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曝光河北蠡县610田利辉的犯罪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省报道)河北蠡县610田利辉从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就卖力地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各种的迫害:跟踪、盯梢、骚扰、抄家、绑架等。蠡县几乎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受到她的迫害,据不完全统计,因为她的直接原因,法轮功学员吴瑞祥被迫害致死;几十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五人被非法判刑。仅就以下几个事例就可以看出她对法轮功学员犯下的罪恶。

田利辉,女,四十岁,是河北省保定市蠡县南庄乡道西村人。她十二年多来从未间断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是三届“六一零”头目(张春亮、王建英、张跃贤)手下的迫害骨干。

一、二零零二年春,蠡县六一零在八里庄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田利辉坐镇指挥,用各种方式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转化”迫害,还把她的公公、婆婆叫去给洗脑班做饭、买菜,借此机会捞取钱财。

二、田利辉不断闯进有法轮功学员的单位,给单位领导施压、下达迫害指令,并要单位派车,说什么有炼功人的单位就得派车,供他们随时调用。

三、田利辉积极参与并指挥绑架大法弟子王平均。有一天,王平均到六一零办公室要他被非法扣押的工资,田利辉上来就问:“你病好了吗?”“好了,就该回劳教所去了!”王平均万万没想到,田利辉多次给保定劳教所打电话,再次把他送进保定劳教所。

四、田利辉参与指挥绑架大法弟子朱小占。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七日,田利辉等伙同公安局的十来个人开着三辆警车,围住了新乡村大法弟子朱小占的家,翻墙而入并撬坏大门。在没有任何手续和证据的情况下,把朱小占的家翻了个底朝天,并强行把大法弟子朱小占绑架到保定洗脑班。

五、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蠡县邪党法院非法庭审大法弟子崔小先等三人,周围集聚了部份法轮功学员。田利辉、张跃贤钻在车里到处转,偷偷给这些人录像、拍照,预谋迫害。结果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八日,奥运前凭此邪恶的录像,他们把两名法轮功学员朱小占和辛玉昌绑架到保定洗脑班。田利辉、张跃贤还带着两台录像机(企图造假抹黑法轮功)去蠡县电大绑架大法弟子赵丽梅和谷香瑞。

六、敲诈潘秀花。二零零八年四月,邪恶在绑架了六名法轮功学员,在搜查时发现了法轮功学员潘秀花的工资卡,于是,田利辉带人逼潘秀花家写“不炼功的保证”,还逼迫她儿子交出五千元钱才作罢。

七、把法轮功学员吴瑞祥迫害致死。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三日张跃贤、田利辉和张跃贤指使蠡县公安局绑架了正在家里吃晚饭的四名法轮功学员:解阿满、吴瑞祥、谢红彩、李二刚。没有经过任何法律程序就立即把他们非法劳教。

吴瑞祥
吴瑞祥 遗像

邯郸劳教所为了“转化”(就是转坏)吴瑞祥,对他施以电击等各种酷刑迫害,强行给吴瑞祥注射了大量的不明针剂、服用不明药物,结果吴瑞祥的身体越来越糟糕。然后劳教所就一天打好几次电话催促家人赶紧去接人。就是在他家人去接人的路上,劳教所还在反复打电话催促。吴瑞祥回家后不久,于二零一三年一月十八日含冤去世。劳教所警察曾对法轮功学员说:“你们知道什么样的人才让办‘保外就医’吗?除了花了大钱的,就是五脏六腑都衰竭了,为了不让你死在劳教所才让你回家的,所以你就是回去了,也活不了。”

吴瑞祥十几年了,身体一直都很健壮,没得过病。张跃贤和田利辉操纵公安局把他从家中无故抓走后,在蠡县中医院做了体检,身体健康。在入所之前,劳教所又对其做了体检,还是健康。在劳教所仅仅四个月时间就被迫害得生命垂危,蠡县610的张跃贤、田利辉对吴瑞祥的死负有直接责任。

七、构陷,大肆抓捕法轮功学员。田利辉、张跃贤经常钻在一个小车里到处对法轮功学员跟踪、盯梢。仅在二零零九年九月,他们就一一构陷、上报抓捕、非法劳教了十四名大法弟子,非法抄家抢劫了大量钱财。并于9月26日下午,将6名女法轮功学员送进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将2名男法轮功学员送进高阳劳教所。对赵晓昌酷刑折磨、非法秘密庭审、栽赃构陷并非法判刑2年。法轮功学员阎小格、刘民、赵艳梅被非法关押多日后放回家。田利辉和张跃贤的阴险迫害,给法轮功学员和家人带来巨大灾难。

赵晓昌:蠡县南关村人。2009年9月23日晚7点多,一伙公安如狼似虎般闯进赵晓昌家,不出示任何证件就对赵晓昌绑架并抄家,抢走他家的电脑主机和大法书籍等很多个人财产。

因赵晓昌曾在集市上为其妻(冯文珍,蠡县法轮功学员,被张跃贤、田利辉构陷,被枉法冤判七年牢狱)鸣冤叫屈,揭露610、公安暴行。田利辉和张跃贤对其恨之入骨,欲加大迫害,想对其判刑。在县看守所,恶警们给赵晓昌多次长时间戴手铐、脚镣,还把他戴的手铐、脚镣连在一起,使他站不能站,走不能走。田利辉和张跃贤勾结邪党检察院及邪党法院对其非法庭审两次,从不告诉他的亲人,肆意栽赃,对赵晓昌冤判两年。

朱彦龙:2009年9月23日晚8点左右,在610张跃贤和田利辉的操控下,公安局国保大队伙同林堡乡派出所20余人,非法闯入该村法轮功学员朱彦龙家中,不出示任何证件,不容分说便将朱彦龙强行绑架并在朱彦龙家中乱翻一气,将大法真相资料、书籍、学生用复读机、复印机一台等一起非法抄走。

朱军强:2009年9月23日晚7点多,在张跃贤和田利辉的操纵下,多辆警车突然包围了朱军强的住宅楼,恶人用大板斧把防盗门劈开。进门后一恶警用毒瓦斯喷在朱军强和他妻子脸上,令他(她)们几乎窒息过去。就这样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就强行把朱军强绑架到公安局。还疯狂抢劫其个人财产:电脑主机、DVD、MP3,打印机,保险柜,刻录塔。不经过家人见证就私自撬开保险柜抢走现金和存折大约十几万元,还冻结了存折。恶警们抢走那么多东西,任何手续都没留下。

刘民:2009年9月23日晚7点30分,一群恶警非法闯进刘民家,没出示任何证件就大喊:“是法轮功的事,跟我们走一趟”。他们把刘民带走后一群恶警开始非法抄家。一恶警把刘民的笔记本电脑抢到手里(电脑里有刘民家来往买卖的账目)。之后一恶警拿出一张白纸让刘民的家属签字。刘民的家属说:“你们让我往白纸上签字,你们想往上边写什么呀?我才不给你们签呢。再说是你们抢走我们的东西,应该你们给我们签字才对,让我们给你们签字是什么道理呀?”恶警理屈词穷,无话可说,但还是把笔记本电脑抢走了,还把刘民所有银行的帐户全部封掉。

朱丽华:2009年9月23日晚7点多,被一群恶警绑架抄家。抢走电脑一台、手机两个、及部份大法书籍。被非法劳教一年半。朱丽花炼功后心脏病等多种疾病都好了,在单位兢兢业业做个好人,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四大队后,恶警们连打带骂。朱丽华被迫害得出现心脏病、淋巴肿大,浑身疼痛。

赵丽梅:2009年9月23日晚7点左右,一群恶警绑架了刚刚走亲回家的赵丽梅。抢劫了她骑的电动车和手提包,包中有家门钥匙及7000元钱的存折。然后,一群恶人就非法抄了她的家。抢走很多个人财产,连孩子的储蓄罐也摔在客厅里,满屋子一片狼藉。田利辉等人没有依法给赵丽梅以及亲属送达所谓的“劳教书”,家人到公安局去问,得到的回答都是:“不知道”。致使赵丽梅近80岁的老母亲以及其他亲属都一个月了还不知道她被送到哪里去了,老母亲因为着急上火,神情恍惚,一个趔趄,仰面朝天摔在了水泥地上……赵丽梅在劳教所受尽折磨,好不容易回家后,在2011年十月一前夕,张跃贤和田利辉又指使教育局有关人员监控迫害她,还派人多次去保定赵丽梅的儿子家骚扰,给小家庭带来巨大灾难。2013年3月5日,田利辉又亲自跟踪、指挥绑架了赵丽梅,并昼夜看守,把赵丽梅迫害致生命垂危,还不肯罢休,还企图把她送医院继续迫害。

齐芳伟:2009年9月23日晚7点多,齐方伟正吃晚饭,突然闯进十几个人来,象土匪一样把她开的书店翻了个底朝天,抢走了她家的笔记本电脑一台、打印机一台、身份证、优盘、手机一部。县拘留所勒索齐芳伟现金225元。2012年11月,田利辉又多次指使恶人骚扰齐芳伟。

赵彦梅:2009年9月23日晚7点多,赵彦梅去亲家给不满周岁的孙女送吃的,在回来的路上被一群恶警绑架,还非法抢劫了她家的电视机、录音机、师父法像、所有大法书、真相币几百元、还有炼功垫和门帘等。赵彦梅从看守所回家后,听家人说,那天到她家来了二、三十人,她母亲被吓得哭了一宿,之后糖尿病更加严重,心脏病也复发了,一天比一天严重,不久便去世了。

赵彦梅以前患有14年的结肠炎,全国到处治疗,均不见效。后来癌细胞增生,在生命快走到尽头的时候,喜得大法,炼功四天后,脓血便消失,十四年未治愈的结肠炎好了,法轮大法给了她第二次生命。可是,迫害十四年来,蠡县610的田利辉等人一直对其进行不断的骚扰、绑架、非法劳教,给她和她的家人造成了巨大的灾难,老母亲也因此含冤去世。

谷香瑞:2009年9月23日晚7点多,蠡县公安局的展鹏飞带人,绑架了法轮功学员谷香瑞,并非法抄了她的家,抢走很多个人财物。看守所勒索了她300元的伙食费。

刘荣珍:2009年9月23日晚7点钟左右,十来个恶警突然闯进法轮功学员刘荣珍家中,没出示任何证件就非法抓人和抄家。抢走刘荣珍家的大法书籍、手机和电脑主机。一个恶警竟然撞到刘荣珍怀孕的女儿的小腹上,其女儿当时手捂肚子,疼痛得不得了。恶警却视而不见,只管抄家抓人。在刘荣珍被送劳教的第二天,其女儿被送到医院,医生说胎儿的胎心已经很微弱了,不得已其女儿提前做了早产。

刘玉环:2009年9月23日晚七点钟左右,张跃贤和田利辉密谋绑架法轮功学员刘玉环时,恰好刘玉环不在家。恶人就放出风说:她是网上在逃人员,还要抓。给刘玉环和家人造成巨大的精神压力,她的丈夫到处托关系,请客求人。因为怕恶人再次绑架她,就几次搬家,每天提心吊胆。一年多过去了,一家人稍稍松了口气,以为终于没事了。没想到恶警趁刘玉环去银行办事之际又秘密绑架了她。并且为了加重迫害,封锁消息,敲诈钱财,绑架后直接送到保定看守所。敲诈了3万多元钱之后,才放了她。没想到回家后没几天,恶人又去绑架她。真应了老百姓的话:“抓了放,放了抓,不抓不放没钱花”。

田俊芳: 2009年9月23日晚上7点,一伙恶警绑架了干了一天活还没来得及吃饭的法轮功学员田俊芳,并抄走了她丈夫用来记帐的电脑,上面有重要的会计数据。还抢走炼功带和大法书。被拘留所敲诈200元。(没给开任何收据)本来田俊芳的女儿面临结婚,母亲被带走,女儿没有了主心骨,整天哭哭啼啼,其丈夫整天愁眉苦脸,在一切奔波成为泡影后,万般无奈,他只得独自操持为女儿举办了婚礼。

阎小格:2009年9月23日傍晚7点多钟,一群恶警开车窜到法轮功学员阎小格的老母亲家。老母亲摔伤了腰,阎小格的妹妹正在家侍奉母亲,恶警上去就把她抓到了车上,大喊大叫:把阎小格带走。小格的妹妹吓坏了,大哭起来。老母亲也吓得几乎昏厥过去。后来恶警才弄明白绑错人了。就又逼迫阎小格的妹妹给阎小格打电话,恶人把阎小格绑架后,送到保定小白楼洗脑班迫害。

张霞:女,1969年出生。蠡县国土资源局工作,2009年9月23日,恶人又一次企图抓捕她、被她正念走脱。公安局不听其丈夫劝阻,当时,家里老人脑溢血已经瘫痪,丈夫说老人二次溢血谁负责任,他们仍不顾劝阻非法抄家,把家里的打印机、耗材、老师法像和平时看的几本大法书都搜走了,直接影响了老人的身体状况,后来老人又去保定住院。

八、田利辉紧紧跟随邪党迫害法轮功十四年了,因迫害法轮功受到追查国际的追查。但她至今仍不思悔改,经常骑着电动车伙同610其他人员蹲坑、跟踪法轮功学员,预谋迫害。

最近日子,田利辉和610的几个人到曾经被他们绑架并非法劳教一年,受尽苦难,刚回家不久的法轮功学员李二刚家中骚扰,恐吓李二刚不许修炼法轮功,并说以后还有“上面”来人要找他。

他们还骚扰大曲堤乡的法轮功学员陈小翠、逼迫她放弃信仰。万安乡的杨建民也受到多次骚扰。

张跃贤和田利辉的违法行为给法轮功学员的家人造成巨大恐慌,严重影响了他们的正常生活。

追查国际追查河北蠡县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责任人:
610副头目田利辉
编号: 6490
序号:199
姓名: 田利辉
职务: 县委防范办成员, “610 办公室”副主任
单位: 县委防范办, 蠡县“610 办公室”
地址:河北省。保定市范蠡东路
电话:15030261998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