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慈悲化解对父亲的怨恨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八日】回想近几年来的修炼,令我难以忘记的一件事就是给父亲讲真相这事。

我的老父亲今年八十五岁,是个知识分子,教师职业。在他几十年的工作生涯中,历经共产邪党的各次政治运动,五七年反右时差点被戴上右派帽子;文革时因地主成份被关、被打、被下放农村。那些年他的身体和精神遭受各种折磨,吃尽了苦头。他心里最痛恨的就是毛泽东这个大魔头。共产邪党这些年搞的所谓改革开放,表面上使他受益了,平了反、回了城、重返了课堂,退休后又享受“离休待遇”,所以他最感谢的是邓小平。他认为现在的一切都是邓小平给的,退休后竟然还加入了邪党。整天看邪党的报纸和电视,被邪党的媒体毒害至深。

他又是一个无神论者,从不相信有神、佛。父亲十五岁时他的母亲就去世了,所以跟他的姥姥很亲。可他姥姥家是地主成份,土改时被共产邪党害的很惨,特别是他的姥姥死的很凄惨,使他的心灵受到了很大的伤害。他记得他姥姥很善良,天天上庙里虔诚的烧香磕头,结果神佛并没有保佑他姥姥,让她死的如此凄惨。所以这件事让他不相信有神佛的存在。

九九年七月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时,父亲完全听信了媒体的造假宣传,被吓坏了,心里非常恐惧。

当时我们全家人都修炼。我的儿子在北京上大学,我和丈夫在高校工作,丈夫还担任系主任职务。九九年“四二五”逾万名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之后,父亲听到中共邪党要迫害法轮功的消息,就劝我们放弃修炼。那时的中国大陆真是“黑云压城城欲摧”,空气中都充满了邪恶,令人感觉压抑和恐惧。有一次他到我们家的学法小组去撵人,看到大家都不走,他甚至还挥起木棍打人。我丈夫阻止他,他失去理智狠狠的打了丈夫一顿耳光。

“七•二零”之后,我丈夫因不放弃信仰被撤掉了系主任的职务。在这种政治高压下,父亲看到我们还坚持自己的信仰,不肯放弃,害怕我们丢了工作,更怕我儿子读书受影响(儿子年龄很小就進了北京的一所名校读书,是他的骄傲)。他管不了我们,共产邪党的迫害又令他极其恐惧,于是他就错误的把怨恨转到大法和师父身上,有时甚至大骂,为此还打过我。

其实是我修的不好,影响了他对大法的认识。那时《转法轮》我已看了好多遍,《洪吟》和《精進要旨》也背了很多篇,却没有真正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实修,按着“真、善、忍”的标准去做人、做事,善心没修出来,大法的美好从我这体现的不明显,而邪党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让他寝食难安,精神难以承受。看到他对大法的态度,我心里对他的怨恨情绪非常大。

二零零零至二零零一年,由于我们坚持信仰,我们夫妻被当地派出所和单位送進拘留所和洗脑班迫害,父亲的心更是受到了极大的伤害。特别是“天安门自焚伪案”出笼后,他完全相信了邪恶的宣传,对大法和师父就更恨了。他时刻担心我们被抓,提心吊胆的生活在恐惧中,真的是精神几乎都快崩溃了。

如果站在父亲的角度去看问题,用慈悲心去理解他的处境,就不会对他有任何怨恨的情绪。试想一下:以他的思想基础、所处的环境、被邪党迫害过的经历、心理的承受能力,又是一个已七十多岁的老人,在那种从古至今都未曾有过的邪恶环境下,又能有怎样的反应呢?

现在回想起来真是觉的愧对师尊,愧对师尊为自己所承受的那一切。对亲人的怨恨那不是上了旧势力的当吗?由于自己实修的不好,真的是能毁了应该得救的生命,毁了他所代表的宇宙大穹,在未来的宇宙中那将是多么大的罪过。因你的亲人是和大法有缘的生命,他们也都是为大法而来的。如果他们不能得救,你是负有责任的。

经过大量的学法,特别是系统的学习师父在“七•二零”以后的讲法,我对什么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有了认识,明白了自己肩负的使命和责任。《九评共产党》发表后,在大陆民众的“三退”热潮中,我也劝退了不少身边的亲朋好友,包括母亲、两个妹妹全家、大姑姐的一家,还有要好的同学、同事、下乡时的好友等。可是我却不敢劝父亲“三退”,更不敢让他看《九评》,在邪恶最疯狂时他对大法的态度,让我顾虑重重,最怕的是他不理智起来骂大法和师父,给他增加罪业。

那是在二零零七年,随着不断学法和看明慧网刊登的同修交流文章,我的思想受到很大的触动。如果我是能使父亲得救最有缘的人,如果我们的父女缘就是为大法而结的,在此时我若不救他谁又能救得了他呢?因父亲经历过“文革”等历次政治运动,疑心很重,是不会轻信陌生人的。还有他两耳几乎失聪(带助听器),性格又比较孤僻、固执,外人和他很难進行沟通交流,我们和他交流一般是用笔写在纸上進行。在这种情况下,可想他的处境是多么的封闭。如果我再这样顾虑下去,大淘汰到来时,那时一切都晚了,他这个生命真的就没希望了。“天机一显悔惊魂 大劫紧跟关天门”[1] 。

想到这些,我放下了一切顾虑,不管怎样得让他先看看《九评》。我知道《九评》是带有巨大能量的。师父说:“讲清真相驱烂鬼 广传九评邪党退”[2]。于是我带着强大的正念,把一本《九评》拿给他看。因听力问题,父亲是喜欢看书的。还好他没有拒绝看《九评》。在他看的过程中,我不离左右,随时观察他的反应,并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恶对他的干扰。

他认真的把《九评》看了一遍。不管怎样他头脑中邪灵的因素被清除了不少。可是我走后,他的态度就变了。母亲告诉我,他不但撕碎了《九评》,还歇斯底里的大骂师父。当然这是共产邪灵控制他干的。怎么办?是继续讲真相还是放弃?

我静下心来学法向内找,发现自己的心不纯。那时我对共产邪党还有怕和恨的因素,同时还有对父亲的情在,还有干事心和完成任务的心,是我的这些不好的心影响了父亲。问题出在我这里,我得改变自己。不管怎样,还得继续给他看真相资料。同时特别注意父亲的感受,让他放心,我们在安全上不会有问题。

的确,《九评》突破了父亲坚拒大法真相的围墙,他陆续看了《解体党文化》、《江泽民其人》等书。考虑到他的听力问题,我就尽量让他看文字材料。我从明慧网的文章中,选择、编辑一些相信大法得福报的故事,打印出来给他看。还有同修写给不明真相的亲人的劝善信等,还让他看了师父写的经文《我的一点感想》、《向世间转轮》、《不是搞政治》等。同时我们全家配合,只要有机会就分别从不同的角度,给他讲共产邪党的邪恶、大法的美好。过年的时候全家团聚,我就给大家放神韵新年晚会的光碟,他虽然听不见,但我相信那个慈悲的场也会使他受益的。尽管我们(丈夫、儿子)曾几次劝他退党,他始终没退,我想那是他的无神论思想在作怪,还有对邪党的惧怕。虽然如此,在这过程中父亲对大法的态度还是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在我们面前不再说大法不好,还说不干涉我们的信仰。

如今,我们全家方方面面都很好,我们夫妻身体健康,工资也不低,特别是孩子拿到美国一所很好的大学的全额奖学金读博士去了。这一切,消除了父亲的恐惧和担心,也让他看到了修炼法轮大法给我们家带来的福报。在这期间,我还针对父亲的心结,写了两封长信给他讲真相,用我们全家过去的经历、每个人修炼后身心的变化,给他讲述大法的美好,用慈悲去唤醒他的善念。

父亲还有一个很大的心结:他对当年打我丈夫的那几个耳光感到很愧疚,总觉得我们不会原谅他。的确,那时候我是挺恨他的,就觉的他太自私,不理解人还这么蛮横。有一段时间我都不怎么理他。现在我的心性提高了,我们完全能理解他当时是由于受邪党的欺骗蒙蔽太深的结果,我们根本就不会嫉恨他的。可多年来他心里一直很难受(他更担心丈夫怨恨他)。我给他的第二封信就打开了他这个心结,告诉他我们的想法:我们是修炼真、善、忍的人,我们不嫉恨任何人,只想叫他了解真相,记住“法轮大法好”,“三退”保平安,这样才有美好的未来。

师父说:“我经常讲一个人要是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一丝自己的目地和认识,讲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3] 记得那一夜我几乎没睡觉,我的心很纯净,没有杂念,一气呵成写完了这封信。读了我的信父亲很受感动,也非常高兴,而且还把信拿给家里其他亲人看。这也从正面传播了大法的真相,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我的母亲也是大法弟子,八十三岁的年龄身体很好。她是九六年走入大法修炼的,和父亲一样她也历经中共邪党各次运动,文革中又深受共产邪党迫害。九九年“七•二零”后放弃了修炼。其实,她放弃的主要的原因是由于父亲不允许她修炼大法,用打骂的方式把母亲逼走了。现在母亲已回到大法的修炼中,每天坚持学法炼功,父亲再也不干涉了。

他们是自己独立生活。与周围的同龄人比较,他们的身体状态是最好的(没有老年病)。也很少因身体不适住医院拖累子女,这么大的年纪,这样的身体状态,在我周围的亲朋好友中是很少见的。“佛光普照,礼义圆明”[4]。我们也经常告诉他:这都是我们修炼大法给他带来的福份。

尽管父亲目前还没有退出邪党,但他心里已经明白了我们修炼法轮大法没有错,而邪党迫害却是有罪的。只因他天天还在看邪党的电视和报纸,还在被毒害,还是有些怕。但我坚信有一天他会真正清醒,大法一定能救了他。

在给父亲讲真相的过程中,经过不断的学法,向内找、去人心,我的内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遇到问题时能站在他人的角度看问题,去理解人、包容人。不平衡的心态、抱怨指责的情绪也已少了许多。心态平和了,慈悲心也出来了,更增强了信师信法的正念。这一切的改变,为我以后继续讲真相救人奠定了很好的基础。

恳请同修指正。

叩谢师尊!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三》〈赠世人〉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三》〈济世〉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