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老人学电脑开小花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二日】我今年已七十六岁了。二零零三年我到国外探亲,一位青年同修请我和一位大姐(也是同修)到她家做客,她打开电脑让我们看,我看到她的电脑网页上都是大法资讯和同修撰写的证实法及交流文章,我心里非常激动。青年同修说:“我教你们学电脑。”我心想:人家大姐是老大学生、老知识分子,我是个没多少文化的人,怎么敢想学这个东西?我连一个英文字母都不认识,标点符号都搞不清楚,上大商场连楼梯口都找不着的老太太,怎么敢学这高科技的玩意!

二零零四年回国了。在现居住地,我属于外地人,周围认识的人不多,想要点大法资料比较难,这时想学电脑的愿望就强烈起来了。但又想自己不认识多少字,是不是太不量力了?可是学电脑的想法一直在头脑中转来转去:我是大法弟子,不是常人,学电脑对大法弟子来说太重要了,这有助于我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兑现誓约,所以我必须得学电脑。电脑将是协助我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重要法器之一,也是与国内外大法弟子進行心得交流的一个重要方式,网络如今如此发达,也是为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众生所用的,再难我也要学,大法一定会开启我的智慧,学会电脑操作。

于是,我托同修找一位会电脑的同修来教我。同修一请就到。同修问:“你会英文吗?你得装宽带。”

她这一问,又把我难住了,什么叫“宽带”?我不懂,我又怕了,我嘲笑自己:真太不自量力了!

但我没被吓住,问孩子,什么叫“宽带?”答:“我们家不是装了吗?”我一听就乐了!我又联系同修来教我。

学电脑的事一直干扰很大,总不太顺利。有一次我不在家,同修来电话,我家人怕邪党迫害,回绝了,这下我联系不到同修了。我就找一邻居(常人)的小青年教我,真是“万事开头难”,鼠标不会拿,一些名词记不住,有些不懂的地方想请教人家,又说不清楚,但我想学的决心很大。

有一次我拿起大法资料看,看到上面有介绍一个网址,我赶快告诉这位小伙子,他就把这个网址打進去。一下子“大纪元”三个字出现了!我们也找到了明慧网。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明慧网页,太漂亮了,这是我们大法自己的网站,里面有多少精品!我太激动了!我马上想拥有我自己的电脑、打印机,马上就把它们都请到家。我把明慧网整版打印下来欣赏,又给同修看。我拥有了自己的电脑、打印机了,我学几天英文字母、再学一周汉语拼音。小伙子又教我打印,我一一做了笔记,我学会了打印《明慧周刊》、各种小册子等。自那以后,我就自己打印《小册子》、《明慧周报》等,除了自己发,还供给部份同修。

学电脑的过程中有苦有乐,技术是我最苦恼的问题。不修炼的家人有怕心,不支持。每遇到难题或电脑、打印机有点小毛病时,家人不让同修到我家来教我。初期技术上经常遇到问题,我就只能背着机器到大商场的维修点请他们给解决并请教、学习修理的办法。那时候邪恶很嚣张,电子眼都安在我家门口了,大街上处处都有监视你的眼睛,公安、派出所、街道居委会对本地居住的大法弟子个个都很熟悉,如此大包小包的经常往外背,也怕邪恶跟踪,但必须去掉怕心,放下自我,别无选择。想想唐僧取经多不易!我这算什么?

学电脑的过程也是修心去执著的过程。有时电脑、打印机同时遇到问题,就左肩背上电脑,右手提着打印机去请同修指教,或是去大商场维修点请教、维修,有时也担心维修人员会告密,但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十多年来都没发生过安全问题。每次我也在找机会明里暗里让他们了解大法真相。

每次当我要出家门时,会想,这样左一包,右一包的,象啥样?走着走着也很不自在。有时今天修不好明天又得去;有时急着用,上午没修好下午又去,常这样怕心也出来了。有一次我请同修用摩托车送我一程,同修笑了:“阿姨有怕心了,不送你,你得去考验,没有你过不去的关。”好吧!那就自己回去把。由于东西太沉了,我只好一路上走走停停,停停走走,路灯照着我的全身,看我这样子象干什么的……走着走着,自己安慰自己,我这个样子,象个出差的,也象是回老家探亲回来的,越走心越安了。走到我家大院的传达室,门卫问:“阿姨,去哪里了?”答:“做点小买卖。你需要什么吗?我也可以帮你买。”传达室是街道居委会的一只眼睛,大法弟子有什么动静,居委会要他们赶快汇报。传达室换了一任又一任,每一任刚到,我们马上就得对他们讲真相。传达室的人员也告诉我:“街道居委会交代,你有什么活动,叫他们要去汇报。他们表示不听街道居委会的。他们确实也没去汇报过。

在这过程中,确实也得到了锻炼。开始怕心很大,二零零四年前后的几年中,邪恶是非常嚣张的。刚开始没经验,买耗材、修机器我得雇出租车,因出租车较安全,避开电子眼,少在邪恶面前暴露。机器有点问题三天二天都得往大商场维修点跑,来回都得花三十元。有一次,买了一台较好的打印机,这一次我自己用自行车运回来。走到半路怕心起来了,越走越不自在,后来停下来把装打印机有标志的纸箱在半路上扔掉了,用雨衣把打印机盖起来回家。到家后,松了口气,自己嘲笑自己,都是人心找的麻烦,如果把纸箱运回家,把纸箱上的标志用纸糊掉,以后用纸箱装机器去维修不更方便吗?

随着修炼的提高,怕心慢慢也少了些,由雇“的士”改为雇“摩的”,这样可以节省几元车费。有一次上了“摩的”,可一个警察把这“摩的”扣住,让随他走。我想完了,遇警了,这警察怎么算的那么准,可能出门他就跟上了?我左肩背着电脑,打印机在“摩的”上放着,打印机包里装着很多真相资料,是准备带到大商场去发的。大商场电子城,发真相资料最好,这里市内的人多,我有时去那里买耗材、修机器,把机器寄托在维修店,背上各种资料就去发。

此时警察一直在带着“摩的”走,坐在“摩的”上的我真被唬住了,我以为是对着我来的。等带到一个地方,“摩的”司机叫我走,我方醒!原来是“摩的”违规,没办执照,我松了口气,真是虚惊一场。这下可苦了我了,半路上我再也雇不上车了,这么热的天,左一包,右一包的,走走停停,太沉了,把我累得够呛,好在终于背到商场。这时才感到虽苦、虽累,我都能坚持下来,只因为我是师尊的大法徒。

随着正法形势的進程,心性逐渐的提高,怕心也慢慢磨掉了,如今机器再有需要维修时,我都是自己用自行车运送,既省钱又方便。

我虽然能力有限,但大法使我能如愿以偿做我力所能及的事。自从我学会了电脑上网、下载、打印后,每周都打印了很多真相资料。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自己开的这朵小花就这样一直伴随着我,历经千锤百炼,一直稳健的走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路上。

谢谢师父的慈悲呵护与救度!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