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3年8月25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五日】

  • 辽宁抚顺市望花区杨桂芳遭受的迫害

  • 广州市法轮功学员钟艳红被三次非法劳教

  • 河南许昌县张花粉多年遭受迫害,现生活不能自理

  • 重庆法轮功学员刘朝秀自述被多次迫害经历

  • 河北永清县法轮功学员杨金萍遭迫害事实

  • 山东淄博市法轮功学员张秋鹏遭迫害事实

  • 揭露马三家劳教所罪恶

  • 辽宁抚顺县石文镇派出所迫害李艳秋

  • 应城两名妇女被中共迫害的经历

  • 内蒙古霍林郭勒市七十岁老人被迫害经历

  • 辽宁抚顺市望花区杨桂芳遭受的迫害

    杨桂芳,五十九岁,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没修炼之前,身体不好,心跳,心律快,全身没劲,风湿,夏天也不敢穿背心,怕风,腰间盘突出,行走都困难,没有一天好过的时候。自从修大法之后,杨桂芳身体净化了,病都好了,思想和身体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然而,这么好的功法、这么好的师父,在一九九九年却遭到了史无前例的迫害。

    九九年七月十九日,杨桂芳上省委上访,却被非法关押一宿。二零零零年快过黄历新年的时候,望花区建设派出所姓付和姓崔的警察到杨桂芳家,把录音机、师父讲法录音带、师父法像抢走了,把杨桂芳带到派出所,问资料是从哪来的?杨桂芳告诉他们说是门缝插的。之后,警察把杨桂芳关进一个空屋子,要把门锁上,杨桂芳不让锁,说拉肚子,得上厕所,后来就让杨桂芳上守卫室了。到了中午,杨桂芳说饿了,让姓付的警察去买饭,这时守卫室有两个人,他们没注意,杨桂芳就走了。

    零一年八月左右,杨桂芳上她姐家去串门,河东派出所、社区书记、政法委于姓人员闯入杨桂芳姐家,把杨桂芳非法带入河东派出所非法关押在二楼一间屋里。杨桂芳从窗户跳下去,把腰摔伤了,给杨桂芳身体造成极大的伤害。

    二零零一年十月末,在和平桥附近,被高湾派出所姓田的副所长和一名恶警绑架到高湾派出所,问杨桂芳叫什么名字,杨桂芳不说,恶警威胁说:“你不说,就拿电棍电你。”还继续问,杨桂芳坚持不说,恶警和田副所长就搬杨桂芳的胳膊,想把胳膊绑在背后没搬动,就照杨桂芳脸上和身上拳打脚踢,把脸打得青肿,把腰、胳膊都给打了,把杨桂芳打倒在地,他俩以为杨桂芳昏过去了就掐杨桂芳的人中,杨桂芳起来之后,就把杨桂芳铐在暖气管子上,到了晚上把杨桂芳送到将军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十五天后回家。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杨桂芳在女儿家帮女儿看孩子,社区书记苗森、女街道书记,早八点多闯入女儿家,要把杨桂芳送洗脑班迫害,她女儿一看是抓人来了,就把屋门给锁上了,一会,建设派出所又来了一帮人,楼前楼后都有人,进屋几个人,就叫她女儿开门,她女儿就不开。警察说,让你妈“转化”就回来。她女儿说:“往哪转化,我妈以前身体不好,给下岗没人管,炼功炼好,你们让我妈转化?!”她女儿这么一说,一个警察气急败坏的说:“你再说我就毙了你。”她女儿说:“你把我孩子吓着我就找你们算账!”那时,孩子才五个月。这哪是警察干的事呀,他们就砸门,把门给砸坏了。这时杨桂芳就上窗台了,他们一看杨桂芳上窗台也没抓,他们就退到门口,准备在楼口绑架杨桂芳,杨桂芳就从楼上走脱了。

    辽宁抚顺市望花区鲁彩华遭受的迫害

    鲁彩华九八年开始学炼法轮功,开始学时,不算太精進。二零零零年她丈夫也修炼了。当时社区、街道、政法委多次骚扰她,问她还炼不炼,她说:炼!

    二零零二年,十六大召开前,有四个警察到她家要把她带走,其中一个叫张忠胜的骗她说:“到派出所核实点事。”她说:“有什么事,就在这说。”不愿去,往回挣。张立刻变脸,说什么“你别不要脸”,不由分说往派出所拖。在大庭广众之下,她一下子就吓住了。她哪里经过这种事,一辈子(50多岁)从来没有做过不好的事,都这么小心翼翼的活着,就学个法轮功,按书里要求的做个好人,怎么就成了不要脸了呢?警察怎么能随便诬蔑别人的人格呢?她又气又委屈。恶警抄家后,翻走了她家的大法书和几张大法卡片,后来被冤判一年,在马三家教养院被迫害。从此以后,看到警车、警察都吓得够呛,躲着走。

    二零零九年,她到一位法轮功学员家(还钱20元),敲开门后,看见这位法轮功学员家有两个男青年,在往编织袋里装东西,主人在一旁,以为是主人的亲戚,就没在意,突然被其中一人拖进屋里不让动,把她带到了派出所,她才知道他们是国保大队的,一个叫彭越,另一个不知道姓名。就这样,又被带到南沟看守所,这期间,他们从她家中找到两本大法书和一个电子书。

    在这两次事件的过程中,有些警察也说:“大姨,我们也知道你们是好人,上边有指示,要名额,我们也是没办法,配合配合我们吧。”显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笔者正告这些警察:你们好象为的是自己的工作,饭碗,或者是名利、地位,可是,你们毁的是善良的生命、家庭和现实中的一切。你们想没想过,将来有一天清算的时候,谁做的谁要承担,善恶有报是天理,每一个有良知的人都想一想呀!


    广州市法轮功学员钟艳红被三次非法劳教

    钟艳红,广州市法轮功学员,因修炼法轮大法,曾被中共三次非法劳教。

    二零零三年八月至二零零五年三月,钟艳红第一次被非法劳教。这期间,钟艳红的岗位津贴被停止发放,回工作单位后,派出所又非法要求她定期按时到派出所“报到”,钟艳红不配合,被迫向单位辞职。

    二零零八年四月到二零零九年五月,钟艳红第二次被非法劳教,劳教期一年,因钟艳红坚持信仰法轮大法,被以拒绝“转化”为由,延期关押二个月零九天。延期非法关押后,钟艳红仍然坚持信仰,受所在地方骚扰和管制。钟艳红的家人也受到欺骗和威胁,恶人声称:不把户口迁走,就判钟艳红三年,迁走就立即放人。最后,钟艳红的家人不得不把户口迁走,从广东省佛山市迁到青海省西宁市。

    二零一一年六月到二零一三年五月,钟艳红第三次被非法劳教。


    河南许昌县张花粉多年遭受迫害,现生活不能自理

    (明慧网通讯员河南省报道)张花粉女士,一位善良柔弱的女子,只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十四年来身心遭受到中共无端非人的残害,失去亲人,家庭破碎,妻离子散。

    河南许昌县烟草公司张花粉女士,法轮功学员,今年四十七岁,身高一米五,为人朴实能干,和蔼可亲,是原河南许昌县烟草公司一名优秀员工,于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她工作上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业绩指标总是超额完成,深受员工们好评。只因不放弃“真、善、忍”的信仰,多次被当地公安绑架关押。

    二零零零年六月,张花粉女士为了给法轮功说一句公道话,只身进京上访,回来后被非法关押在当地看守所一个月。

    二零零二年七月,张花粉正在单位上班,被许昌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周恒伟等人绑架,非法关押在许昌县看守所一个多月,在非法审讯时,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苗中凯恶语相骂,并用手搧她耳光。

    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八日,许昌县烟草公司经理把本单位的三名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夫妇同在一个单位上班)召集到办公室,逼其签一个放弃修炼真、善、忍的“保证书”,说是因她们修炼法轮功将会影响到本公司的先进单位评选;如果不签此“保证书”,就必须签一个“辞职书”;如果不签字,她们的家属也将面临失业。

    在这样的威逼迫害下,张花粉不愿配合无理要求,为了不牵连家人,被迫离家出走,流离失所。其单位及许昌县国保大队周恒伟等人逼着她的丈夫,停止工作,抛下七十多岁的老母亲和十岁的儿子,外出四处打探她的下落。

    十年来,张花粉女士饱尝有家难归和与亲人离别之苦。为生存,她四处打工,身心极度疲惫,终于在去年冬季的一天,她突然一头栽倒在地,失去了行为能力。有好心人将她送回到家中,家人赶快把她送到许昌市中医院住院治疗,经检查,出现脑血栓症状。治疗期间,许昌市610、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西关派出所等不法人员多次上门骚扰,逼她在纸上签字,威胁说她的案子还没有完结。她丈夫承受不住压力,与她办了离婚。

    张花粉八十多岁的母亲十年来天天盼望女儿回家,担心女儿的安危,泪水哭干了双眼,积郁成疾,瘫痪在床多年,今年六月不幸离世。在参加母亲的葬礼时,面对多重压力,张花粉突然长叹一声摔倒在地,失去知觉。沉浸在失去亲人的悲痛中的家人赶快将她送到医院,经检查说是脑出血,她生活不能自理,口齿不清,呑咽困难,只能喂她一点稀水。

    在住院治疗期间,西关派出所几名警察又找到她兄弟家骚扰,说要将张花粉收监。家人气愤的说“人现在医院几楼几号,你们去把她带走吧。”那些人说不去了,灰溜溜的走了。

    目前,生活不能自理的张花粉女士被家人送进了一所养老院,孤单无依。

    相关人员电话:
    西关公安分局
    张威 局长 18637462511, 13803746033
    代红杰 副局长 18637462513, 15936389999
    王丽娟 副局长 18637462515, 13938776989
    兰东  副局长 18637462516, 13937485821
    刘彦军 副局长 18637462517, 13733699990
    齐显理 副局长 18637462518, 13903740410
    杨慧霞 警务综合室主要负责人18637462519
    李晖  警务综合室负责人18637462520, 13903743960
    郑三东 警务综合室负责人18637462626, 13569968858
    李蕾  案件侦办技术信息负责人18637462529, 13837450096
    刘志刚 案件侦办一中队负责人18637462639, 13938905858
    张雨  案件侦办二中队负责人18637468868, 13598999919
    王韶华 案件侦办三中队负责人18637462656, 13839009881
    杨俊涛 案件侦办四中队负责人18637462533, 13733686278
    李伟  治安管理一中队负责人18637462565, 13503895155
    俎鸿勋 治安管理二中队负责人18637462566, 13837438909
    丁鸽  治安管理三中队负责人18637466686, 13903999616
    姚延涛 治安管理四中队负责人18637462568, 15837434519
    宋玉珍 社区警务一中队负责人18637460010, 13839007556
    贠建新 社区警务二中队负责人18637462595
    李宏伟 社区警务三中队负责人18637462596(原魏都区国保队长)
    王涛  交警巡防大队一中队负责人18637462613, 13782357388
    杨晓旭 交警巡防大队二中队负责人18637462615, 13663742366
    赵磊  交警巡防大队二中队负责人18637460728
    魏伟  交警巡防大队三中队负责人18637462616, 13603742999
    蒋丽  交警巡防大队三中队负责人18637460269
    郭松  交警巡防大队事故中队负责人18637462617, 13700892099
    许昌县公安局
    杨国申 局长 13903742553
    赵强 政委  13569996856
    李效峰 副局长 13903990399
    支付庆 副局长 13700895718
    郭伟娜 政治处主任 13569901176
    刘全州 纪检书记 13903740926
    周恒伟 县国保大队大队长 13937465979
    于建东 县国保大队教导员 13937469704
    吴亚军 县看守所所长 13700895719
    槐国芳 县看守所指导员 13839016693
    张绍军 县看守所专职书记 13598982068
    刘太和 县看守所副所长 13937448039
    左新燕 县看守所副所长 13903999620
    杨雅静 县看守所副所长 13700891199
    马军亮 县拘留所所长 13569969666
    陈慕耀 县拘留所指导员 13569990006
    李宪民 县拘留所专职书记 13700895056
    李新亭 县拘留所副所长 15237490000


    重庆法轮功学员刘朝秀自述被多次迫害经历

    重庆法轮功学员刘朝秀,现年六十五岁,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四年中,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曾被中共严重迫害十二次,多次遭绑架、拘禁、抄家,两次非法劳教。其它的监视居住和上门骚扰还不算,身心备受摧残。下面是刘朝秀自述被迫害的部份经历:

    一、二零零零年七月第一次被绑架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恶党及江氏流氓集团利用国家媒体造谣诬蔑师父和大法,利用国家暴力专政工具疯狂迫害法轮功,我不准邪恶诬陷师父和大法。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九日晚,我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出去发真相传单,当晚被荣昌县昌元镇派出所恶警甘在华绑架,后又劫持到荣昌县戒毒所拘禁半个月,甘在华还经常到家骚扰,甘在华于二零零三年已遭恶报死亡。

    二、第二次被绑架到洗脑班四十六天

    二零零一年二月份,我被绑架到荣昌县在荣昌北门的一个学校内办的一个洗脑班遭受四十六天的迫害,过年都不准我回家,天天强制洗脑,逼我“转化”,我不写,他们骂我顽固,最后只剩下我一个人都被关了一个星期,还逼家里人拿了五百元现金才放我回家。当时洗脑班由荣昌县昌元镇综治办郭方洪负责。

    三、第三次被绑架到荣昌石河洗脑班迫害一月

    二零零二年十月,荣昌县“六一零”(中共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迫害法轮功的专职机构)把我绑架到荣昌县的石河洗脑班遭迫害一个月,每天放诽谤师父和大法的录像,强制洗脑。

    四、第四次被绑架非法拘禁一月

    二零零三年一月八日,我给当时还在炼法轮功的学员徐文英打电话,徐文英当晚出去挂横幅被绑架,第二天,荣昌县公安一科的雷天明、杨恩培也把我绑架到荣昌县看守所非法拘禁一个月。

    五、第五次被绑架后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三年一月九日被绑架到荣昌县看守所非法拘禁一个月后回家,我回家后又去给关在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徐文英送衣服,并在衣服里面夹带了师父讲法,当时被搜了出来,我又遭绑架并被劫持到荣昌戒毒所遭迫害八十天,那里是人渣地狱,精神受到极大的摧残和折磨,八十天后他们并没有放我回家,而是把我劫持到重庆女子劳教所迫害两年,那里是人间地狱,每天每时每刻都遭受精神和肉体上的折磨,长期正坐、正站、打蹬、面壁思过、还强制做奴工,每天包糖六十斤,现在我的大拇指都伸不起,精神上折磨得我的头发掉了三分之二。

    六、第六次又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五年九月,我又被劫持到荣昌石河洗脑班遭迫害一个月。

    七二零零六年第七次被绑架后又被劳教两年

    二零零六年三月份,我去峰高讲真相、被峰高的恶警绑架,荣昌公安一科杨恩培一伙把我劫持到重庆女子劳教所迫害两年,在劳教所里遭受了残酷的折磨,迫害成严重的糖尿病、高血压二百多,身体无法行动,生活不能自理,送医院急救。

    八、二零一二年第八次被绑架

    二零一二年五月份,荣昌公安一科杨恩培一伙突然冲进我家,强制我签字,他们在家里乱翻,然后又把我劫持到许溪去,找人来认我对证。

    重庆女子劳教所参与迫害警察:高红、陈雁彦、赵媛媛、韩斌、胡晓燕、贾珍、刘指导、韩露、谭青月、杨德珍、高定、蒲秀群、曹四等。


    河北永清县法轮功学员杨金萍遭迫害事实

    一九九九年七月,河北永清县养马庄乡国太营村法轮功学员杨金萍去北京为法轮功鸣冤,被警察绑架回养马庄乡非法关押两天,遭勒索五百元保证金和四十元饭费。养马庄乡派出所所长郑成方等不论白天和夜晚多次骚扰杨金萍家,在邪党开十六大之前频频闯上门恐吓。杨金萍的丈夫李志清被吓得不省人事而去世。


    山东淄博市法轮功学员张秋鹏遭迫害事实

    二零零九年夏天,山东淄博张店区公安局国保大队杜刚、610、刑警大队姓车的等,以修管道为由骗开张秋鹏的家门,将张秋鹏绑架到夏庄刑警大队二十四小时,非法罚款5000元。

    二零一二年夏天,张秋鹏因讲真相被淄博张店区公安局郭峰、国保大队、610、贾庄派出所娄志成等绑架到付家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又被勒索几千元。


    揭露马三家劳教所罪恶

    沈阳马三家劳教所三大队队长张磊,将法轮功学员孙翠清关到东岗(恶警专门进行酷刑迫害的地方),用铁架子捆绑后,用抻、拉及电棍电折磨,还用铁夹子打脸,揪住头发殴打。

    孙翠清不背室规三十八条,遭阜新犹大王文江指使犯人张英(云南人)、张桂莲(四川人)、黄亚菲(河南人)殴打致全身是伤。

    小队长张丽丽、旅顺犹大赵淑英、于海燕也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王雪梅、王坦、陈桂香、郝秋晶、孙中丽、孙运、孙秀华、王淑兰、郑菊香、宋长梅、林秋香、吕丽、王秀芹、张丽娜等人,以及还有很多不知名的法轮功学员个个都遭到严重迫害。


    辽宁抚顺县石文镇派出所迫害李艳秋

    抚顺县法轮功学员李艳秋,女,五十四岁,家住抚顺市抚顺县石文镇,是抚顺县农机厂职工,参加工作三十二年有余,现今下岗。由于长年工作劳累患有关节炎、肩周炎、心脏病、高血压、经各大医院多方治疗,都没有治愈。

    一九九九年三月,李艳秋有幸修炼法轮大法后,多种疾病神奇般消失了,这使她更加坚信大法,坚信李洪志师父教导的“真、善、忍”法理。所以她在工作中认认真真的做好本职工作,在社会这个大家庭中,严格按照真善忍去做,对待他人以宽容的心态对待矛盾,先从自己内心找,对待子女老人善待助人,对待乡里乡亲和睦为善。修炼法轮功后,自己的思想、心性提高了,知道了人为什么活着的道理,心想:这就是我一生要追寻的——法轮佛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李艳秋于同年十月去北京国家信访局为法轮功,为李洪志师父鸣冤清白,被北京公安局、国保绑架。几天后,抚顺县石文派出所几名警察闯到她家,对她破口大骂,把李艳秋绑架上警车,劫持到抚顺市拘留所非法关押十几天。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三日,几名警察又把李艳秋绑架到罗台山庄洗脑班迫害。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她又被由抚顺县石文派出所三、四名恶警从家中绑架到抚顺市武家堡教养院进行精神摧残。


    应城两名妇女被中共迫害的经历

    湖北省应城市妇女操俊、卢敏都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都有多种疾病缠身的二人都获得了身体的健康。可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二人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迫害,下面就是她们的经历。

    一、应城操俊被迫害的事实

    操俊,女,今年五十七岁,家住应城市盐矿家属区。一九九六年七月份幸得大法。得法前,她患有头痛、贫血、记忆力极度下降的病症。特别是头痛使她无法忍受。

    为了消病祛难,操俊先前练了几种功,也不见好转,而且视力越来越差。她修炼法轮功后,按师父要求的学法修心做好人,每天炼功,一段时间后,她的头不疼了,也不发晕了,眼睛的视力逐渐恢复,病神奇般的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号凌晨,熟睡中的操俊被急促的敲门声惊醒,她起床一看,是她单位(盐矿)的李处长和她不认识的两名男子。他们说“有件事让你到派出所协助办案,去去就回。”她没加思索就随他们来到了应城四里棚派出所。他们问她法轮功的情况,并且要她写保证不炼法轮功。她说:“为什么不炼?法轮功叫我们做好人有错吗?我不写!”在丈夫的担保下,他们把她非法关押了一天一夜才让她回家。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五日,国保大队周涛、徐国华怕操俊上访,将她非法行政拘留和刑事拘留两个月。

    在看守所里,操俊和法轮功学员坚持炼功,恶警强行给她们戴手铐不让她们炼功,冬天用冷水浇她们。当时迫害她们的看守所人员有:姓周的所长、姓何的所长、指导员宋江。两个多月后,她才被释放回家。期间,丈夫急得四处找人托关系送礼。

    操俊从看守所回来,就象是出了牢笼又进了牢笼。上班有专人监视,下班有派出所的人在家门口盯梢,在家中有丈夫看管,根本没有学法炼功的自由。那种痛苦的煎熬让人感到生不如死,精神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如果不时时想到师父和大法,那精神会完全崩溃。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日下午,操俊因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恶人构陷。国保大队的周涛立即到她单位里,下午两点多钟绑架了她,将她劫持到应城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将近一个月才将她放回家, 22天后又将她非法劳教一年。当时是看守所姓金(戴副眼镜)的警察、政保科聂么山、周涛、还有个女的个子1.65米左右,较凶悍,把她送往沙洋女子劳教所九大队迫害的。她在劳教所遭受了不让睡觉、坐监牢等酷刑迫害。

    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四日,操俊和法轮功学员一起去潘集团山膏矿讲法轮功真相又被恶人构陷,被团山膏矿派出所绑架。很快国保大队周涛带领四个恶警把她们劫持到四里棚派出所,整理迫害材料后,下午六、七点将她们劫持到应城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里,她们绝食反迫害一个星期后,以取保候审的形式回家了。

    二零零四年元旦一过,操俊和陈江红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周涛到四里棚派出所先将陈江红劫持到四里棚派出所,然后早上8点左右由盐矿派出所小喽罗来打探,看操俊在不在家。当时那小孩说:“您不会去哪里吧?” 操俊说不会,但不知是探子。过一会就来了3个人(四里棚及盐矿派出所的)闯进她家。操俊说:“我不会跟你们一块走的。”他们三人硬拖、硬拉强行将操俊塞进小车里。操俊当时大声呼喊:你们是流氓、强盗、住手,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见她喊叫,害怕群众知道,把她推倒在座位子,脸朝座位,背部朝上。李小峰、肖德华(盐矿派出所的)他们一个坐在操俊的腰背上,一个坐在她的腿上,压得她喘不过气来,脚朝车门,车门都没关,就这样把她拉到四里棚派出所。随后周涛又将操俊劫持到应城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第二天周涛、李小峰又将操俊劫持到湖北省沙洋女子劳教所九大队迫害。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恶人企图对一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她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到应城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信访办、检察院讲法轮功真相,要求释放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国保大队队长聂么山和城中派出所恶警,以“扰乱办公秩序”的莫须有罪名将她们六人绑架到应城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11天。被非法关押期间,她与一法轮功学员抗议非法关押,看守所正、副所长张应益、喻志坤、张元生及女看守,气势汹汹的来到她们面前。喻志坤气急败坏的大打出手,将她们打倒在水泥地上,然后扬长而去。

    二零一一年上半年,她和法轮功学员一行四人去应城市杨河镇讲法轮功真相,途中被恶人构陷。当即杨河派出所来了两辆警车,将她们绑架到杨河派出所。所长徐国华和指导员(姓名不详)问不出她们的姓名、住址,就将她们劫持到应城市公安局,让国保大队恶警何建设认人,结果还是一无所获。恶警随后将她们劫持到应城拘留所非法关押了十五天。

    二、卢敏遭迫害的经历

    卢敏,女,今年七十岁,家住应城市粮贸街,一九九六年十二月喜得大法。得法前,多病缠身。如:肺癌、胃下垂、肾炎、颈椎引发两太阳穴胀痛。另外因次子病故,她精神遭受很大的打击,吃睡不得,出现双眼视力下降、吐血等症状。为了消除忧愁,她每天抽三包烟,体质越来越差,体重只有七十八斤。

    喜得大法后,三天就把烟戒了,视力恢复正常,上述的病症不翼而飞,身体健康,体重达一百三十二斤。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大法和师父遭受诬陷,为了还大法和师父清白,卢敏和另外两位法轮功学员准备一起到北京上访,却在湖北广水火车站受阻返回。

    她刚回到家就被应城城中派出所恶警李京波绑架到城中派出所。当夜应城公安局政保科的徐国华、周涛、杨应威等六个恶警,在城中派出所轮番对她逼供。三天三夜不让她吃睡,不给水喝,对她大吼大骂。特别是恶警周涛,对与他母亲一般年龄的卢敏又打又骂,还扇她耳光。随后,她被劫持到应城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五十二天。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卢敏被迫害致身体发抖。

    卢敏从看守所回家后,仍然坚持修炼。城中派出所恶警不断的骚扰她,使她家无宁日。为了避开恶人的骚扰,她到伍山桃园茶场做工。李京波等恶警仍不放过她,经常跑到茶场去骚扰她。

    城中汪家台社区主任刘双喜、书记张元秀,分别在小卖部和她孙女学校的校长办公室,两次威逼她七岁小孙女说出他们想要的关于卢敏的一些情况,使孙女身心受到严重伤害。


    内蒙古霍林郭勒市七十岁老人被迫害经历

    刘凤琴,女,一九四三年出生,现年七十岁,霍林郭勒市市民。因为邪党公安部门栽赃的“栽葱事件”而遭受迫害,无数次遭受非法入室骚扰,多次被非法抄家,枉判劳教两年。请看下文:

    一、进京上访,遭受非法监控与绑架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铺天盖地的开始迫害法轮功,法轮功学员刘凤琴与无数法轮功学员都聚集在北京城里和郊区。当地邪党公安得知刘凤琴去了北京,对她的非法监视与骚扰也就格外加重。

    一九九九年农历十一月二十四日深夜,北方小城霍林河的温度是零下四十度。霍林郭勒市沙尔呼热镇派出所恶警乌力吉带人把正抱着三岁外孙女的刘凤琴绑架,老伴求邻居通知女儿把外孙女接走了。一个月后,家人被勒索伍百元现金,才放人。

    二、邪党部门耍弄栽赃手段,多名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

    刘凤琴家供两个大学生上学,家里生活一直很拮据。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一日,当地法轮功弟子自己带着食物,帮刘凤琴栽了十亩地的葱。可是邪党却不允许人与人之间互相帮助,六月二十四日,帮刘凤琴栽葱的四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全部被抓进看守所。

    一个月后,刘凤琴和五名法轮功学员被枉判劳教,非法挟持到图牧吉劳教所。这五名法轮功弟子是:孟呼伦、王成莲、郭晶鑫、张会、吴景丽,都被枉判劳教一到二年不等。其中张会,因为承受来自邪党的迫害与家庭的压力,造成精神失常,十四年来一直不能正常生活。还有毕永霞被枉判三年徒刑。

    刘凤琴的罪名是“栽葱”。当时迫害刘凤琴的机构从政府、人大、公检法到邪党最底层的街道办事处,全都参与其中,其中有恶警赵凤云、翟托、乌力吉、王利国、徐振喜、郑明道、秦宝库和万国清最为猖獗。

    三、在“黑窝”遭受双重压榨与迫害

    在图牧吉劳教所时,那里冬天很冷,法轮功学员刘凤琴抽时间帮法轮功学员和不会缝衣服的服刑年轻人做一些棉衣御寒。

    后来,被邪党“黑窝”一中队队长王喜莲发现后,就把与自己有裙带关系人员的衣服都拿过来,逼迫刘凤琴做。那时,刘凤琴白天和大家一起做奴工,晚上还要替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狱警个人做奴工。

    四、邪党以迫害法轮功名义,做任何事都肆无忌惮

    二零零二年元旦上午九点,霍林郭勒市沙尔呼热镇派出所乌力吉带着王利国等四个恶警来刘凤琴家非法抄家。他们没有找到什么,完全不顾刘凤琴老两口都是六十多岁的老人了,就提出要扒炕。后来他们在柜子里摸出了一本大法书籍《转法轮》,就认为大有收获,便又叫了两个人来,更加无所顾忌的大抄特抄起来。

    刘凤琴家里有四个孩子,从一九八零年大儿子开始上大学以来,与刘凤琴一直保持书信来往。这二十多年的家信被他们从早上看到晚上十点。这二十来年的公民私人表达亲情的家书,和遭受邪党迫害的法轮功有什么关系?家信本该是受法律保护的。就这样,他们六人在刘凤琴的三间小土房中忙了十多个小时才离开。

    邪党迫害法轮功的部门三天两头就办洗脑班。经常深夜十二点以后来家里骚扰,还说是“慰问”。刘凤琴实在受不了骚扰,被迫离开了霍林郭勒市,从此背井离乡。

    二零零九年三月三日,刘风琴领着女儿和外孙女,在通辽火车站检查口被绑架,刘凤琴被劫持到通辽河西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天后释放。

    迫害类型:抄家、监视、绑架、关押、劳教
    参与迫害单位及个人:
    霍林河政法委:万国清
    霍林河公安局:陈宝文、
    霍林河公安局政委:徐振喜、
    霍林河公安局国保:秦宝库、郑明道、翟托、赵凤云
    霍林河沙尔呼热镇派出所:乌力吉、
    霍林河沙尔呼热镇政府:王利国
    图牧吉劳教女队:王喜莲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25/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3年8月25日发表)-2781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