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世之人托梦谢三退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七日】一九九七年,我认识了教我高中英语的老师——田老师。由于初次的英语交谈很愉快,以及后来我在市级、国家级英语竞赛中和高考中的出色表现,田老师对我给予很高的期望,也很关心我的生活。高考后,我到另一座城市上大学,得知我家经济一直窘迫,他从微薄的工资中抽出二百元寄给了我,使我很感动。我也很尊重他,每年寒假,只要回家乡,必然备上礼物去看望日渐衰老的老师。我们师生关系亲密,简直像一家人一样。

一九九九年,中共江氏集团设计栽赃并迫害法轮功,神州大地顿时乌烟瘴气,血雨腥风。二零零七年初,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大法不仅使我身心净化,更让我明白了因缘果报。深知这么好的度人大法遭受奇冤,我就几次向田老师讲真相。但可惜,这个被中共毒害几十年,在中共各种运动中被整怕的老人,固执的拒绝了解真相。眼看着这个有着三个党员的家庭将面临失去救度的机会,我干着急却又不知如何使他们明白。

工作以后,我变得繁忙了,有时只能给田老师打电话拜年。二零一二年,由于电话号码变更未能及时通知他,没想到就在新年前半个月的一天晚上,他带着焦急忧怨的神情,托梦来问我说:“你去哪儿了,怎么还不来看我呀?”我从没有梦到这样的事,心想可能是他那边有什么事,就元神离体叫我去找他。新年那天,我想先给他打电话拜年,顺便和他约好方便的时间再登门拜访。不料,一连几通电话,他女儿都说老人睡觉了。我感觉不对劲,就在访客最少的初五那天去看他。一進院子,气氛就不好,全家人笼罩在一片愁云惨雾中。原来田老师身体罹患各种棘手病症,内脏几乎没有一块好地方了,已有大半年卧床不起了。北京、上海各大医院跑了个遍,最后家人甚至带他去河北某气功大师那儿,也没看好,无奈只得返回家,做好了最后的准备。看着形容枯槁的老人,家人整日愁得唉声叹气。

家人说他几个月前就念叨我,自己的儿女也没见他这样一天几遍的问。我明白了他这么着急找我一定是自知将不久人世,想在临走前了解真相。于是,在接下来的几天,我和妈妈同修每天到他家给他讲真相、放《风雨天地行》、神韵、给他读法。他有次指着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节目,费力的说:“这都是真的。”我们点点头,告诉他:“无论是谁或哪个组织迫害了度人的佛法都要被清算的,那将是生命无比悔恨的大罪。中共迫害正法,残害众多无辜生灵,它的解体是天意,它解体的那天就是党团队员永远失去未来的时候,为了你的将来,你愿意退出中共吗?”由于太过虚弱,他只能耷拉着脑袋,微微点下头。我想到生命要自己明确表示自己的选择才能真正被救度,为证明他确实是意识清楚做的决定,就又郑重问了他一次,他连点三次头,并说:“我愿意退。”我们很高兴,一个原本固执的有缘生命终于分清正邪,摆脱了为中共邪教做陪葬的厄运了。而几天的陪护,他的家人也因了解大法,声明退出了邪党组织。

在他明白真相三退后的一星期,他就去世了。妈妈同修说:“他就是为了听真相才撑到现在的啊。”我们帮忙处理了后事,给他剪了些纸钱就回家了。

三天后的凌晨,他托梦给我。看起来脸色比生前变白了,衣服整洁一新,很庄重的到我面前,深深鞠了一躬,感谢我给他讲真相做三退,使他有了现在的生活。他告诉我如今他生活得很好,就是他那边物价太高了,说花了很多钱只能买一小簸箕玉米面,边说边拿给我看。还领我四处看了他的居住环境,好似世外田园,绿化面积很大,环境雅致,整洁清新,还有围着庄稼的栅栏,一派祥和的田园风光。我想他是去了一般常人去世后可望不可及的好地方了,想如今社会业力滚滚,常人心恶业大,哪有不修炼就免遭地狱之苦的?正是由于他在世间的最后一刻能明真相,就能得这么大福报,他能不高兴吗?

我把这个梦中见闻说给妈妈同修。她回想了一下,说当我在梦中呓语时,她正在打坐,当时她就感觉有什么东西進屋,原来是田老师感谢来了。我想我们是修正法的,阴阳两隔,去世之人一般不敢進这个场的,一定是经过师父同意,放他来的,让我再一次见证元神不灭的法理,也使我更加坚信劝人三退是真的从根本上挽救生命。

其实,和田老师在世间的师生之缘,不知是他经过了多少世的接缘才能换来今日听闻真相的机会。他曾经说:“我教一辈子书,就是只教你一个学生,我也值了。”这是生命明白的那面对大法弟子履行誓言,挽救他们的期盼心声,我们一定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不让师父和众生失望。

最后重温师父歌词:《洪吟三》〈话有缘〉,希望有缘之人能体悟到师父的慈悲:

话有缘

人海茫茫相遇难
萍水一笑缘相连
静下心来听真相
你为此言等千年
救难大法已在传
句句天机是真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