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庭魔难中向内找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八日】从小时候起,我一直生活在充斥着争吵与打闹的家庭环境中,随着年龄的增长,在痛苦与感觉无法逃离的无奈中,我就开始渴望离开这样的家庭,梦想着能够拥有自己的一个温馨甜蜜的小家,甚至常常在幻想着这个小家里的那个他是怎样的宽容与体贴。这种对美好家庭的向往已成为我很强烈的执著,以至于成为我得法后修炼路上的一大障碍,让我磕磕碰碰的摔了很多的跟头。

成年后的我,受浊世的污染,在感情的世界里挣扎着,沉沦着,而在我身边的男友对我呵护有加,让我觉的离我一直以来的梦想很近,也是因为这样,在初期得法时,我就是带修不修,被这种所谓的“幸福”牵绊着、纠缠着,没有心思在法上精進。后来,我与男友分手了,思想慢慢的沉淀下来,没有了感情的纠绊,让心静下了许多。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开始从新走入了大法修炼。

在法中实修让我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圣与美好,只要我在心性上过了一关,师父就会鼓励我,给我净化身体,让我感觉到身体不同的变化,而家人同修也经常在身边鼓励我、加持我。那段时间,我经常因为在法中修而心中充满了喜悦,这样的日子没过多久,家人同修被恶警绑架离开了家,父亲因受不了打击旧病复发,住進了医院。同时,我修大法的事也被单位知道了。当时,我一个人承受着来自家庭、单位、社会的压力,感觉真有点承受不了,就是在那段时间,我认识了现在的丈夫。

因为当时的我修大法还是处于感性上的认识,没有真正在理性上站在法上来认识我所面对的这一切,所以当时的心被感情的执著带动着,很快就结婚了。

婚后的我,面对着丈夫与他所带给我的生活时,心里感受到了这种与梦想的落差带来的失望与痛苦。丈夫是个性格暴躁易怒的人,经常会突然的就大发雷霆,而且不顾我的脸面,当着他人对我咆哮一番。因此,我必须得小心提防丈夫随时丢过来的“炸弹”。当时的我没有学会向内找,采取了遇到矛盾就逃避,而且会向同修诉苦,讲述丈夫是个怎样怎样的人,以此排解心中的怨气。而我这种遇到问题向外找的习惯,使我这种家庭环境长期没有改善,而且还在同修之中形成了一个很不好的场,几乎认识我的同修都会说我的丈夫是个很糟糕的人,甚至有同修支持我离婚。这种负面的场反过来又影响我,我甚至开始与其他男人交往,从他们的“体贴”之中来寻找安慰,这种饮鸩止渴的做法,使我脱离了法,将自己一步步推向了地狱的边缘。

慈悲的师父不忍心放弃我,一次次安排同修来帮助我,在法上与我交流。在我内心的深处,有一种声音在呼喊着我,要我清醒。慢慢的,我开始学会了向内找,开始在理性上认识丈夫和我的家庭。

其实在我的心里早就有个“丈夫”的模板:善良、宽容、正直等。而且我正是用这个模板在往现在的丈夫身上套,这也源自于长期以来在心里对美好家庭的向往的这种执著。而旧势力从我小的时候开始就系统的安排了这一切:我的家庭环境让我痛苦,从而让我用对感情的幻想来排斥这种痛苦;我性格文静,爱看书、看电视,而这些充斥着色情与男女之间感情的描述的东西污染着我的身心;长大了以后,很多人都说我长的标致,也经常有异性的追求,也助长了我对色的执著。这一切长期以来形成了很重的思想业力,使我的空间场充斥着这些肮脏、变异的情、色、欲的东西,干扰着我不能精進,做三件事感到疲惫,修炼的环境也不好。意识到这一切以后,我开始主动发正念清除这种执著的心、清理我的空间场这些败物。

这过程中,还发现自己经常有意识的对丈夫下定义,比如有时因为与同修交流回家晚了,我就会担心,想到丈夫是个自私易怒的人,会对我发脾气,怪我不应该这么晚回去。我现在悟到我这样想其实是在将丈夫往邪恶那边推了。旧势力盯着我的一思一念,当我发出这一念时,旧势力就会让丈夫变坏,演化出他很生气的假相来,以此放大了我的执著,还让我认为这就是丈夫的真实面目。当我向同修抱怨丈夫的所为时,同修之间如果没站在法上交流,还被我的执著所带动,甚至在同修中传这些信息。这么多同修都发出了这样不好的念头,加大加强了他人性中恶的一面,而我们却以他的这种表象来反过来“证实”我们对他的评论。旧势力就是宁愿毁了这个众生,妄图以此来达到考验我和其他同修的目地。

我还发现原来在我的思想中有那么多负面的东西,当我一看到或想到丈夫时,经常会盯着他的不足或想着他所做的种种“劣行”,想到自己为他吃过的苦,于是心里尽是抱怨,这好象已形成了一种习惯思维。现在我在思想中去清除这些负面的东西,努力看丈夫的优点,找自己的不足。

慢慢的,我发现丈夫其实有很多优点。比如说那天,天突然变冷了,我还是穿着中腿裤就上街了,丈夫看到了,在街上骂我不注意身体。当时,他说的不怎么中听,态度也不好,照以前我觉的他是性格暴躁,在公共场所发脾气没有素质。但是这一次,我没有动心;找他的优点,觉的他心里其实是因为关心我,怕我冻着了所以才生气的。有时候我有事回家很晚了,我就会想:大法弟子的正念主导一切。我应该用善念引导丈夫,归正他的思想,让他有个美好的未来。丈夫不是个不讲理的人,看到我这么晚回家,他应该从心里面会觉的:妻子也不容易,这么晚下班还要忙于做三件事、救人。于是回家后,看到丈夫很高兴的接我進门。

而这过程中,我发现自己还有很多人心:当丈夫骂我懒惰时,是因为我有安逸心、想要舒服;当丈夫说我冷漠时,是因为我没有善心,没有发自内心的想要救人,向人们讲真相;当丈夫说我穷讲究时,是因为我有色心,太在意自己的穿着;当丈夫说的话很难听,让我烦躁时,是因为我有不能让人说的心,爱面子心。

就这样,一切随心而变。当我不再回避家庭矛盾,主动的去归正自己时,丈夫也在发生变化。把这些以前我认为不好的事都当成好事,当成提高心性的机会,同时发正念清除妄图毁灭众生、干扰大法弟子修炼的一切邪恶因素,周围的环境就一天天的归正。

从以前的向外找到现在的主动向内找,认清众生也有“真我”与“假我”,在修炼的路上,师父呵护着我走过了家庭魔难,开始走正修炼的路。

在此写出来,是希望能将我在此过程中的心得与同修做一个交流,希望能给有类似经历的同修提供一个借鉴,让我们以法为师,共同提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