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制灌食”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酷刑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上海报道)这是上海法轮功学员刘鹏二零零九年三月十日被劫持到上海市提篮桥监狱当日,被迫拍摄的照片。当时刘鹏绝食反迫害已一年多,被恶警强行以鼻饲手段灌食折磨。恶警为加强折磨程度,长期将鼻饲管固定不拔。照片上刘鹏痛苦的表情,更进一步印证了迫害的残酷性。

图为上海法轮功学员刘鹏被“强制灌食”酷刑折磨的惨状
图为上海法轮功学员刘鹏被“强制灌食”酷刑折磨的照片

在中共监狱里,“强制灌食”是一种残忍的酷刑,中共恶警们的目的并不是要救人,而是利用强制灌食折磨人,让人生不如死:滚烫不能入口的粥,被恶警们强行灌入受害者的胃中,造成烫伤食管、胃壁;还要故意多加盐,造成受害人口渴,然后控制饮水的量来折腾人;鼻饲灌食时,恶徒们故意来回抽拉鼻饲管,使受害者遭受惨烈的剧痛,更卑鄙的是,灌入不明药物,让被害人慢慢中毒……

刘鹏遭“强制灌食”折磨

明慧网曾先后于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二日、二十日报道,刘鹏于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一日遭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徐汇区看守所,他从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二日起,绝食抗议迫害已近一年,据知情人透露,刘鹏身上一点脂肪都没有了,胃已严重萎缩。他绝食后曾一度被送南汇上海监狱总医院,住院期间被上绑,而后被强行灌食,住院约十天左右,恶警看他还坚持绝食,于二零零八年五月将他拉回看守所继续进行折磨性灌食。从这张照片可以看出,直到二零零九年三月十日,刘鹏的鼻孔仍被插着鼻饲管。

刘鹏原是上海公安专科学校教师,与妻子张许枚均系华东师范大学研究生毕业。在一九九九年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以来,这一对当时结婚不到一年的夫妻,被作为重点迫害对象,被多次软禁、绑架、关押。二零零零年七月上旬,儿子出生才三个月,刘鹏又被劫持到江苏省大丰市四岔河上海第一劳教所强行洗脑折磨。二零零三年八月,刘鹏出狱刚半年左右又被闵行区国保大队绑架,非法劳教一年半,被关押在上海市青东农场第三劳教所。二零零八年二月,这对饱受迫害的夫妇再遭徐汇区国保绑架,刘鹏被非法判五年,二零零九年三月十日被劫持至上海市提篮桥监狱。二零一三年二月,应该是刘鹏结束五年冤狱回家的时候,现在外界还没有得到他被释放的消息。

瞿延来遭“强制灌食”折磨

瞿延来,男,一九七七年出生,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能源工程系,品学兼优,曾获黑龙江省化学奥林匹克竞赛特等奖、数学一等奖。一九九九年七月修炼法轮大法后,时刻以真善忍的准则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所有接触过他的人都公认他是一个难得的好人,正直、善良、宽容、真诚。

品学兼优的瞿延来
品学兼优的瞿延来

二零零二年九月三十日深夜,瞿延来在工作单位的住所被普陀区公安分局的恶警非法劫持,后被诬判五年。从被绑架的那一刻起,他一直绝食绝水抗议对他的非法关押,期间多次遭受毒打,野蛮灌食造成四次严重胃出血,送医院四个月,几度生命垂危,原本身高一百八十厘米,体重一百四十多斤的壮小伙子,被折磨得只能躺在床上或坐在轮椅上,生活无法自理。

恶警在拉瞿延来去插管灌食的途中,故意将他在楼梯的几十个台阶上拖上拖下,导致瞿延来的双腿被楼梯台阶的硬水泥棱角磨损至骨头露出,鲜血淋漓。二零零七年,瞿延来从六监区被恶警上了皮戴手铐绑架到二监区四楼去,恶警继续迫害已经绝食四年六个多月的瞿延来,导致瞿延来在该年三月初出现了生命危险而被迫送入监狱医院。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瞿延来家人为瞿延来聘请的上海人权律师郭国汀,最后郭律师本人竟遭非法抓捕,不得已旅居海外。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日,瞿延来的妹妹瞿艳艳远来探望她的哥哥,当晚被上海市国保绑架,遭非法判刑。
熊文旗遭“强制灌食”折磨

熊文旗,男,现年四十岁,原上海普陀区工商管理所职工,一九九七年十月有幸修炼法轮功,在工作中踏踏实实勤劳肯干,曾连续三年被评为先进。迫害发生后,熊文旗多次遭绑架。

二零零一年五月三日,熊文旗在上海杨浦区再次被非法抓捕,他绝食抗议迫害。上海市普陀区看守所恶警对其进行了长达半年多的非人摧残,后非法判了他四年半,把他关到了提篮桥监狱继续迫害。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熊文旗因绝食抗议迫害,被恶警用“扎死人床”的方式,五根长绳将他四肢身体固定绑在床上,强行插管,长达一年多。监狱为了让熊文旗放弃绝食就采用各种手段逼迫和虐待他。熊文旗在提篮桥监狱中被隔离,不准任何人探视,一天到晚二十四小时被绑在床上,大小便不能自理。监狱局长来查监,对熊文旗说:“只要你承认法轮功是×教,我马上放人。”(中共才是货真价实的邪教)熊文旗拒绝放弃自己认识的真理。

二零零五年三月,熊文旗被转到一监区(重刑事犯大队)四中队(暴力犯中队),加强“转化”力度。恶警指派多名死缓、无期的重刑犯来看管熊文旗,那些犯人打手在得到恶警的直接指令“只要不死,哪怕搞得只剩一口气了,出去也没有关系”。打手们在只要能完成任务便可得到“劳改积极分子”并可以减刑一到二年的利益驱使下异常积极,对熊文旗开始进行残暴的迫害。

熊文旗被绑在床上一年多,肌肉萎缩,身体极度虚弱,恶警还强行罚他从早上五、六点钟坐到晚上八、九点钟,绕电线圈的塑料小得根本无法坐的圆盘给他当凳子来坐,而且表面突出,顶着臀部的肉却强制让他久坐到晚上,不然就不给他睡觉,目的就是要消磨他的意志;恶警把他架起来象打桩一样往水泥地上撞,吊起来往墙上撞,又用手猛戳他的两肋,腰际,用脚拼命踢他的两腿,膝盖,挤踹他的胸部,熊文旗全身青一块紫一块;以“灌食”为由,将他摁住把辣椒粉、花露水、风油精往他嘴里、鼻子里倒,往眼睛里涂抹,再用木棍撬开他的嘴并顶住,塞进橡皮管,捏住鼻子不让他透气,往嘴里灌水,呛得他透不过气来,把刺激物都呛到气管里去了,直接导致熊文旗气管发炎,肺部严重感染。

结语

上海市提篮桥监狱现今仍关押着上百名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三年夏天上海高温天气达三十多天,最高温度达四十度,提篮桥监狱3.3平方米牢房内关押三个人的恶劣环境。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处境极其危险,生存环境极其恶劣,各项基本人权被剥夺,随时面临恶警、及其指使的人渣犯的暴力侵犯,生命安全受到严重威胁。呼吁外界关注迫害黑窝——上海市提篮桥监狱,营救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在此我们正告正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和犯人,善恶有报是天理,你们必须悬崖勒马,停止行恶,将功补过,否则,你们的恶行必将遭受即将来到的正义力量的审判!你们的生命必将遭受历史的淘汰!引用《追查国际》的一段誓言:“我们将一如既往的追查一切迫害法轮功的罪恶,以及相关机构组织及个人,无论是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我们将追查到底,直至每一个罪犯绳之以法。”

上海市提篮桥监狱:
地址:上海市长阳路147号,邮编200082
总机021×55589900
监狱长戴卫东分机1000、1001、6666办公室直线65848922、13701851126
政委文勇分机1002办公室直线65378143
副监狱长李念旗分机1003办公室直线65458184
副监狱长欧利刚分机1005办公室直线65418619手机:13611774317
副监狱长殷光辉分机1004办公室直线65451569
纪委书记尹卫东分机1006办公室直线65458811
监狱监察室分机1709直线65848703
政治处主任刘华分机1007办公室直线65124823
公室主任分机1021办公室直线65121210
办信访办分机1024办公室直线65378490
办公室分机1019直线65461329
狱政科长卫勇分机1501直线35110528
后勤科长分机1511直线65845093
财务科分机1401直线65844079
驻监监察室分机3400直线65129558
一监区门岗 分机2110监区长直线:65412374
二监区门岗分机2210监区长直线:65412578
三监区门岗分机2310
四监区门岗分机2410监区长直线:65122710
五监区门岗分机2510监区长直线:65350677
六监区门岗分机2610监区长直线:55097313
七监区门岗分机2710
八监区门岗分机2810监区长直线:65465837
九监区门岗分机2910
十监区门岗分机3010监区长直线:65122710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25/“强制灌食”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酷刑-2786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