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幸运全拜大法之赐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二日】母亲被接错骨的腿没上医院就正常了,女儿染猪流感睡一觉就好了,作者的四个脚趾被车碾了三次竟安然无恙,这样的幸运落在祖孙三代身上,全拜法轮大法之赐……

我今年四十七岁,一九九六年,我和母亲、女儿喜得大法,在十几年的修炼过程中,法轮大法让我们老少三代人受益良多,无论是身体健康,还是精神境界,都有巨大的提升,让我们深深体会到走在神路上的幸福,真是用尽人间的任何语言,也无法表达我们对师尊的感激。

腿被接错骨不能打弯 修大法母亲恢复正常

母亲今年七十一岁,九六年得法修炼后,身体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原来她患有多种疾病,如三叉神经痛、冠心病、低血压、腰痛、更年期综合症等等,修炼后都不治而愈。

母亲修炼前出过一次车祸,左腿膝盖被撞的粉碎性骨折,住了一个多月才出院。结果出院后定期复查时,被医生告知骨头接错位了,以后走路左腿不能回弯了,要想恢复正常,就得把长好的骨头敲碎重新接,当时的主治医生跟母亲商量说:“大姨,您这么大年纪了,又不找对像,就别再遭罪了。”母亲是个很好说话的人,没再追究。可从此以后,母亲走路不能回弯,一直很费劲。修炼初期,母亲别说双盘,就连单盘也盘不上。母亲就一点点、一点点的炼,最后能双盘一个多小时!是大法,是慈悲的师尊使母亲的腿恢复了正常。

二零零六年的夏季,母亲从外地来我家小住,因我家房子小,临时给母亲在附近租了房子。一天,母亲去看望多年未见的老同事,并在那住了一晚,地点离我家不算远。第二天上午,我母亲打电话来要我去接她。当时我听出母亲说话不太对劲儿,声音含糊,吐字不清,遂赶紧打车去接母亲,到那才知道,母亲早晨起来就感觉身体和每天不太一样,但没在意,就和同事去洗澡,在浴池又摔了一跤。我接母亲下楼时,她走路有点绊脚,吐了一次,让她稍稍休息后,我们上车去表姐家接孩子,母亲在表姐家睡了一觉,吃了晚饭,感觉不好,表姐让上医院,我一点没害怕,说:“没事,回家学法炼功就好了,不用担心,有我们师父管哪。”

回家的路上母亲又吐了一次。我打电话找了几个同修到母亲住处帮母亲。到家时母亲已说不出话了,舌头僵硬,嘴眼歪斜,楼也上不去了,几个人才把她搀上楼。我把母亲交给同修照顾,带女儿和小外甥回自己家,他俩睡着后我才回到母亲那。在大家帮助下,学法、炼功、发正念,到晚上十一点,母亲就能说话了,眼也不斜,嘴也不歪了,也能走路了,前后只几个小时,真是太神奇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和母亲到同修家一起学法炼功,第三天炼静功时,母亲额头的血管大约有一寸长的地方,感觉嗖嗖的,好像有人在往出拽东西。从那天起,母亲的病症完全消失了,身体恢复了正常。

母亲的症状就是脑血栓,没吃药、没打针,几天的时间就好了,要不是修大法,有可能就瘫痪了。这样的神奇,要不是修炼大法,根本无法想象。

女儿考学超常发挥 染猪流感超速痊愈

一九九六年,六岁的女儿随我一起修炼,说是修炼,只不过是每天随我到学法点,我们学法,她在一边玩。但大法的法理她都听進去了,真、善、忍的种子深深的埋在了她幼小的心里。上学后,我开始教她读《转法轮》和师父的其他讲法。随着学法的深入,明显感到孩子在方方面面都能按大法的标准做,不用大人太操心。上初中、高中后,因学习非常忙,而且女儿要考美术专业,时间就更显紧张。每天早六点多从家走,晚八点半放学,放学后在到美术班学习,直到晚十一点多才回家。但无论怎么忙,她都坚持学法,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先学法。女儿高中只上了一年零三个月,文化课还没学完就到外地去進修美术了。

美术专业考试在高考前的半年,通过省联考美术专业合格后,才有资格报考你想考的学校。然后再通过全国高考,文化课达到录取分数线后,才被录取。美术专业,其他同学都报了十几个,有的报了十三个学校,女儿报了七个比较好的学校。每次考试前,女儿都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每次都发挥的非常好。网上公布录取通知后,我和女儿上网查询,前几天都没有,因录取学校是从低往高开始录的,又过了几天再查,结果被三所学校录取了,又过了几天再查,又有三所学校录取,报了七所学校,只有一所没录取,真是奇迹。其他同学有的只来了一个证,而且学校也不太理想,报十三所学校的同学一所也没考上。

高考前的三个月,女儿加紧补习文化课,最后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理想的大学。接到录取通知后,我和女儿心里都很平静,女儿问我:“妈妈,考上了理想的大学咱们怎么不激动呀?怎么没有兴奋感呢?一切好象都在意料之中。”我说:“是呀,你修大法了,大法开智开慧,取得这样的好成绩不就更显大法的超常吗。”

上大学的第一年夏天,猪流感蔓延全国,女儿所在的城市把猪流感病人都集中到了她们学校附近的医院。一天晚上,女儿打电话说同寝室的同学发高烧,她陪同学去医院,打了两三针就花了六七百。女儿班里有个同学发烧,打了几针就没钱了,因家里困难,花不起医药费,只好硬挺,治疗猪流感的医药费太贵了。第二天下午,女儿又打电话问我猜她在哪?我问她在哪?她说在寝室,上午没去上课,问她为什么?她说早上就发高烧,烧得起不来床,躺了一上午,一直在听师父讲法,中午出了一身汗,下午全好了就去上课了。当时,我一点没动心,因为我知道大法无比超常,修炼人按法的标准去做,有师父管,不会有任何的危险。

被车轮来回碾三次 四脚趾一点没事

二零零二年夏日的一天,刚学会开车不久的妹妹开车,我坐在副驾驶位置。那天下着小雨,我有些困就靠在椅背睡着了。突然一个急刹车,我的头撞在前风挡玻璃上,我被撞醒了,玻璃被撞的粉碎,妹妹问我撞的怎么样,我说没事。这时才发现妹妹因追尾连撞了两辆车。我和妹妹及车里的其他人赶快下车处理现场,车撞坏的修车,人撞坏的送医院。处理完后,妹妹才把我送回家,然后她把车开到修配厂,修车的师傅看风挡玻璃撞的很严重,就问妹妹是什么撞的,妹妹说:是我姐姐的头撞的。修车师傅说:那你姐姐的头最轻也得是脑震荡。妹妹一听可吓坏了,赶紧打电话问我头痛不,有没有不舒服,要送我去医院。我告诉她没事,头不痛,连包都没有,身体一切正常。妹妹还是不放心,把修车师傅的话又重复了一遍。我说:放心吧,我是修大法的,有师父管,不会有事的。

二零一一年七月的一天晚上,一位同修开车送我们几个同修回家,上车时因后座上有物品,得挪开才能上去,就在我挪东西的时候,开车的同修以为我上车了,就启动了车,当时后车门还开着,我的脚离后车轱辘很近,夏天穿的是凉鞋,没穿袜子,后车轱辘就轧在我右脚的四个脚趾上,我赶紧告诉开车的同修轧脚了,同修把车停下后,因为紧张,不但没往后倒车,反而往前开,然后才往后倒车,我的脚上等于前后被轧了三次。同修问我怎么样,我说没事,上车后,同修又问我痛不痛,我说不痛。当时我感觉脚就象在往出窜血,但心里很稳,没想到脚会有事。因为天黑也看不见脚什么样,到家上楼时脚也不痛。進屋后看到被轧的脚,和另一只脚一样,连颜色都没变。开车的同修说:车在刚启动时有千斤重,在你脚上碾了三次跟没事一样,真是太神奇了。要是常人,不轧骨折也得红肿、充血、走路困难。

在多年的修炼中,遇到的神奇事很多很多,在此弟子叩拜师尊,感恩师尊的慈悲苦度,是伟大的师尊在为我们承受一切,没有师尊的承受就没有我们的一切。弟子一定踏踏实实的修炼,真正从法上提高,按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完成史前大愿,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