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旧势力 在大法中善解前缘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一日】我是一名2000年得法的台湾女性大法弟子,当99年中共对法轮大法進行一场史上最邪恶的迫害时,台湾的媒体相继报导了相关的新闻,就在亲人费心的打探之下,让我从而有幸在大法中修炼,十三年的修炼中,有苦有喜乐,更有旧势力严苛的考验。

在无明的造化中,旧势力对我做了细腻的安排,刚得法时身边多数是早期得法的同修,老同修们因为得法早,又对法理有深刻的体悟,在法上谈对法的认识条理分明,常令我如迷雾中乍见霞光,以致就在不知不觉中我起了一颗不好的心,看人修的心。

修炼人假设没有对法理的坚持就会落入旧势力安排的魔难中而不自知,因跟一位男同修前世是堂兄妹,今世接续前缘同修一部大法,当了同修,在前世情缘的牵扯下,总感到特别的亲切,话不停,时常在一起探讨对法理的各自认识,同修的见解令我折服,致使我看人修的心愈来愈强,没能把握住修炼要专一的法理,接受了他自创于大法之外另一套不同的东西,我顺着做后,确实体现出了功能的状态,自此就更加的迷惑不清了。

师父在经文中说到“作为学员来讲层次已经掉的很厉害了,和大法弟子们堂堂正正的证实法相比显的多么渺小,唉,差的太远了。其实他也干扰不了学员,很多学员都会看出来他不对头,只极少数执著心很强的人被带动。”[1]是呀,一记重锤惊醒了我,那些小能小术又岂能跟宇宙大法相比的呢?假设我没有执着迷惑于功能,能坚持专一的在大法中修炼,哪又能落入旧势力有意在情缘的包装下对我设下的魔难呢?

前世缘,今世业,前世善果恶果,今世都得了结,不管以何种方式表现都逃不过,都得偿还,我在修炼的路上着实跌了一大跤,自此我懂得了同修间的交流是让人听听别人在修炼路上如何精進与对法的各自不同的认识而决不是参照,不能因他人的见解高于自己,就学人修而失去对大法的专一修炼。

有了前例,我特别注意放下看人修的心,同修之间交往也不敢带有任何的情愫,谨小慎微了,一人独来独往,总不会再出错了吧,谁知修炼路上的魔难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旧势力认为我未达它们所要的标准,又在同修间安排了我经历了另一次的考验。

我对一位有前世缘份的同修起了好感,心中动了情愫,止不住天马行空般的思绪已搅扰了修炼,悔恨自己不悟的心如刀割,在法理上明白这种心态对修炼人而言是一大阻碍,一个耻辱,一个抹不掉的记痕,更是神所不能容许的行为,然而此时旧势力却抓住一点历史上的因缘就毫不留情的压着我打,在一旁窃笑,看你还咋修?想修炼上来,怎么能不去你那颗不好的心呢?

看穿了旧势力的安排,我不再自责,告诉自己前缘既已定,何妨在大法中善解善缘,把魔难化为提升的因素,我就安排在自己能力范围下开始教授同修利用网络讲真相,努力抑制自己纷乱的思绪,一同做着三件事中了结前缘,既修掉人间的情愫,也在大法中修炼携手同心救度众生,向各自的最高处攀登。

打从《九评》出来后,我就开始在网络上讲真相,主要在计算机上利用各种的方式突破封锁,传送真相材料至中国大陆,唤醒众生,劝三退。一日,我得一梦境,见到一位体态丰腴的女士低头坐在计算机前神情认真的敲打着,虽未见过面,但心底清楚那是位内陆的同修,自己心里着实吶闷,不知此梦境代表的意义?

由于中国大陆的网络是被中共刻意封锁的,中国人很难从网络上得知法轮大法的真正信息,当时我每天在计算机前要坐上很长的时间,一字一键努力传送真相至中国大陆,半年后,在网络上不期而遇的认识了一位内陆的同修,是呀,半年不见了,这不正是前次梦境中那位同修吗?就在她的讲述下,得知了大陆西南地区山高水深,因受地形限制,多数是农村,学大法的人也相对较少,众生计算机水平也低,一般人不太会使用翻墙软件,海外的真相不容易送進去,也没有一个长期固定的三退管道供民众做三退,致使众生要能得到真相進而做三退都是有困难的。

同修刻意让我明白了内陆的现况,内陆民众的需要,進而让我想办法帮助,然而我只是一名高中毕业,没有学识,没有任何计算机技能的中年妇女,如何能在利用翻墙软件之外创新一套突破封锁的方式,实际谈来都很困难。

修炼人的一切能力来自于法,修炼人的一思一念师父都给看着的,只要不让自己在常人知识范围下设限,有颗救人的心,师父的法身都知道,自然会给与智慧。几经努力,顺利的完成了一系列安全无虑的,让海内外形成一体的讲真相形式,为尚没有能力翻墙的内地民众提供了便利的三退管道,至今还延用着,不负众生的期盼。

从法理上明白,修炼人没有偶然的事,自然是不存在的,一切都是有序安排的,此生的相遇是彼此缘份所致,不论我们曾经是历史上的谁,一旦入了三界,就受三界轮回转世的因缘牵扯,就落入旧宇宙的法理所牵制,然而,今日有幸修了宇宙大法就能在大法中善解前缘,同修间的缘份是洁净高贵无瑕的,绝不同于常人私欲的情缘,每个人也都是师父从地狱中捞起的,赋予弟子伟大的能力,为的是让我们修炼,救度众生,挽救大穹于覆灭之际,万古机缘只一次,千万要珍惜。师父也说:“法是慈悲众生的,但是威严同在。法也是有标准的,对众生是不变不破的,是不能够被随便的左右的。我可以慈悲众生,但是,哪个生命真的犯到了那一步的时候,是有法来衡量的,再慈悲就是无度的,就等于自毁了,那么这样的生命就被定作是淘汰的。”[2]修炼人明法理,严谨以对,努力内修,才无愧于师父,无愧自己。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