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件事都做好 才能真正升华上来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三日】下面就我一年来在学法修心、救度众生中的修炼体会,向师父汇报,与同修切磋,如有不符合法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学好法 才能修好自己

看到同修文章中写的,法给他展现层层层层的内涵,师父讲过,《转法轮》每个字后面都有层层叠叠的佛道神,那么,每个字的背后都具有无限的内涵。虽然我有时也看到法有不同意思,可我怎么看不到层层内涵?我原来学法的时候,对师父在法中提到的一些不良现象,认为那是讲别人,不往自己心里去。后来我想师父的法是讲给弟子的,怎么会是讲别人呢?我不是师父的弟子吗?再学法,我每段对照自己、每个问题对照自己。“有的和尚在那儿念经,心里却想着:一会开完光给我多少钱。”[1]我不也有执着钱的心吗?“嘴里在那里一遍接一遍的念,心里什么都想:我们单位领导怎么这么看不上我,这月奖金给我这么少。越想越气,气的够呛,嘴还在念佛号呢,你说能炼功吗?”[1]我学法的时候,不也思想溜号,想别的去了吗?

我对照师父的法要求自己努力做好,有时我心里一时放不下,那在行为上强迫自己也要做到。前夫欠我的钱十来年了,我从黑窝出来后找他要,他口里答应给,可就是一直没给。他不给我钱,是不是这钱不是我的?那我就不要了。后来我又想,邪党正在迫害我们,他不给我钱,他不是跟邪党一伙在对我進行经济迫害吗?我就对他发正念,也没见效。我向内找,发现自己还是没有放下利,一点钱去支持救度众生的项目,过后心里也是患得患失的。我就不再找前夫要钱了,有时候心里往外翻这事,我就抑制它,发正念清除自己执着钱的心,内心的真正提高才是第一位的。

二、修好自己 才能救了众生

我经常用手机直接劝退,在这过程中什么样的人都能遇到。有骂人的,也有退了之后忘了谢我又打电话过来感谢我的,过程中去掉了很多的人心。开始一段时间,时不时的就有人在电话中说:我现在没女朋友,你给我做女朋友吧;或者你过来跟我们一起玩吧。(很多人听我的声音很年轻,其实我50岁了)有的听我讲了真相,却不退;有的不听也不退。多次遇到这样的事情就不是偶然的了。我想起师父讲的关于“佛光普照,礼义圆明”[1]那段法,知道是我自己的空间场不纯净,不能把对方不好的思想抑制住。一段时间,邪念不断往外返,看到男的女的在一起,或只要听到男的女的在一起,就会冒出他们做男女之事的念头,怎么压也压不住,内心感到非常痛苦。我很清楚的知道我自己没有动念,是思想业在往外返。我不断的抑制它、不承认它,发正念清除色欲之心。慈悲的师父看到了我要修好自己的决心,帮我拿掉了这些败坏的物质。现在打电话没有人再说那样的话了。没有了气恨心、争斗心,以平和的心态跟世人讲真相、劝三退。

有一个县的县长,我第一次给他打电话劝三退,他说:“你知道我是谁吗?”我说:“不知道。”他说:“我是这个县的县长。”我说:“县长不也要保命保平安吗?天要灭中共了,退出共产党组织保平安不好吗?”他说:“不退。”就挂了。我第二天又打过去,还是不退,一连几天我都给他打,最后一次他说:“你知道你给我打了几次电话了吗?”我说:“我不知道。”他说:“你已经给我打了四次了,你不要再给我打了,我不会退的。”就挂了。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又给他打电话,我说:“您好啊,我已经给您打过几次电话,您还记得吗?今天我抱着一线希望再给您打电话,实在是为您的平安担心,您还是退了吧,难道您愿意跟共产党一起淘汰吗?”我看他没说话,我就说:“我帮您取一个化名叫‘正义’给您退了吧。”这次他没有讲话,也没有说不退。我看他是想退,又碍于面子不好说。我就告诉他:“您是县长,您如果参加过迫害法轮功,您以后千万不要再迫害法轮功了,而且要保护大法弟子,将功赎罪,您才会真正的平安。”他没有说什么,把电话挂了。我又给他打过去:“我刚才给您取了名字,您没表明您到底退不退,我心里不踏实,这可是要您自己愿意才有效。”他没讲话。我说:“您不吱声,那就是您默认了咯。”他还是没有说话。“那好吧,您记住叫‘正义’,祝您平安,再见。”这次他没有挂电话,是我先挂了。

虽然他没明确表态,至少坚冰开始熔化。师父在《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中告诉我们,“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过中来不及说话你都要把慈悲留给对方,不要失去该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缘的。”[2]

三、修好自己 才能与同修配合好

我一度对明慧网上同修文章中说的:瞧不上别人也是妒嫉心。当时那段时间我正瞧不上我们这里的协调人(我原来不在这个地区),她一开口就是你要怎么怎么样啦,让人感觉她自己不错,讲来讲去就那几句话,我不愿意听。师父看我不悟,在一次我学“妒嫉心”这一节,我一下悟到:呀,瞧不上人真的是妒嫉心呢,她说的再不好,那是她在她那一层次的认识。

协调人是位老年同修,我跟她讲有关救度众生的事情,要讲几次才能沟通;有时候,她今天说的话,明天再给她指出来,她会毫不犹豫的说:“我没讲,是你讲的。”当时我真感到无话可说,我也不想再跟她说了,跟她说不清楚。这时,我头脑中打進一念:说不清楚也要说。师父在《什么是大法弟子》中说:“我一再说好的一面你们看不见,那边已经非常好了、达到标准了。达到标准是什么样?神的标准。他没修好的那一面哪,越往表面上走就越显的不好,可是哪,他已经修的很好了。”[3]可我当时只看到对方的不足,也想不到这是要修自己来了。

由于妒嫉心没去,后来在一次指出协调人的不足她不接受时,我语气生硬,实际是在指责她,还觉的自己是为了整体,没有修炼人的慈悲、善念,声音很大,给协调人的心理造成了一定的伤害。师父说,“修自己、向内找,这些话我说的都特别明白、特别清楚了,(笑)可是没有多少人能够重视这件事。”[4]我就是到关键时候不记的看自己、修自己。在这里,我真诚的向我曾经伤害过的同修道歉,我错了。

对照师父的法,我发愿一定要去掉妒嫉心,它不是我,它是后天形成的变异观念。师父让我在各个方面暴露出自己的妒嫉心,我不断的去掉它,发正念清除它,妒嫉心变的越来越弱,语气也变的越来越平和,同时发正念清除我与协调人之间的间隔。以后只要有为了同修、为了救度众生的事情需要配合,协调人都会积极的去协调,我们配合默契。

四、正念推广神韵光盘、面对面劝退

我发神韵光盘都是面对面发,一方面提醒做神韵光盘的同修保证质量,同时每次出发前针对要去发神韵光盘的地方发正念清场,每次发都很顺利,发完后回家发正念加持得到神韵光盘的世人将神韵节目看完。

一次我到开往乡镇的公共汽车上去发,上车后我先跟司机讲:“这位师傅,你有DVD吗?送你一个海外华人艺术团文艺晚会光盘。”他说:“你上次给过我了。”我问:“看了吗?”他答:“看了。”我说:“好看吗?”他说:“还可以,画面清晰、美观……”车上的人一听好看,都伸出手来要,我每人发一个,一下发了一、二十个,并嘱咐他们看了之后,传给亲朋好友看,这是弘扬中国传统文化,是做好事。他们都说:好好好。

有时也会返出怕心来。有一次,快到目地地了,不知道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来了,还是自己的怕心返出来了,突然不由自主的感到怕,我在心里坚定自己:我相信师父就在我身边,救度众生做的是最正的事,谁也别想动了我,并念正法口诀。到真正开始面对面向世人推广神韵光盘的时候,什么怕的感觉都没有了,保持祥和的心态,满脸笑意,向世人介绍着神韵的美好……最多的几次每次带50个神韵光盘,一下就发完了。

在我不断提高心性和实修的过程中,我真实的感受到师父帮我去掉了很多不好的东西,状态越来越好。原来皮黄体瘦的我,变的皮肤白皙有光泽,人也长胖了。一次我给卖水果的人劝退,我说你读书的时候入过党团队吗?她说没有。我说你年纪跟我差不多吧?小学的时候我们女孩子一般都入过少先队的,她说那是入过,又问我多大了,我说50岁了。她说那看不出来,很年轻。我说我是炼法轮功变年轻的,因为法轮功是性命双修的功法,我身体也变好了。这时她老公站在边上听我们讲,一边笑。我就跟他讲:共产党已经腐败透顶了,天要灭它,退出来保平安,你是党员吗?他说是,还入过团队。他姓吴,我给他取个名叫吴有财要他把党团队都退了,他说好,妻子把少先队也退了。最后我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将来不管大灾、小灾,都要记得念,会保平安,他们俩都说好。又有两个生命得救了,我为他们感到很欣慰。

我走進大法修炼十多年,即使我做的再不好,我真切的感受到慈悲的师父从来都没有放弃过我,每一次的提高,都是师父拉着我的手往上拽。面对师父洪大的慈悲,弟子常常感动得泪满双颊,千言万语、万语千言也表达不了我对师父的感激。

仰望师恩,弟子无以回报,在今后不长的时间里,弟子唯有精進、再精進,尽我最大的努力,多救人,不辜负师父的期望。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什么是大法弟子》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