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师父的话 正念正行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七日】由于我没有文化,说不出许多大道理,但我打心里明白,作为大法弟子,师父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听师父的话,准没错,我就纯真的坚定这一正念,在十几年的修炼中,闯过一道一道难关,风风雨雨的走过来了。

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老弟子,今年七十四岁。修炼前,我是个文盲,没上过一天学,不识字,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刚得法时,我不会看书,只能听法,我心里真着急。

有一天,我在给师父上香时,跪在师父像前,流着泪对师父说:师父啊,我怎么办呢?这么好的大法,我一个字也不会认呀!说来也真神奇,就在当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房间的墙上到处都是字,那些字还能走动,一会儿在这儿,一会儿又到那边去了,怎么这些跳动的字我全认得呀,我高兴的大声喊:师父、师父,我能识字了,我能识字了!这一喊就喊醒了,这时天也亮了,我睁开眼,看的清清楚楚,满屋子的墙上,地上,家具上全都是字,我下意识的掐了自己一把,这不是梦,是真的,好多字我都能认得出来呀,当时那个心情啊,真是太兴奋,太激动了,我真想大声的告诉全世界所有的人:我会识字了,是师父教我的,从此以后,我慢慢的能通读《转法轮》了,大法超常的神奇鼓舞着我和身边的同修,同时也使我的一些亲朋好友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记得二零零一年,我和八位同修在一起看真相光盘,被常人举报,邪恶把我们九位一起绑架到县看守所,一進看守所,当时那个阵势呀:似乎要把我们扒皮割肉邪恶才痛快,一个恶警把我按倒在地上,面对墙双腿跪着,腰不能弯腿要直,否则就遭恶警的毒打,一个二十来岁的恶警见我跪倒不直,用他穿着皮鞋的脚在我背上猛踢,我的头砸在墙上,他一边使劲的往死里打还一边骂:你的崽比我还大,现在还要我来教训你,你这个老不死的。我心里一个劲的喊师父,喊师父救我,我不觉得疼,象打在棉花包上一样,是师父为我承担了痛苦,师父啊,弟子为难您了,事后同监室的一位同修发现我的背上还清清楚楚的留下三个脚印。

在看守所里,我不知道什么叫怕,我明白大法好,师父好,是政府邪,我照常炼功,有一次,我正在“抱轮”被恶警发现了,他恶狠狠的打向我,还扬言要用铐子把我铐起来,我说,我的师父是正的,真善忍没有错,你们铐不住我。他还真的找来一个手铐来铐我,左铐右铐就是铐不起,另一位警察对他说手铐没有问题,铐不起就算了吧,瞎折腾了一阵也就不了了之。

当时学法不久,学法又不深,还不知道什么叫正念,后来学习了师父的新经文,正念的作用,我才明白了。

二零零五年,我因发放资料被人举报,一天,县、镇六一零、街道办事处一行七、八人闯進我家,要把我送到市洗脑班洗脑,我不能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坚定的告诉自己,我要走脱,我诚心的求师父,帮我下个罩,让邪恶看不到,往哪里走脱呢?加上邻居观看的,屋里屋外都是人,我的住所是单层的平房,厨房后面是一堵两米多高的围墙,墙下是土堆,我说要小便,溜進厨房,没人防范,他们认为这四十多平方的小屋,我这个快七十的老太婆插翅也难飞。我看围墙下段有一个小洞,一只脚正好能踩進去,我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爬上围墙,纵身一跳,双脚落在土堆上正要往前走,抬头看,前面站着两个人,可能是监视我的,我求师父帮助,让邪恶看不见,我装若无其事的样子,在他们的眼皮下走脱了。

过后他们发现我不在了,就找我女儿的麻烦,把她弄到派出所里关了一宿,我在外流离失所近一年,我又堂堂正正的回了家。

再说近一点的我和另一位同修到县拘留所去送真相资料,到那儿,大门,侧门都紧关着,我把这些资料从门缝塞進去,从门缝往里看,可能被他们发现了,门卫拿着钥匙来开门,我俩发正念:门打不开,只听见他一边开门,一边说:这门怎么打不开呢?我俩一边发正念,一边迈步走开了。这真是:“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1]。

修炼中有惊无险的故事真是太多,太多了,我深深体悟到,正念就是神念,神念的能量就制约常人,当然,“修在自己,功在师父。”[2],你没有怕这怕那的人心,没有为私为己的观念,完全是为了救度众生,你的正念一出,师父就能帮你,就能抑制邪恶。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