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然惊醒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日】由于我显示心、求名心、证实自我等人心很强、一直执着口才,执着表现自己,常常巧妙利用在大法中悟到的法理为自己涂脂抹粉,显示自己会说、能说清,显示自己悟的高、知道的多,乱法还不自知。当自己取得那些不在法上的人崇拜时,我却又用一种更巧的狡猾的办法来表示:你们可千万别这样,你们不能崇拜我,一切都是大法的威力,如果继续崇拜,我以后永远不见你们,因为你们不在法上。话是这么说了,也这么做了,但是内心深处的显示一直隐藏着,使我每到一个环境,时间不长就又出现一些同修崇拜。

每次表面上一直找自己、修自己,也放下了许多执着心,但是一换环境,不长时间又出现此现象,一直以来很苦的在其中挣扎抵制、向内修,但最终却出现了亲属同修请我去切磋,名为切磋,实质演变成我的个人演讲乱法。就象师父讲的“总有一些想在学员中显示自己高明、显示自己知道的多、显示自己悟的高的人,他们早晚会出问题”(《显示心不去危险深◎师父评语》)。

就在编辑部的文章《演讲乱法》一文刊登不长时间,我的身体出现了严重干扰,几乎每天处于极度疲惫痛苦不堪的状态,要长时间发正念才会好,但是第二天又出现此状态。同时家里外边也不断出现干扰,要想讲真相,简直要克服无法想象的难度,才能走出家门,讲的效果还不好。一段时间以来竟不会向内找,甚至不知找什么了。我知道有大问题了,哪方面都找了,觉得找的挺全面了,仍处在魔难之中。

这期间慈悲的师父一再点悟,太强的显示心理使我仍不醒悟。当近几日不断的有同修谈《演讲乱法》的感想,才猛然惊醒,原来我现在的状态,甚至多年来时常精進不起来,也是这个演讲乱法的原因。

在这里说说我是怎样一步一步走到这一步的。由于平时还是注意实修的,于是对大法的某一层法理有了一些切身体会,接触同修时,表面形式是讲自己的实修过程,可是讲的方式却暗含显示自己的因素。比如常常以我和同修发生矛盾时,我是如何以法为师向内修,而同修是如何执着不在法上,来衬托自己的会悟会修,甚至显示自己是多么有胸怀有善心,由于口才好加上狡猾思维,听者是很难识别我的不在法上,甚至大家往往会受到一些启示(其实那是法理的作用)。这种狡猾的心理被旧势力看的一清二楚(现在才知道这本身就是旧势力的安排),于是一步步上了旧势力的圈套。仅举以下几例:一位当地的发资料特别多的同修出现病业状态,有的同修去指责了他,他却说不学大法了,于是住進了医院,我巧遇其妻(同修)就去医院看他,和他们夫妻约好,一出院我们就一起学法,他很快出院了。我们在一起静心学法十七天,他闯过了这一关;一位同修出现了严重病业,在众多同修的帮助下,仍未见好转甚至恶化,住院花了八万多元又更重了,她出院后,我去跟她学法,发正念,善解,再加上几个和我熟悉的同修帮助发正念,很快她脖子上的大包没了;等等。当我看到这些同修在法中升华时,我为她们高兴,同时无形中也加重了我的显示心。

自从九八年三月我有幸得大法,十五年来,这个显示心似乎是我最大的难,我的思维方式几乎都是以显示为基点,其实从一开始慈悲的师父就一直点悟我,每当我参加一次法会,得到同修的赞扬,我就会想到师父的法“执著于名,乃有为邪法,如名于世间则必口善心魔,惑众乱法。”[1]于是我就不再参加任何法会,只是和学法点儿的同修在一起,但没有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利用和加强显示心从而乱法的安排,这就是我为什么一直摆脱不了这个魔难。

锥心的痛苦,使我更明白了修炼的严肃。深刻的教训是:经常不能静心学法、学好法,法没学好是一切问题的根源。那些和我类似的能说的和人家经常赞扬你法理清的同修,如果不知道向内找,快找找自己吧,千万别以为自己不在其中啊。

层次有限,有不在法上的,请慈悲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