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师父的慈悲救度就没有今天的我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三日】我是97年春有幸得大法的大法的老弟子,在得法前,我是工作单位、左右邻居无人不知的老病号,也是医院的常客,一直在多病缠身痛苦难熬的日子里度过。要不是修大法没有师父的呵护救度,也可能早就去了另外一个世界了。

我年轻时就有胃病,经常胃烧、胃胀、胃疼。后来又得了胃下垂,医生透视,却找不到胃哪去了。后来才发现,胃已经垂到腹腔的最底部了。稍好时不能坚持上班,严重时就几天不能吃、不能喝,还呕吐不止,剧痛难忍。只能靠药物输液维持。虽经各种方法医治但也未能治愈,有时只能起到缓和的作用。

还真是祸不单行,后来鼻子里又长满了瘤子,堵的出不上气来。医生讲,这种肿瘤介于良性与恶性之间,复发性很大。开始医院大夫不敢做,后找专家权威虽做了摘除手术,但隔三年左右又复发长满,还得继续做。修炼前已做过两次,做这种手术是很痛苦的。不能直接往里打麻药,只能往鼻子里喷,可想而知,喷只能在表面和浅层起作用,深层根部就很难接触到。而这种瘤子不是一个根,好多个根,摘除时,只能一个一个的往下揪,揪时咯噔咯噔的脑子都感觉疼。随之而来的一些慢性病也经常发作,头疼、头晕;肩、背、腿无处不疼。真是如师父在诗词《洪吟》<苦其心志>中讲的“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

就是一个这样满身业力的我,从修炼大法后这些伴随我多年的病魔,就在不知不觉中逐渐消失了。我知道这是师父给做的,是师父给我清理了身体,消除病业。使我真正有了无病一身轻的感觉。真是用尽人间的一切语言,也无法表达对大法对师父的感恩。

但师父在《转法轮》中讲:“我们这个宇宙中有个理叫不失不得,不能够全部都给你拿下去,你一点不承受这是绝对不允许的。也就是说你病的根本原因、身体不好的根本原因我们给你拿掉了,可是你还有一个病的场。”师父还在经文中讲:“但这也只是我给你消业以后所留给你自己承受的一点而已。”(《精進要旨》〈病业〉)

这也就是说我病的根本原因,身体不好的根本原因师父都给拿掉了,但自己还得承受一点消自己的业。所以曾出现过两次明显的病业状态。

一次是突然发高烧(39度)咳嗽、流鼻涕、像常人的重感冒一样,孩子们着急要送我去医院,我不去,我就知道这是好事、是消业。后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请来了医生,给我吃药、输液,药还好办,我把水喝了,乘他们不备我就把药放在被子下,输液就拧不过他们,也只好输了。第二天一些症状就大有好转。两、三天我彻底没事了。要是常人说不定还折腾个啥样子,拖多长时间。

第二次,有一天中午突然感觉头晕、恶心、肚子疼接着是连拉带吐,当时的难受劲无法形容,从卫生间到卧室都感觉困难,眼睛发黑,实在支撑不住了,我就求师父救我,在师父的呵护下很快就好了,到晚上孩子们回来时,我啥事也没了,谁也不知下午发生的事。

消业的事以后就越来越少,越来越轻了。每次消业后都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马上该干啥就干啥。真是体会到师父随时都在我们的身边。我不吃药不打针不住医院,有师有法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我已是近八旬的老人了,但走起路来不亚于年轻人,走多远也没有过去那种累的感觉。连孙子都羡慕我的精神劲。也是师父的安排,这几年在本市东、南、西、北都有过我的住处,扩大方便了我洪法讲真相的环境。

现在大部份时间我都用在了学法,发正念,讲真相做好三件事上。每天清晨统一时间的练功没有特殊情况也很少误过。尤其参加集体学法后,在同修们的影响和带动下,各方面都有所提高,特别是面对面讲真相,发真相资料时的怕心去了不少。

但我做的还很不够,还有很多常人的执着心没去,特别是对亲戚的执着更为严重,还有没去掉的怕心等等。不用和远处的同修比,就和我们学法小组的同修比差距就很大。今后一定要更加努力精進实修,做好师父要我们做的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