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法修心 走师父安排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六日】下面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在最近一段时间的修炼体会。

一、学好法

这些年来不管是面对面讲真相,还是做媒体项目,不管是证实法的项目多么忙,我每天都要保证学法的时间。随着学法的深入和增多,发现自己很多执着就在不知不觉中去掉了,很多东西自然而然就看淡了,比如节日的聚会基本没有了,以前经常喜欢打打球,现在也淡忘了,有时候喜欢吃点好吃的,现在随便吃点什么都行,只要能节省时间。因为明白了修炼的严肃性,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就是返本归真,那些个人的喜好也都是要去掉的执著,而且修炼的紧迫,也不容我们放松一点。

精進了一段时间后,却发现自己学法时有个严重的问题,读着法,思想不知跑哪去了,就象师父说的一样:“有些人在读《转法轮》的时候,思想不专一,在想其它的,不能够专注的在修炼中。这等于是浪费时间,不但浪费时间,本应该是提高的时候,却用思想想一些不该想的问题、一些事情,不但没提高,反而还在往下降。”[1]发现之后就找原因,问自己,为什么起初的时候没有这个问题,是不是因为读的熟了,可以不走脑子了,很多地方一溜就过去了,还是觉得自己明白了,把学法当成了一种形式。后来发现出现这个问题的根源是自己没有严肃的对待学法,没有真正的理解法,相信法相信师父。找到了问题的根源,之后学法的时候尽可能的做到毕恭毕敬,一字一句的认认真真的学,也尽量排斥不好的思想。这样持续了一段时间,基本上学法可以达到入心。

师父说:“如果没有这个环境啊,大家想一想,就今天大法弟子也是一样,你们回到常人社会中,就是在常人社会环境中。自己要不知道抓紧,今天想看书了就看点儿,明天懒了就少看点儿,没有这个环境很难精進。毕竟是人在修炼,人的惰性,人被这个世间、被方方面面的干扰,靠你自己很难找到差距。尤其再不精進,再不多看书、多认识法,你根本就看不到自己的执著,所以一定要集体学法、炼功。”[2]之前我有一段时间跟着新闻组一起学法,但是后来因为工作的调整没有固定的时间就解散了,而且地区性的每周一次的大组学法,因为工作原因也只能每两周去一次。一时间没有了集体学法的环境,那就自己学吧,可是学了一段时间,感觉有时候还是比较放松,不是那么太抓紧,有时间多学没时间少学,也发现自己比以前放松了,应该赶快找个集体学法小组,这个愿望一出,师父就给安排了。而且正好和我的时间吻合,半夜发完正念开始学,大家一起互相交流,共同提高,真是比学比修的环境。

二、配合中去执著

在参与新唐人项目的过程中,最大的一个感受就是,只要负责人要求了就去做,就照着这个目标去努力,没有太多自己个人的观念,过程中真是事半功倍。可有时就很难做到无条件配合,比如对方给我指出错误和不足,表面上我能勉强接受,可是心里却无法达到坦荡,知道是自己的执著在作怪,比如爱面子的心,不让别人说的心,不服气的心,还有不能包容理解别人的心,后来随着修炼的提高和境界的升华,这个东西一出来就抓住马上抑制排斥掉,渐渐的就能达到坦然面对了。

举个例子,我和一位同修负责一个工作,从开始一点不会,学做到现在,基本上可以稳定操作了。刚开始的时候什么都不懂,工作经常会出问题,所以经常会有矛盾,会发生争执,不向内找,也没有当作是修炼提高的机会。有一次工作出现失误,和我一起合作的那位同修就接到了投诉电话,结果他一下火就上来了,因为是我的失误,对我发脾气,我也没守住心性和他解释了几句,然后就不欢而散了。后来我找到是自己爱面子,不喜欢让别人说的心出来了,而对方也认识到自己的问题。第二天同修给我道歉,我也承认了自己的错误,是自己的失误。之后时常会有类似问题出现,但每次遇到矛盾,只要我能忍得住,不去辩解,那矛盾当时就化解了,只要我一辩解,哪怕解释了一句,就会出现争辩。所以每遇到矛盾,我都尽量的不去辩解,解释,即使是对方的问题。实在忍不住的时候,我就不断的背师父的法:“越想解释心越重”[3],而且在辩解的时候,也暴露了证实自己的心。

当这些问题都解决了,我们之间的配合也越来越默契。配合好了,问题就少了,干扰也就少了。尤其是推广神韵的那段时间,我们轮换着去做神韵的推广,很多时候他事情都比较多,这样他就把机会让给我,一次一个地区神韵马上开演了,很需要人,他说这边我一个人就够了,你可以在那里多呆几天,同修的那种无私无我真让人感动。

还有一次,本来我准备去外地参加一个游行,一个月前就已经报名了,但是一直没有跟和我一起工作的那个同修说,直到离游行开始还有两周的时间,我当时准备告诉他说我两周之后去游行,可是那个同修比我提前说他那天有事,要和家人出去玩,真就这么巧,和我的游行是同一天!我心里想着:要不要和他说游行的事情呢,转念一想还是不要告诉他了,看他平时工作也挺辛苦,事情又那么多,还有家里的事情,好不容易去旅行休闲一次,还是让他放松一下吧。当时心里还算平静,可是后来随着游行越来越近,这个心就起来了,各种不好的念头就冒出来了,想到自从加入天国乐团,基本游行没落过,而且这次是去支援其它城市的游行,人家点名说要小号去,并且我很早就报名了,心里越想越不舒服。之后和同修交流,突然一段师父的法出现在我的眼前,是同修发过来的,“说我有多少功劳了我就能怎么样,是,对于常人来讲是那样的,对宇宙的法理在某个特点中,在某个特殊的环境中也可能看这一面,但是真正的提高是放弃,而不是得到。”[4]是啊,到底是因为什么心放不下呢,为什么心里不平衡呢?不断的向内找,发现是因为证实自我的心,还有不想失去救人机会的私心。找了这些不好的心,从法理上明白了之后,内心就平静了。

可是没多久,又一个考验来了,下午干完活,晚上和大家一起学法,学到一半的时候,手机响了,是和我一起工作的同修,说我有一个节目放错了,还有三分钟就开播了,在电话里说了我一顿,当时有点动心,但忍住了,什么都没解释,赶紧去改。放好之后,回过头来又想,当时排的时候没错,那个同修把节目表改了之后,也没和我讲清楚,不过后来检查的时候还是因为自己没检查出来,造成的问题,但心里还是不舒服,就接着学法了。正好轮到我读了:“为什么就不看看自己呢?真正原因是在自己这儿,它才能钻了空子!”[5]“出问题的时候啊,感觉不对的时候啊,一定要看自己!看看自己哪儿错了被邪恶钻空子了。错了就应该认识到了,就应该做好。”[5]当时我就乐了,这不就是说我呢吗,自己做错了还在找别人的不是。师父真是无时无刻的看护着弟子啊,谢谢师尊的点悟。

三、师父安排的是最好的

转眼来到新唐人快四年了,当初负责人找到我,说新唐人需要人,我就去了。从开始什么都不会一点点的学,做到现在,其实不管是工作中碰到的困难,还是同修间碰到的考验和矛盾,都是为了修炼的提高,不断修心去执著,这也是修炼的过程。

比如说开始参与一个项目,从不会到会,边学边做,大概有两年的时间,最后因为技术达不到要求,无法再继续做下去,表面上看是这样,可是当我离开的时候,心中没有任何波动,很平静。因为我知道任何事情都没有偶然的,而且做证实法的项目,不执著于项目本身,而是以救人为根本,能拿的起来,能放得下。后来又参与新唐人的另一个项目,也是从不会到会做到现在,后来同修问我说:“你之前做的那不荒废掉了吗?”我平静的说:“回想起来那段过程是珍贵的,值得珍惜的,修心去执著的过程,也是是修炼的过程。”我自己理解,没有这个过程,在修炼上没有打下这个基础,也许就不能继续走下去,就无法走到下一步,因为每一步都是为下一步的铺垫,就象我当初来到新唐人,就感觉是一个修炼的环境,特别好,每周都有集体的学法交流。因为当时自己在修炼上落下太多了,正好溶入到这个修炼的环境,全身心的投入到救人的行列,而其它时间就用于学法,这样一来对我的修炼起到很大的帮助。如果在常人的环境中,凭我当时的修炼基础和状态,真的很难在精進中,在不断的提高中。

我非常珍惜新唐人这个修炼的环境,我也珍惜在这个过程中的走过的一点一滴,虽然过程中出现了很多难以解决的矛盾和问题 ,也有一些同修对新唐人或多或少有些不好的想法,但是作为一个修炼人会把这些事情都看成是好事,是提高机会,也会珍惜这个机会做好要做的,而且师父让我们做新唐人,那就一定可以成的,我相信师父安排的是最好的。

层次有限,如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少辩〉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