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声里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四日】唱歌是人们喜闻乐见的一种艺术形式,常被用来赞颂美好的事物,表达愉悦的心情。但是,中共邪党利用唱歌对中国人进行洗脑却无处不在,歌声中往往包含着罪恶。

中共抢夺政权时,就是靠惨无人道地杀人来恐吓民众听命于它的。在那时,中共已经懂得利用歌声来为自己的杀人进行美化了。《九评共产党》引述了雷震远神父在《内在的敌人》一书中记载的一段史实:“一天,中共要求所有的人都到村子的广场上去,小孩子们则由他们的老师领着,目的是让他们观看13个爱国青年是如何被砍头的。在宣读了一些莫须有的罪状后,中共命令已经吓得脸色发白的教师领着小孩子们高唱爱国歌曲。在歌声中出场的不是舞蹈演员,而是一个手持钢刀的刽子手。‘刽子手是一个凶狠结实的年青共兵,膂力很足。那共兵来到第一个牺牲者后面,双手举起宽大锐利的大刀快如闪电般的砍下,第一颗头应声落地,在地下滚滚转,鲜血像涌泉般喷出。孩子们近于歇斯底里的歌声,变成了不协调杂乱的啼叫声。教员们想打着拍子将喧嚣的音调领上秩序,杂乱中我又听到钟声。’刽子手连续挥动了13次钢刀,砍下了13颗人头,随后中共的士兵们一起动手,对死者剖腹挖心,拿回去吃掉。而这一切暴行都是当着孩子们的面。‘小孩子们吓得面孔灰白,有几个已经呕吐,教员们责骂着他们,一面集合列队返校。’

从此之后,雷神父常常看到孩子们被迫去看杀人。直到孩子们已经习惯于这种血腥场面,他们变得麻木,甚至能够从中获得刺激的快感。”中共利用歌声扭曲人性,真是无比邪恶。

文革十年,中国人的人性更是被彻底扭曲,道德底线几近丧失。那时的中国人哪有什么文娱生活,看来看去,就是几个样板戏。头脑中充斥的就是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可是,就在这种环境下,民众还被逼着每天至少两次唱红歌赞颂中共的领导,据统计,当时每天都至少有十亿人次在唱红歌。当一、二十年在温饱线上挣扎的中国人如痴如醉地唱着“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社会主义好”、“文化大革命就是好”时,就等于中国人已经把自己的思想全部交给了中共。文革中,夫妻反目成仇,子女与父母划清界限,学生批斗老师,各地都有不同的派别,从文斗到武斗,从农村到工厂、到军队,整个社会秩序都乱了,连国家主席都不能幸免,可是,不但看不到民众对中共的声讨,却到处充斥着对中共的歌功颂德,中共对中国人的洗脑之深由此可见。

中共也往往根据当时的形势,创作一些给民众洗脑的歌曲。还有一些歌曲,作者创作时可能没有什么邪恶的用意和政治意图,或者因为被中共洗脑太深,已经意识不到创作的歌曲含有对民众洗脑的因素了,但是一旦中共拿来邪恶地利用,就成了替中共洗脑的媒介了。例如《同一首歌》就是这样被中共利用的。

《同一首歌》创作于一九九零年,歌唱的是人们欢聚一堂的快乐生活。可是,在六四惨案刚过去一年的中国,屠城的血腥还没有散去,中国上空弥漫着无处不在的恐怖气息,民众的抗议被压制了,但到处都是对中共的谴责。很多西方国家对中共进行制裁,甚至有人提出制裁一九九零年在北京举行的亚运会。就在这样一个特殊时期,这首歌被中共选中了。中共为了淡化屠杀之后的民怨,以达到其粉饰太平愚弄百姓的目的,用巨资力推《同一首歌》演出,并利用这一首歌支持其举办亚运,在全国巡演。

当民众唱《同一首歌》时,因为它优美的旋律和富有诗意的歌词,人们感叹的是生活的阅历与相聚的不易。当中共主导着各阶层民众,特别是有着中共背景的特殊人士与民众在一起唱同一首歌时,人们渐渐淡化了屠城的血腥,甚至不知不觉地对中共的统治表达着赞同。经过中共宣传部门的策划与包装,许许多多的中国人莫名其妙地与中共站在了同一个立场上了。

中共对《同一首歌》的利用还不止于此。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中共中央“610办公室”耗巨资召集专家研究对法轮功学员的洗脑。二零零零年初,中共首先在北京团河劳教所利用《同一首歌》对法轮功学员洗脑,随后大面积推广至各地劳教所。当时,许多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强迫要学唱《同一首歌》,还被逼收看央视每周五晚的以《同一首歌》命名且作为主题曲的文艺晚会。那时,法轮功学员被洗脑后的第一件事不是写什么“悔过书”之类的“三书”,而是被要求唱《同一首歌》。辽宁省沈阳市的法轮功学员石胜英因拒绝唱《同一首歌》,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同一首歌》是中共在精神上迫害法轮功的象征,也是它掩盖暴行的伴奏曲。

除了《同一首歌》,中共利用唱歌来对法轮功进行残忍迫害的例子更是不胜枚举。这其中,最典型的酷刑叫“每天一歌”。“每天一歌”是重庆西山坪劳教所的典型酷刑之一。这种酷刑的施暴方法如下:吸毒犯将法轮功学员扑倒在水泥地上,然后两人各拉一只手反扭按着,脸贴地,两条腿被三、四人踩着。然后,吸毒犯一人按住头用塑料凳砸;一人用木棍在背部、腰部、脚脖子等处乱打;一人用胶凳或饭钵打踝关节骨头;还有的用腿踢、跺、蹬;还有的用鞋子打。在殴打的同时,另有一些犯人则在窗口大声唱歌,掩盖施暴者的打击声和受害者的叫喊声。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不仅通过唱歌,还有的劳教所通过用音箱放歌来遮掩罪恶的声音。重庆市长寿区八颗镇梓潼村三组的法轮功学员黄正兰,曾在重庆茅家山女子劳教所遭酷刑迫害。黄正兰说,该劳教所在对法轮功学员非法施以酷刑时,都用音响的最大音量放歌来掩盖施刑的声音,以及被毒打时法轮功学员的惨叫。

还有的恶警更邪恶,他们一边毒打法轮功学员一边唱歌。山东省临沂市蒙阴县垛庄镇黄营村的农民鲁兴德,九九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他与儿子、弟弟和其他的法轮功学员在北京上访时,被当地政府及派出所所长绑架。在临沂驻京办事处,恶警用手铐把他们倒背手铐着。恶人就象疯了一样,喝一会酒,拿起话筒对着电视唱一阵,然后就用手扇鲁兴德的脸。打累了就去喝,喝够了再来打,如此反复多次,直到恶人们尽兴为止。

不仅是让犯人唱、用音箱放、恶警自己唱,恶人们还逼着法轮功学员唱歌颂邪党的歌曲。黑龙江省依兰县依兰镇法轮功学员赵秀云曾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遭受长期折磨。据她说,万家劳教所七大队队长张波强迫法轮功学员睡觉前唱歌颂邪党的歌曲,不唱不让睡觉或拉出去毒打。

除了被逼唱歌颂中共的歌曲外,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还被逼唱极其邪恶的歌曲。重庆西山坪劳教所内,吸毒犯将法轮功学员强制贴坐在铁床前,左右两边由人把他们手和肩死死按住,一人抓住他们的头发把头拉起,一人掰开他们的眼睛,两人坐在床上拿着黄色画逼他们看,后面有人拿着木棒准备打。另外还逼唱流氓歌曲,如“把你砍成肉砣砣,一刀一刀的夺(刺)死你……”中队长李其伟公开无耻的咆哮:“逼法轮功学员唱流氓歌曲、逼看黄色画,是帮助法轮功学员回归社会。”

中共利用唱歌对中国人进行洗脑到了极其荒唐的地步。现在沦为阶下囚的薄熙来,在前几年发起了“唱红”运动。一时之间,唱红歌能减刑、为唱红歌母死不奔丧、唱红歌能治疗精神病之类的宣传报道充斥报端。“唱红”运动中还出现了五大宗教的教徒齐唱红歌的丑陋一幕。有神论的宗教教徒,在同一个舞台上为无神论的中共大唱赞歌,看来他们真正信奉的是中共这个大邪教。

将罪恶的洗脑因素溶到歌曲当中,因为过程是潜移默化的,对人的毒害也是非常深的,起到的作用非常持久,让人自己都意识不到。有一个故事,说有一个厨师,家人深受共产党迫害,后移民到美国加州定居。在餐馆厨房剁肉时,伴着一刀一刀的节奏哼着小调,煞是来劲。不过,对共产党深恶痛绝的他,唱出的居然是“毛主席的书,我最爱读,千遍万遍下苦功夫”,别人给他指出,连他自己都哭笑不得。人们的思想中被灌输了太多的中共私货,思想被严重毒化。

最近,中共中宣部等五部联合发出通知,《同一首歌》节目被正式停播。也许连中共自己都意识到了,广大的中国民众已经不再和它站在同一个舞台上唱同一首歌了,所以,才被迫撤下这个节目。发起唱红运动的薄熙来也已经被审判,成了中共权斗的牺牲品,广大的中国民众正在迅速觉醒。中共的歌曲在薄熙来发起的唱红歌运动中回光返照了一下后,正在快速地衰退。中共的政权也确实到了日暮途穷的地步。

愿大家早日看清中共歌声里的罪恶,早日认清邪党的丑陋面目,远离中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