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科长的老乡终于退党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日】我有一位老乡,他是我工作单位的一位科长。他比我大几岁,我就尊称他为“老大哥”。因既是老乡又是同事关系,几十年来两家关系自然处的很密切,有什么大事小事相互都很愿意帮忙。他这个人,为人比较忠厚、正直,看到一些不好、不正的人和事敢说敢讲,直言不讳,就是对上级领导也是不留情面。在我们这个四千多人的单位里口碑比较好。很多人都在私下议论,凭他的工作能力和处事水平,完全可以当个处长。但领导对他都敬而远之。

那些年他一心想要“转化”我

他在职期间也赶上中共迫害法轮功最残酷、最严重时期。由于受中共邪党几十年的毒害,在法轮功问题上被恶党谎言欺骗,他就主动帮助邪党来“转化”我。他以“老大哥”的身份采取各种方式劝说,讲的都是中共邪党造谣诬陷的那一套。当时我就明确的告诉他,法轮大法是以“真、善、忍”为标准教人做好人的,能使人道德提升,并达到祛病健身的。他根本不听,反而还说一些不好的话,甚至还直呼师父的名字。

二零零零年是我们地区迫害大法弟子最残酷的时期。从单位到社会,从公安局、派出所到街道,到处都充满了中共邪党制造的恐怖。深圳各个单位都在办洗脑班,硬逼着大法弟子写放弃信仰的所谓“五书”。我们单位也不例外。和我一起搭班子的几个领导觉得一直说服不了我,我坚决拒绝“转化”,他们就请来了我的这位老大哥,让他和他们一起到我家来逼我“转化”,威胁说不然就送洗脑班。他们从组织原则讲到个人利益,从领导身份讲到对子女的影响,利用各种方式、采取各种说辞来引诱我,让我放弃大法,背叛师父。

我理直气壮的和他们讲:我修炼法轮大法后全身的病都好了,现在无病一身轻,思想道德也得到了提高,做事能为别人着想了,和你们各位也不争谁高谁低了,更不贪不占,我是真正的在做好人,这些你们都是知道的。你们让我“转化”,想让我往哪里转哪?是不是想让我还象以前那样自私、以我为核心,和你们争斗哇?他们不吱声了。

这时我那位大哥坐不住了,大声对我吵着说,不让你炼你就别炼,哪有那么多的废话。你那么听李洪志的,他是你爹呀?我非常平静,说:您说错了,其实,我师父比我爹还亲。我爹只给了我一个肉身,可我师父不仅造就了我的生命,还告诉我怎样做人、怎样做一个无私无我的好人,一个超常的人。还告诉我人来到世上的真正目地是返本归真。这是我爹永远也做不到的。他听后立刻站起来,端起他的自带的茶杯,头也不回的走了。

从那以后他有很长时间没再来做我的“转化”工作。

直到二零零三年我从黑窝出来后,他可能觉得有了能说服我的契机。

有一天我们在他家的楼区相遇,他没有了以前的那种关心和体贴,张口就挖苦我:听说你很厉害呀!都混到监狱里去了!你太了不起了!整个单位炼法轮功的三、四百人都“转化”了(其实那是欺骗)就你光棍一个,还准备進去几次呀?我说:你这个大哥可真够意思,兄弟我明明是按真、善、忍做好人,是被公安绑架的,你不但不保护我,连句公道话都不敢说,还帮助中共说风凉话,你那种见义勇为,敢说敢讲的作风哪里去了?这些年我一直跟你讲法轮大法是正法,是被中共迫害的,可你就是听不進去,真是好坏不分、善恶不辨。他看再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了,就不耐烦的说,算、算、算了,我不和你说了,你愿意咋干就咋干吧!

就这样,从九九年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大法开始,直到零四年他一直试图“转化”我,而我也一直在给他讲大法被迫害的真相。

我要用“熔化钢铁的慈悲”[1]救人

到了零四年九月,师父告诉我们:“因此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都要行动起来,全面开始讲清真相。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2]零四年底,大纪元又推出了《九评共产党》,使我明白了,正法進程到了一个新的阶段,应该更進一步抓紧时间救人了。我和妻子坚持每天上午学法,下午就出去发真相资料,面对面的讲真相,同时也加大了对我的这位老大哥的讲真相力度,由原来他“转化”我,变成我向他讲真相救他。

开始他根本不让我说话,没说上几句他就从座位上站起来,当时我还不明白他是啥意思,心想,人家当大哥的站起来了,我还坐在那说有点不礼貌,也就跟着站起来讲,他一看我还讲,就往门口走,这时我才明白他是不想听了,要送客了,只好很不情愿的离开了。象这样的事不知发生了多少次,但我一直没有灰心。

几年来,由于多次向他讲真相,也没收到应有的效果,我的各种人心翻出来了,认为我这样讲他都不听,再跟他讲,他会不会认为我这个人象邪党宣传的那样,没理智不正常啊?会不会瞧不起我呀?各种人情也往出冒。有时还想,他会不会也是那种不可救要的人哪?如果是那种人我就没有必要再给他讲了。甚至有时到了他家门口还要做一番思想斗争,敲不敲门?進不進去?还给不给他讲了?各种不好的人心都在干扰我。有时在给别的世人讲真相中,也不是那么太用心,遇到不太好讲、不听的就会认为反正我给你讲了,实在不听那也不是我的错,不听就拉倒。

但师父讲:“我告诉大家啊,我们作为修炼的人哪,就尽量的慈悲的对待你身边的一切众生。也许有的人是机缘不到,也许有的人中毒太深但是还可救,当然也有一些人是不可救的,但绝大多数都是可救的,目前你还分不清。我想千万别心灰意冷,对谁都慈悲这样去做,有熔化钢铁的慈悲就能做好。”[1]是啊,不管人怎么难救,只要按师父说的“有熔化钢铁的慈悲”[1]就能做好,就能把人救了。

通过反复学师父的讲法,使我深刻的认识到,救人是严肃的,还得有极强的正念和责任感,有洪大的慈悲心才能真正的把这个人救了。所以在救人的过程中,我也是边做边修自己,不断归正自己,放下后天形成的自我和各种人的观念,一心朴实的讲真相救人。

救人要修己

大约到了零八年左右,随着正法形势的向前推進,邪恶的生命和因素被大量销毁,控制人的邪恶也越来越少,他的思想也有所变化。记得有一次过年我去看他,又谈起了法轮功的事,这回他没象以往那样反对,虽然有点不耐烦,但还是听了。最后他说,这些年,我也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其实法轮功好,你们就在家炼呗!别到外面讲了。至于退党那就别跟我说了,我是不可能退的。

尽管他还很固执,但当时他能有这点提高就已经不错了,我也没急于求成,聊一会家常就离开了。

回家后又产生了一个念头,心想,如果能让他这样固执的人明白真相,退出邪党组织那影响力有多大呀!虽然他退休多年,但在他那个小圈子里还是很有人脉的,再加上他的语言表达能力还是很有感染力的。他要真正的明白了真相,再让他去给别人讲,这多好哇!就会救度更多的人。所以我就急忙跑到他家,心想有上一次的基础这回一定会有好的结果。可万没想到他很不耐烦的说:你不用跟我再讲了,《转法轮》我看过,那里面说:“天目开了以后,在一个面上可以同时看到人身体的四个面,从前面可以看到后面、左面、右面;还可以一层一层切片去看”[3]我才不相信呢。另外共产党啥样我也知道,我早就看到了它腐败透顶,但我是不会退出来的,我要让那些贪污腐败的共产党的干部,看看还有我这样正的人存在。说完他就又站起来了,我知道再说下去也是徒劳的,只好又一次离开了。

回来后我就认真的向内找,看看是我的哪颗心、什么执着造成了这种局面?上次本来已经有一定的认识了,这回怎么会这样呢?是人情吗?向深找是有点,但从整体上看,对他讲真相并不完全出自于情,主要认为我们比较熟悉,比和街上的人讲真相要方便一些罢了。那是不是还有其它不符合法的地方呢?找来找去找了很多,也没找到根本。最后突然想到,啊!我以前有过想给他讲明白了好叫他再去救别人的心,这不是把救度众生的希望寄托在常人身上吗?指望常人,这不是反过来了吗?不管人有多大本事,他都是常人,都是大法要救度的一个生命。人怎么能救得了人呢?而且师父早就告诉我们:“你们就是神,你们就是未来不同宇宙的主宰者,你们指望谁呢?众生都在指望着你们!(鼓掌)真的是这样啊。”[4]

是啊,众生都在指望着我们,这么神圣的使命和责任,我怎么能依靠一个常人呢,这不是颠倒了吗?这不是人心吗?当我找到这个人心后,也没有了那种急切叫他明白真相的心了,心里也就敞亮多了,只觉得我对师父讲的法理解的还不深、不透。更要静下心来认认真真的好好学学法了,向内修好自己。找出自己人心和不符合法的地方,归正一思一念。

特别是二零一一年,师父的《什么是大法弟子》讲法发表后,对我的触动很大。师父说:“至于救度众生的事情、讲真相的事情啊,很多人做的都不深入,跟人家讲两句,爱听不听,不听算啦,又去找别人了。做什么事情啊,有始有终,把它做好,救人就把他救了。”[5]师父的这段讲法不就是在说我吗?我不正是这样的人吗?对生命不负责。虽然以前也认为大法弟子有誓约、有使命、有救度众生的责任,但那也只是在人这一层中的认识,而把救人这么神圣的大事,当成在常人中做好事了,是在完成一项任务一样,根本没有发自内心的为人好,为这个生命未来负责。那能打动人心吗,能解体背后控制人的邪恶因素吗?我这不是人在做大法的事吗?

明真相 退邪党

二零一二年二、三月王立军、薄熙来事件发生后,在全世界引起很大的轰动,特别是在中国大陆产生了强大的冲击,通过这件事使广大老百姓认清了中共邪党的本质,看清了中共邪党才是祸国殃民的毒根。是败坏中华民族的恶魔。这点从世人愿意了解真相和对大法的态度上就可以得到验证。现在讲真相做三退比以前容易多了,很多人只要你跟他一讲三退,他马上就同意,没有以前那样的各种思想顾虑。也就是说正法形势在推着我们抓紧时间救人。

今年四、五月间,我多次利用王、薄事件给他讲真相,他一反往日的常态,每次都听的很认真,我就从法轮功是佛家上乘的修炼大法,现在已经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从大法能够使人祛病健身、又能使人类道德回升到中共邪党造谣诬陷到残酷打压迫害;从天安门自焚造假到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牟取暴利;从贵州“藏字石”到天象的变化等等,把法轮功的整个真相,中共邪党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一定要退出中共邪党的一切组织,全面系统的讲给了他,他都能认真的听完,还提出了一些相关的问题,我都比较完整的做了解答。

最后他完全明白了,感慨的说:“我参加工作四十多年,给共产党干了一辈子,共产党就骗了我一辈子。以前你们讲的真相听着是那么回事,可心里就是有抵触,前几年还想当个正直的党员呢,这样看来,我还真是中毒不浅哪!以后可不听信它的谎言欺骗了,更不能为它树碑立传。我真心退出这个邪恶的组织。”

我就用他名字的后两个字帮他退出了中共邪党,还送给他一本师父的《洪吟》,我说:请你先读读我师父的这部《洪吟》吧!等你读完后我再来取。他双手捧着宝书并笑着问我,你还要回去呀?我看他很喜欢,就说如果你真心想读那我就送给你吧!他满意的笑着当时就读了起来。

看这个生命得救了,深感欣慰,也有很多感慨。

这就是一个生命经过十三年的搏击,终于明白了大法真相,认清了中共邪党是什么货色,退出了恶魔的黑帮组织,选择了美好的未来,走向了光明。这是师尊洪大的慈悲,是大法的无边法力在人间的再现。

劝老大哥退党,表面看是我在做,实质都是师父在做。我只是和同修们一样多跑了几趟腿、多动了几次嘴,在其中修自己,同化大法罢了。谢谢师父给了我这样一次修炼的机缘。

以上是我在讲真相救人中的一点收获,当然还存在很多的不足,距离大法的要求还相差太远,我知道必须多学法、学好法,向内修好自己,遵照师父的教导:“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做好以后的大法弟子的三件事,”[6]

不妥之处敬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经文:《什么是大法弟子》
[6]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二年美国首都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