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公好龙》的启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三日】小时候学过《叶公好龙》这篇寓言,觉得寓意颇深,叶公表面上特别喜欢龙,在生活中无处不体现出来,以至于感动了天上的真龙,真龙特下来拜见他,没想到叶公看到真龙却吓的魂飞魄散,逃的无影无踪了。他其实喜欢的不是真龙,而是一种似龙非龙的东西。它辛辣的讽刺了那种只唱高调、不务实际的坏思想。

修炼大法后,这个小故事也经常浮现在我的脑海中,有时候想,自己到底有没有与叶公相似之处呢?比如,我天天都在学法、发正念、做救人的事,似乎都在按师父说的做,但实际是不是呢?理论跟实际是不是脱节?真正的自己是不是发自内心在同化大法?或者说只是做表面形式,在完成任务呢?学法时走神,发正念心不静、例行公事,救人也少有慈悲心,很被动,遇到矛盾很少向内找,这哪象一个真正的修炼人哪?也许“修炼”这个词只是一种对美好境界的向往,或许是爱好,只是打着“修炼”的名义和旗号用常人心做事,佛性根本在掩盖着,本性还没有触动和苏醒。我们对神佛的向往,不只是因其世界的美好,更多的则是其心胸的宽广、慈悲的境界令人折服,那么明知道好,关键时刻为什么不肯放下自我,向神佛学习呢?光是崇拜、爱好还是不够的,要自己身体力行,才是修炼。

《叶公好龙》还被用来形容一个人对外假装自己很爱好某样事物,其实私底下根本就不喜欢!也是因为他没有真正了解和掌握该事物的本质和内涵而导致的。

一个修炼人如果对法理解不深,再加上有很强的显示心和欢喜心作祟,便会表里不一,在同修或常人面前很爱卖弄表现,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给别人看的,证明自己的决心、诚心和慈悲,让别人或神认可自己修的好、很精進,而当真正考验和魔难来时便会原形毕露。也许连他自己也没想到自己喜欢的是不真、虚荣、名利等常人不好的东西,而不是真正的修炼。这样无论做了再多,也是用心不纯,都是徒劳的,可悲可叹!

我也常见周围有同修每每讲话便“大法”、“修炼”、“师父点化”不离嘴边,大道理一套一套的,对每件事每个人都好借用大法来评论,夸夸其谈,似乎法理很通,有些不了解的人一听就感觉:“唉呀,人家这法学的可真好,悟的可真高。”其实那是用自己对法的理解给别人下定义,用“法理”往别人身上套,真正实修的人不会这么做的,往往是那些学的一知半解的人才喜好评论,而他却不用大法约束自己的言行。叶公式的人物是不可能真正“向内找”的,他以为自己很虔诚,努力的在表面和形式上下功夫。

比如有同修要求给师父上香必须是九支,然后跪地磕几个响头,他以为这样就可以得到师尊的认可和加持;还有一种人处处谨小慎微,生怕失德,做事走极端;还有的人把学法的数量多少当成是否“精進”的标志;还有不少同修喜欢大帮哄,做大法的事轰轰烈烈,以为这样就可以圆满。如果协调人是“叶公”式的人物,那就更可怕,具有很强的隐蔽和迷惑性,只做表面不去实修,心里对“求
名”等执著得非常厉害而不自知,他会把同修不知不觉带偏,让同修大帮哄,结果遭到邪恶大规模的严重迫害。教训实在太深刻了!

比如在我地有一学员家里摆满了师父法像,敢在家里家外贴各种真相标语,协调人就带领同修分批到该学员家参观学习,因此有从他那抄来标语贴在床头的,也有的从他家拿法像的,一时间热闹非凡……而据说协调人家里也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师父法像,当同修问有什么意义时,她说:“这个场多好啊!”协调人从外地请来了演讲者,说是帮助本地同修提高,该演讲者说的很多都是盗法、乱法、邪悟的话,协调人却听的意犹未尽,认为人家层次高,结果导致本地同修都跟着拥护崇拜这个演讲者……

修炼应该是从内心本质上改变,而很多同修包括我自己都在追求外在的,看到别人都这样,就担心我不这样做就会被落下,而忘了用法来衡量对与错。所以有的人只是表面上变了,内心却没变;而有的人表面上没变,内心却变了。

“叶公”式的修炼者不只迷惑他人,也会迷惑自己,他使自己完全麻痹,明明不在修炼状态,却以为自己修的不错,就象被毒蛇咬了,人是没感觉的,当毒素扩散时,才知已面临死亡。希望我们每位修炼人都能审视一下自己,是不是有“叶公”的倾向,如果有,那赶快把自己泼醒,不要再掩耳盗铃、自欺欺人了,正视自己的修炼状态,端正心态,严肃对待修炼,不要有混事的心,光明白法理不去实践那叫假修。无须在理论上争执,无条件同化“真、善、忍”,把自己溶入法中,实实在在的修炼,将来“真龙”显现时,才会坦坦荡荡的随真龙上天成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