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事找自己 放下常人心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三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在师尊慈悲的呵护下,风风雨雨走过十多年。得法前,自己身患多种疾病,腰椎间盘突出、颈椎病变,椎管狭窄、胃炎,失眠等,炼功之后,多种疾病神奇般好了。

我第一次捧起《转法轮》看,就觉得这不是一般的书。当晚睡觉就出现奇迹,几年来,我一直是借助安眠药才能入睡,第二天头总是昏沉沉的。可那天晚上刚刚看过第一讲,不知不觉中很快就入睡了,从此以后就告别了安眠药。半夜醒来,看见枕边《转法轮》后页的莲花在黑夜中发光,我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揉揉眼睛,看的清清楚楚的,发出那种很柔和的光,太神奇了。从此以后,我就走入大法修炼中来了。

师尊说:“我们这一法门就是直指人心,在个人的利益上,在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当中,能不能把这些问题看淡看轻,这是关键问题。”[1]

现在社会,道德水准大滑坡,世风日下,唯利是图,世人都在为名利奔忙。但是作为修炼人就得用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修炼中逐渐去掉对名利的执著,达到修炼人的标准。我退休前是一名中学教师,现在学校也商业化了,给学生订资料,低价买進,高价卖出,吃回扣。我在上班时,当备课组长,订资料由我负责,我从未吃过回扣,也从未多收学生一分钱。我与推销员讲,我是修真善忍的,师父叫我们做好人。我也不要什么回扣,我是一手托两家,我们商定一个公平合理价格,商家、学生互不亏欠,资料我也原价卖给学生,我不会从中捞取任何好处的。推销员也讲,跟你打交道觉得痛快,我接触形形色色各种人,象你这样恪守本份的少见。有一次,在市教育学院给学生订一份高考调研题,调研员讲,学生订购每份六元,这里只收每位老师工本费五元。言外之意,订一份资料,就可以有一元回扣。我们同组老师问我怎么收费,我说,当然只收工本费了,那位老师说不行,调研员都说收六元了,我都收完钱了,你可不能少收,否则,学生对我就有意见了。怎么办,为了不与同事矛盾,我只好也得收六元了,我想,那就把多收的暂时保管起来,适当时候再返给学生。不长时间听说班级搞集体活动,要照相,趁此机会,我把多收的钱分文不差的给了班主任,告诉她以前订资料结余一点钱,拿去当班费吧。班主任挺高兴,也挺惊奇,说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哪。现在人人都在争名逐利,单位里,评职称是最牵动人心的事,名利双收。而作为修炼人恰恰相反,就要看淡名利。我在单位里,无论评职称还是评先進我都能做到心态平和,不争不斗,随其自然。评职称时,只要还有比我年龄大的,我就不申请评职称。有一年,职称评定正好赶到我这个年龄段了,给了三个名额,那我就申请吧。每当评职称,人人都在忙碌,上下活动,左右串联。作为修炼人就要严格要求自己,不但不能搞小动作,心还要保持平静,不为其所动。我心里还比较平和,也很自信,凭自己资历、工作业绩、教学水平、而且所有参评者里,我是唯一的一个有市级十佳教师荣誉称号的人,论资排辈也应该到我了。周围同事也都说,这次该你的了。但公布名单时,我这个年龄段的人,就落下我一个,评了一个年龄小我好几岁、资历也远不如我的人。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周围很多人也替我打抱不平。当时我就告诫自己,我是修炼人,利益面前不能和人家去争去斗,要把心放下,所以我一句话都没说。

但表面很平静,心里却还放不下,回家学法,一段话映入眼帘:“那么我们修炼人就更不应该这样去做了,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当然也不是绝对的。要都是那么绝对,也就不存在人做坏事的问题了,也就是说它也可能存在着一些不稳定因素。但是我们作为炼功人,按理是由老师的法身在管的,别人想拿你的东西可拿不动。所以我们讲随其自然,有的时候你看那东西是你的,人家还告诉你,说这东西是你的,其实它不是你的。你可能就认为是你的了,到最后它不是你的,从中看你对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执著心,就得用这办法给你去这利益之心,就是这个问题。因为常人悟不到这个理,在利益面前都要去争,去斗的。”[1]

是啊,人生中得失都是有因缘关系的,随其自然吧,修炼人不求名利,职称这个东西带不到天堂,执著只能增添烦恼,把心放下吧。第二天早晨上班,看见校长坐在我的办公室里,同事告诉我,校长等我很久了,要找我谈话。我说:校长不用谈了,评谁我都没意见,我照样做好我该做的。校长坚持要谈,他说:我不是代表我个人,我是代表校领导班子找你谈话,历次评职称都是群众找领导,领导找群众你是第一个。这次评职称无论从资历,教学水平,工作业绩,都该评你,但有些事情我们领导很为难,有些人需要照顾,这次不评以后机会就少了,你条件好,机会多的是,你就让给别人吧。我们评委也都一致认为你是委屈了一些,也只能如此了。我们真不是欺负老实人,下一次只要有一个名额肯定是你的。

其实,作为修炼人遇到问题都得找自己,向自己心里找,这次评职称我虽然没象其他人那样去争去斗,可没达到修炼人标准,没达到大法的要求,潜意识中,自己还存在求名求利之心,师父就利用这办法去我的名利心呢,心结打开了。

家庭生活中,我也时时想到自己是修炼人,做事考虑别人,放下利益之心。我与母亲同住,母亲是离休干部,工资不少,母亲工资储蓄一直由我妹妹保管,每月拿出五百元做生活费。亲朋好友常在耳边吹风,你母亲和你同住,工资你保管才对呀。我心一直很坦然,我讲,母亲是与我同住,做儿女的就有赡养父母的义务,别说每月有五百元生活费,就是没生活费,那就不养老人了吗。母亲那份工资她自己有支配权,她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不是说母亲住在我这,一切都由我做主了。母亲有一套住房,那次,妹妹要买新房,母亲与我商量,要将旧房卖掉,将钱给妹妹买房。我非常痛快跟母亲说,这是您的房子,应该您做主,既然妹妹需要钱,您想帮她,那就帮她一下吧。母亲也常在别人面前夸我说,我这个女儿修“真善忍”,我的钱给她妹妹了,她一点都不在意。母亲还常告诉我妹妹:我这钱不是我给你的,实际是你姐给你的,你将来要善待你姐。

修炼人心中都明白,钱财之物,生带不来,死带不去,执著钱财那还是修炼人吗。其实人生中的得失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一切随缘。

家里遇到矛盾时,就要找自己,做事先考虑别人,出现问题看自己。母亲眼睛不好,看东西必用放大镜,时间久了,放大镜破旧了,我给她买了新的放大镜,把旧放大镜收起来。母亲看了新放大镜很高兴,摆弄一会,突然又来问我那个旧放大镜呢?我说,用新的吧,旧的别要了。没想到母亲突然大发脾气,又哭又闹:你把它放哪啦,那放大镜可是我命根子,没它我怎么看东西,我怎么活呀?我说:不是已经给您买了新的吗?她说就要那个旧的。我又把旧放大镜找了出来给她。我母亲受过高等教育,一生性格平和,宽容大度,从没见过母亲发这么大脾气。那时我心里也很恼火,心想好心没好报。但师父让弟子向内找,我还是看看自己吧。后来,静下心来,找一找自己,给母亲买放大镜是方便别人,没有错,但有一种想讨母亲欢心的想法,也就是有求之心;另外,母亲年纪大了,总有怀旧之心,喜新不厌旧,旧放大镜毕竟伴随她多年,有一定感情,自己总想用自己的想法安排别人,不能设身处地为别人着想,还是自己的错,难怪她发那么大火呢,这不在给自己提高心性吗。

大法弟子当前最重要的是做好三件事,面对面讲真相,这是我必须突破的一大关,远的不说,自己身边亲人,有的明白真相,三退了,可还有一些不明白真相的。一次我与外地亲友讲真相,讲共产党历次运动坑害多少人,当今如何腐败,她都很认同,但讲到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就不理解了:天灭中共,怎么灭法,你们劝人退党是不是搞政治了。我与她讲,八九年东欧共产阵营解体,不是美国原子弹打的,也不是谁搞革命暴力推翻的,就是天意,共产党鼓吹暴力革命,不信神佛,违反天意,老天灭它,历史将其淘汰了。中国共产党也如此,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天理难容。我告诉你真相,也不是叫你推翻谁打倒谁,只是叫你看清恶党真面目,退出恶党,远离邪恶,别与它同流合污,别当天灭中共时为其陪葬。又和她讲炼功如何受益,讲了有神论与无神论的一段对话。最后她说,你觉得法轮功好,那你就炼吧,我也尊重信仰,可还没完全明白真相退出恶党,还需继续讲。

确实,这么多年历次运动给多少人造成一种恐怖感:做事要看共产党的脸色,站在它一边,否则就挨整。另外,邪党宣扬无神论,让人们不信神佛,不信善恶有报,听信邪党媒体造谣宣传,仇视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弟子。这些人不明白真相,身处危险而不自知,亿万年等待,历经多少魔难,此时却迷得太深,难道不应该慈悲救度这些人吗。可为什么我讲真相效果不太好呢,我也反思,发现自己有一颗很顽固的维护自我的心。讲真相常遇到一些人,说一些难听的话,那时,自己的心往往就被带动,感到自己内心受到伤害,我是为你好,你还说三道四。实际还是人心,还是维护自己,内心怕自己受伤害。其实,讲真相中就是要去掉各种人心,不带任何人心,不带任何人念,完全为他人着想,就不会被人心带动,才能真正慈悲救人。所以我要继续学法精進,闯过这一关,成为真正助师正法的正法弟子。

法轮大法是佛法,是宇宙大法,是救人的法宝,真的希望众生不要错过这万古机缘,救人的大法就在眼前。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