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更多的世人得救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九日】我的得法真不容易,正象师尊说过的山南海北找名师的那种人,所以得法之后修炼非常精進。

当时盘腿单盘都有些困难,我强行突破,两三个月就能双盘一小时。我重视学法,在一九九九年遭受迫害之前已经读过几百遍《转法轮》和其他大法书,抄写过一本《转法轮》,也背了很多法,这为以后经受长达六、七年的监狱迫害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中国的西北地区师尊没有办过班,大法洪传晚一些,比较缓慢。为此我很着急,以洪传大法为己任。那几年做的生意已经正常运转,捎带的管一管,生意照样很好,百分之七八十时间用于个人修炼和洪法。我不管哪一地、哪一市、哪一省,只要哪里大法没有传开,我就设法洪法、教功,这样开展了一些地方。每到一地带上大法书,资料,挂横幅,张贴宣传广告,然后自己炼功。这样抱着无求之心坦然的去做,师父法身总是把有缘之士仨仨俩俩的引导進来,随之我就放师父讲法录像,教炼功动作,建立炼功点。下一次再来时,人数自然增加了很多,就建立辅导站。

到了一九九八年冬季,我们那里还有几个县是空白点,邻省的空白县城更多,我考虑跑不过来,买了一辆旅行轿车,装满了大法书及资料,送到每个空白县的新华书店或书摊,为下一步传法打下基础。之后不久听说其中有几个走过的县城,附近的同修组织过传法传功。那时候没想到大法会遭到迫害,可是总有一种紧迫感。在一九九九年的一月到七月半年时间我的车就跑了三万公里。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恶对大法的迫害是蓄谋已久的,行恶的第一步是秘密抓捕各个省、自治区辅导站的负责人,然后酷刑迫害,逼迫他们上电视等媒体诬蔑大法,借此除了欺骗世人外,企图瓦解学员中学法不深、学人不学法的那些人,也因此毁掉了一些人。由于恶人们行动隐蔽、迅速、狠毒,各地负责人几乎全都遭到绑架及迫害。过了不久就经常看到报道,有被打死的,判重刑的,酷刑胁迫上电视的,等等。

其实邪恶的每次迫害之前,师父都做出了保护弟子的安排,就看弟子能不能信师信法,能不能走师父安排的路。就拿我们这里来说,几位负责人都平安的走过来了。邪恶抓捕我们的头一天晚上,有同修打电话说她要去北京维护大法,问我去不去,我说去。我打电话问其他几位负责人,他们都想去。第二天早上六点整邪恶同时出现在我们几个人的门口,可是我们最迟的十分钟之前已经离开了,恶警们全都扑了个空。

我们几个人来到火车站,买好了去北京的票,等候上车。快到進站时,又来了几位同修也要去北京,没有票正在着急,我把票让给他们,再去买票时,北京无票了,我只好买了几张附近小站的票,准备上车补票。我们前脚一上车,随后几十个恶警就跟上来了,他们早晨扑了个空,要在火车上抓我们。有同修看见那个为首的恶警手里拿着一张黑名单,写着我们几个人的名字,他们先搜查持北京票的旅客,忽略了我们,我们在小站下车了。谢谢师尊又一次用同修换票的方式保护了我们,而换取票的那几位同修也不是他们这次要抓的人。这让我深深的感受到什么是佛法无边,什么是“师徒不讲情 佛恩化天地”[1]。

回想起来,如果我们不愿去北京维护大法,不愿把方便让给同修,师尊的安排也会落空,这让我又一次领悟到什么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十几个小时后,我们乘坐另一趟火车平安的到了北京。后来又听说几十名恶警没抓着我们,公安厅骂他们无能,又听说我们去了北京,北京邪恶老巢责令公安厅抓我们,公安厅组织了几十名恶警,采用了他们的先進手段,限定多少天把我们抓回去,几次落空后,最后限定邪党窃国50年“大庆”把我们抓回去。我们在北京换了几处地方,每到危急关头师尊总在点化我们,有两个住处我们前脚刚离开,邪恶后脚就摸到了,总是有惊无险。两个多月后,几十名恶警撤回去了。

回过头来看,这两个多月对邪恶起到了很大的抑制作用,因为他们一方面无法利用我们在媒体上攻击大法,哪怕是造假;另一方面是把邪恶的主要力量牵到了北京,减轻了对当地同修的迫害程度。

我曾被邪恶在狱中迫害过六、七年之久,出狱后我深入的学法、炼功、发正念,与同修多交流,首先使自己跟上正法進程,同时及时投入到传真相救度众生的洪流中,弥补这些年耽误的宝贵时间和失去的机缘。

我从零开始学电脑、打字、打印技术等,这对于象我这个年龄的人来说有很大难度。是大法赋予我超常的智慧和能力,在同修的帮助下,基本上该做的事都做的来。

不失时机的讲真相、劝三退,发送真相资料,利用手机发短信、彩信,拨打语音电话,这些方面我做的效果很好;特别是今年以来手机可以自动改串号,短信、彩信群发很好操作,我在时间充足时几个小时可发几千条,时间紧张时边走路也可发几百条。我一般同时操作两部手机,一般使用的移动手机卡来源也比较特殊,那是师尊看到我有救人的愿望,帮我打通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买卡渠道,这同时也为其他同修带来了方便。

几年前我来到了现在居住的这个城市,当时这里资料点很少,而且几乎只做黑白的。我建立了资料点,给同修们经常送去彩色资料。我想做到资料点遍地开花,这样才能符合正法的要求。我克服了许多内在的和外在的困难和干扰,先后在这里的城市和农村帮助同修建立了七、八个资料点,同修们基本上掌握了上明慧网、下载、打印小册子、单页、真相币、不干胶、晚会光盘等技术。同修们需要大法书,我做了一千多本送到同修手里,解决了同修们缺书的难题。

每年的真相挂历、台历我都要做。第一年做了几十套,第二年做了几百套,第三年做了一千多套,第四年做了两千多套。外省省城的一位同修看到我做的挂历台历非常精美,希望我能给他们送些,他说他们那里需求量很大,好象多少都不够。我说可以。这是去年秋天,作出了“可以”的承诺后,我思考着今年怎样才能做的更多、更好。因为大法真相挂历、台历制作的时间段基本只有一个多月,而且精美的挂历必须采用精细打印,速度很慢,再说挂历台历的制作过程也很浪费时间。为此,我去南方的小商品城采购了正规的工具和材料,准备了六台打印机(两台A3机),得到了两位同修的全力协助,日夜不停的制作。

我对挂历、台历及其它彩色资料的打印色彩要求很严,从明慧网上下载的所有文件我都要重新调色,根据我的打印机把浓度和色彩调到最佳效果。这次制作2012年挂历、台历更是如此。制作的挂历、台历在满足了当地同修的同时,很快就把打好包装的几百斤挂历、台历以货运方式发给外省同修。外省同修反馈说他们那里同修都抢光了,有几位老年同修开着车在大街上一面劝三退一面发挂历,退了党的才能得到一本挂历。还有什么比这更让我高兴的消息!这让我们制作起来信心大增,六台打印机欢唱着,制作的咔嚓声不绝于耳,一做一个半夜,有时不知不觉到天亮了。第二次、第三次陆续发了出去,到了十二月下旬结束的时候,三十多箱彩喷纸已经用掉了。

中共邪党即将灭亡了,贪官们唯利是图,搞点社会福利什么的根本舍不得花钱,但是有一点他们不惜血本,那就是每到年末制作大量的挂历、台历,送给他们的党徒、骨干和受蒙蔽的人。印的都是大魔头的象,充满街道、市场,钻進了大量的家庭,散发着毒气,危害着世人。回顾我们这一个多月的付出,让将近上万套的大法真相挂历、台历走進了千家万户,挂历上几乎每页都在美观漂亮的装饰图案上恰到好处的印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救人吉言,同时还有大法洪传的图片及真相内容,完美无缺,使每个家人和他的客人们多次观赏,有意无意中必然受益。

愿更多的世人得救!愿同修们更加精進!愿师尊微笑!

注:
[1]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