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给了我们幸福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三日】我叫兰兰(化名),我和老伴都近八十岁了。我俩能健康幸福的活着,是大法师父给我们的福份。

我俩的老家在农村,九七年到北京。亲友给我们介绍法轮功,四月份我俩就到小区的炼功点炼功了。以前我俩都是重病缠身:我全身浮肿,医生说我有冠心病;老伴腰腿都不好,不能直立行走,上、下楼梯就坐在地上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蹭,医生说是骨质增生;他既是有名的酒罐子,每天得喝一斤半白酒,也是个烟鬼,吸烟每天至少一包。可这些不良嗜好,刚开始炼功师父就帮助戒掉了,酒一口不喝了,烟一根也不想吸了,腰腿都好了,不疼了,上下楼轻快有力了,骑自行车也象有人推着一样。我能承担起全家十二口人的饭菜和家务,全身有使不完的劲,再也没病过。师父的恩德永世难报!

学法

我和老伴都没上过学,老伴只参加过一个月的农村夜间办的扫盲班,还能认识几个字,可我斗大的字一个都不认识。师父的大法这么好,我可怎么学呢?一次去炼功点听师父讲法录音,听了半天就记住一句话“师父领進门,修行在个人”(《转法轮》)。因为师父讲的法理,我从来没听说过,当请到宝书《转法轮》时,我看见师父的照片就想哭,好象有很多话要对师父说,最后就说了一句:“我们的身体都好了,师父,谢谢您!”

面对一页页的白纸黑字,我一个字也不会念,这可咋办啊?后来我想了个办法,在炼功点上大家念,我对着书听、记,回家再对照着认字,让老伴一个字一个字的教。我一天认一页字,再反复的背,还用本子抄。字认得越来越多了,我一个月就学会读和背第一讲了。越学越想学,有时困了,就站着学,不到一年《转法轮》就能读下来了,还抄写了两本。这些都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我高兴极了。我还背会了《论语》、《道法》及《和时间的对话》等经文。老伴他一个星期看一遍《转法轮》,录有师父讲法的耳机子(MP3)天天戴在耳朵上,大法总不离身。我俩一分钟也不敢浪费,有时间就学法,炼功。

儿子搬到新房买了大彩电,要把旧电视放我们屋,让我们看。我说我不爱看电视,不要。我心想我要看电视就对不起师父的这本书(指《转法轮》)。

消业

炼功不久,一天晚上老伴刚洗完澡出来,地是湿的,我一進去“啪”一下就滑倒在地上,脚崴了。我没跟别人讲,忍着疼到厨房做饭,一会脚腕子肿了,我想:这可怎么去炼功点炼功啊?这功这么好,我不能耽误。饭后,我忍着疼一拐一拐的去炼功点。老伴想骑车带我,我没让。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帮我我一定能走。我忍痛到炼功点,坚持把功炼完。回来时好多了,第二天脚就不疼了,是师父帮我消了业。

老伴消业更奇特。一次雪后他下楼办事,脚一滑摔在地上。我看他老没上来,就隔着窗户向外看,见他坐在雪地上,两手抱着一只脚,脸色都变了。他忍痛回家就盘腿打坐、学法,两天就好了。还有一次,那年刚入冬,天出奇的冷,早上在炼功点炼功,抱轮时手冻的很疼,可一看老伴,大汗淋漓,热气顺着头顶向外冒呢,就象蒸汽一样呼呼的。我想是师父给他净化身体呢,过后问他,他说不冷,还很舒服呢。他还咳出不少象浆糊似的痰,他身体彻底好了。

提高心性

我们在老家农村有房子,从到北京后房子没人管了,后来就倒了。前两年回去参加老伴侄子的婚礼,一看房子没有了,就想砌两间房子回家时好住。可我们家原来的十几棵大树都让弟弟给砍了卖了,一棵就能卖一千多元,一分钱也没给我们。老伴对弟弟说,这几棵小树,也是我们地里的,准备卖了盖两间房。弟弟还不高兴的说,这树是他栽的。我们看他那种态度,心想算了,我们是大法弟子,不能和常人一般见识,不生气。师父说:“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1]侄子结婚我们照样给了两千彩礼。

师父说:“功修有路心为径 大法无边苦作舟”[2],还说“吃苦当成乐”[3]。我不怕吃苦。北京这边有三个儿子,各家的孩子都是我带大的。刚来北京三个儿子和弟弟等共十二口人,他们都忙着上班,我负责做饭,老伴买菜,家务事我俩都包了。早上五点多起床,一直到晚上吃完饭,这段时间都是在做家务。累得我有时在厨房用手撑着胳膊趴在桌子上歇一会。我想我们是修炼人,吃苦是好事,就不怕吃苦受累,多付出还能多得福呢。

我和老伴虽然快八十岁了,可我们四肢灵活,红光满面,从炼功开始就不需要去医院,没吃一粒药。我们俩这么大的福都是师父给的。师父的恩情我们永远不忘。

谢谢恩师!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法轮大法 〉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苦其心志 〉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