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创造一个个人间奇迹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五日】我一九九八年得法。十几年来在师尊的呵护下,在同修们的帮助和鼓励下,使我从各种魔难中坚定地走了过来,虽然觉的还有好多方面做的不如修的好的同修,但助师正法的信念我已坚定不移。

回想起我走过的这十几年,我感谢师尊时时对我的牵挂和呵护,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我有千言万语想对伟大的师尊诉说,也想跟同修们交流,但由于自己一字不识,同时感到自己修的不够,一直不敢向明慧网投稿,在同修们的再三鼓励下,我终于鼓起勇气下决心把我的修炼体会讲出来(请人代笔)借明慧网跟大家切磋,交流一下,如能对大家有所启示和帮助,也算是助师正法,建立自己的威德吧,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一、得法修炼 死而复生

在得法之前,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浑身是病,全身疼痛,到处求医,天天吃药不见效,吃不進饭菜,生不如死,对生活失去了信心。后来听说,法轮功能治好各种病。我就到处打听寻找。我和两个同事(三人中,后来只有我一人得法,其他两人尚在,但现在身体都残疾了)一起前往,终于找到了修炼法轮功的人们。人们一看我这样,连站都站不稳,又听说是不好的病,就对我们说,重病人我们不收。我说我一定要学。

于是我就叫我老公先学会动作,回家后教我,老公真是一边扶着我,一边手把手的教我,没多久我的精神状况好多了,疼痛也轻多了,我也越来越有信心,没有几个月,我的病全好了。全身轻松,具有了前所未有的活力。同时在学读《转法轮》,只要有空就捧着书读,在老公和同修的帮助下,我能结结巴巴跟着读了。就这样我走進了大法修炼,成了一名大法弟子。

病好以后,师父给我不断净化身体,经常发热,拉肚、便血等,通过看录像,听录音、学法我已完全懂得是消业,因此,一些小关、小难都能顺利通过。

可是在一年后,有一天我突感到身体很不舒服,我预感到一场大的消业即将来临,我就把老公叫到面前,说我这一关可能很大,假如我倒下,千万别送医院(老公没有修炼)。他说那哪行,假如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向你家人交待?因我娘家有一个侄儿很不好说话。我说:“你别怕,没关系,你拿纸笔来,我讲你写,我来签名,我的生死一切与你无关。”最后他真的拿来了纸笔,写好后我签了名。我又对丈夫说:“假如我死了,你把我的头朝门(当地风俗),只要我身上还有点暖气,我的皮肤不腐烂,你都不要送火葬场。”

果然这次消业来的非常猛,太大了,也太快了:我不能吃东西,吃下去就疼,还吐出来;全身摸到哪里哪里疼,手臂上、腿上、肚子里疼的象刀割一样,吃不進还拉不出来,肚子胀的鼓鼓的,越来越大,头三天我疼的在地上爬,有时也想一死了之。可我有一个坚强信念,这不是病,这是消业,我是绝不会死的。

我叫来了一个最要好的同事(她未修炼法轮功),一来照顾我,二来协助老公共同帮助我闯出难关,三天后我已渐渐处于昏迷状态。我们并没对外声张。又过了三天,我已没有一点力气,神智开始不清楚,但耳朵仍有听力,嘴哈着,進气、出气已感觉不出来了,眼闭着。那个同事看我的腿已僵硬,以为我死了,吓得跑回了家,之后自己在家还害了场病。

那时我家住在厂里,同事真以为我死了,第七天,儿子看到我这样就说了:“老妈,要不你就走吧,不要这样受罪了。”下午三点多钟,大姐夫得知后来看我,進门就大哭起来,听说我七天七夜水、米未進,看见我瘦的皮包着骨,又是这样子,怎能不心酸呢。老公紧紧抓住我的手,心里也万分难过,突然他感觉到我的手动了一下,心里一惊连连呼喊着我的名字,四点钟我的眼渐渐睁开,醒过来了。就这样我从生死消业关中闯了过来。

醒来后,就想喝水,老公端来一杯温水,喂了我一口,我感到冷得不得了,把牙咬的很紧,老公说是不是嫌冷,我点点头,于是他就在炉子烧了半壶开水,他倒了一杯想凉一凉给我喝,他刚转身,我也不知手是哪来的力气,突然端起这杯开水一口气喝完了。我感到舒服,又接着喝了杯开水。大家看见此景都吓呆了,大姐说:“不好了,刚烧的开水她连喝两杯,肯定她肚子里东西全烂掉了,不知道烫了。”

晚上我睡了一夜好觉。第二天早上醒来,我想吃东西,老公说:“你想吃什么?”我说要吃猪肝。老公说那我们就去下馆子吃猪肝面。为了不影响形像,我们叫来了理发员,剪了头发,整理了一下全身,在老公的搀扶下,我们走出了家门。正赶上上、下班交接。全厂一千八百多名职工看到了一个死了的人,突然活着从家门走出来,立即成了全厂爆炸性的新闻。

吃了一大碗猪肝面,我完全是个正常人了,再没有疼痛了。

这件事见证了大法的神奇,都说炼法轮功,死人还能活了。从此我们厂炼法轮功的人越来越多。我也成了传奇人物。

二、邪恶迫害 我掉進深渊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由于中共铺天盖地迫害,再加上自己学法不深,信念不足,慢慢地我的学法炼功放松了,失去了修炼的环境,逐渐我执著于做家务,最后书也不看了,功也不想炼了,甚至于执著上打麻将,并且上了瘾,又加上儿子结了婚,生了孩子,我就更是整天忙于带孙子,做家务,就这样我一落千丈,掉進了深渊,完全把自己当作了常人。

师尊在《转法轮》中讲:“不按法的要求做,就不是我们法轮大法的人,你的身体还给你退回到常人的位置上去,把不好的东西归还给你,因为你要当常人。”[1]就这样,我的身体再一次出现了严重的病态,全身疼的不能摸,讲到哪块有病,哪块就疼。当时还悟不到,被送進医院挂水,奇怪的很,水滴的很快,可身体一点不见好转。却发现,挂進我身体中的盐水,全都从嘴里流出来。医生问我怎么回事,我突然悟到说,我以前是炼法轮功的,真正炼功人進医院看病是无用的。医生说那你还是早点回家炼法轮功吧。

这时我醒悟到是师尊还在管着我,没有放弃我这个不精進的弟子,我还是回家炼功吧。回家后,遇到昔日一个同修,他愤愤的说:“你是修不好的,我不想见到你,看到你我就来气。”

我平时是一个非常要强的人。修炼前,如果有人这样骂我,我会走上前去打他一个嘴巴子,至少跟他大吵一场,可是这次我没吱声,我感觉到是师父借他的嘴批评我,回到家中,我把大法书全翻出来了。看着师父的像,我哭了,真是悔恨地痛哭了整整一个晚上。我喊着:“师父啊,师父,您能原谅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吗?我辜负了您对我付出的心血。从今后,我永远跟着您,走在正法路上。”

后来我学了法,又把双盘打上去熬了半个多小时,我睡下了,睡得很香。第二天早上醒来,我的一切疼痛没了,全好了,从此后我坚定地走在助师正法的路上。

三、放下亲情 坚定不移 谁也动不了我

自从上次教训后,我暗下决心:从今往后,谁也别想动摇我信师、信法的决心。一定要修的比别人好,决不辜负师尊的苦心。我不仅学法、炼功勤劳刻苦,还天天出去讲真相发资料。这样无疑家务做的少了,孩子带的也不够在心了。儿子可不干了,开始对我有看法,后来极力阻碍我,加上有几次被绑架到派出所关押洗脑,他就更不让我修了。多次逼我放弃修炼,我根本不听。

有一天,他突然拿来一把长刀(象杀猪刀一样)面对我,然后用刀尖指着自己的心胸逼着我说:“老妈,我再问你一遍,你要讲再炼这个功,我就将刀插進去。”我看到此景心中一惊,但突然想起师父话:“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1]。我想:“是我的儿子跑不掉,不是我的儿子跑了我也不怕,你别想动了我的心。”当时我也不知哪来的勇气,大喊了一声:“我就是要修炼到底!”喊完后我瘫坐在地两眼流泪,不想抬头看他,只听到“当”的一声,刀掉到了地上,儿子跑出去了,从此以后他再也没有干扰过我。后来我悟到,是师父在考验我过亲情关呢。

四、助师正法 做好三件事 再创奇迹

我原来一字不识,可现在能通读师父所有新老经文和所有的大法书籍。每天我夜里三点多钟就起来炼功、学法。白天除了做少量家务(孙子已上学),不是出去讲真相,就是发资料劝三退,只要正念足,我把资料发到了区委大院、大商场、超市,也未出事。我走街串巷,奔走城市和乡村,帮助建立起十几个学法小组。五年前就在自己家中建起了学法小组。在学法集中日,我们不仅学法、交流、谈体会,我们还唱大法歌曲,每个新老学员進步都很快。

有一天和一个同修在谈论装牙齿的事。因为我有一颗蛀牙和两颗牙齿松动,快掉了。可能由于执著,谈论偏离了大法,下午不知怎么了,既没吃东西也没硌磋,突然那颗蛀牙连根掉下来半颗。然后牙就疼痛起来,而且越来越厉害,最后连头也疼起来。我捧着头,托着牙,心里喊师父说:“师父啊,你能不能不要让我的头疼。牙疼我能熬得住,头疼狠了,我怕自己会犯糊涂,讲出不好的话。”头真的不疼了,牙却更疼了。晚饭既不做了也不吃了,睡也不是,坐也不是。我就叫老公把大法歌放给我听。听着,听着,我的牙不太疼了。渐渐地我也跟着哼唱起来。后来不知啥时睡着了。第二天早上睡醒后,我下意识用手一摸牙,哟!我那空洞的半颗牙怎么平滑了,用镜子一照,嘿!半颗掉下来的牙齿补上了洁白的新牙。

第二天集体学法时,我把这奇迹告诉了大家。大家观看了我的牙齿,都说是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而那两颗松动的牙齿也牢固了,也能吃东西了。后来一旦有什么执著心时,牙就往下挂。正念一足一发,又上去了。后来我想坚决否定旧势力安排,我的牙齿不该掉下来的,就这样牙齿不再往下挂了。

我的体会是只要信师信法,正念正行,就没有过不了的关和难,就会创造一个个人间奇迹。

当然我做的还不够多,距师尊要求差距还很大。但我决心已定,坚决助师正法,做好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师恩浩荡,师恩重。寸草难报三春晖,唯有精進再精進,同化大法随师归。我也知道,我的事情在同修中非常普遍,不足为奇。我讲出来是想与大家共同勉励,共同精進,共同走向圆满!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