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市洗脑班的三段罪恶史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大庆洗脑班俗称“721”洗脑班,是黑龙江大庆市政法委、“610”于二零一二年五月非法私设的黑监狱。

“610”是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610”恶人在各地办了很多洗脑班,对外谎称“法制教育中心”之类的骗人名目,劫持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以各种邪恶手段强迫他们违心表态放弃信仰。

大庆洗脑班位于原大庆“721”职工大学旧址(具体位置在大庆萨尔图区王家围子总机厂后的住宅楼区对面,向正北前行一百五十多米道西侧有路口進入),因干的是伤天害理的事,所以龟缩的地方也不好找。

大庆是中共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城市之一,截止二零一三年八月透过民间途径能够传出的、有名有姓能够具体核实的、被迫害致死的大庆法轮功学员最少九十余人,被非法判刑的最少一百二十余人,被非法劳教、拘留、管制、收容的最少二千余人;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更是成千上万。大庆办洗脑班的规模、速度及各级领导重视程度,即滑稽可笑,又血腥、无知、无耻。几年来,大庆一些人善恶不分,正邪不辨,紧随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对大庆法轮功学员進行了系统性的迫害,执行江泽民流氓集团的“政治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失”的灭绝政策,策划并制造了一起起人间悲剧。

从大庆办洗脑班三段罪恶的发展史,即可看清共产邪党反人性、反人类、反社会的邪教本性,也可看清共产邪党的末日疯狂。

第一阶段:迫害之初,洗脑班闹剧纷纷登场,又纷纷在可耻中自行解体

在迫害之初,大庆市政府及所属各区县等各级政府、企事业单位都在短时间内办起了大大小小的各类洗脑班,多达二百多个,遍布大庆市的各个角落。其中大庆油田公司起到了黑先锋的作用,他们为了向上级邀功请赏,在迫害法轮功问题上出钱出力,推波助澜!

下面就以大庆油田公司为例,记述这段大庆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荒诞而罪恶的历史。

1、洗脑班概况

迫害伊始,大庆油田公司就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勒令油田下属各二级单位办起了大大小小的洗脑班达一百多个,企业上上下下似乎停止了一切生产经营,都围着迫害法轮功在转。一些不法份子按捺不住的亢奋,提出:一切给政治让路!还让二十多万职工人人过关、人人表态。每周都要抽出专门时间给广大干部职工灌输诬蔑法轮功的黑材料、洗脑。这场闹剧波及了大庆油田公司的每一位职工。油田内统一要求、统一部署,所属各集团、勘探开发、技术服务、生产保障、装备制造、教育培训等各二级单位,纷纷办起洗脑班给法轮功学员洗脑,有的单位为了交差凑人数,让普通职工去顶人数参加洗脑班。

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自由、生命及财产安全遭到了极大的威胁和损害,大批法轮功学员被罚款、停止公职、扣押工资奖金、精神折磨,劳教、拘留、判刑甚至虐杀,绝大多数法轮功学员都遭遇了酷刑折磨,一些当权者头脑里被注入了“整法轮功怎么整都没事,死两个也没啥”“整法轮功出政绩,爬的快”等罪恶念头。时任大庆油田公司党委书记苏玉添说:搞法轮功运动不误生产,地里冒油就行。

明悟了宇宙真理的广大法轮功学员怀着慈悲善念开始了全面讲清真相,他们与自己身边的亲朋好友讲、与单位职工讲、与洗脑班的工作人员讲、与迫害他们的公检法司等人员讲,甚至主动去找各级单位领导讲;他们的目地只有一个:还原事实真相,使他们少犯罪,多得救。

很快,大庆油田各二级单位办的洗脑班维持不下去了,明白真相的各级领导与群众很快对迫害法轮功感到厌倦進而抵制,二零零二年底,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各单位的洗脑班基本上都名存实亡。

本文仅以大庆油田教育培训中心为案例,记述当时大庆油田公司二级单位对法轮功学员的犯罪情况。

2、大庆油田教育培训中心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案例

大庆油田教育培训中心是大庆油田公司所属二级单位,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刚开始时,他们就收集了所辖各校一百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的黑名单,对不放弃追求“真善忍”信仰的老师们办了十多期洗脑班,无所顾忌的对法轮功学员進行肉体摧残、精神迫害及物质掠夺。他们还勾结公检法司等部门,对不放弃信仰的教师進行劳教、拘留、判刑直至虐杀。

截止二零一三年八月透过中共的层层封锁、通过民间途径能够传出的、有名有姓能够具体核实的、被迫害致死的大庆油田教育培训中心教师已有五人,生前都被教育培训中心洗脑班迫害过,他们是:

杨玉华,女 ,四十六岁,大庆油田教培中心第六中学教师。
王克民,男,三十八岁,大庆油田教培中心六十五中学教师;
高淑琴,女,五十一岁,大庆油田教育培训中心十二中学教师,市局级优秀教师、优秀班主任;
白霜,男 ,五十多岁,大庆市采油二厂技校教师;
崔晓娟,女 ,四十岁,大庆警察学校高级教师。

洗脑班每期班都要向法轮功学员勒索钱财,每人少则五百元,多则四千人民币,平均每人每天食宿费达二百一十元,各学校指定的“看护人员”及教育培训中心领导的所有费用都由法轮功学员承担;除此之外,还向这些法轮功学员勒索所谓的押金每人五千至一万元。

有的法轮功学员被强行绑架到洗脑班多次。教育培训中心负责迫害法轮的邪恶之徒张成和王义利还买通公安局及派出所,强行将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非法送去劳教、判刑直至虐杀;也有的人被他们非法劫持進精神病院,后院方不收才作罢。

3、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

◇王花荣,家住大庆龙南怡园小区,大庆市采油一厂实验小学退休教师。一九九九年十月三日依法进京上访,被实验小学的林淑范及大庆驻京办事处勒索二千三百元;后被劫持到教育培训中心洗脑班强行洗脑,又被勒索五千元。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七日被大庆让区公安分局和怡园派出所绑架,非法拘留半个月。到期后又被劫持進教育培训中心洗脑班,每天交二百零八元生活费(本人不交就让孩子交);十二天共被勒索二千五百多元。此后又多次遭遇各种迫害,而且退休金被强行扣发一万元。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上午九点多,王花荣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去教育培训中心找专职迫害法轮功的张成,要求退还被非法扣押的巨款,张成不但说“不退”,还拽着王花荣不让走,要强行留下办洗脑班,被王花荣挣脱。张成还多次勒索王花荣,例如:二零零零年三月三日勒索二千五百元、二零零零年六月十八日勒索五千元等。

◇刘桂芹,大庆八百垧一小教师,家住大庆红岗区八百垧。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校领导多次阻止她炼法轮功,逼着写书面认识,并多次勾结派出所将其非法拘留,遭遇往墙上撞、撅着、打耳光等酷刑折磨。被教育培训中心勒索一万元,至今未还;还被劫持到教育培训洗脑班十一天,勒索所谓的伙食费二千元。二零零零年被扣教师节奖金四百元、年终奖一千一百元、工资一千三百四十元;二零零一年三月又被扣五百元,二零零一年三月因不写认识,被剥夺了讲课的权利,让当清洁工。后在家长的强烈要求下,又走上了讲台。

◇ 索君影,家住大庆银浪库楼区。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二日索君影進京上访,被非法拘留半个月,出来后被劫持到教育培训中心洗脑班强行洗脑。二零零零年九月一日因不放弃追求“真善忍”,被学区领导等再次绑架到教育培训中心洗脑班。索君影被折磨的病倒,一周后身体稍有恢复,又被劫持到教育培训中心洗脑班。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校长强行命令索君影买断工龄,失去工作。索君影先后被大庆驻京办事处勒索六千余元、被教育培训中心勒索二千元。

◇ 盛晓云,大庆乘风第二小学教师,家住大庆乘二村。一九九九年十月依法进京上访,回来被教育培训中心强行劫持進洗脑班一周后,因不放弃信仰,又被劫持進大庆市看守所、让区拘留所非法关押四十五天。释放三天后又被教育培训中心绑架進洗脑班十三天。并被教育培训中心的王义利、张成勒索五千九百元。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八日教育培训中心又把盛晓云劫持進洗脑班二十天,并勒索四千元左右。教育培训中心又勒令学校在校监禁盛晓云一个月。二零零零年六月因去天安门依法上访,被乘新派出所非法劫持進大庆让区拘留所关押半个月,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六日又被绑架進教育培训中心洗脑班。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七日教育培训中心买通大庆让区公安分局,将盛晓云非法劳教一年,工资、奖金等都被扣押,还被恶警张军勒索二百元。

◇胡秀兰,大庆第六十四中学教师,家住大庆乘风区十区。因不放弃追求“真善忍”做好人而被剥夺讲课的权利,并遭遇非法关押、拘留、限制人身自由等各种迫害。二零零零年六月十八日参加集体炼功,被劫持進大庆看守所非法关押五十三天。二零零零年八月十日被劫持進教育培训中心洗脑班,每天被勒索一百八十元,又被勒索保证金一万元。胡秀兰被学校及教育培训中心勒索包括扣押的各种工资、奖金、罚款等已达五万多元。

◇马秀琴,大庆乘风二小教师,家住大庆让区东湖三区。因不放弃“真善忍”做好人被非法拘留、劳教,多次被劫持進洗脑班迫害,并被单位开除。一九九九年十月進京上访被绑架到教育培训中心洗脑班非法关押三天。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九日正在单位上班,教育培训中心领导将她骗至洗脑班,非法关押;并强行灌输攻击大法的材料;如不配合,领导便讽刺挖苦,甚至口出脏话進行人格侮辱;而且每天的食宿费为二百一十元,到三月十七日才结束。二零零零年四月中旬到五月中旬被强行软禁在单位三十多天,期间还要负责陪护人员在食堂或小吃部吃饭的费用。二零零零年七月六日在单位上班时又一次被校领导以欺骗的手段绑架進教育培训中心洗脑班。每天食宿费一百六十元,直到七月二十七日才放回。马秀琴除了被扣罚的工资奖金等各种正常收入外,还多次被学校及教育培训中心勒索现金累计达三万元左右。

◇张景琦,大庆市第六十五中学教师,家住大庆红岗区八百垧。由于不放弃追求“真善忍”做好人而遭遇拘留、劳教及各种形式的经济勒索与敲诈。还多次被绑架進教育培训中心洗脑班進行洗脑迫害。

二零零零年五月被单位扣留一个月不让回家,办洗脑班迫害,并被勒索五百元。二零零零年七月被单位书记王树祥骗到教育培训中心洗脑班非法关押二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八月书记王树祥与教育培训中心的张成将张景琦骗到洗脑班非法关押十五天。张景琦被单位扣押的工资、奖金及被敲诈勒索的钱财累计已达六万元。

◇李海是大庆市第六十四中学教师,家住大庆乘三村。由于追求“真善忍”信仰,而遭开除公职、拘留、劳教、判刑等各种迫害。教育培训中心也曾两次将他绑架進洗脑班進行迫害。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日单位将他绑架進洗脑班一个月,每天有四人二十四小时看着,吃住在单位,不让他回家,不让他给学生上课,没有人身自由。二零零零年八月十五日他被学校书记李洪新等人绑架進教育培训中心洗脑班,每天被强迫看诬蔑法轮功的材料,有专人看管,没有人身自由,十八天后才放回。他遭洗脑班勒索现金达三万元,还不包括单位非法扣押的工资、奖金、教师奖、买断工龄款等。

◇李宝珠,大庆市第六十四中学教师,家住大庆乘三村。二零零零年八月十五日,李宝珠被学校书记李洪新等人绑架進洗脑班,進行长达两个多月的迫害。每天有专人看管,没有人身自由。强迫看诬蔑大法的录像和资料,强迫写“认识”。每天的食宿费用二百元。累计被教育培训中心洗脑班勒索二万多元,还不包括被非法扣押的工资、奖金、科技津贴等。

◇邢玉珍,大庆市第六中学教师,家住大庆市让胡路区。由于坚信“真善忍”做好人而被迫害的家破人亡。丈夫及婆婆被迫害致死,孩子也流亡他乡。她本人遭遇拘留、酷刑、两次非法劳教等各种迫害。也被绑架進教育培训中心洗脑班迫害。二零零零年六月六日被非法关押在大庆市让区拘留所七十五天,又被劫持進教育培训中心洗脑班强制洗脑,共计十八天后。第六中学向其家里勒索二万元人民币。

◇刘志强,教育培训中心职工,家住大庆九厂。二零零零年四月由于依法进京上访,被非法刑事拘留十七天,身心受到迫害,妻离子散,苦不堪言。当月被扣发奖金、年终奖、超产奖共计二千元。二零零零年七月被劫持進洗脑班,并被教育培训中心勒索六千余元。在洗脑期间,又被勒索所谓陪护人员出租车费用、饭费、长途车费等各种费用共计二百九十元,被扣发奖金二百四十元,就连教师节的奖金五百二十元也被他们扣下。二零零零年因在青岗县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 等被构陷后被非法拘留十五天。每次被非法关押时都被犯人毒打。现在当更夫,并被威胁下岗。

被教育培训中心洗脑班迫害过并遭勒索的教师还有:刘丽萍、马秀芹、李宝珠、李淑芹、广海涛等。

4、恶人遭恶报 洗脑班迅速解体

大庆油田公司二级单位的有些单位领导被邪党毒害的善恶不辨,极力兴办洗脑班而遭恶报,最终导致洗脑班迅速自行解体。大庆油田力神泵业公司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大庆油田力神泵业公司是个小单位(已经划归大庆油田设备制造集团),但搞起运动来从来不落后,对迫害法轮功学员也是一样。 迫害一开始,政法委书记、“610”头目(在单位是路人皆知的政治骗子)李秀思就按捺不住亢奋,与不学无术的离退休中心书记袁炳军一拍即合。李秀思让袁炳军当洗脑班头目,袁炳军先后收集了法轮功学员名单八十多人,嫌少还拿普通职工凑数。李秀思叫嚣:一切给政治让路。

袁炳军更是上蹿下跳,强迫法轮功学员写保证、强迫每人交五千元押金、停发工资奖金、限制人身自由,他还指使法轮功学员家属殴打法轮功学员,挑拨亲人之间的关系,法轮功学员不放弃修炼他就唆使孩子来下跪,甚至唆使人家离婚。他还不允许学员另找其它工作,断绝学员的生活来源。

袁炳军还多次编造批判法轮功的稿子向上级汇报、开会组织学习、揭批骂人等等。在洗脑班上,他拿钢笔在《转法轮》书上恶意勾勾画画,法轮功学员制止,并善意劝他不要这样,他不但不听,反而更加叫嚣:我就不信,我就做了,我看怎么遭报?!还当笑话到处宣讲,公然以身试法!

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七日下午,袁炳军开车到大庆银浪,过火车道(大庆防腐管厂附近的火车道)时,汽车自动熄火,车上共两个人,下来推车,但推不动,这时火车过来了,他们便闪了到旁边。火车刮到了汽车,使汽车翻了一百八十度,但只刮伤一点;但汽车把袁炳军卷起来后,又摔在火车上,然后弹起又摔到地上,肉都摔烂了,袁炳军当场死亡。

李秀思绞尽脑汁,也多次狂妄叫嚣,采取了一系列的邪恶措施:办洗脑班、开演讲会做邪恶报告、开经验交流会,搞人人过关,写“认识”、谈“体会”等等,利用一切机会散布谎言、制造仇恨,在广大职工中制造恐怖,搞的企业上下鸡犬不宁、阴风阵阵。并在多次场合嘲笑法轮功学员,不信迫害法轮功学员能遭恶报。

其实,他早已在恶报之中,他本人疾病缠身,是医院的常客,用他自己的话说:“没有舒服的时候,凑合着活吧。”他的罪孽不但殃及老伴身体不好,同时也殃及了后代,他的外孙生下后先天性智残,且伴有聋哑的毛病。虽然经过多方治疗,但收效不大。他怕别人知道他遭恶报且殃及后代的真相,所以对外一直极力隐瞒着。至此他迫害法轮功的气焰大大收敛。力神泵业洗脑班迅速自行解体。

同时,力神泵业公司党委书记黄尽义由于善恶不分也遭到了恶报。他全力支持李秀思迫害法轮功搞的各种犯罪活动,敌视、打击、孤立法轮功学员,并拨经费办洗脑班,组织各基层单位对法轮功学员進行系统的迫害,并亲自指挥、纵容基层单位迫害法轮功学员,说什么“和共产党作对,那准碰的头破血流”。二零零四年四月,他在公司游艺室中口出狂言诬蔑法轮功,并说不相信迫害法轮功会遭恶报。结果没出一个月,即二零零四年五月,黄尽义在例行检查身体时被查出患肺癌,且已晚期,十一月份左右死去。

第二阶段:大庆市政府与各企业勾结办洗脑班

大庆迫害法轮功运动遭到来至基层的全面抵制,但大庆的邪恶势力不甘心就此罢休,二零零二年十一月,由大庆市政府牵头,大庆油田公司(包括大庆石油管理局)出资联合非法主办洗脑班,对外叫“法制教育学校”,地点在大庆红卫星楼区内1-9号楼楼头,原油建化建公司内。

大庆油田公司仅买设备一项就花了二百多万元,如:汽车、电子监视器等。大庆油田公司610办公室副主任张国军任所谓的校长,大庆劳教所副政委王仙阁任所谓的副校长,采油四厂纪检书记唐××任副校长,总共有四十多名人员。从大庆市劳教所抽调十五名警察,从大庆油田公司各二级单位抽调一些工作人员对法轮功学员進行迫害,重点是大庆油田的法轮功学员。

1、洗脑班的邪恶规定

1)每期二个月,如果不放弃修炼就被继续延期迫害。
2)每名被抓去的法轮功学员单位要出五千元管理费,个人被迫缴纳一千二百元伙食费,如不交就从工资中扣除。
3)每名法轮功学员由单位派一人陪吃陪住,不许见家人,实施二十四小时全封闭管理,一周一换,必须是党员或单位书记。
4)洗脑班室内有监控设备,一举一动都在监视之下,没有任何人权和人身自由,电灯长明,夜间不许关灯。
5)法轮功学员一被抓去就开始遭受强制洗脑,强迫看诬蔑大法的录像、光盘,天天找谈话,逼着法轮功学员写所谓的“五书”,用他们的话说,这是“软招”。如法轮功学员仍不放弃自己的信仰,他们则立刻凶相毕露,动用恶警对法轮功学员施暴:罚站、不让睡觉,此为“硬招”,这里就是软硬兼施。如长期绝食就進行灌食,身体出现症状就送医院,同时利用那些犹大配合邪恶之徒对法轮功学员進行洗脑和迫害。
6)管理方式全是由劳教所恶警進行管理,门卫由经警、“610”及各单位派去的一些人组成。
7)对管教人员(即专门看管法轮功学员的监管人员,每一个法轮功学员有一个人监管)也严格的“约法三章”,不准他们泄露洗脑班的任何情况,还制定了所谓的《陪教人员基本工作纪律》,规定陪教人员不得向任何人泄漏洗脑班的地址、电话及法轮功学员在里面受迫害的详细情况,不准陪教人员向法轮功学员的家属透露法轮功学员在里面的任何消息,不准陪教人员向法轮功学员提供任何交通工具和通讯工具。
8)这里的所谓管教人员,都是从大庆市劳教所抽调出来的恶警,他们自己也知道自己的行为见不得人,所以为了使自己的犯罪行径不被曝光,他们采取了严密的封锁手段,狱警只叫姓,不叫名。
9)对各单位的“610办公室”人员或经警大队人员進行洗脑和反面宣传,用天安门自焚骗局对他们進行毒害和蒙蔽。

洗脑班对于被劫持来的法轮功学员進行强行法西斯式的洗脑和“转化”,不“转化”者继续关押;对于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则直接送去劳教或判刑。

周桂华、刘敏霞、崔晓东、王跃华、韩丽华、李业泉、裴传杰、于爽、苑丽雪、李广英、马冰、刘同铃、白玉福、曹俊梅、杜振花、臧玉珍、刘汉学、徐普军、白玉福、李月娥、姚庆云、李凤英等等众多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到了洗脑班的迫害。

2、女年轻工程师马冰被洗脑班虐杀

大庆油田精细化工厂工程师马冰,由于不放弃追求“真善忍”而被洗脑班虐杀,死时年仅三十八岁。

马冰,女,大学本科学历,大庆油田精细化工厂机关职员。她自幼体弱多病,久治无效。自一九九九年修炼法轮功很快身体强壮起来,浑身充满了青春的活力,家人无不为之高兴,修大法使她更加温文尔雅,身心受益,处处为别人着想,是个公认的好人。在家她是丈夫的好妻子,是父母、公婆喜爱的好媳妇;在单位她工作勤勤恳恳,是有口皆碑的好职工。但就是这样一个一心为别人好的好人,由于不放弃“真善忍”做好人遭致各种迫害。

二零零三年九月九日上午九点钟左右,马冰在工作岗位上,单位领导赵洪福、栾俊林以找其谈话为由,将马冰骗到经理办公室,然后经警大队书记周云智带人闯進来将其强行绑架,后从单位后门溜出,将马冰关進大庆市红卫星洗脑班進行野蛮迫害。由于马冰不配合,在洗脑班遭受了精神折磨和肉体虐待,她用头部撞墙以示反抗迫害,头部受伤流血。洗脑班怕承担责任,于九月十日将马冰送到大庆市第四医院,头部缝合。

马冰在洗脑班被迫害致头部受伤
马冰在洗脑班被迫害致头部受伤

马冰仍不配合邪恶,她从医院跑了出来,并给家里打了电话,其家人才知道亲人被绑架到洗脑班。恶人怕恶行曝光,又把马冰野蛮抓回。马冰的爱人接到电话后对他们的流氓行为十分愤慨,坚决要人。洗脑班人员和“610”恶徒自知理亏,又看马冰被迫害的已不能自理,怕承担责任,才同意其家人领回。家里来接人时,“610”一个姓王的人公然咆哮道:等马冰身体好了,我们还得抓她,还得让她回来。赵洪福也邪恶的叫喊:只要她的身体好了就抓進去。

这次,马冰身心受到极度的摧残,一直处于极度恐惧与紧张的痛苦状态,后历经绑架、劳教等迫害,于二零零七年二月二日含冤离世。

生前还被大庆油田精细化工厂的金宝臣勒索五千元、陈洪信勒索一万元等。

3、法轮功学员刘同铃被洗脑班伙同哈尔滨戒毒所谋杀

创业集团的法轮功学员刘同铃由于不放弃追求“真善忍”做好人,被绑架到洗脑班進行摧残,但也没动摇了她坚修的意志。二零零三年八月份在大庆油田公司“610”、洗脑班头目张国君的授意下,送到哈尔滨戒毒所進一步迫害。

当时刘同铃已经被折磨得生命垂危,戒毒所拒收,但洗脑班头目张国君给戒毒所打电话说:“必须将刘同铃留下”。最终将刘同铃迫害致死。

4、大庆洗脑班疯狂敛财

大庆洗脑班借迫害法轮功学员之际疯狂敛财,大庆油田公司给所辖各单位下指标,分批对法轮功学员進行洗脑,每个指标五千元钱。

明白真相的基层领导越来越多,对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滑稽、没人性的做法非常反感又没办法,例如有的单位领导为了完成上面“610”的抓人指标及金钱数量,单位领导无奈派二名不修炼的常人去洗脑班,一名代替法轮功学员接受洗脑,另一名为监管人员,并交了五千元钱。因为收到了钱,“610”也就认可此事。

“610”恐怖组织的丑恶嘴脸,为越来越多的人反感。洗脑班越来越难以为继,尤其大庆油田公司各二级单位对迫害法轮功学员普遍反感,对绑架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洗脑的指标消极抵制,二零零三年十月左右,洗脑班就把挂在大门上的牌子偷偷地摘下来了

二零零四年八月九日洗脑班总共去了三十六人到大庆市林甸洗温泉公款消费,大吃大喝,勾心斗角,人心涣散,自感来日无多,维持不了多长时间。人们见到他们都觉得怪怪的,好象哪出来的怪物似的,普遍阴森、异于常人,看到他们,就让人莫名其妙的想起“妖魔鬼怪”、“世界末日”。

由于海内外真相电话及各界人士的谴责声浪不断,加之当地法轮功学员对洗脑班的坚决抵制与讲清真相的持久深入,洗脑班不到两年已经名存实亡。

第三阶段:大庆市政法委、“610”又偷偷挂牌

二零一二年五月,大庆“721”洗脑班又偷偷挂牌,打着“法制教育”及维稳的幌子而死灰复燃;一方面劫持法轮功学员,强迫他们放弃信仰,也就是所谓的“转化”;另一方面,横征暴敛,搜刮钱财。

大庆“721”洗脑班是大庆市政法委、“610”非法私设的黑监狱,该洗脑班位于原来大庆”721”职工大学旧址,故称为:“721”洗脑班(注:“721”大学是中共邪党在文革时期胡作非为的产物),拒绝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往往会遭到各种野蛮的折磨。

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八日的明慧网发表的《曝光大庆“721洗脑班”的罪恶》对“721”洗脑班罪恶有详尽的叙述。

经查,洗脑班那些人都是在单位想爬爬不上去、各单位想踢又踢不出去的害群之马;他们在单位是不学无术、游手好闲之徒,是好人不敢惹、坏人惹不起的另类。徐守德原是大庆市肇源县政法委书记,二零零八年奥运前,肇源县数十名学员被绑架,有的被非法判刑三年,徐守德是罪魁祸首之一。他二零一二年本到退休年龄,正值大庆办第一期洗脑班没人干,他赶紧跑来“发挥余热”。

现任洗脑班头目李恩成、副头目孔琦为及费玉田、杨丽等“610”人员在单位捡饭吃都困难,办洗脑班给了他们就业与发财的机会。原五常洗脑班付彦春被荒唐可笑的请来任大庆“721“洗脑班的什么名誉校长,连他自己都窃笑!

历史的闹剧就是这样上演着,“721”洗脑班的那几个人也心知肚明,洗脑班必定在可耻中收场!再次劝告你们,共产邪党已经四面楚歌,解体的结局已经不可更改,跟着它跑只有死路一条!另外,法轮功和你无冤无仇,法轮功学员对你不记不恨,现在形势你也会看到,在迫害法轮功的这条道上你不会有任何希望,你也不要对邪党抱任何幻想,邪党不需要你的时候,邪党会毫不留情的把你抛掉,这是你必然的可悲的下场!你唯一一条光明的出路是退出邪党,弃恶从善,将功赎罪,还能有个未来!作为法轮功学员,希望每个人都能進入美好的未来,但机会你得自己把握,机缘可是转瞬即逝!

参与迫害的责任单位和主要责任人:

黑龙江省大庆油田稳定工作协调服务中心:
地址:黑龙江省大庆市让胡路区龙南 邮编163453 区号0459
主要责任人:
刘希平 “610”头子 办5973166宅5988028手机13936772469 liuxp@cnpc.com.cn
谢 伟 “610”副主任 办598857宅5106399手机13089068000 xiew@cnpc.com.cn
刘建军 “610”科 长 办 5993351宅6854538手机13936732459
付 伟 “610”副科长 办5982575宅5763068手机13936772723
山 松 “610”副科长 办5973791宅5988606手机13208489066
赵环宇   办5981051 宅6155353手机13936704799
大庆市政法委“610”
大庆市政法委“610”兼任“七二一洗脑班”职务及相关人员名单:
主 任:李恩成 56岁 办4608717宅4604899手机13159995797、13359998586
副主任:孔 琦,女, 52岁,曾任大庆市机关一小校长,手机13504657979办6186615
副主任:费玉田,51岁,手机13359579079(九九年七二零在龙凤区政法委“610”截法轮功学员進京)
副主任:杨 丽,女,30多岁,家住东湖 13394668062 13936755079
副主任:路 程,“610”(律师)三十多岁
副主任:李洪涛,32岁
副主任:付立功,40多岁
副主任:王明华,50多岁
大庆“七二一洗脑班”:
地址:大庆市萨尔图区王家围子楼区(旧称“七二一”)团结小区北侧的一幢楼房内(多年前曾是团结小学校的教学楼,后多年一直闲置)邮政编码163255 电话区号0459
犹大头目周和珍,女,60岁,13804594831、13644519136
犹大陈杰,女,61岁,18345425561
姜占海,周和珍的丈夫,家住五常市拉林镇八二三三厂家属区
犹大王淑珍,女,60岁,家住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学府路
王玲华,女,45岁,家住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
侯某某,女,60岁,家住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和后找的老头在大庆洗脑班做饭
刘红英,女,47岁,家住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农村
包夹:
宁秀霞18845908991 卧里屯居住
侯国梅13836951072卧里屯居住
王宇、韩帅,22-24岁无业(卧里屯街道王军的亲戚)、徐凯(侯国梅的儿子)
徐守德,黑龙江大庆市政法委书记,大庆邪党校洗脑班(“七二一洗脑班”前身)校长。大庆肇源县人,手机13804640302、宅0459-6983069 肇源住宅0459-8218198;
郑某,5397802、5399379,洗脑班人员。
李坤13394651207
付彦春,原五常洗脑班、“610”主任,现大庆“七二一洗脑班”名誉校长。手机13936017177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