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连号”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九日】我因去天安门打大法横幅,二零零一年一月被中共非法劳教。在劳教所里,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有二、三个因吸毒、卖淫、容留等劳教的人寸步不离跟着,称为“连号”。

警察用这些急于想减刑的人监视、控制、迫害大法弟子。警察怕“连号”受我们影响不能成为他们迫害的工具,“连号”可以打骂我们,却不允许“连号”和我们多说正常的话,否则一旦被报告上去,“连号”就要倒霉。然而大法弟子是按照真、善、忍修炼的好人,我们把“连号”视为该得救的众生,我们发自内心的关心着她们的生活和精神,她们看到我们除了修大法外,也是一个普通善良的母亲、妻子和女儿,她们被温暖、感动着,许多“连号”了解了真相,用实际行动抵制着迫害。

10多年过去了,许多“连号”的面容和故事依然在我心底珍藏着。

“留着面给师父过生日”

我们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的严管组,被视为最顽固的“执迷不悟”者。但是警察想不到的是,我们组的“连号”个个知道法轮大法好,如果哪一个“连号”要在组里欺负我们,就会受到其他“连号”的反击。我们炼功,“连号”会轮流在门边、窗口放哨;我们没有笔和纸,“连号”会把她们的借给我们并掩护我们抄经文。有一个“连号”有一次看到她的好朋友在下面操场上打大法弟子,就写了一张纸条托人递过去。纸条上写着:“大法弟子都是好人,我天天和她们在一起,我知道。你要善待她们,你要再欺负她们,我就不认你这个朋友了。”

最让我难忘的是她们给大法师父过生日(“连号”也跟着我们喊师父)。因为我们不放弃信仰,不被允许买任何吃的东西。在劳教所,方便面是稀罕之物,“连号”也只能一月买一箱,平时吃一包方便面就是很享受的事了。

四月底开始,就不断听到“连号”互相提醒着:“别吃面了,留着给师父过生日!”那些孩子一次次把面拿起又放下,舍不得吃。

到五月十三日,“连号”们把面集中在脸盆里,把所有珍藏的榨菜和肉肠都放在里面拌面,然后给每人分一碗。记得当时我们大法弟子端着面,泪如雨下,难以下咽,喊着师父:“弟子唯有坚定大法的心给师父了!”“连号”们也陪着我们默默流泪。

“我再也不会改变!”

在劳教所,警察一旦知道“连号”同情我们,“连号”就会被换掉甚至被加刑或电警棍。我的“连号”换了多少自己也记不清了,我想说一个“连号”的故事。

这是个二十一岁非常单纯善良美丽的女孩,我看她的第一眼就被那双清澈的会说话的大眼睛吸引住了,她是因交友不慎吸毒進劳教所的。她每天晚上依偎在我身旁,聚精会神的听我说大法的真相,常常大眼睛里含着泪水,后来她开始每天背《洪吟》。有一天晚上她送我一个咸鸭蛋,这在劳教所真是稀罕之物了。我不肯拿,她说:“你一定要拿,我们一人一个,这是我们的心啊在一起!”

日子不长,有一天我从车间回到房间,发现她不见了。无法问、无从问。起初以为她被调到其他组去了,吃饭时久久的目光寻找不见她的身影,我知道她被调离这个大队了。半年后,我被转到另一个关押大法弟子的大队。

有一天,门岗递给我一封信,是她从吸毒大队托人转给我的(在劳教所,从一个大队给另一个大队传信,而且是给大法弟子传信,一旦发现都要加刑的)。我为她的勇气感动。她说想念我,告诉我何时解教。最后她说:“你要坚强、坚持啊,我是再也不会改变的了!”她说再也不会改变对大法的信仰了,这句话让我无比震动:多好的生命啊!我无法给她复信,也不能保存她的信,每月的搜监会连累了她。我不舍的一点点撕碎了信,却在心里永远的珍藏着。

一年后的一天,一个因吸毒“二進宫”的女孩见到我,告诉了我她的消息:男朋友贩毒时把她带去,被抓了。毒品超过一千克,男的判了死刑,她本该判死刑,家里花大钱保住了性命,被判无期。我知道其实是大法给了她生路。

“我永远说法轮大法好!”

这是一个一眼就知道的贤良女子,三十多岁,因替丈夫顶罪而進了劳教所。警察让她做小岗(可以在院子里自由走动的协管人员),她不在任何一个组里,但她的善良让我们接了善缘。她每天看着大法弟子被打骂、饿饭、罚站、电警棍,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还看到许多我们无法看到的迫害,善良的心承受不了。她冒着被加刑的风险帮助我们。

她一次次偷偷把馒头塞到被单独关押折磨饿饭的大法弟子手里。有一位博士大法弟子从劳教所出来后找到她说:“你是我的恩人,没有你,我早就被饿死在劳教所了。”她一次次乘我们车间排队上厕所时来告诉我们又来了大法弟子被单独关押折磨等,我们就用绝食来抗议。她一次次对我说:“共产党对你们太残酷了,你们了不起但也太可怜了!”直到有一天,我们小组排队上厕所,看到她笔直站在院子中央,脚底下是她的被褥。那一瞬间,我们四目相对无法说话,却道尽了万语千言!我知道,她因为同情我们要被处罚调离这个大队。我从劳教所出来后,相距遥远不同城市的我们奇迹般重逢了。她说:“我永远都说法轮大法好,因为我曾经和大法弟子在一起”。

我和“连号”的故事还很多。我在被逼流离失所的日子里,是这些不在中共邪党监控范围的“连号”,毫不犹豫的接纳了我,“法轮大法好”深深刻在她们心上。

“三退”大潮开始后,我也一次次找到我的这些可贵的“连号”,她们都坚决退出中共邪党,并帮助家人退出,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