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协调工作共同配合做好

与唐山协调同修切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三十日】师尊的《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已经发表了三个多月了,通过一遍又一遍的拜读,倍感师尊那理白言明的话语之间,所承载着的浩荡佛恩之洪大慈悲,震撼着我的整个身心与本源深处,无以言表,唯有沐浴在师尊的佛光普照中,任由来自生命本源感恩的泪水静静的流淌,同时把这股无穷的力量化作找回修炼如初的动力,抓紧时间做好三件事。能够成为一个证实法的生命——大法徒,这是全宇宙中何等的荣耀与自豪啊!那么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不仅要证实法,同时我们也要向全宇宙的生命证实师尊那无与伦比的慈悲与伟大。真心希望因此而能够使更多的各界众生树立起对师尊与大法的正念,抓住这稍纵即逝的万古机缘,选择自己美好的未来。

作为一名协调人,今天我想从协调这个角度与唐山所有做协调工作的同修一同交流个人对于师尊的这篇最新讲法的一些心得体会,以及目前我们协调人范围亟待扭转的一些影响个人与整体提高的因素。以下所谈句句是肺腑之言,毫无埋怨指责同修之意,旨在相互切磋、相互提醒、相互勉励、整体升华,也就是把师尊交给我们的大法协调工作共同配合做好,跟上师尊的正法進程。

一、放下自我,相互配合

师尊在这次讲法中开篇即为我们進一步开示了大法弟子在相互配合中如何才能协调的更好,阐明了如何摆正我们及个人的认识与大法和师尊的关系,以及大法弟子相互之间的配合。为大法弟子相互配合如何走好以后的路给出了方向性的指导,同时从中也可以体会到我们大法弟子在相互配合方面一直存在的问题。回首我们唐山地区99年720以来整体协调这条路,走的是有曲有直,其中有许多同修倾注了自己的心血,为我们留下了许许多多可歌可泣的为大法无私奉献的故事。虽然我们在这条路上走的跌跌撞撞,但是到今天我们依然坚定的走在师尊为我们开创的这条路上,无怨无悔,前仆后继,而且在师尊的加持与呵护下,我们从不懂到懂,从不会到会,从不成熟到成熟,一路走来我们做了我们应该做的。

记得前些年整体协调中由于同修执著自我而出现各种不在法上的状态,参与同修彼此之间心性的摩擦时有发生。尽管同修们都知道我们应该利用各种机会提高自己的心性呢,可一遇到具体问题就忍不住向外看,眼睛盯着别人的不足,陷入事情表面对与错的争论之中去了。自己当时也是这个状态,也曾为整体的情况而着急。那时我时常在心里这样感叹:难道我们这个地区就没有一个能够把整体协调好的同修吗?现在想来这是多么幼稚可笑的想法啊,把整体协调好那是一俩个同修能做的到的吗?那是包括协调同修在内的所有大法弟子都能够最大限度的放下自我、相互配合的结果。在此过程中最不易摆正的就是角色问题,然而现在回过头来看一看异常清楚。也就是说在这个问题上谁演主角、谁演配角并不重要,因为在大法中大家是相互圆容、相互配合、共同提高的关系,是共同配合、助师正法的关系,而不是单一的谁指挥谁、谁领导谁的关系。记得海外音乐指挥家陈汝堂同修在谈心得体会时说到:有一次师父告诉他让他在指挥演奏时配合大家,当时他大为不解,他觉得:这么多年来都是我在指挥大家,怎么叫我去配合大家呢。但是师父说了,做弟子的只要听话。后来当他真正放下心来按照师父说的去做的时候,才悟到了其中的奥妙,那就是“放下自我、相互配合”。当然谈到这也许我们每一个唐山大法弟子都会别有一番感慨,不过我们整体环境的改观是需要每个人从自身做起,这种变化靠等、靠相互指责是达不到的,大家都由衷的去珍惜与维护我们的环境,在对待具体问题时一定要牢记师尊的教诲——“用正念看问题”,那么我们这个整体环境就会越来越纯净,在助师正法与救度众生的过程中大法的威力与神奇就会在我们周围展现出来。

我们大家都知道在相互配合中协调人所起的作用是重要的,我不是说协调人本身有多么特殊,我是说大法赋予“协调人”在助师正法中的角色与应起到的作用。可是由于我们自身的修为与境界达不到法的标准,在协调中忽视了遇事修自己,而且最为关键的是我们没有做好相互圆容、相互补充,这样我们单个粒子的不足就显露出来,致使旧势力有空可钻。去年2.25迫害发生前夕,我们周围曾一度出现了师尊在法中讲到的状态:“不配合、互相较劲,不买账,甚至言谈举止都非常不客气,真的不像大法弟子样。师父看了痛心哪。” [1]到目前为止,那些被迫害的同修仍身陷囹圄,多数是重刑,有的被迫害的生命垂危,给个人与家庭带来痛苦,给整体环境带来影响。如此惨痛的教训,想起来我们每个同修都为之痛心不已。痛定思痛,我们应该从中认真吸取正面教训,从现在做起,从自身做起,归正一切不符合法的因素。

师尊在《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中为我们唐山大法弟子的慈悲开示:“弟子:河北省唐山市全体大法弟子向师父问好。从九九年七二零以来一直是全国迫害最严重地区之一,去年又发生了两次大面积迫害,给众生带来了巨大的损失,请师父开示。

师父:说起来这些事情太多了,其实中国大陆各地都是这样,就象刚才师父讲的,如果我们大法弟子正念足一些,能够在这场迫害中都做的符合修炼人,少一点人心,迫害就会少。人心越多麻烦越多。有的还不接受教训,刚一出劳教所,各种人心又来了,显示心又上来了,那就会带来麻烦,是吧?不但自己遭受痛苦,也影响着整个环境。所以每个大法弟子要都能做好,我告诉你们,这场迫害它就坚持不下去,早就完了。”

每当读到这段讲法时,我感触最多的就是对于我们协调同修来讲,这个显示心被师尊一语道破。纵观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唐山地区被迫害的协调同修,很多都是被旧势力钻的这个空子。其实显示心对应的就是旧宇宙为私为我的根本属性,我觉的显示心是执著自我、欢喜心、妒忌心、干事心、争斗心等许许多多执著心的源动力。此心不去,对于协调工作危害极大。诸如前段时间明慧编辑部文章《演讲乱法》以及师尊连续几篇评语所谈一些现象,也都与显示心有着密切的关系。因此真心希望我们协调同修都能够引以为戒,警钟长鸣,要知道一切都是师尊在做、大法在做,我们只是圆容师尊所要的。无论取得怎样的成绩,无论展现何等的神奇,我们都要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能忘本。否则不管修炼到哪去了,都危险至极。

二、师尊话语,句句如雷

师尊在《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谈到:“但是也有的负责人呢,从来没意见,自己从来没有一个想法,从来不往这上用心,那真的是有点差劲。师父把这么多大法弟子交给你,叫你把他们带好,那是你必须得做的,这是责任。做不好,是与自己修炼有直接关系的。”

师尊的讲法犹如当头一棒,使我猛醒,心里非常惭愧。因为自己一直以来依赖心和求安逸心比较重,所以一些不在法上的状态自然而然的表现出来——做事敷衍、知难而退、有始无终、不思進取、得过且过。致使多年以来在协调过程中使很多事情都没有做好,辜负了师尊对我的重托。记的一次和几位协调同修交流时,一位不经常见面的同修小声的与另一位同修说:“某某(提我的名字)这么多年做协调都协调什么了?”同修的声音虽然很小,但却被我听到了。

可是在回家的路上同修的话引起了我的思考:这些年来大法的事我没少做啊,有的甚至做的还轰轰烈烈的,同修为什么这么说我呢?突然师父教我的向内找的法理使我警觉起来,越发觉的这句话不是同修在说,仿佛是另外空间的神在说。通过站在法上向内找方知觉悟:假如自己在协调中做了一百件事,可是若只有一件事是用正念做的,那么在神那记载的就只有一件事,那九十九件事都不能够在新宇宙中立足、存在,那都得抹去的。尽管自己也曾身体力行的付出了一番辛苦,想到此我不由的有些愕然,同时也深感愧对师尊的慈悲苦度与殷切期望。

三、用正念看问题

师尊在《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中谈到:“本来原负责人心情很平静,我以前都跟他打过招呼、说过这个事,有人又去说三道四去了:咱们没有那么不好啊,怎么说换人就换了?(师父笑)当然了,修炼人还是不一样,我对原负责人一说他也就明白了。”一次当我读到这时,头脑中闪出一念:原负责人真的那么坦然吗?真的一点思想波动也没有吗?突然转念一想:噢,我明白了,师尊讲法是讲给我们主元神听的,假使原负责人真的产生思想波动了也是人心的波动,是不被法所承认的。

前一段时间我曾为修去负面思维很苦恼,因为我认识到这种负面思维很不好,不仅障碍个人的修炼提高,也起着间隔同修、干扰整体的很不好的作用。而且这在我们地区也是一个非常普遍存在的问题。因此说需要我们唐山地区全体大法弟子引起重视,尤其是协调人在这方面更为关键。目前我们很多协调同修可能都意识到整体中长期存在的一个问题——不能在法上认识法,许多学法小组的同修多年来处于不会向内找、不会修自己的状态。这可以说与我们众多协调人的修炼状态有着直接的关系,我们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试想一下:如果我们协调同修遇事总是向外找,总是去指责别人,不能够用正念看问题,那么我们又如何去开创学法小组的实修环境呢?又如何能够协调好救人的各个项目呢?师尊早在七二零以前就叮嘱过我们:“法轮大法是修炼,不是工作,我们的一切工作人员首先是个心性高的实修者,修炼心性的表帅,不需要常人式的领导。” [2]因此说要想做好协调工作,不辜负师尊对我们的重托,我们必须修好自己、严格要求自己,遇事把自己放在学员之中、放在法中多悟一悟。

四、珍惜师尊,珍惜大法

记得师尊《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刚下来不几天时,同修在一次交流中问我:“师尊的新讲法你学几遍了?”我回答说刚学了两三遍。同修说:“那不行啊!你最少得学十遍。”当时我很爽快的就答应了。就这样一遍一遍的学,不知不觉中越学越爱学,越学越感觉到师尊就如同慈父一般与我近在咫尺,那一刻我感觉自己是全宇宙中最幸福的一个生命,师尊那理白、言明的话语之间散发出来的洪大慈悲使我激动不已,而且使我找到了修炼如初的感觉。同样是来自生命深处的感受,不同的是现在兴奋的心情来自于师尊洪大慈悲的震撼!

前几天学《什么是大法弟子》时,当我读到师尊的最后那句话时:“我想看到大家从新找回你们的热情、找回你们修炼人最好的状态。”泪水禁不住夺眶而出,那一刻我心如刀绞,我仿佛看到了师尊对全体大法弟子那深深期盼的目光,然而作为弟子的我们又是如何做的呢?一些同修回忆回忆当初的那份热情就完事了,而且很多同修还都不同程度的出现懈怠,根本谈不上找回修炼如初的状态。昨天一位县区的协调同修和我在一起交流时谈到修炼如初,也非常感慨:现在我们当地大多数同修不但找不到修炼如初的感觉,而且每况愈下。他打了个比方:过去能发三张传单的现在发两张了,能发两张的发一张了,能发一张的现在一张也不发了,我本人也是明明知道应该听师尊的话——找回修炼如初的状态,可说什么就是提不起精神来,这是为什么呢?同修说这番话时,眼里闪着盈盈的泪花,此时此刻我能感应到同修本性那面在为自己和同修的修炼状态而着急,以及对师尊的深深愧疚。这次讲法师尊又不止一次提到此事,我们都清楚的知道师尊的意愿就是天象啊!海外神韵同修都在拼命,都在脚踏实地的按着专业化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我们同修一部大法,为何不能在各个项目中做好呢?为何就找不出修炼如初的感觉呢。我觉的当前的正法進程就如同黎明前的黑夜一般,瞬间即失。而我们在大法中修炼也是人神之分近在咫尺,说白了就差人的这层皮壳了。而皮壳里形成的千百年来骨子里的人的理与各种私念死死的缠绕着人。但是只要我们坚定的信师信法,这些东西什么也不是。大法赋予了我们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多想一想众生的无限期盼,多想一想师尊的巨大承受,我们就一定能够做好。

师父在《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中说:“就说修炼人哪,师父要大家做的事怎么对待。既然师父叫这样做了,一定有道理。你们不是来助师正法的吗?为什么不按照师父要做的去配合、圆容,反而去干那些个不该干的?说一些不该说的呢?你是修炼人吗?你是我的弟子吗?你管我叫师父吗?” [1]

每当读到这里,我心里就不自觉的想:海外的那些同修们怎么这么不知道尊敬师尊呢?怎么这么大的胆子啊,居然敢不听师尊的话?!想着想着心里不免对海外同修有些不解与埋怨。可是有一次读到这的时候,刚要起埋怨海外同修的念头,突然我的意识象是被谁转动了一样,立即想到:事情的表面虽然是师尊在说海外同修,可是师尊讲的可是全宇宙的根本大法啊!难道不包括我吗?不包括我们大陆的大法弟子吗?静下心来向内找,把自己吓了一跳。原来我们许多大陆大法弟子也在犯着同样的错误与罪过。自己个人修炼上的不精進,长期的根本执著放不下,在整体协调中的执著自我,在救人的各个项目中不用心……等等这一切不都是不听师尊话的表现吗?联想到前段时间明慧文章《演讲乱法》及师尊接连发表的几篇评语,真是愧对师尊的慈悲苦度啊!

作为修炼的人来讲,我们是心性的实修者,无论在哪一个层次都应该是一个好人,所以遇到事情我们要冷静,三思而后行,切莫鲁莽行事。多听一听不同意见,多向内找一找,多理智的用法衡量衡量。还是那句话,全宇宙中只有师尊是唯一的正法者,其他任何生命都必须理智的、谦卑的、严肃认真的对照大法去衡量自己。

提起“唐山”,可能有许多同修都感到骄傲与自豪,因为师尊在《转法轮》这部宇宙根本大法中提到过“唐山”,可是我们不要忽略法中所写:“我看过一家报纸登的是在唐山地震的时候,有许多人在地震中死了,但是有些人被抢救过来了。” [3]我要表达的意思是:正如法中所讲到的,是大法与师尊给了各界众生新生的机会,其中也包括我们大法弟子,我们就要抓住这万古难遇的正法机缘,抓紧分分秒秒的宝贵时间,修好自己,救度众生,奋力做好师尊交给我们的三件事,兑现我们的史前大愿。尤其是作为唐山大法徒更应该严肃吸取旧宇宙中“唐山地震”这场大难的正面教训——人心,加倍努力与严格实修自己,在助师正法的路上用师尊与大法赋予我们的智慧去谱写新宇宙的崭新篇章。

以上所谈是个人从协调人的角度所谈的一些感受和认识,主要是从我们做协调不足的方面切磋的。我们每一个协调同修对大法、对整体的那份心都是严谨的,都在默默的、尽心尽力的做着自己应该做的一切。写出此文,旨在相互提醒、共同精進,让我们齐心协力,抓住有限的助师正法的机缘,带领广大的同修们,共同做好师尊交给我们的三件事,让师尊多一些欣慰,少一些操劳。

文中难免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2]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不是工作是修炼〉
[3]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