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弟子:冲破自我在法中归正 兑现誓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三日】我是一九九九年得法的老弟子,由于没有实修自己,学法不扎实,在修炼这条路上走了不少弯路,摔摔打打的,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才走到今天,在证实法,救度众生这条路上一直认为自己修得不好,做的也很少,不知怎么写,同修一次次提醒,看同修交流文章,每个大法弟子都应该交卷,便决心将自己修炼中以及证实法,救众生过程中的点滴体会,向师父汇报,如有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得法

我是在一个比较贫穷的伊斯兰教的少数民族家庭中长大的,父亲去世的早,母亲带有残疾,童年与少年时代的我经历了很多生活的苦难,因贫困只上小学的我,对人生就有了想法,所以养成了喜爱看各种书籍的习惯,包括各种宗教的书,这为我得法打下了基础,因为少数民族排斥其它宗教,更不可能接受佛法。

一九九九年新年是我生命转折的日子,大年初六,大哥休假回家了,带来了宝书《转法轮》,起初我认为是治病的气功,便不怎么感兴趣,可看大哥的变化很大,以前是药罐子,现在皮肤很好,还戒了烟酒,无病一身轻,这让我感到了大法的神奇。为了让我得法,大哥让我帮他抄《转法轮》,我一向喜欢写日记、练字,就答应了。

记得刚准备抄书那天,在邻居家怎么也不想看电视,就回家准备抄书,一入家门,就感到家里暖融融的,现在想来那是师父的法身与大法慈悲的能量场。我拿起笔开始抄《转法轮》,刚抄完《论语》,我就有感悟,当抄到《转法轮》第二页:“这样的事情,机会不多,我也不会老这样传下去。我觉的能够直接听到我传功讲法的人,我说真是……将来你会知道,你会觉的这段时间是非常可喜的。”我就想我不能错过这个机会,再往下抄使我明白了自己苦难人生的因果关系,接下去,《转法轮》字字句句震撼着我,我明白了,我苦苦追寻的就是大法,决心要修炼了。

初期,因自己法理还没学好,在向人洪法中,一直没人走進来,所以并不精進。直到七二零迫害以前,都是一个人修。

二、证实法

九九年七二零后,邪党开始造谣、诬蔑,迫害大法,看了诬蔑大法、诽谤师父的新闻,我的心情不能平静,那一晚我反复在学师父的《精進要旨》,只把这种迫害当作是考验我是否坚定大法,却不知怎么去维护大法,因我们农村比较偏,我又比较封闭自己,单位也没找过我,就这样,我还是处于个人修炼状态,随着师父正法進程向前推進,大法弟子不断走出来進京护法,师父新经文不断发表,我明白了一个大法修炼者的使命与责任。

二零零零年七月,我与大哥一同進京上访,晚上刚到同修家就被警察绑架,几天后被单位领导劫持回来,非法拘留二十天。回到家中,已快到收庄稼的季节了,一个多月没管的庄稼,长得倒挺好,我知道那是师父的慈悲呵护。由于進京上访,大哥也被邪党剥夺了工作,只好帮我在家收庄稼。

二零零零年底,随着迫害的不断升级,单位领导不断找上门来骚扰,逼我们写保证不炼功,我不愿写,就在十一月底离家出走,去大哥工作的城市找同修,接到师父的新经文《忍无可忍》,我更坚定了助师正法的信念。每天背着大包的真相资料在街上发,晚上挂条幅,有时也有惊险,但每次都在师父的慈悲点化下化险为夷,同时也积极配合同修、鼓励其他同修走出来,回想那时候的我,红光满面,总有使不完的劲,所有见到我的人都说我状态很好,单位以利益诱惑让大哥叫我回去,我不动心,继续做着救人的事。

记得一次在发放真相资料时,四合院的狗扑来,我及时关上了大门,不小心手被划了一个口子,一块皮掉了,鲜血直流,当时我念很正,就想我是来救众生的,不痛,手就立即不痛了,我继续发真相资料。北方的冬天,很冷,我却浑身暖洋洋的,一会儿血就止住了,晚上回到同修住处,我发现手上的伤奇迹般的好了,我们跪在师父的法像前,对师父说:“弟子一定助师正法,救众生,圆满随师还。”当晚师父给我们净化身体,又拉又吐的,非常凶猛,第二天就好了。现在回想,那个时候是自己坚定救人的一念符合了正法的要求,就出现了大法的神奇,就象师父说的七二零以前已经把我们推到位了。

由于没静心学法,只知做事,被邪恶钻了空子,二零零一年元旦过后,在一次发真相资料时,我遭人构陷,被绑架至看守所。第二天早上,狱警就让牢头念诬蔑大法诽谤师父的报纸,我心中难受到了极点,作为弟子我无法任由那么恶毒的语言辱骂我伟大的师尊,再看其他同修,一个个都在强忍着剜心的痛苦,我想起师父说:“忍不是懦弱,更不是逆来顺受。”[1]想到这,一股力量使我站起来,目光直视牢头,向她走去,牢头惊慌的连连后退,不敢念了,我知道那是邪恶在害怕,我抢过报纸,将它撕碎。

后来,我不配合看守所管理,要求无罪释放,被戴上了手铐脚镣四十天,连吃饭上卫生间都得同修帮,提审人员见我只字不提,也只好作罢,那时我还不会怎么讲真相,只向别人介绍大法好,凭着每天背师父经文加强正念,没有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迫害,被非法劳教两年。

三、从新走回修炼 奋起直追

在劳教所漫长寂寞的日子里,人世的凄苦与修炼路上的魔难全部涌来,我后悔自己没在家好好学法,修去人心,凭一时的热情做事,先前那证实法的勇气在漫长寂寞的日子里一点一点被磨掉了,师父说:“修炼中啊,大家都知道吃苦很难,实际上吃苦还不是最难的。苦嘛,再苦哪,过后也明白过来了,可是在无望的寂寞中默默的修,看不到希望,那是最难的。”[2]在生死考验面前走过来的我,却在人心与执著驱使下,迷失了方向,走了弯路。

从劳教所出来后的几年,我几经周折也没能有正念再走入证实法的修炼路上。离开法的日子是痛苦的,我在浑浑噩噩的尘世中在名利情中挣扎着,一次在梦中,我看到我所在的城市房屋倒塌,路边的人奄奄一息的向我求救,明白的那面使我在哭泣中醒来,现在想来,那是我对应天体生命被淘汰时在向我求救。

我已经感到一股力量想置我于死地,表现在这个空间就是病魔缠身,经济崩溃,感情受创,在无望的痛苦中,我想起了大法,心中求师父救救我。

二零零九年三月,在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找到了曾在劳教所一起呆过的同修,她要我去她家坐坐,我没多想就去了,当时并不知这是慈悲师尊安排我再次得法的机缘。到了同修家,我被同修家的场面震住了,同修家里到处是大法的东西,有挂历,电脑、资料、大法书籍,墙上悬挂着师尊的法像,我万分激动,几年的脱离大法,还有身边都是邪悟与不坚定的同修,我根本就没见过这种场面,我还未回过神来,同修就开始给我放二零零九年神韵晚会光盘。坐在电脑前,神韵晚会的节目一个个震撼着我,那一刻,我的生命复苏了,泪水象断了线的珠子往下掉,我双手捧着宝书《转法轮》,看着师父法像,失声痛哭。当晚住在同修家,在睡梦中感到有人把我身体什么东西抽走了,第二天,精神状态很好,一身轻,是师父把我身上不好物质拿掉了,师恩无以回报,我请了大法书回家了。

开始,思想业干扰我无法静心学法,我求师父,并发正念清理,当我流泪看完师父各地讲法,彻底明白了师父正法与什么是旧势力的法理,也找到了自己走向邪悟的原因,那就是没扎扎实实学好法,法理不清。

二零零九年的我,几乎放下一切工作,只要有口饭吃,就如饥似渴的学法,当初那股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责任感又在我身上复苏了,我开始讲真相,发资料,和神韵晚会、《九评》、风雨天地行等光盘,随身携带,无论坐车,买东西,碰到熟人就送、就发,有时讲不好真相,就送光盘,师父鼓励我,把不少有缘人送到我面前,一讲就退,直到现在,我还经常碰上主动找我搭话,一讲就退的有缘人,其实,只要大法弟子有救人的心,师父就会把有缘人送到你面前。找回修炼人的状态后,总结以往的经验教训,我都是在学好法,发好正念的状态下去做证实法的事,所以一直平稳的走到现在,我离开农村去了我所在城市,想找回昔日同修,因我深知那种脱离法的痛苦,师父见我这份热心,就不断安排了我和同修相遇的机会,多数都回到大法修炼中来了,我把从资料点请回的大法书送到同修手中,就这样人传人,不少同修都能学到法了。二零一零年冬天,我回到家乡农村讲真相,以前因自己没做好,怕家乡人不接受,但很快我就否定了这种负面思想,不管以前如何,今天的我是崭新的大法弟子的心态来救众生的,我在这个地方长大,就应该有责任救他们,我挨家挨户的讲真相、送光盘,护身符大多都能接受,在这个过程中也有自己正念不强时被举报,但都在师父呵护下用正念化解,一次在商店众人面前讲真相,送真相资料,并劝退了几个人,突然一个平时与我也算有交情的老头抓住资料要拉我去派出所,还让商店老板打电话叫派出所来。我没有害怕,看着他血红的眼睛邪恶的叫嚣着,我不停的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灵,并给他讲善恶有报的道理,一边求师父,这时商店老板与大伙都呵斥老头让他把资料还给我,就这样老头在众人义正词严下,灰溜溜的松开资料走了,我为这些生命选择维护正义被救度而高兴。

当然与我这个村相邻的几个村,我没有挨家挨户去讲,我们这个地方,少数民族也不少,针对他们,我一直讲不好真相,对他们不触动信仰,只讲迫害与邪党的罪恶历史,这样他们也都认同,其中也让我想到了末法时期宗教对人思想的控制,使宗教中的人很难得救。

四、重视修炼严肃性 向内找实修自己

从新溶入正法修炼中,随着师父正法進程接近尾声,我被渐渐推到了协调人的位置上,我市同修与不相识的农村同修渐渐多了起来,走回修炼的也很多,掉队的同修也在做好三件事中往上赶。我地因以前资料点被破坏,没有资料来源,二零一二年我承担了从外地往本地请大法书,传递资料的项目,师父安排了本市几个同修和我一起协调,帮助同修整体升华,很多师父后期经文与讲法同修都接触不上,请大法书也不容易,我陆续把大法书及师父新经文送到同修手中,这其中不知有多少师父的呵护付出啊!

在外地同修的协调帮助下,我学会了上网,下载周刊,刻光盘,打印真相币,做真相资料,这样,我家也终于开了一朵小花,当然这离不开外地同修一次次来我市的协调帮助。在这过程中修去很多怕心。随着我承担的项目越来越多,学法时间越少做事心越强,越暴露出我各种执著与未修去的人心,本市同修也能帮我分担一些,找回同修越多,我操的心越多,同修需要什么呢自己能做的我做,做不了的从外地请,几乎每天都忙不完的事往返于城乡之间,静不下心学法,感到很疲惫,再加上协调工作的不到位,与同修产生矛盾,不但不向内找,抱怨心、妒嫉心,委屈心,使矛盾激化。相互指责,当看到自身修炼状态这么差,外地同修也劝我停下来,静心学法,实修自己,通过一段时间的反复去人心,调整修炼状态,我深挖自己隐藏的色欲心、争斗心,想多做事弥补的私心,师父说:“做了一大堆事,回过头来一看,都是在用人心做的。人做人事,却不是用正念,没有大法弟子的威德在里头。那换句话讲,在神的眼里看,那就是糊弄事,不是威德,也不是修炼,虽然做了。你说这不白做了吗?一定要学好法,那是你们归位的根本保障。”[3]

反思自己这十多年的修炼路,没有重视向内找,去执著,流于表面做事,说白了是求名的心,师父说:“对于走在神路上的修炼者,除去这些人心的执著与观念的改变就那么难吗?如果一个修炼的人连这些都不想去除,那么修炼人的体现是什么呢?”[4]看到这,我没泪了,师父一次次将我从地狱中捞起,洗净,安排我弥补损失,完成誓约,我却连人的肮脏心与根本执著都不愿去除,这样做最多的事,也不是真修弟子,正法 走到今天我才重视用大法的法理来要求衡量自己,做好生活中的各种事与修炼中的事,真是愧对恩师的慈悲苦度,弟子一定精進实修,走好最后的路。

结语

写这篇文章干扰很大,这是我修炼以来第一次投稿,思想业及不好观念不断干扰,静不下心写稿,几天反复深挖自己总算写出来了,希望同我一样走了弯路的同修重视修好自己,去除私心,抓紧救人,我知道自己离师父正法要求差距很大,与坚定走在证实法路上的同修比起来我做的太少,通过写稿,我会在最后这段证实法的路上做好自己该做的修好自己,圆容好整体,随师正法到最后,兑现誓约,圆满随师还。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二》〈忍无可忍〉
[2]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3]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4]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三》〈越最后越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