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掉这块长年隐藏的顽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六日】回想修炼这么多年,心性提高很慢,遇事如常人一般,有时还不如常人,自己问题到底在哪里?师父利用我们学法小组发生的一件事,给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提供了一个机会,让我搬动了长年隐藏很深又顽固的这块顽石。

这天正当我们学法时,还没学完,同修甲提出暂停下来,读一篇《明慧周刊》文章,是针对我地乙、丙同修被绑架发正念之事。同修甲这一举动,我的第一反应是你怎么能这样做呢(其实同修甲这样做,用法来衡量,也是为法负责,为同修负责)但当同修说明以后,我根本不想那些,只是顺着自己的想法往下想,不高兴的人心一下就暴露出来。同修甲读的文章我也听不進去,还想她怎么这样,当前营救同修的事还没有这么着急,也不是突发事件,就不能等学完法再说吗?怨气油然而生,并且心情激动的当着大家的面说:第一,你不该在学法时让停下来读周刊文章;二要集体发正念,首先得向内找,要不然也白发。说话的语气也不善,态度根本不是修炼人的状态。这样发正念之事最后也没达成共识。但从那天开始,我已按照同修甲提出的建议为乙、丙同修发正念了。

回家后,脑子里全是刚才发生的事,只在向外找同修如何,却不找自己。晚上背法也静不下来,定点发正念时也静不下来,还在想同修这样了、同修那样了。整点发完正念后,躺在床上一点困意也没有,心想我们学法小组怎么这样了,一定有问题,我得找找我自己。嘴上说找自己,找着找着又找别人了。师父说:“我刚才说的这些呢,也就是要告诉大家,无论在大法弟子内部出现什么问题,一定是针对某些人或者是某群人的人心来的,一定是这样的。”[1]我开始静下来了,一定要认真找找自己了。我为什么对同修的建议这么敏感,好象伤着我什么了,要不我为什么不高兴。如果同修提出来的是我所想的或者我所需要马上做的,或者为我发正念,我会是这种态度吗?绝不会的。

第二天去学法小组,心里还是不痛快,可是又说不清。我对同修说:昨天那事,我还在找自己,还没找到。同修又说:“你昨天说话,我感觉是在指责,而且说话也不善。”回来后想,我指责同修了吗?我说话不善了吗?觉得不象同修说的那样。师父说:“所有的执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种环境中把它磨掉。让你摔跟头,从中悟道,就是这样修炼过来的”[2]。师父说:“你们互相之间在配合上,心里不平,激动生气,那个时候很难想自己、看看自己是什么状态、出发点是什么人心。多数是自己的意见不被采纳,或者对别人的瞧不起,这两种心的反映是最强烈的。”[1]

修炼这么多年,为什么家庭这一关过不好,对家人讲真相一直突破不了,自己感到很苦恼又无奈,一直没有深挖细究过,看了师父的讲法,想想这件事到底触动我什么心了?突然想到自己在家里不也是这样吗?凡是不符合我的想法和做法时,首先表现出来不高兴,尽管有时表面没表现出来,但心里一直放不下,总想找机会发泄出来。有时也想我是修炼人,遇到矛盾向内找。如果真能静下心来学法修心,向内找,矛盾就会化解,但大多数时不知道修自己,看别人的不是。所以和家人发生冲突时,家人总是说:什么事都得由着你,动不动就不高兴,一说话就训斥别人,不会好好说,谁受得了。我猛然惊醒了,自己最大的问题就是执著自我。师父说:“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3]我哪有一点修炼人的状态,真对不起师父,特别是有时守不住心性,让对方难以接受。看自己是朵花,别人什么也不是。长期执著心不去,自己都意识不到。这种对自我的执著时时都能表现出来。根本不象修炼人。这个强大的执著心,像一个顽石牢牢控制着我,多年来不许别人触及的那颗心终于暴露出来,让我看到后,才意识到心性一直提高不上去的原因,是自己没有静心学法,学法走形式,没有真正实修。这次我终于找到了这个执著,我的心一下轻松了。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在今后的修炼中,我一定要向内找,不断精進,修好自己。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