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耀珍在吉林珲春市遭绑架、劳教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法轮功学员刘耀珍,今年五十八岁,二零零八年四月八日在吉林省珲春市被绑架,遭劳教迫害,在长春女子劳教所遭奴役、电击,每天都能听到警察的吼叫声、打骂声、电棍放电的啪啪声。

下面是刘耀珍女士自述她这次被绑架、劳教迫害的经历:

一、 在吉林省珲春市公安局遭毒打

二零零八年四月八日上午十点多,我在吉林省珲春市,粘贴大法真相不干胶,被警察绑架到珲春市公安局六楼。

屋里有两个办公人员,一个叫刘洪,一个叫李强。刘洪是个五十多岁的男子,一边问我话,一边记录。李强是个二十多岁的朝鲜人,比较邪恶,让我站在一块方地砖内,出线就用皮鞋踢我的小腿骨,用手铐紧紧的铐住我的手,手肿的像两个小馒头,一周之后才消肿。

我向他们讲述我炼功身体受益的情况,一名警察说:“这要是以前我早上去打你了,可现在我不会了。”我正讲着,忽然从走廊进来一中年胖男子,赤红面子,用拖把狠狠地打我左右胳膊,又用力扇了我两个耳光,当时我就昏倒在沙发上,他并扬言说:“一会给她吊起来打,看她说不说。”(让我说出真相哪来的,说出同修)

不一会又来了一名瘦男子,看样子也是个朝鲜族人,对我又来软的说:“你说出来,我就去局长那保你,放你。”我说:“我该说的都说了(讲真相,修真、善、忍,一身病都好了),真相是在出租车捡来的。”后来他又用穿皮鞋的脚踢我的小腿。

作恶者当时就报应。四月八日一点多钟,一名胖男子警察打了我,五点多钟开车拉着四五个警察去饭店吃饭,把我放到一个派出所,用把大椅子把我的手脚都锁上,四个小警察看着我。我要去厕所,一小男孩带我去了厕所,给我手纸,看着我被铐的红肿的手对我说,:“手铐是要铐死的,不然的话,越动越紧,”我说,“你这孩子真好。”他说:“你和别人不能说我好。”可见邪党就是不叫人做好人。他们吃完饭回来接我,车上一人问司机:怎么你开车,胖子怎么没回来,司机说:“他心脏病犯了,回家吃药去了。”

一个当时所谓的对十多个国家开放的城市,公安人员也在执法犯法,逼供、打人、非法扣押我二十八个多小时,三顿不给我饭吃,不给水喝。九日中午我向他们要了几个包子吃。我质问他们:“你们已经扣押我超过二十四小时了。”一名警察拍着桌子说:“你不说,四十八小时也押你。”我说:“别以为我不懂法。”

四月九日下午两点多,他们急急忙忙把我送去拘留所。我对他们说:“把我的兜子还给我”,警察说:“你还要吗?”“我的东西必须还给我”。警察让我清点里边的东西是否少。里面有一千五百多元钱,一部手机,一名善良的警察说:“你带这么多钱,到那里别都给弄没了。孩子上大学还需要钱。这名好心的警察给我保管了一千五百元钱,好人不敢留名,二十天后把钱还给我。

二、法制科人员行骗

每日三餐,每顿一个玉米面窝头,一碗清汤。头几天连筷子勺子都没有,其实也用不着,喝完汤碗底下剩几条萝卜或白菜,用窝头一抿就完事了。一周后,来了两个人找我问话,我问他们是什么人,叫什么名字?一个人没说什么走了,另一人说他是公安局法制科的姓王。他边问边写,谈的很简单。我当时就讲法轮功是什么,不是国家取缔的,是江泽民一手在迫害等真相……

几天后王又来了,说带我去检查身体,有病放人,无病送劳教一年。结果两次检查都是心脏有问题,姓王的还是在零八年四月二十九日早五点多把我从珲春市拘留所送到吉林长春女子劳教所。并且还在行骗,说我弟弟在长春等我,检查再有病就直接回家。路上打电话说你弟弟已到长春了(因我第二次在珲春检查身体时家人去了)到长春后,我找家人,他们说进院检查吧!家人在里边呢!把我骗到院里,他们却溜了,根本没有家人。

珲春的拘留所真的象那位好心的警察所说的,把钱都给你弄没了。我三哥、我弟弟在我被非法拘留的第三天,从黑龙江开车来到珲春市,给我存了一千元钱,还给一个警察五百元钱。在四月二十八日晚值班警察说:“明天早晨五点多钟送你,财会没上班,没钱给你结账,以后你家属来取一千元钱吧!当时我说不行,黑龙江这么远不能来,今晚借钱,你也得把帐结了,你做不到,我就找你们所长。结果他一听就把一千元钱还了给我。

三、 在长春女子劳教所遭奴役、电击

在劳教所里做工艺品出口,每天要干十四、五个小时的活,干不完就拿到监室继续干。食堂的伙食,冬天除了吃冻白菜、冻萝卜蘸酱外,再没有别的菜;夏天吃的菜也看不见油珠。厕所每天都要锁上,定点放厕。有一次厕所钥匙丢了,恶警刘影慧换了把锁锁上,到点不放厕,把一名六十多岁的李秀华憋尿憋的在走廊直打转,后来腿一直浮肿。

有一次我和李老太太晚上炼功,想缓解一天的疲劳和身体状况。被值班的刘影慧发现又给我们每人加期十天。每个月不写思想汇报的也给加期,有一名同修到期不让回家就给刘写了封信,排队去食堂吃饭时递给刘,刘接过来连看都没看就说:“等着加期吧!”什么内容都不知道就加期,这是什么逻辑?

零八年十月中旬的一天晚上,我往家写信的时候,被管教徐(许)丹把信的底稿小本子抢去。我写的很多信都在那小本子上,给我家人的、管教的、珲春公安局姓王的,告诉家人别因为我被绑架,你们就对大法误解,那样会失去未来的;告诉管教大法是正的,是慈悲救人的,要善待大法,才有未来;告诉公安老王别再往这送人了,这里的情况如何,把好人送这儿里来,你会失去未来的。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第二天,五大队队长王丽梅看到徐(许)丹交给她的这小本子后,魔性大发,气的暴跳如雷,把电棍顶到我的前胸进行迫害,不停的电,我往后退,一直退到门口,有十来米远,然后再把我叫到窗下办公桌前,再继续进行电击,就这样反复三、四次,最后我浑身瘫软的蹲在门口不动了。她歇斯底里的大叫,你要给我们上网啊!然后说再加期两个月。

有一次管生产的苏桂英把我叫到办公室说:“你还有闲暇时间写信,车间生产的纸袋你就每天做五百个。我说干不完,他上来就打我两个耳光,当时脸就红肿,然后问我到底能干多少,二百个?(一般人都五百个)

就这样我被非法关押了一年零二十一天。多数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被超期关押;每天都能听到警察的吼叫声,打骂声,电棍放电的啪啪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26/刘耀珍在吉林珲春市遭绑架、劳教经历-2786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