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学员:修自己 做师尊的合格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七日】我今年二十三岁。大概是九八年,妈得法,我跟着。那时小,不懂得什么是修炼,只知道一些基本的法理,如不说谎、不偷东西、不做坏事等。

大法小弟子的修炼历程

还不知道怎么修呢,对法轮功的迫害就开始了。起先大家都去长春上访。在长春市政府前我看到大法弟子那么多,都看不到头,还看到警察打大法弟子。突然听到很多同修喊:“天上有法轮!”大家都很激动。后来我们被装到一辆辆车上,被拉到了一所学校。大家在院子里静静的坐着,我看到墙上有很多警察架着机枪对着我们。我以为他们会把我们一个个枪毙了呢,那我也不怕!外面的大法弟子为我们买来了面包、咸菜和矿泉水等分给我们。

回来后,有人让妈签字说“不炼了”,还说不签会影响我以后的前程。当时我在旁边,他们问我炼不炼,我说:“炼”,其实并不是很坚定的,那时我想,就算我说炼,你也不能对我怎样。我还是小孩嘛!小孩也有常人的狡猾心理。可见我当时对法的坚定成度有多差。

二零零一年,当地有很多同修被抓,妈成功走脱,过着流离失所的日子,直到去年才回到老家。那期间,我与姐姐在姥姥家住了两年。那几年,失去了学法的环境,就自己偷偷的学,有时偷着看几页书。

初中住校,自己偷着在被窝里看,还有一段时间,借着窗外的月光看,还借着走廊里从门上面窗户透过来的灯光看,放寒暑假就去我妈那里。那时虽小,但我明白,去她那里的目地是为了学法,所以我总盼着放假,好去学法。

可姐姐就没那么幸运了,她得经常参加补课班。再长大些,她就经常和朋友、同学聚会。主要是她太在乎名次和友情了,被常人各种事情牵绊着,很少去妈那里。

初中时,我经常得奖学金,还因为成绩好,免过一年学费(八百元)。小的时候爸妈就已离异,各自又组织了家庭。在我中考之前,我爸就不给我钱了。没钱报考,也就没学校可上了。可是师父早就为我安排好了。一次去我妈家,妈给了我几百元钱,用这个钱我报了名。我的分数过了重点线。其实即使考上高中我也没钱读。又是师父给我做了安排:正好那年有一所高中来我们学校招生,说过分数线的学生可以免费去他们高中读书,而且还给点学习费用。那天我在我爸家,学校给我家打电话时,正好我听到了,我就坐车去了学校,了解了详情。我决定去那所学校。学校免了我三年的学费、住宿费,而且还给了我2000元钱。就这样,我顺利的完成了高中学业。这都是师父的给予。

读高中时,学校离我妈家只有半个多小时的车程,我去我妈那里就方便多了。不久我家相继买了电脑、打印机、刻录机,资料可以自给自足了。慢慢的走上了正轨。

我妈做清洁工。有一年我们做神韵光盘,妈就在外面给路人发。一次妈、姐和我三人一起拿着神韵光盘出去,刚到路口,有一骑自行车的女子摔倒了,我赶快跑上前帮她,又跑回来取一个神韵光盘给她送去。路上,见到路人就给,我也不会说话,没想要说啥,招呼一声就递给他们。那时心没杂念,效果很好。可惜这个项目没有坚持,现在也找不到当时的状态了。还有一次,我捡了一部手机,我就给里面存的号码打电话,联系了他的家人,约定第二天的还他手机见面的地点、时间。我准备了真相资料,第二天看到他们时,他们很惊讶,没想到真会给还给他手机。我给了他手机,没说什么就走了。

和同修配合中逐渐放下自我

1、为了大法的工作 让别人管也没啥

一次,我们一行五个同修开车出去打真相语音电话和发真相资料。中间车出了点故障,车上的几个人各有自己的想法,都想按自己的办法走,搞的矛盾很大。当时我就想到了师父的法,如果都按法去做,以法为大,在矛盾中放下自我,那该多好。

在和同修切磋中,我也慢慢的学会了不和同修争犟,不管我是对是错,我都不去争,让自己做到心态平和。

由于年龄小,我在同修中经常会遇到别人不重视自己,不拿自己当回事的时候。刚开始我会不高兴,但后来向内找,那不是求名吗?在常人中我不求名,在同修中我更不能求名。渐渐的,这颗心就放下了,有时候还会往出冒,但我已经认清它了,我不承认它。

2、教同修技术的过程中 也要修自己

刚开始教同修技术的时候,不注重修自己,在教的方法上没考虑同修,心性也不好,现在通过学法悟到,有很多事你做了却不在法上,做了也白做,那就是常人做大法的事,没有威德。我现在明白该怎么做了。同修哪块没明白,我会耐心的告诉她,这一步为什么要这样做,那一步为什么那样做。同修学的没有压力,学的就快,也会高兴学。

还有,自己学习技术问题遇到瓶颈时,总能感到有师尊的帮助。问题总会突然间解决了。其实一切智慧都是师父给的,都是大法给的,我只不过选择了这样一条修炼道路,不走好都不行。

3、不执著同修的执著 不给同修压力

这些年,我一直对姐姐進行指责、埋怨,怨她陷在情中,怨她不回家等,也就导致她对我怨恨很大。有一天,她回家了,我在院子里没進屋,听到她和妈妈说,她一周会回来几天。我听到这话,就哭了:我错了,我不该那样对她……

4、虽一人在外 救人步伐依然不停

“但是我不经常讲法,最担心的一个问题就是,修炼中啊,大家都知道吃苦很难,实际上吃苦还不是最难的。苦嘛,再苦哪,过后也明白过来了,可是在无望的寂寞中默默的修,看不到希望,那是最难的。任何一种修炼都会经过这样的考验,都会在这样的路中走。能够持之以恒啊,不断的精進那才是真精進。这话是这么讲,做起来实在是太难了,所以说修炼如初,必成正果。”[1]

关于法中所说的这个“寂寞”,有一段时间我体会的可真是太深刻了。我现在正在上大学,课不多,平时很清闲,没课的时候其他同学或结伴逛街,或者玩电脑,或谈恋爱,而我,选择了另外一条路——出去打真相语音电话救人。一个人一走就是大半天,感受最多的就是寂寞。有一次走到胜利公园,我就想着师父,站在河边一直流着泪唱着“得度”……

有时候也想,要是有个同修能和我一起做救人的事那该多好!但是我现在不执著了,每个人的路不同,这就是我的路。在这条路上我就修我自己,就听师父安排,走师父指的路。

信师信法 大法显神奇

去年我家租住的楼房是那种道边没人管的老式旧楼,听说快要拆了。这楼有四个门,有一个门的门铃早就坏了,没有人修。后来我家住的那个门洞的门铃也坏了。过了很长时间以后,有一天晚上,我决定突破自己的依赖心、怕心,自己独自出去打真相语音电话、发真相短信。以前一直和家人一起出去做,自己从来没单独出去过,尤其是晚上。

回家的时候,我就想:我是有功能的,我去按门铃,它就能好使。就这一念,我上去一按,门铃真的就好使了。后来又发生一件事:家里停水,由于上次门铃的启发,我就想,我去打开水龙头,它保证就能有水。我上去一开水龙头,水来了……

有一次,两个多月的小狗崽吃鸡骨头(很小的小细骨头)卡在嗓子里了,怎么也吐不出来,样子特别痛苦,后来甚至口吐白沫了。我就告诉它:“‘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它抬头瞅了我一眼,我又说一遍,它又抬头看了我一眼,我就又给它说几遍,突然,它把骨头吐出来了,好了。当时情况真的很危险,小狗崽好象马上就不行了。就因为我给它念了大法好,就保住了它的性命。

在以后的修炼路上,我会更加修自己。我在新唐人电视上看到对神韵演员的采访,真好,感觉她们都特别纯净,我也想修成那样。我现在离她们的差距太远了。不过,我有信心,我就一点点的修。因为,我还要跟师父回家呢,我要像我起的名字‘雪梅’一样,像雪中的梅一样圣洁……

以上是我的一些经历和一点体悟。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合十
谢谢同修!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