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放下 美妙无穷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四日】我家是三代人,我、丈夫、儿子、儿媳,还有刚满两周岁小孙子。我以前是在单位里上班,单位改革我们都下岗了。为了养家糊口,我们走向了个体经商的道路。经商这些年,为了名、利、情去争去斗,把身体搞得一身病。修炼大法后,师父给我身体净化了,无病一身轻。在大法的沐浴中,我把名、利、情看淡了许多,明白那些东西都是生带不来、死带不去的,能得大法才是人生最珍贵的。

零八年,儿子娶了儿媳,我把商店就交给他们管理,我退回来,在家料理家务、做我修炼需要做的三件事。我家也是遍地开花中的一朵小花,这朵小花在师父的呵护下,在我家里开的五颜六色的花瓣。

我在家里修炼环境比较宽松,全家人都支持我修炼大法。当然,这也是由于我在大法中受益使自身发生的改变,他们见证了大法的超常与神奇,他们也都听过师父讲法,明白这个法是最好、最正的。我在救度众生,证实法的修炼路上,他们给了我大力的支持。

我家是学法点,每个星期在我家学三天法,儿子、儿媳为我学法不受干扰,能静心学法,把孩子找保姆带半天,给我们学法小组开创了好的环境。一家人相处的比较和睦,我们和儿子虽然没有住在一起,但吃饭基本上在一起吃,我把儿媳妇当作女儿来看。小孙子一出世,在月子里我就给他放师父讲法录音听,放神韵晚会给他看,再大一点给他放MP5里面存放的大法歌、美展、迫害真相、《九评共产党》,当看到《九评》〈第五评〉大法弟子在监狱里被迫害的遍体鳞伤,他说:“奶奶怕,坏蛋坏。”他每次到我家里来,第一件事就是先放神韵给他看,常人的电视他不爱看,只要是大法的内容他都喜欢看。常人们都说这孩子特聪明,和别的孩子不一样,我心里明白,他有根基,是来得法来的,我得好好带他。

在复杂的环境中人心去的快

今年五一前儿子和儿媳又开了一个店,他们暂时没有雇人,我腾出时间就去店里帮忙。新开的这个店,需要晚上的时间,这样晚饭就在店里吃,吃完饭儿媳先带孩子回家,我陪儿子,9点以后才能回家,我学法的时间就少了。店里有个做饭临时休息的房间,虽然也能学法,但我发现学法时静不下心来学。外面儿子卖货时,有的顾客把价压的很低,儿子说没挣多少钱,他们还是有点不信,儿子就有些不耐烦了,这时我就坐不住了,就想出去说两句。遇到哪天生意好了,哪天生意不好了,也能被带动。发现不对劲,平时自己感觉利益心放的淡,多少无所谓,但是当真站在利益面前时发现,还是没真把它放下,还是被它带动。

静下心来学法,师父说:“人与人之间在心性的摩擦当中能不动心吗?在个人切身利益上能不动心吗?这些事情做起来都很难,所以不是想要达到这个目地就能达到的。”[1]我悟到,儿子开这个店也不是偶然的,师父利用这个环境,让我暴露还没修去的执着,把它在这个环境中修去,真正提高上来。当我认识到了那个物质师父就给拿掉了,再遇到这种事,心就不被带动了。

向内找,放下根本执着,家庭环境变好

没修炼前我在家是说了算的,修炼以后改变一些,但骨子里形成的观念难以改变,家里有了大事小事,多数都是我来处理。这样一来他们就有了依赖心,有难处了就跟我说,我就尽可能帮助解决。

儿子他们开店需要资金,我把他爸以前买的意外保险钱取出来给他们用,也是给他们减轻压力。我想:现在年轻人压力一大,就承受不住了,就吵架,一吵架两个人就要闹离婚,离婚了孩子不受伤害吗?那不又造业了吗?这样做看上去符合常理,但从修炼人来看理却是反的。

我满以为给他们减轻压力,他们能高兴,但实际上儿媳妇却显得不高兴。我心里想,我家媳妇怎么变成这样了,她以前知情达理不是这样的。其实这是师父用她来去我对情执着的那颗心,自己还不悟,向外去找了。

有一天我到店里去,碰到儿子当着媳妇还有一个男顾客的面,把手里拿的东西给摔了,然后就出去到库房那边了,我也跟着到库房,我问儿子为什么当着顾客的面摔东西?这么没礼貌,他说:“我还想要骂他呢!”我就问他为什么,儿子说:“他就是我们没结婚前追求我媳妇的那个人,他现在还不死心,还来勾引她!”我说:“就为这事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那是以前的事,做夫妻不成就做一般朋友,那有什么啊!他到店里买货,就应该以礼相待,别太小心眼了,要大度些。你别把媳妇看得那么低,你媳妇不会那么做。”儿子经我劝说后,态度有些好转。可我的心却放不下了,从那以后我在店里又碰到那个顾客两次。让我看到的是儿媳妇显得很不自然,这时我人念上来了,坏了,儿媳妇真有事了。

这一念一出,另外空间的黑手,烂鬼就钻了空子。它就帮你演化,叫你看这都是真的,有时候脑子里还打不好的念,我就坐下来开始发正念,在我空间场不允许这种事发生,不准许黑手,烂鬼操控众生做这种事情,破坏家庭来造业,企图想毁众生,谁在操控就立即清除解体。我发完正念向内找,为什么能发生这种事,因为自己以前做生意也有异性朋友追求,是自己空间场有这种物质。

第二天早上,儿子来电话说他今天去進货,叫我去给他看门。我说好,上午8点多钟,我来到店里,到中午快到12点,我给儿媳妇打电话问:“什么时候到店里来。”媳妇问我:“妈,你儿子在吗?”我说不去進货了吗?她说:“妈我跟你打一声招呼,你儿子下次再撵我走,我就真走。”说完把电话给挂了。我听了后心里就不平衡了:这儿媳妇怎么这样态度跟我说话?这不是来警告我吗?不行,我得跟她谈谈。

中午一点多钟,儿媳妇到店里来了(她知道我下午学法),等她来了,顾客也来了,没机会跟她谈,学法时间也到了,我得回家不能让同修在外面等,我们没谈成。我刚到家,同修先来了一个,我们交流了一下,同修说你儿媳妇怎么能这样对你,你对她多好,再说那样做孩子怎么办?也不符合法呀,不能叫他们这样做。我听了以后更放心不下了,下午学法精神溜号,不是丢字就是落字,别说悟法理,满脑子都是快学完法,我去找她谈。学完法刚要走,大脑有一念:不要去了,向内找,今天是星期五还得做周刊。我停住了,又一想:不行,儿子進货不知什么时候回来,商店没有人做饭,我得去。其实那时主元神已经不清醒了,被魔控制了,本想跟儿媳好好谈谈,一看她那个不高兴的脸,火就上来了,马上跟媳妇就吵起来了,说了一些常人都不如的话,她也说了一些气头话。

正吵着,姐姐同修来找我有事,正好被她碰上,她说你一个修炼人怎么和常人吵架,你看你身后就站着一个大魔正在笑你呢,你们俩吵架是它操控的,这不正中了它的计吗!我一听,惊住了,这时主元神清醒了:我这是怎么了,怎么发这么大的魔性,我错了。我瞅着媳妇跟她说:“全是妈的错,我是修炼人,不应该发火,一发火还不如常人了,一掉到底,这不白修了吗?”说着眼泪就止不住了,我对姐姐边哭边说:“我对不起宇宙中的众生,刚才我在发火时,我的内脏感觉象辣椒粉辣的那么烧,发那么大的魔性毁了宇宙中多少生命啊,更对不起我让师父操了这么大的心啊!我真是不争气!”这时姐姐同修祥和的对我说:“能知道错了,那不就是在提高吗?回家多学学法,拿法来对照,看哪里没做好,把它做好了,不就行了吗?”

晚上回来后,静下心来找自己:为什么修到最后,还有这么严重的争斗心、嫉妒心、疑心、自强自大的保护心?这些心为什么去的这么难?归根到底还是那个情你放不下。师父说:“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1]

既然找到了情这个根,那就得把它彻底铲除,不能再叫它生长。通过这次深度找自己,我还找出自己有严重的嫉妒心。看到看孩子的保姆跟儿媳说话说的很热情,心就被带动了:有什么好讲的,看她俩倒像娘俩了。看到保姆教育孩子不如自己意了,心里也不平。其实这些都是嫉妒的表现。以前为什么不太明显,是因为家里的环境对它触动不大。现在的环境,能直接触动它的巢,那它必然是全巢出动。既然是全巢出动,那我就把这个老巢给彻底端了。

当你把执著的那些东西彻底放下而不被它们带动时,那种美妙,真是无法言表!现在我的家庭变的又象往常那样和睦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