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法轮功疾病痊愈 魏秀玲遭中共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法轮功学员魏秀玲是河北省保定市易县裴山镇白虹村的农村妇女,于一九九八年年底喜得法轮大法,通过学法炼功,按“真、善、忍”标准修心性,做好人,时间不长全身的疾病不翼而飞,身心发生很大变化,笑容整天挂在脸上。九九年七二零后,她却因修炼法轮大法做好人,遭易县裴山镇“610(现在的防范办)”、镇政府、派出所及村干部等中共邪党人员非法抄家、被游街示众、勒索钱财、还罗织罪名非法劳教,及被迫流离失所等文革似的残酷迫害。

魏秀玲得法前曾患脑神经疼,左半个脸偏瘫,左边身体发麻,半身不遂预兆,精神分裂症、双肾结石、尿血、便秘、肺病、心脏病、全身水肿、腰疼、两腿又疼又麻等很多种疾病,看过不少大小医院、吃了许多的中、西药,也只是减轻表面一点痛苦,什么针针灸、输液最后都不管用,丧失了劳动能力,此时的她精神负担很重,她觉得自己没救了,精神也垮了,只好艰难的在无尽痛苦中过一天少一天了。

在没任何希望的时候,她有缘得了大法。走入大法修炼后,她坚持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处处为他人着想,通过不断学法炼功,身上所有的疾病在不长时间里都好了,走路一身轻,家务活、地里的活,样样做的得心应手,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全家人见多年的病秧子变成身体健康,精神十足的人,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大法使这个家庭过得有滋有味,她和家人打心眼里都敬佩师父。

幸福生活不到一年,九九年“7.20”邪党和江泽民就开始铺天盖地迫害大法,象龙卷风一样肆意迫害修大法的好人。很多不修炼的人都被央视谎言蒙骗。魏秀玲心里清楚,这是邪党与恶首江泽民耍的圈套,不让中国人过好日子,它们在害人,诽谤佛法。七月二十日,她与几个功友去北京上访,为大法鸣冤,为大法说句真话。江泽民集团怕法轮功学员上访,早已安排好了便衣、特务与邪警。当她们一下火车,就被便衣绑架、推搡到一个大院里,恶人眼冒凶光,不管老少拖拽上一大轿子车,被劫持到北京一大院里,又转送到保定一大酒店呆了一夜。第二天七月二十一日,又被劫持到涞水。被裴山派出所恶警刘学武等人劫持到易县职教中心,非法关了一夜,七月二十二日,刘学武等人又把她们劫持到裴山镇。镇政府邪党人员逼她诬蔑大法,强制写不炼功的保证书,逼着按了手印,还威胁家人拿二百六十元钱,收据上只写了二百元,才让她回家。

二零零零年冬天,裴山镇白虹村治保主任张石强硬地说:“你去裴山镇报到!”魏秀玲去了之后,看到还有另外几名法轮功学员也被拘在这里,一个邪党人员(黑脸庞,个儿不太高),疯狂凶恶的逼她们站在雪地里一个多小时后,恶人把她们一个个叫到办公室,几个人围着她来回推搡,拳打脚踢,凶狠的扇耳光无数,打得她浑身青一块、紫一块,脸被打得红肿。晚上不许睡觉,折磨了她两天两夜,企图逼她放弃修炼大法。派出所一个姓庞的(此人五十多岁,大脸盘)张嘴就让她家人拿三千元钱,家人不配合,村干部张金水伪善的说:“拿两千元钱吧,以后再也不找你了。”家人怕魏秀玲再受迫害,只得拿了两千元钱给姓庞的。可是没过三个月,即二零零一年正月的一天上午,村干部又非法闯入她家,强迫她当天就去镇政府报到。

魏秀玲在高压下被迫去了镇政府,到那儿后,恶警刘学武强迫她清扫垃圾,之后,又被推搡着和其他二十多位法轮功学员一起到一位曾依法去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家观看被迫害的惨景,再去的路上,恶人强迫她们喊诽谤大法与师父的口号,不喊就扇耳光、用脚踢,还辱骂她们。这位法轮功学员的家已被邪党人员破坏的面目皆非:儿子新婚家具全被抢走,其余的东西,包括门窗玻璃全被砸烂,只剩几间空房。邪党人员用卑劣的方式威胁一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 然后她们又被带回镇政府。刘学武等人强行在她和其他二十几位法轮功学员的脖子上挂上大牌子,牌子上写着“我叫某某”。那天正是裴山大集日,邪党人员连推带喊逼他们站队,并且前边有邪党人员,后边还跟着很多邪党人员,强迫她们串了整整一个集市,在大集上人多的地方强迫她们站成一排推着她们轮换着站到前边说“我叫某某”“与法轮功决裂”和诬蔑大法的话等。之后又把她们弄回镇政府,告诉她们“以后天天去镇政府报到”。

此后她被迫天天去镇政府报到,去了就被迫清扫垃圾。还强迫拿十元钱买了一本诬蔑大法的书,去了二十多天后,要她隔几天去一次,如此长达半年的时间。

二零零二年六月,治保主任张石要她去派出所报到,到派出所后,刘学武、许军恶狠狠的问:“还炼不炼?”她正告他们说:“炼!”他们就逼她围着院子转圈,转一圈问一次,转了三圈,问了三次,她都说:“炼”。许军等人就把她推进警车拉到易县公安局。之后,被劫持到易县拘留所非法关押四、五天,关押期间,逼迫她写所谓的“保证书”,被拒绝。拘留所一姓陈的狱警(此人恶报已死)强迫她报数,不报就对她拳打脚踢、拿皮鞭抽、扇耳光,她绝食抗议,要求无条件释放。绝食四天后,刘学武、村干部张石把她丈夫带到拘留所骗她说接她回家,却被送到易县洗脑班,洗脑班里到处都是诬蔑大法和大法师父的东西。她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强迫她写 “五书”(悔过书、决裂书、保证书、揭批书等),“610”安排邪党人员灌输歪理邪说,强行洗脑,妄图“转化”,她均不配合。被非法关押八天后,她逃出了洗脑班。为免遭迫害,她没有回家。从第二天起,恶人不管白天还是半夜三更,三天两头的闯入她家逼她丈夫要人,她丈夫被逼急了,对他们说:“你们找我要人,我今天冲你们要人,她不是从我家离开的,你们把她逼到哪里去了?”那些人被他问地无话可说,灰溜溜地离开后再也没去过。她流离失所七个月,期间靠打工维持生活。

二零零三年非典期间的一天,她去地里种花生,有事回家。这时,裴山派出所梁建华、石雷、许军等四五个警察非法闯入她家,许军等人说:“来看看你”,说着就走进屋内东张西望,临走时南边有一间屋子没看,非得到屋里看一眼。结果抢走一台小录音机、大法磁带、一套讲法、房地产录像带等私人物品。恶人问:“从哪儿来的?谁给的?”并把她强行绑架到派出所。梁建华逼迫她到太阳下暴晒,问她:“还炼不炼,东西从哪儿来的?”还做了笔录,还逼着属下小雷辱骂她,小雷不骂,梁非让他骂。下午,他们把她劫持到公安局,在公安局转了一圈,梁建华、许军等人把她劫持到拘留所非法关押。第二天又闯入她家,翻得乱七八糟。在拘留所期间,梁建华、许军等人全副武装,她被两个人男的拽着胳膊强迫录像,许军在一边叫嚣:“配合我们!”她不配合,边哭边说:“我炼功没错,我说真话,不说假话。”恶人没达到目的。家人为营救她,给了刘学武五百元钱,另外还有车费、油钱七、八百元。但家人出的钱远不止这些。家人把钱交给刘学武后,还被拘留所一所长(此人当时五十多岁,瘦高个)敲诈五百三十元饭费。但最终人没放,在拘留所被非法关押十八天后,却被他们送到县看守所迫害。因闹“非典”,看守所拒收。可这些人还不甘心,在易县一个医院给她强行检查身体,因她体温偏高,看守所仍拒收。许军等人给看守所人员说了好话,硬把她扔在看守所。

在看守所恶人强迫她背监规,坐板凳,还让值二个钟头一次的夜班。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五六天后,易县“六一零”伙同国保大队在没有通知家人,也没有手续的情况下,将她强行送保定八里庄劳教所非法关押。

在劳教所遭残酷迫害

她被带到“转化班”由犹大杨树业(女),张娣、狱警等人分三班轮换洗脑,眼睛看别处都不行,非得看着他们,有时逼着看电视,强制“转化”。之后,被带到一楼一班,几天后又被带到二楼六班做奴工。做各种花,不少是有毒的。除了吃饭时,一直干到凌晨两三点钟,干了半年多的奴工。当时,每天不但做奴工,还强迫看诬蔑大法和师父的录像。并且恶警白洁每星期对她进行一次测评,填表格,看她是不是真“转化”。不合其心意就百般刁难,白洁每次进班,眼就凶巴巴的盯着她,又是讽刺又是敲打、辱骂。她身心受到极大伤害。

二零零四年,眼睛看不清东西、腰疼、腿疼且胀、麻,整天头昏脑胀、出虚汗。一天,白洁带她到医务室,给医生使眼色,医生不给魏秀玲好气。还有一次,朱曼带她去医务室,恶狱医杜宝川装模作样的拿药,问她现在有病没有,旁边一个狱警录像,魏秀玲看破他们妄图栽赃法轮功的鬼把戏,于是她正告他们说:“我没病,有病也是你们迫害的!”她各方面不配合。这些人不顾她身体状况,再次将她带到专门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四楼(女大队)强行“转化”:强迫罚站、不许睡觉。她承受不住,精神受到刺激,理智不清。一天,她身体出现病态,便血,白洁要她去医务室,她说:“我不去,去了你给他使眼色,医生连威胁带吓唬。谁也给我治不好,非得炼功才好呢,你迫害我你遭报。”白洁因害怕遭报恐吓说:“你再说!”她又连说两句。于是当天,把她带到二楼六班。易县犹大李淑梅(大班班长)又把她带到一楼“转化班”,魏秀玲身体虚弱,难受地在床上一会儿躺,一会儿坐,犹大们给点东西就吃点儿,不给也不吃,大队长李秀琴认为她是在装病,假装关心地叫她几声,就这样观察了她四天,看她是否真的有病。

直到二零零五年正月十六魏秀玲才回到家中。她被非法关押期间,丈夫没精打采,吃不好睡不好,瘦得不成人样,出去打工也不愿回家。女儿上高中,儿子念初中,一双儿女无人照看,家里也破烂不堪。魏秀玲回家后,女儿见到她号啕大哭,说不尽的委屈,道不尽的心酸。

回家后,一到邪党的“敏感日”以黄建良为首的警察就到她家骚扰。一次,村治保主任张石带领派出所、刑警队五、六个人闯入她家,说查查,结果一通乱翻,把她家全翻了个遍,还企图绑架她。面对突如其来的迫害,她全身哆嗦。她丈夫阻止他们,说她身体一直有病,一位好心人也去阻止,他们才没得逞。

二零零九年、二零一零年,黄建良、张石领派出所、刑警队的人多次闯入她家骚扰并非法抄家。把教人向善的大法书《转法轮》抢走。

二零一二年邪党“十八”大期间,镇政府的人多次骚扰她,邪党人员叫嚣:这片儿就你没“转化”,你得转!家人整天生活在恐惧中,精神上受到极大压力,丈夫无心做事,无法安心在外打工。

在邪党的统治下,做一个修“真、善、忍”的好人就这么难。善良的民众请擦亮眼睛明辨是非,退出中共的一切组织,为自己选择美好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