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坚韧的意志维护神圣法会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三十日】我住在一个县城,这里能组稿的同修不是很多,每年大陆书面法会我都与同修互相鼓励,认真向明慧投稿。可近一年来自己有些消沉,没能跟上正法進程,今年看到法会通知后,虽在学法组及一定场合对同修提过,但自己也提不起精神,因此没有多少回应。其实每年组稿开始都是这个情况,但基本上能够经过与同修反复切磋,多次鼓励,最终有不少同修参与投稿。

这次在大组学法时,我建议乡镇一老年女同修赶快写,结果这位同修回去就写好了,当我为另外事情去她那时,欣喜的带回了一篇交流稿回来打字发送。但在我打字整理时发现其中有一场景及有个情节叙述不是很明晰,读者不能看懂,就前去核实。同修家离我一百里的样子,我上午学完法开始拖地做卫生。我是独居,隔几天才拖一次地,因觉得参加法会是大喜事,就想把屋里收拾干净再慎重向明慧投稿,以维护法会的神圣与庄严。正当我拖完佛堂再洗净拖把去拖卧室时,刚走到佛堂门口,突然脚下一滑重重摔在地上,下颌重重触地,鲜血直流,在那一瞬间感觉全身不能动弹,我本能望着师父法像大喊“师父救命!师父救命!”并迅速坐起来散盘腿双手合十,大声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这期间我感觉自己面部已变形,下嘴唇明显破了一道大口子,手上、衣服上都是鲜红的血,嘴里还吞進了一大口血。这时我只能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不能有半点空隙去吐口中的血。

期间我脑子掠过一丝念头:地上这么多血,还有没有力气再收拾干净啊?但迅速警觉起来立即否定,我大声连说两遍:该干什么就干什么,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又迅速双盘腿立掌发正念,清除一切迫害因素。这个过程历经半小时,我就毅然起身决定继续拖完地,因脸上到处是血,我先拿两张卫生纸擦脸,嘴里又出了一些血。我走到洗手间在镜子前一照,从外表上看只下嘴唇下面破一点皮,基本看不出什么异样,嘴唇也没有明显的肿,但嘴里面很疼,左侧上半身疼痛,呼吸都痛。

我洗过手脸,继续拖完地,接着洗了头发洗完澡吃了早餐,时间是上午十点四十分。我逐渐清醒了,我明显意识到这是对法会的干扰,想拖延我的时间和拖垮我的精力,阻止为法会组稿,我决不承认。我就先加强学法,这时我打开电脑看完师父《在广州讲法》录像第五讲。发完十二点正念,就出门乘车去到同修家,约同修到街上去观察了故事发生的环境并完成了初稿修改。

同修高兴的告诉我:当我把她写的交流稿带走的当晚,她清晰做了一个梦,梦见她有一个很美丽的家,她的庭院里鲜花盛开,各种各样的花美极了。她知道是师父鼓励她,我听到后也很受鼓舞。同修又讲述了当地一个恶人遭恶报的事例也一并写入了初稿。这时我就对同修说:某同修今天能早点下班就可以在他的电脑里完成了,不用带回去。说来真巧,我们刚完成手稿,这位有电脑的同修就来了,他今天例外休息。这位同修上班时间很长也很紧张,平时极少有休息。这真是只要我们有心,师父早就铺垫好了。我因带了U盘文稿,就直接去同修家完成了文稿修改,上网发往了明慧。我还顺利赶上最后一班车回到家中。

回到家我就想把这个故事发往明慧与同修分享:明慧法会是神圣而庄严的,任何恶势力也干扰不了。同修们,还等什么呢?师父都给我们铺垫好了,快快拿起神笔写吧,维护神圣的法会,让法会一年比一年更盛大、更辉煌,这是我们每个大陆大法弟子的责任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