬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学炼法轮功的各行各业、各个年龄段的大法弟子都有,大家都因此受了益,获得了身心的健康、家庭的和睦,你可千万不要听信中共栽赃陷害法轮功的谎言啊!”“法轮功教导我们做个好人,共产党却要抓好人,难道现在还怕好人多吗?”

在面对面发神韵光盘的过程中,我发现年轻弟子的加入也能改变世人对法轮功的认识。当我们没有怕心、堂堂正正的去做宇宙中最正的事时,世人也就没有怕心,也敢接受了。

在这一年当中,我们也遇到过几次警察和便衣干扰的假相,但都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化险为夷了。一天晚上,我们给一个男孩子送神韵,他愣了一下没有接,我们便给他详细介绍起来,这时他转过身去喊他的父亲过来,我们惊讶的发现他没有双臂。我们刚想把神韵送给他的父亲,还没等开口,他的父亲就一把推开我们手中的光盘,气急败坏的说:“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你们两个不要走,我拿手机把你们拍下来。”说着就开始掏手机,我们当时很镇定,同修在发正念,我微笑着跟他说:“你这样做对你不好,我们送给你神韵只是希望你们有个美好的未来,很多人看完神韵之后都出现了很多奇迹,你们看了之后也会受益的。”听后,这个男孩子对父亲说:“爸爸,你别这样。”说着便不停的叫他父亲走,他们刚准备要走,我赶紧上前把神韵递过去,那位父亲停下来说:“我们那有很多,我看过了。”

还有一天晚上,我和同修在路口给两个年轻人讲真相,突然过来辆110警车停在了路边,我们没当回事,继续劝着三退,过了五分钟,有个警察下车了,过了马路向我们走来,这时听真相的一个常人说:“你看今晚的天空月亮好圆啊。”另一个常人也赶快接话说:“是啊,你看天上那个亮亮的是什么啊?”我们知道话中有话,侧过头去看,就看到了警察。于是同修抬头看了看天说:“可能是风筝吧。”警察慢悠悠的走过去了,路口处四、五个收到光盘和小册子的常人看到警察来后全部都同时把资料收好放到包里,表现的都很镇定,该干吗干吗。而我也环顾了下那个路口,哇,这边人确实挺多,周围马路上都没什么人,这个路口就有十多个人。我赶快招呼同修和那两个常人一起过马路往东走去,然后边走边给他们做了三退。他们提醒我们要注意安全,我们说他们保护大法弟子会有福报的。但我们心里清楚是师父保护了弟子。

七、变被动为主动

我体会到师父“圆容”二字展现给我这一层的法理:那就是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你的事就是他的事,他的事就是你的事,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都是师父的一个粒子,都是百脉中的一条脉,没有哪一个粒子是凌驾于其他粒子之上的,没有哪一条脉是与众不同的,师父要的是百脉同时打开、百脉同时运转。

如果每一个大法弟子都能够在法上同时发正念、整体反迫害,那么邪恶肯定就不存在了。当我们能共同清除邪恶,当我们能友善的对待其他人,当其他人遭遇险境我们都能伸出援助之手,这样美好的新宇宙就是圆容不灭的,就不会走入坏灭的阶段。

师父正法的目地是为了众生能更幸福美好,因为只有同化了法才能真正的進入幸福的未来,抱着旧观念不愿改变的人、固守己见不同化法的人是在无知中走向不归路。

以前自己没悟到此法理时,总是不情愿去按法的要求做,总觉得修去执著很委屈,消极懈怠做三件事,似乎在帮师父的什么忙一样,那正暴露出我这个生命为私、懒惰、消极的一面,当这层法理对我展现时,我现在愿意主动同化法,愿意主动修去自己不好的执著心,愿意主动救度众生,愿意主动发正念清除邪恶,愿意兑现我的史前大愿,愿意众生都能拥有美好的未来。

我发现了自己这一年来的两个转变:第一个是对法的认识由感性上升到理性,这使得自己真正的走了進来,明白后的那天晚上我嘴角上扬,无法控制自己的喜悦;第二个转变是自己的修炼由被动转为主动,这使得自己突破了消沉、冲出了颓靡不振的境地,明白后那天我再一次嘴角上扬,镜子中的自己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感谢师尊!谢谢同修!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大法 各地讲法四》- <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3]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大法 各地讲法九》- <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4]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大法 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