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郴州又有2269人签名反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继去年湖南郴州二千多人签名声援被劫持的法轮功学员后,今年当地又有2269位民众签名营救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呼吁严惩害人凶手。

去年湖南郴州百姓超过二千人签名声援营救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

2269人签名摁手印呼吁中共停止迫害

中共肆意迫害善良民众的恶行,再次引发湖南郴州众多百姓的强烈不满,遂有民众自发联名声援营救的义举。目前又有2269人签名声援营救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呼吁严惩害人凶手。

今年当地又有2269名民众签名营救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在签名过程中,民众的正义及民众珍惜回报大法的诚心震撼着人心。下面是当地法轮功学员讲述的民众签名摁红手印过程中的几个小故事:

(一) 我抓了二十多个(炼法轮功的),全都放了

一天跟几个有缘人讲真相的时候,一名中年男子站在我后面略带威胁地说:“你们在干什么?”我面带笑容地跟他说:“我们在征签,你也签个吧。好心有好报。”“你知道我是谁吗?敢要我征签,你好大的胆子”。我笑呵呵地说:“看你就像个好人”。他说:“你怎么知道我是个好人,我抓一个炼法轮功的就可以得到奖金两千块。”我就说:“看你这么善良,你肯定不会要这种冤枉钱。”他有些吃惊地看着我:“你怎么知道,我抓了二十多个,全都放了”。后来我跟他讲了大量有关法轮功的真相,他明白了。签了名,并把他加入多年的党退掉了。临走时他向我要真相资料。接过资料后,他一再嘱咐我要注意安全,谢过之后就走了。

(二)是这些当官的没事干,贪官腐败、偷抢不管,专抓好人,我来签

一次到市场讲真相,一年轻人说:“你年纪轻轻,炼什么法轮功。国家都不准炼,你不怕被抓啊?你赶快不要炼了,炼法轮功还会走火入魔。”旁边一人听到了他说的话,就说:“我认识很多炼法轮功的人,他们都是好人。有一个人得了白血病,花了好多钱,都没治好,最后都是炼法轮功炼好的。还有一个人,捡到别人近十万块钱,一分也不要,全部还给失主了。是这些当官的没事干,贪官腐败、偷抢不管,专抓好人,我来签。”说着,就签了。一开始不相信的那个人听他这么一说,觉得有道理。再经我详细的讲真相,他也三退了,还要了真相,说声“谢谢”就离开了。

(三)法律上不是说信仰自由吗

跟一个刚高中毕业的学生讲真相,叫他签名,他听后很惊讶,说:“啊,炼法轮功还会被关押不放啊?法律上不是说信仰自由吗?”“是啊,但这个邪党它就是不讲法律。法轮功现在已经弘传一百多个国家了,其它国家都是给予法轮功创始人褒奖,只有中共打压,还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他惊讶地说:“太残忍了”,马上签了名,并办理了三退。

(四)去给我丈夫讲讲

一次,给了一位五十多岁的女士一张神韵碟,说:你看了身体好,会得福报。再次路过她家时,她拖着我往她家里边走边说:哎呀,你是个大好人,我不认识你,你也给一块这么好的碟给我看,去给我丈夫讲讲。我坐下后跟她丈夫讲法轮功真相和三退真相,他是当官的,开始不接受,我就讲共产党贪污腐败,坏人不抓抓好人,信仰是自由的,他马上认同,于是退了党团队,还在征签单上签了名。

(五)共产党最坏了,太残忍了

一次去公园里给在聊天的几人讲征签和三退的事,他们四人都签了名并三退了。全过程都被站在旁边的老者看到了。他忍不住问:你学的是什么呀,懂这么多?我赶紧说:我学的是宇宙大法,我看你也是个善良人,给你一个积功德的机会,签名得福报。边说边把签单递给他。他毫不犹豫地签了名,还把手机号码写上去了。我问他入了党没有。他说:“我当过红军,打过仗,早就有人要我入党,共产党最坏了,我就是不入。”提到共产党他咬牙切齿。然后对着在场的人大声说:我也认识几个炼法轮功的,他们都是好人,信仰自由,共产党最坏了,太残忍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我给他退了团队,送给他大法护身符,他不停的说谢谢,还把名片给了我。原来他是处级干部,当过教官、编辑,还是教授。

(六)经理大人都签了,我也签

一位亲戚,我原来向她征签的时候,他不敢用真名,签了小名,不久得福报升职到经理。后来我向别人征签,看到人家不愿意,她赶快说:这又没关系,总要有人做好事,我开始跟你一样的想法,怕惹麻烦,签了小名,一点关系都没有,升了职,而且做什么事都很顺。说着又用真名签一次,按上手印。那人赶紧说:经理大人都签了,我也签。

(七)只有伟大的师父才能教出伟大的弟子来

一次,我去经理家,我一进门,她就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向她家在场的二十多个亲戚讲: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很善良的,处处都是为别人着想。我也接着告诉他们:这都是我们师父教导我们做好人的,真正炼法轮功的人都道德高尚、身体健康。法轮功通过人传人、心传心,已经弘传到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只有中国大陆打压。共产党坏人不管,专抓好人,甚至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谋取暴利。我们在签名营救好人回家,请你们也伸出援手签名,让好人早点和家人团聚。二十多人只有一个人没签,他说:“我是政府官员不方便签,但我知道炼法轮功的人真的是好人,很善良的,但是在中国没办法。”一位大叔竖起大拇指说:你真是个好人啦,你好了不起,你是在做最伟大的事,你好伟大啊!我看只有伟大的师父才能教出这样伟大的弟子来。我也好想学,你能不能教我?我说我们都是免费教功,并送了他一本《转法轮》。他高兴地接过去说:谢谢,谢谢了!我说要谢就谢我们师父吧!

血腥的迫害仍在继续

中共“假、恶、斗” 的本性,在法轮功的“真、善、忍”面前暴露无遗。所以中共就容不下这个利国利民的好功法,非要迫害、打压。从突破层层封锁传出的消息得知,至少有三千七百多名法轮功学员因坚持信仰被迫害致死,几万法轮功学员在他们活着的时候被摘掉身上的器官贩卖牟取暴利。中共的残暴和法轮功学员的善良、坚忍形成了鲜明对比。

迫害十四年来,不但中国的法轮功学员没有在磨难中倒下,法轮功反而已弘传世界众多国家和地区,包括同根同祖的港澳台同胞,各国政府的褒奖、支持信函、决议等3000多项。越来越多的世界人民及中国同胞明白了真相,看清了中共的真面目。觉醒的人们不断的选择站在正义与善良的一方,采用各种方式声援法轮功,呼吁立即停止迫害。

仅举近来在湖南郴州区域发生的几件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事例。

廖志军(右)在湖南常德津市监狱一监区接见室
廖志军(右)在湖南常德津市监狱一监区接见室

事例一:郴州市法轮功学员廖志军,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五日被郴州苏仙区法院非法庭审,法院欲对廖志军非法判刑。廖志军因被怀疑在围墙上喷写了“法轮大法好”,于二零一三年四月十八日下午遭苏仙区公安分局和南塔派出所的便衣警察、协警绑架,被通宵扣押审讯,再送郴州市看守所关押至今。五月十八日,苏仙区公安分局整理黑材料送到区检察院,很快,检察院就把材料下到苏仙区法院。

廖志军现年约四十二岁,原属湖南衡阳车辆段郴州火车站列检所职工。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在湖南常德津市监狱冤狱期满时被单位开除公职。自九九年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廖志军因为坚持对法轮功的信仰数次遭邪党绑架、关押、抄家,被非法劳教二次、判刑一次。监禁和冤狱迫害的时间累计可达八年之久。

廖志军心地善良,乐于助人,平时总是笑眯眯地,工作兢兢业业,不管份内份外的事都认认真真做好。住在同一小区的居民得知他再次被迫害的消息,纷纷表示同情并为他们家(他的父母都是法轮功学员,也多次遭到迫害)鸣不平,有的为营救廖志军出谋划策:你们写一个报告给法院,就说信仰是自由的,要求立即释放廖志军回家,我们签字声援,大家都会签。在家的二十多位居民除一人没签外,其余的都签了,还郑重地摁上了红手印。有的居民边签名边说:这一家炼法轮功的真的好,心很善良,处处为别人着想,愿意自己吃亏。我们在这里住了十多年了,大家都清楚。这楼梯间、前面那么大的坪都是他们老两口扫,你看他崽(儿子)罗,年纪轻轻的就晓得看事做事,看我们提什么重东西,如夹煤炭等都帮忙提。

事例二:郭波琴女士,湖南郴州市法轮功学员,一九六六年出生。三十二岁时患白血病,因修炼法轮大法走出绝境,获得身心的健康。自中共当局开始迫害法轮功,郭波琴被绑架、非法关押达十多次,被非法判刑二次,坐牢时间累计近六年,期间遭受铐刑、蹲小号、灌食、殴打、超强奴工、暴晒、长期饥饿折磨等残酷迫害。从长沙女子监狱出来,郭波琴瘦得皮包骨,两腿不能行走,满头的黑发变白发、子宫下垂脱肛、肝腹水等严重病症。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七日,郴州市国安局恶警纠集十多人砸门撬锁冲进郭家抄家、绑架,致使郭波琴病情更加严重。二零一三年四月十八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七岁。当时在家的七十一岁的郭母目睹警察暴力行凶,恐惧、愤怒使得老人出现脑血栓症状,从此卧床不起,女儿早逝更让老人雪上加霜,二零一三年六月五日继女儿之后也含冤辞世。

郭波琴女士
郭波琴女士

事例三: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六日以来,湖南郴州市北湖区党校洗脑班再次作恶,非法拘禁了来自郴州市及各县市区的十名法轮功学员。政法委、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610办公室”、公安国保等,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公然将法轮功学员绑架,限制人身自由,逼迫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强制他们写所谓的“三书”。

事例四:近邻郴州的耒阳市五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熊秋玲女士,耒阳市药材公司退休职工。二零一三年六月,湖南省衡阳中级法院,对熊秋玲女士上诉案做出终审,撤销了耒阳法院一审“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的指控,却以“窝藏罪”维持一审原判三年徒刑,成为法治笑柄。有法官说:“我们院长不懂法!”衡阳中级法院做贼心虚,二审不敢开庭。

熊秋玲女士于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八日在自己家中被衡阳和耒阳国安与蔡子池派出所十几名恶警强行入室绑架。同时被绑架的还有来她家做客的湘潭法轮功学员黄朵红女士。

黄朵红
黄朵红女士

二零一三年四月十日,湘潭市雨湖区法院在湘潭三角坪看守所对法轮功学员黄朵红非法庭审,来自北京的律师作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要求法官当庭无罪释放黄朵红。当时法官称要向上级汇报再做决定。七月上旬,黄朵红被诬判十年,已提出上诉。

今年四十二岁的黄朵红,曾在湘潭市雨湖区经营一家文具店。黄朵红处处事事先考虑别人,在家,她是一个好妻子、好儿媳、好女儿,孝顺双方父母,赡养老人,帮助关心弟妹。二零零一年,黄朵红被劫持到株洲白马垅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受尽折磨。二零零四年,在湘潭市六一零和当地警察的暗示、恐吓下,黄朵红的丈夫与她离婚,法院在未经黄朵红本人同意的情况下,单方判决家中所有的存款、房子、贵重物品全归男方所有。二零零五年四月,湘潭市“610”恶警绑架黄朵红没有得逞,把未修炼的弟弟作为人质,最后敲诈了五万元现金和五万多元的物品,及价值六千多元的摩托车等等。

许郴生女士
许郴生女士

事例五: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六日,郴州市烟厂职工、法轮功学员许郴生被警察当街绑架,被背铐审讯长达十二小时之久。期间不给喝水,不给吃饭,不准上厕所,之后被强行押上警车送往看守所途中死亡。两天后北湖区公安局才通知亲属死讯,说是“突发疾病致死”。然而亲属寻求公正尸检,却遭到来自中共政府和公检法方面的重重阻力。至今一年多许郴生的遗体还在殡仪馆冰冻柜中,不知何时才能昭雪,许多民众仍在关注此事,呼吁严惩凶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