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悠悠的由来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九日】如果不是修炼法轮功,如果不是师父给我新的生命,我根本就没想到很大年龄了还能生下一个活泼可爱、聪明伶俐的小姑娘。

“妈妈,我为什么叫悠悠呢,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呢?”三岁半的女儿悠悠忍不住开始连珠炮似的刨根问底。

这一次我静下心来,告诉她:“旋法至虚,心清似玉;返本归真,悠悠似起。”[1]是师父的功法口诀给我了启示,余音未了且朗朗上口,所以取小名为“悠悠”。至于大名为什么叫宇修,这时候正好一本经文放在手边,翻开一看正好翻到《真修》这一篇,我手指着“真修”两个字对悠悠说:悠悠是个善良可爱的小姑娘,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是为了要来修炼的,同时修的是最高最好的宇宙大法,所以叫宇修呀。没想到悠悠听到这时,非常认真地一字一句地告诉我:“妈妈,你这么说我的眼泪都要掉出来了。”我听了感觉太诧异了,悠悠当时才三岁半,这哪象个小小孩说的话哪,低头仔细看了看她的双眼,果然眼泪在眼眶里翻滚着。我知道一定是悠悠明白的一面借她的嘴说出来的。

一九九八年时我已经大学毕业开始工作。从小因为体质不好,从十三岁开始每一次例假来都是我的蒙难期。因为痛得非常厉害,同时引起剧烈呕吐,每一次肚子都痛到吐出黄胆汁都吐不出来的地步,只有打止痛针解决问题。二十年下来每月如此,可想而知我的身体有多差了。就这样我坚持上完大学,但上学都是在离家非常近的地方就读,不敢走远,担心有意外发生。父母对我说希望不要再继续读书了,直接工作早点结婚。据说结婚后痛经的毛病就会好的。我不敢全信也不能不信,因为痛经让我感觉太痛苦了,十几岁时就感觉生不如死,曾经的我连死的心都有了,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命苦。一母所生的姐姐只比自己大一岁,但她从来都非常轻松的度过经期。

工作后热心的同事介绍了男朋友,当时都已经到谈婚论嫁的时候了,在体检时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去医院检查时,发现我患有卵巢双侧囊肿,以及心脏杂音严重,窦性心律不齐贫血严重等各种问题,男朋友家里一听就害怕得赶紧拒绝了婚事。我后来查看医学书籍才知道卵巢双侧囊肿就意味着不能有生育功能了,这样一来我不仅承受着每月一次的身体上的痛苦,同时还背上强大的心理障碍,不敢再谈男朋友了。

这时,母亲开始修炼大法了。母亲自小体弱多病,大半辈子和中西药打交道,自己差不多成了半个医生。看着母亲三伏天里穿着单薄的纱裙打着优雅的手印,盘着腿,那一幕深深地打动了我。我和母亲是从来不敢在六月天里穿着那么单薄的,因为长年累月的生病,抵抗力已经差到极点,随时都得穿上厚厚的外套,否则感冒是少则一周多则一月的挥之不去的。

从看到母亲打坐的那个让我动心的夏月之夜开始,我开始和母亲一起修炼了。从最开始以为炼功就能好病,到后来才知道原来修心为重,炼功为后。那时候跟着同修们天天一起早炼功,晚学法,我骨瘦如柴的身体一天天的好起来了,慢慢的脸色越来越红润,以前是根本就没有血色,用爸爸的话说叫菜青色,现在爸爸再不这么说我了。周末时还常跟着同修们一起,去周围各地到处洪扬大法,有时一走就是好几个小时,可是一点也不觉的累。真的不到一年时间,那段时间自己的变化太大了,从内心到表面,每一个看到我的人都会说,最近吃了什么好东西,长得如此水灵。我知道我完全恢复了健康,终于找到了人生的真谛,体会到了什么是开朗活泼,什么是朝气蓬勃。二十几年的苦闷病痛曾让我变得优柔寡断,胆小内向,可是修炼大法后,我不自觉地胆子大起来了,变得阳光自信,外向活跃,简直活脱脱地换了个人似的。

二零零零年,我来到国内一线城市开始工作生活,以前身体上的那些毛病早已经不复存在。平时在工作上我一直告诫自己要做到“真、善、忍”,所以在公司里一直都真诚待人,工作努力做到更好,同样的工作我总是做得很轻松,业绩也比其他同事略有突出。生活上说起来也是很有意思,虽然自己快三十岁了,也不急于找男朋友,总觉的该来的自然会来。果然没过多久,周围出现了许多帮我介绍男朋友的人们。自己趁着别人介绍男友的机会和这些男生见面,有机会就告诉他们法轮大法的真相,希望自己尽量把大法的美好展现出来,即使他们当时不一定有明确认识,但至少他们了解后会多一份得救的希望。

我告诉自己,要选伴侣就得选择一位志同道合者,至少他能够认同“真、善、忍”这个理。就这样,没过多久,我做了个梦,梦里的我在教一位男生学习第五套功法。醒来后依然非常清晰地记得梦里的每一个环节,我想这应该是在点醒我如何去做吧。随即我找机会给这位男生,正好也是一起工作的同事,告诉了他法轮功是怎么回事,迫害是怎么回事,当时他听得眼泪都快出来了,我知道这是他的善心出来了,本性的一面使他已经认识到了大法的美好。于是三年之后和这位男生结婚了。

因我们结婚已经是大龄了,想要孩子时我的年龄已经是三十四岁了。我悄悄地祈愿让更多该得法的人下到人世可以得法,是个女儿更好,我可以带她一起修炼。结果非常快速且很容易我就怀上了宝宝,没想到真的顺利的生了个可爱的女儿。

其间在怀宝宝五个月时,正临大雪纷飞,大清早起来发现路面都结冰了,炼完功发好正念我急急忙忙骑上车往公司赶去,在每天必经的路上我一个急刹车结果车子发生溜滑,一下子把我肚子朝地甩出去两米多远,在飞出去的一瞬间我脑袋里加了一念“不能摔跤”,当时明显感觉到像有双厚实的大手捧着我的大肚子,虽然整个人是面朝地狠狠地摔下去了,但肚子落地时安然无恙,没有任何触碰的感觉。旁边的人群都吓坏了赶紧帮忙扶起来车,我说不要紧让我自己起来没有关系。

到了公司才发现裤子上都有个大洞,脸上也是黑乎乎的,白色的羽绒服胸前、肚前都脏得一塌糊涂,我心里对师尊的感激之情那真是说不尽哪。后来产检B超时一切非常正常。大城市里产检要求很严格的,我想我们炼功人一切都有师父管着,还检查啥呀,就很少去医院接受检查了。但在临产两周前肚里宝宝脐带绕颈三周,我每天就是坚持炼功学法,心想一切都会顺利的。临产前医生告诉我说,真神奇,脐带居然不绕颈了。

就这样被医院判断不能生育的我顺利的生下宝宝,家里人都开心极了。孩子生下来就非常健康,小脸蛋红扑扑的,开口说话早,口齿也特别清晰,懂事也早,所以人见人爱。

悠悠从她开始学走路就没摔过跤,每次遇到有点危险时总能化险为夷。她脚步非常稳健,比大好多的孩子都跑得快,动作也出乎意料灵敏。我从怀宝宝开始就没有吃任何的补钙或叶黄素之类的东西,除了三餐及水果其它一律没有進肚子。

从悠悠六个月大时,我意识到大法小弟子是不用打常人的针的,我开始停止给她打一切疫苗和吃药丸。就在悠悠一岁半时,她出水痘了,惹人喜爱的小脸上一反常态的长满了难看的痘痘,还流着有臭味的黄脓水。当时悠悠住在九十多岁的祖祖家里,由外婆和一个修炼的婆婆一起生活着。每天外婆和婆婆带着她一起读大法书,听看师父的录音讲法及神韵晚会光碟,十多天过去了,悠悠脸上的痘全都消失了,人也好起来了。因为长痘痘特痒,悠悠动作又太快,她的脸上当时被自己抓破了好多洞,但是后来都慢慢地全都长好了,根本就看不到出痘的痕迹了。据外婆说,做到不动心。就是对师尊和师尊讲的法坚信了,所以状态很稳定,不慌也不怕,也没去想会不会是因为没打水痘疫苗才出现这些情况等等,就一门心思想大法弟子不会有事,坚持做该做的三件事,结果就真的全部都好了。

悠悠毕竟是个小孩,玩心很重,时常有淘气的时候,不过她每次淘气闯祸后都会大大小小的受些惩罚。我经常说她是师父在管的孩子。师父的《洪吟》出版后,我和外婆经常教她背里边的诗,她能记得好多诗了,过了很久都还记的住,还时不时纠正外婆背错的地方。有时也会和我们一起读《论语》,她喜欢认里边的字,最喜欢和神韵里边的姐姐哥哥们一起跳舞,唱歌,幼儿园的老师都夸奖她的歌唱的好,学东西也快。悠悠还经常提醒她爸爸,你是不是也应该象我这样盘腿呀。

三年半的时间,她几乎没生什么病的,偶尔出现咳嗽发热拉肚子什么的,我和外婆就赶紧端正心态,找自己的不足之处,因为孩子都是因为大人的缘故才会出现所谓的病业态的,端正心态发好正念,学好法之后,悠悠很快就能好起来,而且恢复得极迅速。

希望在此有机会让更多有缘人能够明白,修炼大法真的是非常有福份的。就我本人来说,确实是师父救了我才会有这个孩子,在此向师尊深深致谢。真的是谁修炼谁受益。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大法 大圆满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