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听我的心声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四日】朋友,如果您没有吃过葡萄,有人骗您说葡萄是辣的,您信吗?如果您不了解法轮功,有人栽赃法轮功并欺骗您,您信以为真,您知道被欺骗的后果有多严重吗?不知您对法轮功了解多少?您看过《转法轮》吗?您体验过无病一身轻的快乐吗?您有过按“真、善、忍”的标准回升道德、修炼心性的感受吗?如果没有真正了解法轮功,被中共谎言欺骗后还跟着中共助纣为虐,那不是害自己,害国家吗?那不是和相信有人说葡萄是辣的一样傻吗?

一、在最难忘最幸福的日子里

一九九四年八月五日~八月十三日,我有幸在哈尔滨参加了法轮大法师父的传法学习班。这九天是我终生难忘的九天,这九天是我改变人生命运的九天,这九天是我从人走向神的九天。

茫茫人海,芸芸众生,我能有幸听到师父亲自传法,这是何等机缘?这是何等的幸福啊!正如师父说的:“我觉的能够直接听到我传功讲法的人,我说真是……将来你会知道,你会觉的这段时间是非常可喜的。当然我们讲缘份,大家坐在这里都是缘份。”[1]

第一天進入传法场我就感到全身发热,有一种祥和、慈悲、非常舒服的感觉。

第二天听完法后回住处的路上就感觉小腹部位有一个东西热乎乎的转动,身体轻飘飘的,非常殊胜,非常美妙。

到第四天时,身体开始有消业的状态了。正如师父讲的:“从今天开始,有的人会感到全身发冷。象得了重感冒一样,可能骨头都得疼。”[1]但是由于自己当时对法只是感性认识,悟性较差,消业状态一直持续到第八天才好转。

在以后的几天就感到无病一身轻了,真是非常舒服。真如师父讲的:“走路生风。过去走几步就累,现在走多远都觉的很轻松,骑自行车好象有人推你一样,上楼上多高也不累,保证是这样的。”[1]

另外,在那段时间我亲眼见证一件体现大法神奇的事。

我们住在哈尔滨师范大学的学生宿舍,我们八个同修住在一起,有三位同修是从齐齐哈尔来的,其中一个五十多岁的是身患重病的(胃癌晚期),另外三位三十来岁。据她们说这个患病同修在齐齐哈尔上火车时是抬着上去的,到哈市下车也是打车抬着到住处的。

在听法的第二天奇迹就出现了,当天晚上这位同修连拉带吐,吐的都是深红色的血块,拉的都是黑色的东西,一夜都没消停。第三天在同修的搀扶下又坚持来听法,第三天晚上就好多了,不那么拉、吐了,脸色也好看了许多。第七天听完法回来基本上全好了,也能吃东西了,也能说话了。她跟我讲:“大姐,我没想我能好,而且好的这么快,法轮功太神奇了!”这时回来的两位同修说:“我们跟过老师一次班了,才劝她来的,没想到她好的这么快。”

因当时我也正在消业阶段,更加坚定了我的信心,从那时起我就下决心修炼法轮功了。

在十几年修炼中我一直坚信师父坚信法,特别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后,我从来没有动摇过。今后要更坚定的做一个走在神的路上的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二、得法前师父就在管我

得法前师父就在管我了。

我曾是一个多种疾病缠身的药篓子,得法前我有两种最难受最要命的病:一个是胃下垂十一公分,几乎下垂到腹腔去了。吃饭困难,馒头都用水泡着吃,什么菜都不能吃,只能吃点咸菜,行、走、坐、立都很困难,睡觉躺不下,半跪半卧,难受极了,真是生不如死。再有一种就是双腿走路如同绑着沙袋一样沉重,我的工作很清闲,可是每当下班到家后必须得躺一会儿才能做饭干活,那种感觉十分痛苦。各种治疗无效,吃什么药也不好使。就在我绝望、活不下去的时候、等死的时候奇迹出现了。

大约在一九九三年二月中旬,一天晚上我做个梦,梦见两个现代打扮的中年男医生给我做手术。当时开开肚子后,就听主刀的医生说:“她这个位置不对给她往上挪挪。”醒来了觉得很奇怪,胃舒服多了。一天比一天好,十来天后全好了,什么都能吃了,我高兴极了。心里知道是神佛给我治好的,但是不知是哪位神佛。大约过半个月后的一天晚上,我又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一个道人打扮的男子给我治腿,他让我把腿从被里伸出来,然后用手对着两腿各拍一下,说了一句:“好了”。没超过一个月,我的腿真好了,走路特别轻松。

一九九四年四月,我去哈尔滨听师父传法时才知道,原来是师父给我治病,我当时就哭了,几乎哭出声来,那种心情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我的命是师父给的,倾尽我的一切都无以回报,今天我把自己经历的一切写出来,是为了告诉世人,法轮大法是教人向善的高德大法,电视里播的天安门自焚事件是假的,是中共为了煽动仇恨栽赃法轮功骗老百姓的。

如今,我修炼法轮功已经十九年,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也有十四年了。在这十四年的血雨腥风中,全世界越来越多的人修炼法轮功,大陆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三退”大潮,越来越多的人知道“法轮大法好”越来越多的人不相信中共的谎言。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